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灵域 > 第六百一十三章 护宗大阵!

第六百一十三章 护宗大阵!

  返回谷外的路上,秦烈和邢家兄弟皆是沉默不言,脸色都阴沉着。

  过来的时候,他们也猜测到青月谷或许会有所刁难,认为青月谷会在潘家、黑云宫、天海阁势力的分配上,夺取较大的利益。

  他们甚至做好了让步,让青月谷获得大头,自己拿小头的准备。

  结果,青月谷的做法,根本一点情面不讲,竟然要攫取三方所有的地界,要将所有矿场、灵草药圃,一起收入青月谷囊中。

  临走前,苗文凡更是出言威胁,不准金阳岛参与进来,否则便后果自负。

  “苗家太过分了!”快要离开山谷时,眼见周边无人,邢宇远禁不住低骂道。

  邢宇邈沉着脸,一声不吭。

  秦烈眉头深锁,不时看向山谷内的布局,并没有插话。

  他留意到青月谷那一座座宏伟宫殿,并不是随意坐落,而是按照某种奇阵的方式来构建,隐约间,能感知到淡淡的能量波动,从那些宫殿的墙面上飘逸出来。

  “寒月之盾,就是通过这一座座宫殿,以内部分散的小阵凝聚力量,吸纳冷月之力,在需要的时候罩住整个山谷。”

  邢宇邈注意到秦烈的观察,不由地低声解释,“这寒月之盾的构造方法,也不知苗家从何得来,非常玄妙。谷内所有宫殿,都会在夜晚有月亮的时候,吸收月华之力,长年累月的聚集。让寒月之盾储备的月之能量很是可观,以前我听苗阳煦说过。除非达到不灭境的强者,否则很难破开寒月之盾,杀入青月谷的谷内。”

  秦烈暗暗动容,“青月谷建成多少年了?还有,这山谷吸纳了多久的月华?”

  “建成八百多年吧。”邢宇邈斟酌了一下,又道:“寒月之盾,似乎只有五百年时间。听说,等寒月之盾积蓄了六百年的月华之力。就算是不灭境的强者,想要破开这月盾,恐怕也要身负重创。”

  “这就是青月谷的底蕴了。”邢宇远轻叹一声,“我们金阳岛虽然也是赤铜级的势力,可我们并没有像寒月之盾这样的防护奇阵。你没有去过金阳岛,去了,你就知道想要破开深入当中。根本就是轻而易举。”

  “那你们为何不弄个类似于寒月之盾的防护大阵?”秦烈问道。

  此言一出,邢家两兄弟立即满脸苦涩,唉声叹息。

  “这类的奇阵……很难弄?”秦烈讶然。

  “类似于寒月之盾的护宗大阵,几乎很难找到,只有真正古老的家族势力,才能有这样的古阵遗留下来。而且。即便是有,想要真正构建出来,也需要耗费大量的物资,和漫长的时间。”

  邢宇邈神情肃然,又道:“千年前苗家被黑巫教、三大家族轰出天灭大陆。他们遁到天戮大陆以后,花费了两百年时间。才寻到青月谷,认为青月谷适应构建寒月之盾。然后,他们又耗费了三百年时间,四处收集灵材,这才在五百年前将寒月之盾成功弄出来。”

  “护宗大阵,乃是一个势力的立宗根本,幻魔宗下面有十几个赤铜级的势力,但仅仅只有排名前三的势力:天炎、邪眼、青月谷,具有类似的护宗大阵!”

  邢宇远接话,“这类的护宗大阵,不仅仅只有防护用途,还能聚集更多的天地灵气,改善环境,甚至还能安神醒脑,减少武者修炼时走火入魔的可能。青月谷,在五百年前,在寒月之盾没有建立之前,并不像现在一样灵气浓郁,也不适合大范围种植灵药灵草。”

  秦烈眼睛一亮,“以前青月谷不是这样?”

  “以前整个苍青岛,都很难种植灵草,只是有许多矿场罢了。那时的天地灵气,比起现在来,也要稀薄三倍!”邢宇远说道。

  “都是因为寒月之盾?”秦烈越来越惊奇了。

  邢家兄弟点头肯定,脸上都是不加掩饰的羡慕,邢宇远更是说道:“如果金阳岛有类似的古阵,金阳岛的发展会快捷许多,在幻魔宗赤铜级势力的排名中,也能大大提升。”

  “苗家之所以有底气,认为在百年之内,青月谷有跻身白银级势力的可能,也是因为再过百年时间,寒月之盾就能抵挡不灭境强者的重击!”邢宇邈认真道。

  “哎,以前血煞宗如果聪明一点,愿意在血云山脉建造这样的护宗大阵,那些来犯者想要将血煞宗灭宗绝对没那么容易。”邢宇远感叹道。

  “血煞宗怎会没有?”秦烈愕然。

  “一千多年前的血煞宗,比如今的寂灭宗都要强势一筹,血云山脉环境特殊,以前为上古战场,大地泥土内有着浓烈的血煞气息。那地方,不太适合建造类似的护宗大阵,浓郁的血煞气息能加快门人的修炼,但没有对外的超强防御力。”邢宇远解释,“还有,血煞宗的第一任宗主,不允许血煞宗耗费心思建造类似的护宗古阵。他说,如果有一天外敌能杀入血云山脉,那也意味着血煞宗注定灭亡了。”

