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灵域 > 第五百一十九章 再见之时,便是敌人!

第五百一十九章 再见之时,便是敌人!

  

  洛尘等人以一道道意识感测腰间分属各方势力的令牌。

  “东夷人全部停了下来!”

  回头看向后方,潘芊芊惊叫起来,脸上有着明显的错愕。

  杜向阳、洛尘一行人,忽然看向高宇,面色古怪。

  众人都看出来了,身后穷追不舍的东夷人,是因为那个名叫珈玥的白夷女子,吹奏了螺号传了讯息——他们听命于珈玥。

  珈玥,则是因为高宇的一番话,放弃了胁迫众人,不再步步紧逼。

  “高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宋婷玉轻轻吐出一口气,绷的紧紧的心弦,稍稍放松了一些。

  可高宇并没有理睬她,高宇只是看向秦烈。

  秦烈也是皱眉看着他。

  沉默半响,高宇脸上冷峻的线条,变得柔和了一些,这使得他阴森凛冽的眼神,也渐渐收敛了锋锐,“你竟然愿意因我舍弃封魔碑……”高宇语气深幽低沉。

  所有人都看的出来,高宇弄出这么一出来,就是为了试探秦烈。

  “为什么?”秦烈面沉如水。

  “冰岩城一别,幽冥界一别,你我再见之时,你变了很多。”高宇想了一下,道:“我想知道,你还是不是当年那个秦烈,想知道在你心,我究竟还是不是你的朋友……”

  秦烈沉默。

  他心明白,前段时间因为融合了一部分原来的性格,导致他的行事作风和以前有些分别。令他变得有些不太一样。

  高宇会这么做,可能就是要确定一下,想知道他的变化有多大。

  “如果秦烈没有拿出封魔碑,没有以封魔碑交换你,我们会怎样?”杜向阳笑嘻嘻问道。

  高宇别头扫了他一眼,冷硬道:“你们都会死!”

  众人脸色一僵。

  “珈玥是白夷族首领,在你们身后追击的十几名白夷族武者,都是通幽境后期。除此之外,在你们所行的前方。五里外,还另有数十名白夷强者等候着,你们没有一丝存活的可能。”高宇漠然道。

  这番话讲出后,众人心底冰寒,眼流露出明显的惊悸之色。

  若是高宇没有胡说,他们身后有十几名白夷族通幽境后期强者。前方路上,还有数十名高手堵截,再加上珈玥和实力不明的高宇……他们真可能难逃一劫。

  “流落到土之禁地、水之禁地、金之禁地的暴乱之地武者,已被东夷人斩杀干净,他们手有着各方势力令牌。”高宇停顿了一下,又道:“黑夷、赤夷、白夷武者。在冰之禁地有数百人之多,他们才是这里的猎人。而你们……只是猎物而已。我奉劝你们,最好趁早将腰间令牌丢弃,免得被东夷人锁定方位,引来灭顶之灾。”

  众人骇然失色。

  他们猜测到东夷人强者不少,可还是没有料到,竟然真有数百东夷人踏入神葬场,还当真扫荡了土之禁地、水之禁地和金之禁地。格杀掉了那边所有暴乱之地武者。

  “你和那珈玥什么关系?”秦烈皱眉道。

  “我落到金之禁地,被那边黑巫教、夏侯家武者追杀。她和族人走散后,也在被追杀者的行列,我俩为了生存不得不并肩作战。”犹豫了一下,高宇说道:“追战,我受了重创,是她背着我逃脱了黑巫教、夏侯家武者的围剿,让我才得以存活下来,我欠她的……”

  “你欠她的,可她……好像很听你的话呀。”宋婷玉插了一句。

  “那是因为在我伤愈后,帮助她领军的白夷族武者,将所有黑巫教、夏侯家的武者斩尽杀绝了。”高宇冷冷道。

  众人又是心神一寒。

  “你还要回白夷族那边?”秦烈沉声道。

  “我欠珈玥的,而且我答应了她,要帮她在神葬场内,完成她对族人的承诺。”高宇脸色又渐渐阴沉下来,“我会帮助珈玥在葬神之地内狩猎,帮她夺取那些强者遗骨,也就是说,在今天分别后,你我是敌非友!”

  秦烈神情一怔。

  “我会是你们的敌人!”高宇看向洛尘、雪蓦炎等人,冷声道:“金之禁地时,除了将黑巫教、夏侯家灭杀干净外,我还杀了别的势力武者!”

  洛尘、雪蓦炎眼神一冷。

  “还有,是夜忆皓将你们的消息透露给珈玥知道,告诉珈玥无垢魂泉在你手。”高宇摇头冷笑,“东夷人的黑夷、赤夷、白夷,对内的时候,虽然存在暗斗,但在对外的时候,却极其团结。所有东夷人,最根本的目标,就是先诛杀暴乱之地武者,而暴乱之地武者至今依然在相互争斗,注定要一一葬身神葬场。”

  “秦烈,下次再见之时,你我便是敌人!”

