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灵域 > 第四百六十章 血肉献祭
  

  宋婷玉没有判断错。

  在百里之外,纽绍钧拿着一面万兽山的令牌,锁定了秦烈方位后,扭头对身旁一人道:“找到他们了!”

  那是一个皮肤黝黑的高大青年。

  此人近两米高,身披兽皮,体宽如山,全身肌肉虬结,一头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

  他整个人,给人一种充满了野性,极其嗜战凶残的可怕感觉。

  几天前,纽绍钧在面对秦烈、楚离、洛尘等人时,表现的相当狂傲强硬,就连在面对雪蓦炎的时候,也没有一丝敬意。

  可在看向这个人的时候,纽绍钧的眼,却充满了敬畏之色。

  他深深惧怕这人。

  此人自然就是郁门,万兽山新一代的领军人物,通幽境巅峰修为,精通万兽山种种稀罕灵诀,从小就能和灵兽沟通。

  据说,这郁门从小被放逐到凶兽盘踞之地生活,如同野兽一般独自生活了许多年,经历了种种考验。

  他有着野兽一般的心性和韧性,就连现在,传言此人还是喜食生肉,喜欢痛饮灵兽鲜血,过着半人半兽的生活。

  他令万兽山很多同龄人物感到害怕。

  纽绍钧,虽然心性阴狠,手段残忍,可也同样害怕他。

  “是楚离杀了我们的人?”郁门问道。

  “嗯,楚离,还有一个叫秦烈的家伙,还有洛尘和杜向阳。”纽绍钧肯定道。

  “这些人形成同盟了?”郁门皱眉。

  他一皱眉,额头皱纹密布在一块儿。竟然形成一个自然而然的“王”字,如百兽之王的标志。

  “应该不是坚实的同盟,只是暂时的而已。”纽绍钧回答。

  “楚离和洛尘都受了伤?”

  “伤势还都不轻!”

  “嗯。”

  郁门点了点头,声音沙哑道:“神葬场没有朋友,不论他们和万兽山有没有仇,如果能逮到机会击杀,都不要放过!”

  纽绍钧神情一喜。

  “不单单是寂灭宗和天剑山。”郁门哼了一声,“这个方针也针对所有人!”

  “明白!”他身后几名万兽山的武者,齐声喝道。

  ……

  森林偏僻一角。

  一株即将老朽的古木。焕发出新的生机,光秃秃的树干上,又重现嫩芽。

  这一棵古树,根茎深埋在地底深处,极为壮阔,如人的大心脏一样。释放出浓烈的生机。

  在它周围,许多本来郁郁葱葱的大树,被抽离掉木之精气,正迅老死,正慢慢腐朽。

  它则是越来越生机盎然。

  夜忆皓就坐在这株老树的树下,一根根柔软的树条。如麻绳般缠绕在夜忆皓的身上,有绿幽幽的明亮光泽。悄悄输送到夜忆皓的筋脉血管。

  他的心脏处,那只八翼蜈蚣王趴伏着,身子鼓胀着,似在用力吸气。

  三名身穿天剑山、天器宗、万兽山衣衫的武者,被三只幼虫钻入了脑海,眼神空洞无物,呈三角形端坐在夜忆皓身旁。

  三个人。身上有一丝丝肉眼可见的血肉精气,不断流入夜忆皓胸口。没入他心脏处。

  那三人,身体如风化多年的肉块,迅干瘪,没有一点生机,死气沉沉。

  就像是被迅晒干的咸肉。

  几名黑巫教的武者,处在他旁边,黑袍下的眼睛幽幽,紧盯着夜忆皓的心脏。

  他们很清楚,夜忆皓如今施展的,乃是黑巫教一种古老的巫术——血肉献祭。

  通过三个祭品的血肉献祭,夜忆皓为八翼蜈蚣王恢复伤势,助它召唤断裂的八只翅膀。

  “嗡嗡嗡!”

  八翼蜈蚣王厉声怪啸,啸声惊天动地,震的那些人耳膜都要炸裂开来。

  夜忆皓眼睛越来越亮。

  母虫整整尖啸了半个时辰。

  “咻咻!”

  八只从它身体脱落的翅膀,倏地飞了回来,瞬间重新落到它身上。

  八翼蜈蚣王一下子安分老实下来。

  “噗噗噗!”

  三名进行血肉献祭的武者,则是突地爆炸开来,将周边溅射的到处都是鲜血。

  三只幼虫,在血肉炸碎,从里面飞了出来,飞向夜忆皓的胸口,飞回母虫身边。

  一根根纤细柔软的树枝,忽然从古树上落下,搭在那些溅射的鲜血上。

  树枝瞬间被鲜血染红。

  “咕哝!咕哝!”

  一滴滴鲜血,如被树枝吸吮着,迅消失。

  就连那些碎肉块,也被树枝吞没进去,这些从古树上垂落的树枝,如吸管,在吸食鲜血和肉团,将那三个爆碎的武者吞了个干干净净。

  夜忆皓的眉心央,显现出绿幽幽的光芒,光晕,一株袖珍型的小树印记,奇妙的浮露出来。

  一股奇异的波动,从他眉心的印记之,迅没入他心灵识海,和他达成奇妙联系。

  “放心,我会带你出去,我会活着从神葬场离开!”夜忆皓如在自言自语,“但在此之前,我要你帮我,将这片森林所有敌人斩杀干净!”

