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灵域 > 第六百八十五章 幸存者
  readx();  “你对血脉之力有所认知?”秦烈神情一震。

  这趟前往天寂大陆,实现对楚离的承诺,面见寂灭老祖只是他其中一个目的。

  要见修罗族的族人,询问虚浑之灵和血脉之力,则是另外一个目的。

  后者,更为被秦烈重视,是他甘愿千里迢迢去寂灭宗的真正缘由。

  自从觉醒了血脉之力,如何激发运用血脉之力,就一直困扰着他,让他有着诸多疑惑。

  琅邪,沫灵夜这些人,因为同为人族,对血脉之力并没有太多的研究,没办法帮助他,让他洞察自身奥妙。

  按照沫灵夜的说法,只有同样拥有恐怖血脉的太古强族,才真正能深刻认识血脉,在这方面给予他帮助。

  这个拉普,为鬼目族族人,也是异族,从他的说辞来看,似乎对血脉之力有所了解,这令秦烈马上眼前一亮,生出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般的惊喜感。

  “略懂一些。”拉普脸色渐渐平静下来。

  秦烈注意到,当拉普神情冷静后,身上阴森邪恶气息渐渐隐匿。

  这种情况下,拉普的七只眼睛,竟然有五只处于闭合状态——他眉心、膝部和肘部的眼睛全部闭着。

  此时拉普除了肤色异常,个子稍矮外,和人族几乎没有太明显的区别。

  “你真是尊者之孙?”拉普再问。

  秦烈点头,“如假包换。”

  “将信物拿给我看看。”拉普伸手,眼睛盯着木雕。

  犹豫了一下,秦烈递出木雕,解释道:“这是我爷爷离开前,将其留给我的,我始终没有弄清楚当中奥妙。”

  看的出来,拉普对血脉之力应该的确有所涉猎,只是他并不确定自己的身份,所以还相当谨慎。在没有证实自己前,并不愿多谈什么。

  “我下过幽冥界,见过角魔族的族人,认识库洛、库鲁、多罗、卡蒙……”拉普检查木雕时,秦烈轻声解释,将他去幽冥界的一番经历说出来,希望能通过库洛等人的名字,让拉普更加肯定他的身份。

  很可惜的是,拉普对他所提的那些名字,似乎并没有什么印象。脸上表情没有一点变化。

  拉普只是取出一根和库洛持有的类似木雕。将那个略小一点的木雕。和秦烈那根大一号的木雕触碰了一下。

  一圈圈蒙蒙幽光从两根木雕触碰点释放出来。

  一股秦烈不明的神秘波动,随着光晕荡漾出来,形成一种奇怪的磁场。

  拉普凝神感知了一会儿,点了点头。“不错,的确是尊者的信物。”

  这般说着,他又将秦烈那根木雕递回来,脸上表情明显柔和许多,“说吧,你想知道些什么,还有,你想我做些什么?”

  秦烈愣了一下。

  看拉普的样子,秦烈手持的木雕。似乎可以要求身为鬼目族的拉普去做任何事情。

  他没料到区区一根木雕竟然有着如此强的约束力。

  “有这根木雕在手,我可以要求你做什么?”秦烈求证道。

  “任何事!”拉普神情一正,“只要不是背叛我族,让我族走向灭亡的事,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去做!包括立即去死!”

  此言一出。秦烈立即觉得这根木雕变得沉重起来,握着都觉得烫手。

  “三千年,鬼目族、暗影族、角魔族在幽冥大陆处在最强状态,五尊邪神也是实力暴涨,我们以幽冥大陆为中心朝着周边辐射力量,将幽冥界的植物栽培下来,不断转变灵气为冥魔气,大肆扩张,最终引来补天宫的围剿。”拉普眼瞳幽幽,又说出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结果五尊邪神被轰灭,三族族长也死的死,伤的伤,鬼目族、暗影族、角魔族惨遭重创。当时,补天宫纠集了强大势力,欲图通过幽冥大陆杀入幽冥界,将幽冥界各族彻底灭绝。”

  “是尊者出面求情,我们幽冥界才避免了灭族之灾,所以,只要是尊者的要求,不论是多么不合理,多么的不近人情,我们都会遵守!”

  “这是我们对尊者的承诺!”

  拉普表情凝重,掷地有声道:“我们和人族不同,我们信守的东西,给出的承诺,别说是千年,就算是万年也不会改变!”

  秦烈油然而生敬意。

  沉吟了一会儿,他这才问道:“那好,我想问点事情。”

  “说!”

  “你怎会在此地?手中为何有这根木雕?”

