亿万先生官网 > 灵域 > 第七百八十章 大势
  

  “可是姚天过来了?”

  暝风老祖的麾下绿姮,从暝风岛上漂浮出来,袖口冒出碧绿色的火焰,脸上堆满笑容。

  这时候,秦烈和吉尔伯特为首的邪龙,恰恰到达暝风岛。

  “哈哈,特来拜访暝风前辈。”秦烈从吉尔伯特后颈探出头来。

  “老祖恭候多时了,里面请!”绿姮扬声道。

  “呼呼呼!”

  猛烈的罡风,随着绿姮的一句话,从海岛上方散开。

  “你们在岛外就行了。”秦烈驾驭着一辆水晶战车,冲吉尔伯特说了一句,“暝风老祖和我有旧,不会对我下毒手,你可以放心。”

  “那好。”吉尔伯特任由他单独过去。

  那些邪龙则是从暝风岛上方落下,在海岛旁边停留,静候秦烈出来。

  他们陪同秦烈一道儿,就是担心中途的时候,古陀和赤蝘的人会劫杀。

  对秦烈和暝风老祖的交谈,他们并没有兴趣,也不想知道其中细节。

  在绿姮的带领下,秦烈的那一辆水晶战车,径直飞向暝风岛的岛内。

  一入暝风岛,立即有浓郁的天地灵气扑面而来,秦烈注意到,暝风岛的岛上,以九宫的方位种植着许多罕见的古树。

  那些古树一棵棵都有百米高,枝叶茂密,随着呼呼的风向流动,古树枝叶摇荡着,似乎能聚集天地灵气过来。

  一座座以不朽木为木材建造的木楼,也是以特定的阵形,分布在海岛上。

  那些木楼的墙面上,绘刻着山峰,河流,古树,种种灵兽,许许多多繁复华美的花纹,明显也有着特别的用途。

  “老祖就在前面。”绿姮在前方指引。

  一栋数十米高的七层木质宫殿的顶端,窗台处。瘦骨嶙峋的暝风老祖。如竹篙般笔直站立,见他过来,率先发出显得有些阴森的笑容,“呵呵呵,许久不见,小友近来可好?”

  暝风老祖的笑容不好听,但在秦烈耳中,却显得有些亲切。

  他还记得,如果不是暝风老祖关键时刻横插一脚,将古陀和赤蝘两人阻拦在寒冰岛。他和拉普两人恐怕都难以生离墟地。

  他欠暝风老祖一个很大的人情。

  “见过老祖。”从水晶战车上跳落下来,秦烈弯身一礼。诚恳道:“一年前,如果不是老祖出手,我和拉普难以活着从墟地离开。”

  “小事一桩。”暝风摆摆手,示意秦烈坐下来讲话。

  秦烈大大方方坐下来。

  “我是应该称呼你为姚天,还是……秦烈?”暝风似笑非笑道。

  秦烈洒然一笑,“看前辈个人喜好。”

  从三棱大陆离开算起,至今。已经有四个月之久,在这段时间内,一部分留意暴乱之地天下大势的人,自然会有途径获知想要的消息。

  他在三棱大陆中,从绝阴墓地将十四头邪龙唤出一事,对很多有心者来说,都不是秘密。

  如今邪龙在墟地出现,邪龙身边只有一个姚天,暝风能猜出他的身份也是理所当然。

  “你一定以为我是近期才知道你的身份吧?”暝风看出他的想法。微微一笑,摇头说道:“其实不是。早在上次寒冰岛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谁,要不然我为什么辛辛苦苦救你?”

  “哦?”秦烈这下子真正惊讶了,“寒冰岛的时候,你怎知道我是谁?前辈又出于何种理由帮我?恕小子愚钝,实在想不明白。”

  “很少有人知道我的出身来历。”暝风脸色一黯,默默地从胸口衣襟内,扯下一块玉牌。

  秦烈凝神一看,暗暗惊讶起来,在那牌子上分明有着天剑山的标志。

  “我和燕白衣,严冬同一年参加天剑山的试炼,同一年成为天剑山的门人,王恩泽那些人……也算是我的师兄。”暝风追忆道。

  他讲话的时候,周边的那些麾下,早已默默退去。

  只留他和秦烈两人在窗台单独交谈。

  “原来是天剑山的前辈。”秦烈敬畏道。

  “早已不是了。”暝风摇了摇头,“说起来真的很可笑,当年我们一起试炼,一起去天剑山挑选飞剑。我选了一柄飞剑,在那柄飞剑之中,发现一种邪门秘术,我忍不住修炼了起来,然后渐渐沉沦其中,越陷越深,间或走火入魔几回,神智不清的状态下,杀了几名师兄弟。”

  “没多久,他就从一名有着光明前途的天剑山门人,被宗门前辈当成邪魔外道对待。”

  “天剑山对我下达了追杀令。”

  “我只能逃,一直逃,而且是隐姓埋名的逃下去。”

  “逃亡中,我需要强大的力量活下去,于是他更加刻苦修炼那种邪门秘术。”

