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灵域 > 第五百六十八章 决心
  

  长廊内,一群出来看笑话看热闹的邢家族人,还有六大护-一的戚敬,皆是面色一惊。

  在郭延正返回自己的厢房后,一行人再看秦烈那紧闭房门的目光,已悄悄发生了变化。

  其中最震惊的还是邢瑶。

  她怎么也没有预料到,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结局,如意境巅峰的郭延正,气势汹汹破门而入,没有和秦烈发生任何争斗,只是缩在修炼室密谈了一会儿。

  出来后,郭延正立即态度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这让她怎么也猜测不出原因。

  看郭延正离开的神情,显然对她还极其不满,似乎暗暗责怪她胡乱诱使。

  邢瑶的全盘打算,以她无法理解的方式,被秦烈彻底粉碎。

  这让她生出浓浓的挫败感。

  “真是无趣。”戚敬摇了摇头,困惑不解地回了自己的厢房。

  他一走,那些邢家族人发现没有乐子好看,也相继离开。

  不多时,宽阔的长廊内,又仅仅只剩下邢瑶一人。

  邢瑶眉头拧在一块儿,深深看着秦烈那间紧闭房门,想了一会儿,最终没有敢冲进去责问。

  她只能悻悻然回屋。

  “没想到这个金阳岛的护法,对血煞宗居然那么敬畏,如此看来血煞宗当年在天灭大陆的霸主地位,果然是深入人心。”秦烈不由地感叹起来。

  “当年为了对付血煞宗,暴乱之地各方势力精锐尽出,即便如此,姜铸哲他们也逃了出去,我母亲还有一些长老,也成功突围。”雪蓦炎目显傲色,道:“黑巫教和血煞宗争斗多年,也从未占据上风,还被我们血煞宗杀了不少强者。那次事件·如果不是黑巫教和三大家族里应外合,又联手了别的白银级势力,他们岂能令我们血煞宗覆灭?”

  她眼中有着不加掩饰的骄傲。

  “这么来看,如果能擅用我血煞宗和邢家的双重身份·又能让金阳岛相信血煞宗不同以往,已有着强悍的势力······”秦烈摸着下巴,说道:“还真有攻克金阳岛的希望。”

  雪蓦炎两手倏地紧握,明亮的眼睛中,流露出激动之情。

  这正是她母亲,还有很多血煞宗长老的梦想!

  多年来,血煞宗接触邢宇邈和青月谷的苗阳煦已经很多次·表现出希望联合金阳岛和青月谷,来共同对付三大家族的意图。

  金阳岛、青月谷反复拒绝,坚决表明不准备和血煞宗深交·不愿意和血煞宗再扯上任何关系。

  秦烈要是能找到突破口,以邢烈的身份将邢家攻克,将金阳岛拉拢过来,对现今的血煞宗而言,无疑乃是重大的势力积累。

  “看出这些船往那边开赴了?”秦烈话锋突然一转。

  “往金阳岛的方向。”雪蓦炎语气肯定。

  两天来,她通过空间戒的罗盘,推断出这些船只的航行轨迹,知道邢胜男他们应该准备返回金阳岛了。

  “如今血煞宗所在的区域,和金阳岛的方向·是否一致?”秦烈再问。

  “要去我们的目的地,必须要途径金阳岛!”雪蓦炎目显异光。

  点了点头,秦烈微笑起来·“这么说,我们什么都不要做,只需要安心在船上待着就行了?”

  “到达金阳岛前这样就行。”雪蓦炎回应。

  “那就好。”秦烈盘坐下来。

  雪蓦炎兴致正浓·本欲继续商谈下去,见秦烈一副急着修炼的样子只好作罢。

  轻叹一声,她和谢静璇两人,相继从修炼室离开。

  宋婷玉没有急着走。

  当她们走出后,宋婷玉还将修炼室的木门关闭,斜靠着墙壁,美眸熠熠望向秦烈·道:“看雪蓦炎的架势,她是希望你能帮助血煞宗把金阳岛、青月谷说服了·为血煞宗招揽势力。”

  “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秦烈淡然一笑。

  “说真的,对血煞宗···…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宋婷玉俏脸渐渐肃然,“目前来看血煞宗还是公敌,不得人心,要为血煞宗平反恐怕不太容易。尤其是姜铸哲还在兴风作浪,还会继续在暴乱之地冒头的情况下,血煞宗的残暴、乱杀无辜、以人血修炼这些事情,在姜铸哲没死前,还是会继续发生,也就意味着血煞宗的名声,很难被扭正过来。”

  “神葬场的太古生灵遗骸,封魔碑也没有能全部带走,姜铸哲应该也得到了一部分。”秦烈沉着脸,说道:“你分析的没错。等姜铸哲还有他那一部分血煞宗的门人,将太古生灵遗骸内的鲜血吸收消化了,实力大幅度提升后,必然会尝试再次染指暴乱之地。”

  “那你还要去天戮大陆,还要和血厉那些人汇合?难道就因为你修炼血灵诀,因为要还血厉的人情?”宋婷玉费解道。

  顿了一‘又问道:“还有,你对未来究竟有什么打算?”!