  “那是黎昕,血煞宗的第一任宗主,也是那个时代暴乱之地公认的第一强者!当年,血煞宗在他手中无比鼎盛,只有他侵犯别人,轰击别人护宗大阵的份儿,根本没有外人敢接近血云山脉方圆百里,的确是没有建造护宗大阵的必要。黎昕在世时,血煞宗永远都在进攻别人,从不会防守。”邢宇邈一脸敬畏。

  “可惜黎昕只有一个。”邢宇远感叹道。

  三人走向谷外的时候,苗美瑜并没有相送,所以他们才能放心交谈。

  不多时,他们重新来到苗泰、苗魁等人所在的石道,看着许多苗家青年,都是神情冷淡的站着。

  “你叫秦烈是吧?”苗泰突然喝道。

  这时,秦烈就要走出山谷,来到了之前交战的地方。

  “不错。”秦烈点头。

  “我记住你了。”苗泰脸色阴沉,说道:“青月谷马上就要对潘家、黑云宫、天海阁动手,希望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还能相见。”

  “见不着了。”一名苗家族人,轻声笑了笑,“五位谷主早有定计,在收拢三方势力的时候,不想见到不相干的人。”

  “哦?这样啊,看来应该没交手的可能了,除非……有人不怕死!”苗泰挑衅道。

  秦烈哑然一笑,说道:“放心吧,我决心留在落日群岛,以后有的是机会切磋。”

  话罢,他从容向谷外行去。

  苗家族人冷眼相送。

  待到一行三人,终于来到停泊流金火凤处时,郭延正和戚敬两人,明显松了一口气。

  “大岛主,二岛主,谈的怎么样?”郭延正关切问道。

  “谈崩了。”邢宇邈淡淡道。

  郭延正怔了一下,然后递出一封信,说道:“大岛主,刚刚苗辉过来,这封信……他让我交给你。”

  “苗辉?”邢宇邈微微皱眉。

  苗辉是苗阳煦的小儿子,但是修炼天赋很普通,现在只是通幽境初期修为,并不太受苗阳煦的喜爱,在苗家也属于潜力不足的小辈。

  苗家的五位谷主,更加青睐苗美瑜、苗泰这种天赋出众,且已经渐渐展露头角的小辈,更愿意在他们身上投入大量的资源。

  苗辉这种没有天赋的,即便是苗阳煦的儿子,也只是被当成联姻的工具。

  苗辉,恰恰和邢瑶有着婚约……

  这趟,邢宇邈亲临青月谷,按照道理来讲,苗辉一定是要露面,应该担负起引路职责的。

  ——以往都是这样。

  可是,他们从始至终没有见到苗辉,如今就要返回了,苗辉却送了一封信过来,让邢家兄弟意识到有些不妥。

  拆开信,只是看了一眼,邢宇邈手中便灵光闪烁着,将那封信碎成粉屑。

  邢宇邈脸色阴沉无比。

  “大哥,那小子说了些什么?”邢宇远喝道。

  “苗辉希望能解除他和瑶儿的婚约!”邢宇邈咬着牙,一字一顿道。

  “就他苗辉?”邢宇远气的差点跳了起来,“他苗辉算什么东西?他的天赋还不如瑶儿,又不思进取!当年他跪在你面前,死活求着我们,让瑶儿嫁给他,说一定会待瑶儿好,我们这才同意!”邢宇远肩膀颤抖着,“这才多久?一见他老爹对邢家态度不明,这苗辉立即要撕毁婚约,这,这,苗家简直欺人太甚!老的如此,小的也是一个德行!”

  “今天,我算是看清了苗家的族人!”邢宇邈深吸一口气,喝道:“走吧!这苍青岛,我一刻都不想逗留!”

  “大岛主,苗辉和瑶儿婚约一事?”郭延正试探道。

  “他要解除那就解除!”邢宇邈冷笑,“我就不信我女儿找不到好婆家!”

  “真没料到苗家竟然如此卑鄙无耻!”邢宇远也道。

  秦烈脸色淡然,将一切收入眼底,经过这苍青岛一行,他算是看出来了,苗家……压根没有见血煞宗放在眼里,也没有将金阳岛真正当成盟友。

  以前他们对金阳岛的帮助,只是希望能拉拢金阳岛,让金阳岛变成青月谷的附庸势力。

  从始至终,他们就没有将邢家兄弟真正当成同等身份的武者,没有给予应有的尊者。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看过《灵域》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