  丢下这么一句话后,高宇毅然朝着珈玥离开的方向行去,身影掠动间,一道道鬼魅残影层叠浮现。

  在他身上,浓烈阴邪的可怖气息,如万鬼附身般,令他显得有些莫测高深。

  “高宇在神葬场内另有机遇,他如今体内生机浑厚无比,竟比郁门还要可怕一点。”谢静璇感知了一会儿,在高宇身影消失后,说道:“他应该至少踏入了通幽境期。”

  “只是通幽境期,怎会有那么可怕的气势?”杜向阳面色沉重。

  “有时候,实力和境界的高低,没有绝对的联系。”洛尘下意识看了一眼秦烈。

  秦烈,在他眼也是境界一般,但却屡屡能够令人觉得匪夷所思。

  “这个高宇很不简单。”雪蓦炎低声道。

  “再见高宇时,你会怎么做?”杜向阳看向秦烈。

  “视局势而定!”

  ……

  “高宇回来了!”

  在秦烈众人身后,十六名白夷族武者。一个个以灵力光罩护身,背着巨弓,白皙的脸上眼神凌厉如电。

  这些白夷族武者有男有女,年龄从二十到四十不等,境界却都是通幽境后期。

  珈玥就在他们央。

  所有人在见到高宇过来后,都松了一口气,眼流露出惊喜之色。

  先前,他们担心高宇会和秦烈一道儿,担心高宇不会再回头。

  在这段日子里。高宇最初并不被他们信任,甚至被他们鄙夷藐视,可高宇通过对黑巫教、夏侯家,通过对那些暴乱之地各方势力武者,一次次凶戾阴狠的杀戮,渐渐赢得了他们的尊敬。也赢得了他们的信任。

  他们都看的出来,高宇和他们白夷族的明珠珈玥,相互间已暗生情愫。

  高宇以他的莫测高深,以他修炼的九幽浮魂录邪诀,以他来自于幽冥界邪神的传承,以自身的阴狠冷厉。令所有白夷族武者都认可了他和珈玥的关系。

  他们都认为,若是高宇因为珈玥。而成为白夷族的女婿,对他们白夷族的未来而言,将会是一大美事。

  高宇分明潜力无穷,且心如铁石,手段了得,将来必然会是珈玥身后最坚实的支柱。

  珈玥,则是他们白夷族的未来。是他们白夷族以后的族长。

  “秦烈他们,让别人来对付吧。我们先去葬神之地。”高宇漠然道。

  “听你的。”珈玥轻笑道。

  “高宇,以后如果在葬神之地,再见到这拨人,我们要如何应对?”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白夷人大汉瓮声瓮气地吆喝道。

  这也是很多白夷人想问的。

  “再见之时,便是敌人!”高宇低喝。

  “好!”大汉粲然大笑,“高宇!我们相信你,只要有你这句话,我们就真正放心了!”

  ……

  “我们要不要听高宇的,将身上所有的令牌丢弃?”

  众人通过封魔碑,重新辨别方向,朝着冰灵而去的时候,宋婷玉忽然说道。

  “东夷人有数百人,他们手也有我们的令牌,通过那些令牌他们可以锁定我们的位置,这对我们明显不利。”谢静璇也道。

  “令牌,不单单是各方势力用来联系的,还能在试炼结束后,确定出去通道的方位。”杜向阳苦笑。

  秦烈、宋婷玉、谢静璇讶然。

  “你们不知道?”杜向阳一呆。

  三人摇头。

  “我们进入神葬场的通道,暂时被外面的人封闭着,所以我们的令牌现在感知不出。”杜向阳解释,“但在试炼结束后,外面的那些人会重新打开通道,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每一个手的令牌,都能知道通道的方位。只有借助于通道,我们才可以离开神葬场,重返暴乱之地!”

  “我们已经进来半年时间了,再过半年,试炼就会结束,只要我们还活着,就算是在神葬场没有任何发现,也可以返回暴乱之地,收获各方势力拿出来的奖品!”潘芊芊补充。

  “这么说,令牌还不能丢?”宋婷玉表情苦涩,“可是这令牌,简直就是活动的靶子,在这冰之禁地内,我们会被东夷人随时发现的。”

  “我想,如果我们一直待在一起,只留一块令牌就行了。”杜向阳仔细想了想,说道:“留一块令牌,东夷人找到我们的机率,就会少许多。我们也能通过一块令牌,在半年后知道通道方向,从而离开此地。”

  他们讲话的时候,秦烈没有吭声,而是以一缕精神意识深入剑符令牌。

  他在细心探测内部的灵阵图。

  过了一会儿,他说道:“不用丢弃令牌,我可以篡改内部灵阵图,让我们手的令牌暂时失去作用。等需要时,我可以重新调整,再次将激活令牌。”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看过《灵域》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