  秦烈眉头一皱,沉吟了许久,才再次说道:“我的打算就是先找到我爷爷,弄清楚我的身世,知道自己是谁。在这个过程中,我会尽全力提升自己的境界,增强实力,强大自身。”

  这番话后,秦烈沉默了好一会儿,手指头无意识地敲打着地板,眼神幽暗,显得心事重重。

  宋婷玉静静等候着,等待他想清楚后,再次开口。

  许久后,秦烈深吸一口气,又道:“我有预感,在我前行的路上,必然有巍峨巨山一般的强敌!我不会无缘无故被封印记忆,不会无缘无故被我爷爷带到赤澜大陆,我爷爷也不会无缘无故离开!”

  他熟知许多古老的语言,知道太古时代一些秘辛,还天生能运用融灵诀,脑海藏着至宝镇魂珠。

  他相信他的过去有很多故事。

  他需要寻求答案,要不断强大自己,好提前应对将来可能要面临的恐怖凶险,和可能存在的会令他灵魂窒息的强敌。

  “在暴乱之地我们没有根基,只有血煞宗勉强算,赤澜大陆的血之绝地内,还有琅邪在,那些人都在苦修血灵诀,乃是一股极具潜力的力量。”皱着眉头,秦烈继续道:“从暴乱之地连通血之绝地的方法,连血典都没有记载,只有血厉知道。”

  “血厉一旦真的融合血祖遗体,能真正发挥出嗜血龙的威力出来,他和血煞宗那些正统老人的号召力,应该能让他们在暴乱之地立足。要是再加上八具神尸,还有我手中、雪蓦炎手中的太古生灵遗骸,血煞宗未必就没有重振雄风,再次主宰天灭大陆的希望!”

  “而我,则是需要一个立足之地,需要一个能发挥我影响力的强大势力!”

  话到这儿,秦烈一脸的野心勃勃,“为此担上风险也是理所当然!我也早有预料!”

  “看来你早有打算。”宋婷玉轻声说道。

  她终于知道,不论她承认不承认,秦烈都已改变。

  这种改变,与秦烈和以前人格的融合没有关系,而是随着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随着他走出了赤澜大陆,踏入了更广阔的天地,随着他对人心的认识,他在对待事情的看法和态度,已经和以前明显不同。

  她知道秦烈在慢慢成熟,也渐渐适应了这个残酷的天地,有了一套自己的行事准则。

  “对金阳岛你准备怎么做?”宋婷玉再问。

  “尽力拉拢。以血煞宗的关系,以我们手中掌握的资源,尽量将金阳岛给收编了。”秦烈没有隐瞒内心想法。

  “这么多年来,血煞宗尝试了很多次,金阳岛根本就不买账。你想达成目的,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吧?”宋婷玉信心不足。

  “那是血煞宗以前实力不够,不足以令邢宇邈狠下心来,也没有令邢宇邈铤而走险的重利!”秦烈哼了一声,沉声道:“血煞宗以前没有的东西,我有!”

  渺渺云海深处,三只赤红色的巨大凤凰,流光溢彩,振翅飞舞。

  凤凰身上,有着许多身穿金衣,后背上有着太阳图案的金阳岛武者。

  这是三辆名为“流金火凤”的大型飞行灵器,比“流金火云帐”恰恰高出一个等阶,在暴乱之地赤铜级势力中很常见。

  金阳岛的岛主邢宇邈,还有他弟弟邢宇远都在最大的“流金火凤”上,六大护法的另外四人,也在其中。

  他们乘坐着飞行灵器,在金阳岛附近海域游荡着,不时地冲入海底,也是找寻太古生灵遗骸的踪迹。

  “大哥,小妹急匆匆传了一个消息,说她在海上找到了七爷的亲孙子!她让我们如果离得不远的话,赶紧过去一趟。”这一天,邢宇远收到了邢胜男的消息,满脸的苦涩,第一时间就告知了他大哥邢宇邈。

  “七爷的亲孙子?”邢宇邈脸色怪异,道:“千年前,在邢家遭受灭族血案的时候,七爷当时就丧生了啊?他哪里还会有孙子存在于世?”

  邢宇远苦笑:“这件事我们当然知道,可是,为了给下面人留有希望,我们并没有告知小妹啊。”

  “什么人竟敢如此胆大?胆敢冒充七爷的孙子,来戏弄我们邢家,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邢宇邈冷哼一声,道:“我们离小妹有多远?”

  “只有一日行程。”

  “嗯,也有一段时日没见着瑶儿了,改变方向过去一趟,随便看看那个不知死活的小子。”

  “好!”

  ps求保底月票~~

看过《灵域》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