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灵域 > 第二百一十六章 身份曝光!
  

  第二百一十六章身份曝光!

  一道赤红色血光,倏地从焰火山的方向贯射而来,如落日般忽然坠落。

  惊天动地的血煞气息,几乎瞬间将火区笼罩,所有在火区走动的武者,陡然生出一种置身在血海,被血色汪洋淹没的恐惧感。

  一手持剑的谢之嶂,脸上首先惊容,他骇然看向那道血光。

  他清晰的感觉到,那血光是奔着他而来!

  “桀桀!桀桀!”

  疯狂的怪笑声,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震的人耳膜都要撕裂。

  虚空,一条血水凝为的长河,携带着疯狂、嗜杀、暴戾的气息,当头朝着谢之嶂落来。

  血色长河宽阔无比,其血水汩汩冒着血泡,浓烈的血腥味,简直能让胆小者瞬间精神崩溃。

  一种摧毁心灵,让灵魂爆灭的精神狂潮,从血河内透射出来,直达谢之嶂心海!

  一霎那间,谢之嶂的脑海,如被血色汪洋给占领,眼所见的一切,立即都成了血红色。

  他迷失了一霎。

  就这么一霎,血河浇灌在他的身上,将他的身躯给裹缚住。

  血厉的刺耳厉笑声,忽地从谢之嶂身体内传来,从他脑海内喊出,从他全身血液咆哮!

  琅邪在废墟冒头,他提着一杆短矛,一身血迹,他血红色的眼睛,直直看向谢之嶂。

  “你想借助于他恢复血气?”血厉的怪笑声,从谢之嶂体内传来。“你可知道,一旦真正嗜血,就再没有回头路?”

  琅邪腥红如血的眼眸,闪现出一丝挣扎,他在犹豫。

  在他犹豫的时候,谢之嶂被裹成一个血团,而血厉的身影由血水一点点凝聚而成。

  血厉看向他,说道:“你和游宏志不一样,他走向歧路后。发现歧路也有一番风景,所以他越陷越深。而你,到目前为止,还一直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琅邪眼的挣扎愈发明显。

  “吸食人血,能快恢复,能迅提升。但心智将会慢慢迷失。”

  血厉神情冷淡,“专修自己的本命精血,进阶会略微缓慢一点,但精血精纯,不含污垢和杂质,能始终看清自己。能对自身始终有着掌控力。”

  “我血煞宗之所以分裂,就是因为大多数人渐渐走向歧途。走向游宏志和那血影、梁央祖的路子,因为绝大多数人受不了鲜血的诱惑,受不了迅变强的诱惑!”

  琅邪不断深呼吸,不断控制着自己。

  他身体很虚弱,他很清楚,这时候如果他肯吸食谢之嶂的精血,他不但能快恢复过来。甚至还有可能突破自身,跨入如意境。

  如今器具宗处在生死存亡的边缘。他需要力量!他需要迅强大起来,所以他渴望谢之嶂的鲜血,他嗅着那血腥味,就有点受不了。

  “要不要吸食人血,你自行决定吧。”血厉看着琅邪,忽然伸手一抛,将血团般的谢之嶂扔到琅邪身前。

  琅邪剧烈呼吸着,他眼睛变得越来越骇人,如一头嗜血的凶兽。

  然而,许久许久之后,琅邪情绪渐渐平复过来,他缓缓闭上眼,说道:“请前辈将此人带走。”

  “你确定?”血厉嘿嘿笑道。

  “确定。”琅邪咬着牙答道。

  血厉点了点头,于是不再多说什么,一把抓住了谢之嶂,如一缕血色幽影般掠向焰火山。

  器具宗。

  唐思琪的岩洞,一条条地火如火龙在沟壑内翻腾着,释放出惊人的热量。

  七个大小不等的熔炉,被地底火焰焚烧着,溶炉内不断传来啪啪的爆碎声。

  秦烈浑身汗如雨水,在七个熔炉央飞快掠动着,将周边堆积如山的灵材一一投入那些熔炉,脚步一下子没有停息。

  洞口,不少器具宗的弟子,还在往这里输送着各类灵材灵石,将炼制寂灭玄雷所需的材料源源不断的弄了过来。

  唐思琪和莲柔守在洞口,一边安排着外宗弟子将材料放好,一边密切关注着秦烈的动作。

  秦烈要炼制寂灭玄雷,想要岩洞,他所在的岩洞如今由凌语诗、凌萱萱,那岩洞条件也略差一点,不适合同时炼制太多的器物。

  唐思琪的岩洞,有七个熔炉,他以前也在这里炼过器,对此地布局非常熟悉,于是便暂时借用了。

  此刻,唐思琪被火光映照的红艳艳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很奇异的光泽。

  ——她像是想通了,像是重新振作了起来。

  “思琪,秦烈和那凌语诗,未必就能真正走到一块儿。你想想看,凌语诗是阴煞谷的人,是鸠琉瑜的徒弟,她还非常敬重那老鬼婆……”

  “你看现在我们器具宗和五方势力正在交锋,陆璃也被生擒了,还有史景云。那鸠琉瑜,还在带入攻打我们的城门,这种情况下,秦烈和凌语诗之间,会出现很多问题的。”

  “你等着瞧,他们俩肯定会有冲突,我敢说他们未必就能度过这一关。”

  “思琪,这种事是可以竞争的,你各方面都不比那凌语诗差,你难道害怕输?”

