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灵域 > 第一百四十章 碎语
  readx();  秦烈以寒冰之力,用坚冰将全身封冻,让阴蚀虫的毒素不能继续渗透下去。

  从他看到阴蚀虫,感觉到脑袋越来越沉重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不妙,但他的反应还是慢了一步,没有能立即阻止毒素蔓延。

  等他停下龙骨玉的研磨,全力来抗拒毒素侵入时,已经来不及了。

  手脚、筋脉、骨骼甚至血液的流动,都因毒素的扩散而变得迟缓无力,他很快彻底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力。

  好在,最为关键时刻,他一次次激发元府的寒冰之力,终于让两个冰球元府的寒冰能量瞬间涌了出来。

  此时,他将灵魂意识一点点收入镇魂珠,如处在无法无念的状态,由镇魂珠包裹着灵魂,听着唐思琪、以渊、莲柔三人的对话。

  “我要先炼出药汁出来。”莲柔见秦烈自我冰冻了,一下子镇定下来,“只要他保持现状,等我将药汁炼好了,以药汁泼洒他全身,汁水慢慢渗入他体内……就能将阴蚀虫的毒素给解开来。”

  以渊突然伸手,把秦烈身上的阴蚀虫一个个捡起来,凑到眼前细看,“阴蚀虫就长成这样啊?只听说这毒虫很厉害,还真没有见过。”

  “你别中毒了。”唐思琪放下心来,见以渊拿起阴蚀虫,不由有些惊惧地后退了数步,和以渊拉开了距离。

  “唐师姐不用害怕,我虽然没有见过阴蚀虫,但是对这毒虫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以渊淡然一笑,“毒素,就是阴蚀虫的生命精华,是它们的脑髓。是它们的性命。它们将毒素吐出来后,命也就丢了,不可能活下来的。”

  看唐思琪平静下来,以渊又道:“加上秦兄以极寒之力自我冰冻了,那冰寒气息如此可怕……连我都有点吃不消,何况是区区几个毒虫?它们就算是还没死,也被冻死了,哪还能做恶?”

  “是这样么?”唐思琪不信以渊,她只是望向莲柔。

  莲柔也点头。“以渊这神经病倒也不是笨蛋,他说的都是事实,阴蚀虫的毒素就是生命精华,一吐出来,它也就死了。”

  以渊听她夸赞了。满脸都是笑容,一副洋洋得意的模样。

  “我要先去炼制药汁,要回焰火山的岩洞,这里就交给你们俩了。”莲柔也知道事不宜迟,“要杀秦冰的人,一定会留心这一块,你们最好能够有一个人一直在。防止在秦冰自我冰冻的时候被人所害。”

  唐思琪美眸闪烁出智慧光芒,定下心来后,也恢复了一贯的狡黠,“就说秦冰已死!”

  她看向莲柔。忽然冷哼道:“我们俩出去,让以渊留下看照看秦冰,想他死的人,很可能也在外面观望的人群中。要确定秦冰是不是真死了。我要和童长老说一下,让他留神调查一下。看看最近谁问过阴蚀虫的事,谁是从南边返回的……”

  “好主意。”以渊赞了一句,“就说秦冰死了,说不定有人就会放下心来,会松懈露出马脚。”

  三人在石楼内低声合计了一下,以渊继续守在秦烈身旁,由唐思琪莲柔推门走出。

  秦烈的石门外人头攒攒,很多外宗和内宗的弟子闻讯而来,都聚集在门口昂着脖子往这边望。

  庞峰、田建豪、梁少扬和尹浩也在人群中,在灵纹柱下面静修的欧阳菁菁也远远站着,留意起这边的动静来。

  “思琪,来不及医治了,毒素进了他脑海,谁也没办法救活他。”出来后,莲柔轻叹一声,眼中都是无奈。

  唐思琪美艳的脸上,也流露出遗憾之色,“那就算了,我们只能尽心了,实在救不活也是他自己命不好。”

  讲话时,莲柔和唐思琪瞧向人群,观察着那些靠拢过来的外宗内宗弟子。

  “我先回去了。”莲柔看了一会儿,叫围观者分开来,独自往焰火山走去。

  唐思琪反身将石门关闭,皱眉道:“人不行了,就让他安静安静吧,大家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这件事我会和童长老说明,让他将胆敢以阴蚀虫陷害同门者揪出来!”她眼显厉声,重点瞄向梁少扬、田建豪几人。

  田建豪、梁少扬都是神色如常,瞧不出什么异端,身上没露出破绽来。

  于是她也离开石楼,去前院找童济华,“童叔,那秦冰被人以阴蚀虫咬了,有人想害死他。”

  前院,器具宗外宗的一个修炼室内,唐思琪言简意骇说明情况。

  “秦冰以寒力封印了自己,阴蚀虫的毒素没有继续扩散,莲柔说有把握能医治他,我让以渊留下来以防不备。”唐思琪没有在童济华面前隐瞒,“我和莲柔对外说秦冰已经不治而亡了,希望能让下毒手者放松,能露出点马脚破绽来。”

  童济华沉着脸听完,“才几个月时间,竟然就有这种事情发生,以阴蚀虫来谋害同门,下手者如此毒辣阴狠,断然不是一般的角色。”