  “三千年前,鬼目族也惨重重创,我们遵守和补天宫的约定,族人全部都遁入了幽冥界,不敢再踏入灵域一步。我们和幽冥大陆的通道,也在补天宫的监督下,被彻底摧毁,就连幽冥大陆都被禁锢起来。而我,之所以还在灵域活动,那是因为当年三族惨败,被补天宫清洗之时,我恰恰不在幽冥大陆,而是在外面探寻一处太古遗迹,被困在当中七百多年。”

  “等我脱困以后,返回幽冥大陆的途中,才知道隔了七百多年,幽冥大陆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剧变。”

  “当年,我是从幽冥大陆的通道进入灵域,当幽冥大陆被封禁,通道被毁灭后,我连重返幽冥界的路都没了。我回不去了,就只能躲起来,躲到补天宫势力辐射不到的角落,让补天宫的人无法知道在灵域还有我这样的小角色,没有遵守约定返回幽冥界。”

  “暴乱之地,因为离补天宫足够遥远,且常年混战,没有被真正统一,加上幅员辽阔,又有较强的包容性,多种族混杂,所以我辗转来到此地,在墟地呆了下来。”

  拉普一番详细解释。

  “你手中的木雕?”秦烈眯着眼再问。

  “这是塔特给我的。”拉普答道。

  “塔特?这人是谁?”秦烈皱眉。

  “角魔族的八角强者,三千年前,他就是角魔族魔军的三大统领之一。”拉普没有隐瞒的意思,“我本以为三千年血战后,塔特早已死了,也没有料到他还活着,更加没有料到,他会在千年前出现在暴乱之地,还找到了我,给了我这根木雕,告诉我那场血战的来龙去脉,还有尊者和我们之间的关系。”

  “那木雕有何奇妙?”秦烈惊愕起来。

  “里面有我鬼目族的独有印记,在那印记中,有着鬼目族族长和尊者的约定,记载着我们鬼目族的一些诡秘知识。通过木雕,我知道了很多以前不曾接触到的鬼目族神妙,也知道了鬼目族欠尊者大恩。”拉普神色认真。

  “塔特,对你没有什么要求?”

  “没有,塔特只是告诉我,尊者可以通过这根木雕,知道我所在的方位,告诉我,如果尊者需要我,会通过木雕传递命令,我只要按照鬼目族对尊者的承诺遵守就行。”

  “那他有没有传递命令给你?”秦烈心中一紧。

  “有!”

  “什么时候?”

  “也是一千多年前,就在塔特将木雕交给我不久之后,哦,确切地说,应该是一千两百三十七年前!”

  “为什么会记得这么清楚?”

  “因为,那一年曾鼎盛一时的血煞宗,恰恰被暴乱之地各方势力围剿,血云山脉被攻陷,血煞宗就此覆灭。当年,此事震动了整个暴乱之地,我也是在了解这件事的时候,从木雕内收到了尊者的第一个命令,也是唯一的一个命令。”

  “他让你做什么?”

  “很奇怪。”拉普突然深深皱起眉头,眼中满是困惑不解,“他只是让我钻心研究我所感兴趣的东西,让我不要理会外界纷扰,将精力放在各族人身构造的剖析上。”

  秦烈也是一脸茫然。

  “我们鬼目族的族人,随着实力的提升,会逐渐生出新的眼睛,通过一只只眼睛的奇妙,我们在很多事情上面有着优势。譬如……了解不同种族的构造特点,从筋脉、器官、血肉的分布,从力量的流动方式和灵魂的强弱微妙,深刻的认识一个种族的优劣。”

  拉普来了兴致,指着无处不在的白骨,还有那几个黑水池塘,“我一直都对这方面比较感兴趣,当年之所以探寻太古遗迹被困七百年,也是为了得到一具神族族人的尸身。在这方面,我有着一定的积累认识,我来到暴乱之地,躲藏进墟地后,也在进行着这方面的深研。”

  “尊者对我下达的命令,恰恰符合我的心意,这让我可以没有心理负担,更为专心在这些事情上。”拉普越讲越是兴奋,绿幽幽的眼瞳中,闪烁着令人心悸的狂热光芒。

  然而,秦烈看着此刻的拉普,却是心中一寒。

  每一个有着狂热信仰的家伙,都是绝对危险的人物,若是此人的信仰本身邪恶阴诡,那这个人的危险程度将会翻倍。

  拉普,无疑就是这么一个恐怖且危险的家伙。

  好在,他爷爷唯一留下的木雕,似乎对拉普极其有效的影响力,不然他恐怕不想在这座海岛多逗留那怕一刻。

  “血脉之力,也是我研究的方向,通过我三千多年的认识,我对血脉之力的了解还算是可以。当然,血脉之力和灵魂一样,都是天地间最为复杂神秘之物,众多高等级的智慧生灵,一代代积累深研,用了数十万年的时间,也没有能将灵魂和血脉的秘密真正解析出来,我自然更加不可能说了解的多么深刻。”

  “只能说,对于血脉之力,我是略略懂一些而已。”拉普认真道。

  ……

  ps:欠的一章明天补~

看过《灵域》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