  “……”

  唐思琪又想起莲柔的劝导,她看向忙于熔器的秦烈,美眸渐渐坚定起来。

  “我们俩才般配,我们在炼器上有着默契,这种默契,只有心灵相通者才会有!”唐思琪握着小拳头,暗暗鼓励着自己。

  “唐思琪,我一人忙不过来,你来帮我一下?”秦烈忽然道。

  “好!”唐思琪美眸一亮。

  天色彻底黑了。

  器具城的火区城门口,森罗殿的谢静璇、曹轩瑞一行人。在门口散落着。

  曹轩瑞麾下的人,间断对城门发动一会儿攻击,然后很快又会收兵。

  他是尊重谢静璇的意见。

  谢静璇明确告诉他,谢之嶂正在火区和琅邪交锋,让他稍安勿躁。

  于是曹轩瑞就没有投入太多火力,也准备等等看,等谢之嶂和琅邪之间的争斗有了结果,再重新决定。

  “先前那股恐怖的血煞气息,如果是来自于琅邪。那……”梁忠在玄冥兽身上轻呼。

  血厉从焰火山冲下来,身上释放出来的恐怖血煞气息,笼罩在了大半个城区,连城外的梁忠、谢静璇、曹轩瑞也都感觉到了。

  如今,那血煞气息不在了,梁忠沉吟了一会儿。忽然说道:“小姐,现在都没消息,不会有意外吧?”

  谢静璇皱着眉头,在梁忠和曹轩瑞期待的目光,她摸了摸脖颈上的饰品,试图联系谢之嶂。

  试了一会儿。谢静璇神情渐渐变得严峻起来,“二叔没有回讯。”

  众人脸色齐齐一变。

  也在此时。纪柳、鸠琉瑜、凤琳这些属于七煞谷、云霄山、紫雾海的人,纷纷汇聚了过来。

  他们从风区、地区、水区的城门口撤开,绕了一圈后,来到火区城门口,因为他们知道玄天盟的来人在此。

  他们想通过谢之嶂,先来解救他们被禁锢的人,让他们能大胆踏入城门。

  “我们七煞谷的史景云被断指!”

  “乌拓被断指!”

  “苏紫英被断指!”

  鸠琉瑜、纪柳、凤琳到来后。向谢静璇说明问题所在,一个个脸色森寒。

  “我二叔没有回讯。我不知道城内状况。”谢静璇脸色微变,她没料到器具宗真敢下杀手,此时渐渐觉得不妙。

  也在此时,又有几只幽灵鸟从焰火山的方向回来,落到了梁忠的肩膀上。

  梁忠注意聆听,一会儿后,突然神情巨震,喝道:“秦烈在器具宗!鸟儿认得秦烈,他看到了秦烈!”

  “秦烈?”

  “秦烈!”

  谢静璇、卓茜、屠漠、屠泽等人,听梁忠这么一说,都是惊疑不定。

  “谁是秦烈?”有人问。

  “冰岩城的秦烈!”有人答。

  “凌家镇的小子……”鸠琉瑜冷哼一声,“这小子在器具宗又如何?他还和我的弟子定过亲,四年前在凌家镇的时候,我在马车里远远看过一眼,很普通的一个小子。”

  “他杀了杜海天,杀了杜家的全家!”屠泽轻喝。

  “一个开元境的武者,杀了又能证明什么?”鸠琉瑜深色不屑。

  “这个秦烈不算什么,也不值一提。”纪柳插话,“关键是,那个什么李记商铺的主人,如今在不在器具宗?据我所知,这个叫李牧的家伙,当时让元天涯都不敢妄动,这个人,才是狠角色!”

  “嗯,李牧才值得注意,那只有开元境的秦烈,根本无需放在心上。”凤琳示意梁忠说重点。

  众人也都看向梁忠,都想知道李牧的消息,除了屠泽、卓茜外,其余人对秦烈并不关心,也完全没有当一回事。

  在大家的目光下,梁忠表情怪异,沉声道:“幽灵鸟不认识李牧,所以我不知道他在不在器具宗,但我有必要告诉各位一件事实,按照幽灵鸟所言,斩断乌拓、史景云、苏紫英手指头的人,就是秦烈!”

  这句话一落,所有人齐齐变色。

  “秦,秦烈?他怎敢这么做?他究竟是谁?”鸠琉瑜怒喝。

  “为什么是他动的手?”谢静璇也不解。

  梁忠苦笑摇头,“我也不知道,按照幽灵鸟的说法,他还是当着器具宗宗主和三大供奉的面这么做的。那家伙,在器具宗怕是有一定的身份地位,奇怪,真是奇怪……”

  “秦冰就是秦烈!在应兴然和三大供奉眼,他就是器具宗的未来。”以渊忽然神情复杂的插话。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看过《灵域》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