  “莲柔推断……下手者可能担心秦冰与我过分亲密,所以才会下了杀手。”唐思琪垂头道。

  “嗯,我心中有数,这件事你不必介怀。”童济华点头,宽慰了她两句,说道:“事情发生在外宗,我自然责无旁贷,将会就阴蚀虫的来源展开调查,希望能弄清楚最近一段时间谁打听过阴蚀虫的事,谁从南边回来。”

  “那就劳烦童叔费心了。”

  “这是我的职责,你不用谢我,有了消息我会知会你一声。”

  “嗯,我先走了。”

  ……

  “少扬,你还皱着眉头干什么?那秦冰,不是已经死了?”尹浩诧异道。

  梁少扬的石楼中,他阴沉着脸,眸中厉光并没有消散,“未必就死了,我从小在暗影楼长大。我爹说过的一句话,让我永远都铭记于心——没亲眼看到尸体,没亲自检查过,都不能当目标死亡!”

  “阴蚀虫的毒素虽然缓慢,却极其可怕,半夜时分中了毒,清晨就渗透全身,一旦入了脑,基上就没救了。”尹浩心中计算着。“按照时间来看,他百分百毒素入脑了,如今又过了半个时辰,他必死无疑了。”

  “理论上是这样,可万事都怕有意外。”梁少扬眉头深锁。手指不住敲打着桌面,突地问:“你阴蚀虫怎么得来的?”

  “从一个外宗客卿手中购买来的,他前段时间去了南边毒沼泽寻药,捉了这几只阴蚀虫回来。”尹浩瞧出了梁少扬的谨慎,脸色也严肃起来,“外宗的客卿,一般不会在宗门活动。我和那家伙的来往也是在城外,应该不会有人发现。”

  “什么事情都有万一,我最恨这个‘万一’!”梁少扬眼显毒光,低声道:“弄干净了。”

  尹浩看着他。心底一寒,轻轻点头,“我这就去处理。”他神色敬畏地退走,出了石楼后。觉得后背都有了汗迹。

  他了解梁少扬,他知道如果他处理不干净。让人将阴蚀虫一事联系起他,梁少扬为了防止自己有嫌疑,必会提前一步下手——会连他也给杀了。

  因此,为了自己能够不引起梁少扬的杀心,他只能将那个外宗客卿及早解决了。

  ……

  “秦兄,你追求的目标太瞩目了,所以才会凶险重重。呵,我就轻松很多,莲柔在大多数人眼中都很稀疏平常,她又经常和唐师姐一道儿,就显得更加不起眼了,所以我的竞争对手真是少之又少。”

  以渊搬了个椅子,就在秦烈身旁坐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啰嗦着。

  “不过这趟我对唐师姐的印象也有所改观,没料到她其实心地还不错,我还当她发现你中毒之后,会幸灾乐祸,会暗暗松一口气。她和你争吵了那么多次,她每次来你这边,都是冷着脸进,然后怒火中烧的出,嘿!我还当她恨不得你早死呢……”

  “秦兄,我能看出你的境界,你是开元境初期。但你身上释放的冰寒气息……可真是不同寻常。我就见到你对田建豪出手一次,之后没见你继续动手,但我感觉你的真正实力应该不弱,而且你的来历我也不知,所以我对你有点好奇呢。”

  在秦烈无法无念的状态下,以渊或许闲得无聊,轻松随意的说着话,一个人自言自语。

  秦烈身不能动,口不能开,灵魂意识缩入聚魂珠,只能被动去听,听着以渊的废话。

  中午的时候,唐思琪走了进来,“以渊,你先去弄点东西吃,我刚吃过,特意过来换你一阵子。”

  “童长老那边怎么说的?”以渊问。

  “他说他会尽力调查此事。”唐思琪道。

  以渊点了点头,“我还是相信童长老的能力的,嗯,我先去吃饭了,半个时辰后回来。”话罢,他出了石楼,又将石门给关好。

  这时候,秦烈中阴蚀虫而亡的消息,已经传播了出去,外宗、内宗很多弟子都知道了。

  也是如此,也就没有人继续聚集过来,不会堵在门前观望,都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唐思琪坐在以渊离开后的椅子上,别头看向化为冰雕的秦烈,第一次认认真真去看秦烈,“不讲话不摆着一张臭脸的时候,其实样子还不错,就像现在身体不能动,意识也被冰冻,就还可以……”

  她当秦烈没了意识,封印了一切,忽然大胆来到秦烈身边,俯下身子盯着秦烈的脸庞,还伸手小心翼翼地在秦烈脸上摸了一把,然后玉指一颤收回,低声自语道:“这家伙,也不知道修炼的什么灵诀,这么冷……”

  过了一会儿,她美眸涟漪点点,看着秦烈忽地喃喃道:“你真是因我而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都是为了让我留意你么?你到底是谁呀?我都不认识你,以前也没见过你啊……”

  ps:  ps:周一,求下推荐票,请各位兄弟姐妹,登录一下帐号,帮俺投上一张推荐票,衷心叩谢!!

看过《灵域》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