  “百年后,天剑山少了一个很有天赋的武者,而墟地……则是多了一个改名换姓为暝风的邪魔。”

  暝风深深叹息。

  秦烈不发一言,只是静静听着,听的很认真,很专注。

  “我知道你是因为李牧。在你从落日群岛离开,前往寂灭宗的时候,李牧曾联系过我,告诉我,如果我在墟地碰到你,让我代为照顾一二。”暝风抬头看向他。

  “又是李叔。”秦烈惊异起来。

  “身为天剑山的‘第六天剑’,他最大的责任,就是料理宗门叛徒。而我,曾一度都是他的目标,是他首要除去的任务之一。”暝风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为了躲避他,我惶惶不可终日,换了无数个地方。可我还是被他找到了,我本以为他会杀掉我,没料到……当他问清楚一切,确定我是在神智不清的状态杀死同门,知道我这些年被天剑山追杀的时候,没有再次击杀同门以后,他竟然容许我活了下来。”

  “他当年若是不肯放手,我绝不是他的对手,我必死无疑。”

  “李牧是天剑山最奇特的人,我必须承认,我欠他莫大人情。”

  暝风道明事情的缘由。

  “没料到事情会是这样。”秦烈总算是明白过来。

  “你派人去七目岛找了你几次。”暝风说道。

  “我在闭关修炼,并不知道这件事。今天刚刚醒来。立即就来暝风岛了。”秦烈解释。

  “李牧让我告诉你,你们的炎日岛有麻烦,让你最好能说服邪婴岛的邪婴童子,帮你在七目岛建造一座连接炎日岛的空间传送阵。”暝风又说。

  “建造连接炎日岛的传送阵?那有什么用?炎日岛根本没有自己的空间传送阵,就连血煞宗,也只有一座只能连接血之绝地的传送阵,那一座传送阵有着局限性,只能连接血之绝地,别的地方都不行。”秦烈深深皱眉。

  “现在炎日岛有一座小一点的空间传送阵,能直接传送人。当然,那座空间传送阵不能跨大陆传送。”暝风道。

  “有了?怎么来的?”秦烈惊讶起来。

  “这我就不知道了。”暝风摇头。

  “邪婴童子懂得建造空间传送阵?”秦烈再问。

  “他的确会。”暝风很肯定。

  秦烈愈发惊奇。

  空间传送阵的建造极其不易。只有擅长空间之力的阵法师,才能借助于灵材,刻画空间线条,以独特的天然环境构建出来。

  段千劫那种纯粹战斗型的家伙,即便是精通空间之力,也无法筑造出传送阵出来。

  只有罗翰这一类了解空间之力,本身又是炼器师的家伙。才可以实现。

  整个暴乱之地,能够建造空间传送阵的人物,都屈指可数。

  每一个这样的人物,都被九大白银级势力,当成至宝一样对待,几乎不可能离开宗门。

  他料想不到墟地的邪婴童子竟然也会是这样的人物。

  “邪婴童子以前是天器宗罗翰的师弟,因为……他是个侏儒,从小到大一直受人歧视,渐渐心理扭曲。等学成归来,他曾做出过许多骇人听闻的事情,所以后来被天器宗给逐出了师门。”暝风脸色一肃,“邪婴童子虽然性格有问题,但在建造空间传送阵上的本领,绝不会逊色罗翰多少。传言,如果不是因为被逐出了天器宗,他可能会是天器宗在空间传送阵方面最精通的那个人。”

  “真有这么厉害?”秦烈眼睛一亮。

  “无庸置疑。”暝风点了点头。

  “你和他有没有交情?”秦烈兴致浓烈起来。

  “交情?”暝风干笑了两声,嘿嘿道:“倒是斗过几场,这家伙很难缠,谁的帐都不买,我反正说服不了他。”

  顿了一下,暝风又道:“李牧竟然让你央求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照我来看,你绝没有可能请动他帮忙。”

  “现在暴乱之地局势如何?”

  “很不妙?”

  “怎么不妙了?”

  “三棱大陆那边,那些异族还算是安分,或许是上次被寂灭老怪打怕了,倒是没有继续作乱。”

  暝风深深皱眉,“听说,异族发现在三棱大陆无法突破寂灭宗的防线,就渐渐转移了阵地。本该活动在那边的异族,分成了两股,分别在天灭大陆和天戮大陆大肆动手。”

  “天灭大陆的三大家族,在黑巫教的帮助下,和异族血站连连,虽然还能站稳阵脚,都也死伤惨重。”

  “天戮大陆那边,就更加不堪了。”

  “那些以青鬼族带头的异族,目前针对的只是幻魔宗下面的地界,幻魔宗和黑巫教本就不和,黑巫教又派遣了强者去天灭大陆救火,自然不会理睬幻魔宗的麻烦。”

  “幻魔宗内部矛盾重重,外面,好像又得罪了上次在三棱大陆的四方势力,总之他们现在被异族搅的焦头烂额。”

  暝风说明近期的天下大势。

  “哦,还好。”秦烈突然有些幸灾乐祸。

  ……

  ps:还欠一章呢,这两天会补~~

看过《灵域》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