  “哗哗哗!”

  如在回应夜忆皓的话,这株古树的树枝,疯狂的扭动起来。

  显得无比诡异。

  ……

  “什么?八翼蜈蚣王的八只翅膀,竟然从秦烈空间戒内飞走了?”何薇瞪大眼,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楚离和寂灭宗的武者,还有杜向阳,闻言也都过来了。

  宋婷玉又重新解释了一遍。

  听完后,楚离和杜向阳都皱起眉头,都觉得夜忆皓恐怕是通过什么秘术,才成功将母虫断翅召唤回去的。

  “这意味着夜忆皓应该恢复过来了。”楚离表情凝重。“奇怪,按理说他受伤也不轻,他怎可能那么快恢复过来?”

  “黑巫教的邪术很多。”杜向阳叹道。

  大家一下子沉默下来。

  “秦烈呢?”楚离看向宋婷玉后面。

  “他在重聚真魂,还需要几天时间。”宋婷玉回答,想了一下,她说:“对黑巫教最了解的是幻魔宗,杜向阳,你要不要将这个消息通知一下那边,问问她们的看法?”

  “好!”杜向阳一口应承下来。

  他取出自己的剑符。以精神意识渗透到剑符,立即感知到两拨人的存在。

  一拨人,分明是洛尘、赵轩、张晨栋那边,另外一拨人,才是幻魔宗的雪蓦炎。

  通过剑符,他选择和雪蓦炎建立精神连接。以意识简单交流。

  众人凝神看着他。

  一会儿后,杜向阳神情渐渐肃穆起来,他收起剑符,沉声道:“雪蓦炎说夜忆皓通过黑巫教的上古巫术,以血肉献祭的方法,帮助巫虫拿回了断翅。他说。夜忆皓能施展血肉献祭,一定是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而且他能通过断翅的召回,判断出我们的方位。她让我们小心一点,让我们和她们保持联系,说最近她们也会赶过来和我们汇合。”

  “也通知一下洛尘吧。”何薇轻声道。

  杜向阳一愣,然后呵呵笑了起来,“你不恨他?”

  在天剑山核心种子的选拔,他杜向阳不但败在了洛尘手。何薇也没有幸免于难。

  而且,战斗。何薇还受了点伤。

  杜向阳以为何薇会有心结,会恨不得洛尘不明所以,恨不得他早死呢。

  “我恨他干什么?”何薇撇嘴,“他是在光明正大的争斗伤我,我还没那么小心眼,再说了,现在我们也需要洛尘的力量。”

  顿了一下,何薇又道:“洛尘这家伙,的确很讨厌,可他的实力也不可否认!”

  “这倒是。”杜向阳也承认,“在这神葬场内,单对单决战,能胜过这家伙的人,还真是不多。就算是夜忆皓,如果不是借助于这片森林,不是借助于人多,想要杀掉洛尘,也几乎不可能!”

  两人都和洛尘决战过,抛开脾性不言,两人对洛尘的实力都是相当推崇。

  ……

  雪蓦炎那边。

  六名女子,在一片森林,分处不同的方位,各自修炼着。

  和杜向阳刚刚通过话的雪蓦炎,忽然起身,扬声娇呼道:“大家都过来,有新情况了,我们要和楚离他们重新聚集起来。”

  潘芊芊,黄姝丽,还有两名少女,很快靠拢过来,叽叽喳喳询问。

  “小芸呢?”雪蓦炎问道。

  “就在前面的树上啊。”潘芊芊回答。

  “你去叫一下子她。”雪蓦炎吩咐。

  潘芊芊轻笑一声,如一缕清风而去,“小芸这丫头,一定是修炼睡着了,不然离的这么近,她不会听不到雪姐的叫唤的。”

  如浮空的柳叶,她飞掠到树上的丛叶,要将那名幻魔宗的少女喊醒。

  “啊!”

  突地,一声凄厉的惊叫,从潘芊芊口发出。

  站在树干上,潘芊芊一只手掩着嘴,看着树叶内的小芸,失声痛泣道:“小芸,小芸你怎么啦?你别吓我啊!”

  这边四女纷纷变色,急忙冲掠过去。

  雪蓦炎第一个来到潘芊芊身旁,扒开树叶,低头一看,她也惊呼一声。

  树叶丛,少女如刺猬一样,身上刺满了树枝,竟早已被树枝子扎死多时了。

  没人知道她什么时候死的。

  也没有人知道,她是被何人害死的,她们甚至没有听到战斗声。

  五名少女神色悲痛,看着少女的尸身,又惊又惧,四处搜寻着,想要找到点蛛丝马迹。

  与此同时。

  另一边,秦烈在一株古树下闭目苦修,在一点点重聚真魂。

  他并不知道,垂在他头上的一根根树枝,如突地变成凌厉的剑,正悄无声息地慢慢朝着他靠近。

  ……

  ps:双倍月票快结束了,今天也三更了,求大家继续月票支持。真没月票的朋友,就请投几张免费的推荐票吧,一样非常感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看过《灵域》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