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武炼巅峰 > 第两百七十八章 冤家路窄,怨魂不散
    一整天的功夫,香姨都在炉火前忙着,时不时地往药汤里丢点药材,直到傍晚时分,她才轻喘着气,一身香汗淋淋,告诉杨开吸收完药力就可以出来了,这才离开房间回去休息。

    杨开又在里面泡了一整夜,将汤药里的药力吸纳的涓滴不存。

    回到自己的房间中,闭目打坐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境界提升了那么一点点,体内的真元也精纯了一些,最显著的改善便是经脉和血肉。

    香姨白天说过,那一炉药汤的最主要作用,就是从根本上改善一个人的经脉,让之以后修炼起来更容易地淬炼元气,更简单地让元气变得凝实纯净。

    这种好处暂时看不出来,第两百七十八章冤家路窄,怨魂不散但却是足以影响一生的好处。

    尝试着运转了下真阳诀,杨开赫然发现真阳诀的运转速度比起以前迅猛了一些,而且吸纳进身体内的天地能量,确实比往常要精纯那么一点点。

    这种改变很微妙,但滴水穿石,聚沙成塔,长年累月地积累下来,效果必定不凡。

    一炉汤药,一套神奇功法,便能做到这种程度,箫浮生果然手段通天。

    他的战斗力在这天下恐怕排不上什么名号,但他却是天下为数不多的玄级上品炼丹师,对炼丹之术的掌控已登峰造极。在炼丹中窥探到的这种种神奇手段,可谓是功参造化。

    天明,箫浮生将杨开和董轻烟一并唤了过去。

    并未传授炼丹之术。而是传下一套控制元气的手段。

    这与炼丹术有很大的关联,因为炼丹师在炼制丹药的时候,需要将自身元气掌控的炉火纯青才行,有道是差之毫厘,谬之千里,想要炼制出一炉好丹,微妙的元气操控必不可少。

    这种控制元气的手段与任何一个武者也有很大关联。在战斗之第两百七十八章冤家路窄,怨魂不散中,武技的施展都关系到元气的操控。

    任何一个强者,都会将自己的元气精打细算。能用一份元气释放出一招武技,绝对不会耗费一份半!这种精打细算能让元气发挥出最大的功效,能让一个武者支持最长的战斗时间。

    所以无论是杨开还是董轻烟。都学的及其认真。

    这一套手段是箫浮生自己在炼丹的时候摸索出来的,可以说是他最宝贵的经验之一,毫无保留,全部授下。

    这一番传授,便是好几天时间。断断续续的学习,杨开和董轻烟两人将方法全部熟稔于心,差的就只是实践了。

    到了这个时候,杨开蓦然想起箫浮生当日说过的另外一句话。

    谁说炼丹就不能登临武道巅峰?

    箫老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的是浓浓的自信。

    单是这元气操控的手段,练到极致便有可能窥探巅峰的奥秘。

    杨开肃然起敬!箫老说的每一句话都大有深意。耐人寻味,可谓是字字珠玑。

    接下来的几日,杨开与董轻烟两人都在熟练元气的精妙操控,随着时间的推移,杨开发现这样的练习不但能让自己更好地控制每一份元气。更让自身真元在无形之中慢慢融合精纯。

    真元境两层的境界隐隐已到了巅峰,只差一线便可突破到三层的境界。

    这一日,正当杨开和董轻烟在屋外通过自己的武技习练元气控制之术的时候,赫然发现周旁诸峰都是热热闹闹的,许多人在那些山峰的崎岖山路上行走奔回,其中有不少是药王谷的弟子。也有许多外人。

    “这是怎么了?”董轻烟停了下来,好奇地看着周旁诸峰,“药王谷怎么来了这么多外人?”

    杨开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炼丹大会再过几日就要开始了。”香姨和兰姨漫步走了过来,柔声开口解释。

    “药王谷虽然平时不允许外面的人进入,但这里毕竟与天下各大势力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每到这个时候,都有很多人来到诸峰,拜访各大长老。”

    杨开和董轻烟这才恍然大悟,自进入云隐峰到现在,两人无忧无虑,深居简出,日子过的特别快,都没察觉炼丹大会即将开始的痕迹。

    香姨轻笑一声:“诸峰都很热闹,除了禁地丹圣峰和咱们的云隐峰之外!”

    “是啊,还是我们这里清净!”兰姨也微微一笑。

    董轻烟嘻嘻道:“若是师傅他老人家打开山门,保证那些人趋之若鹜!只怕诸峰马上就要清净了。”

    香姨嗔了她一眼道:“那我跟你兰姨两人可要累死了,那么多过往来客,端茶倒水的,哪里能忙得过来?”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香姨和兰姨对董轻烟也甚是喜爱,两个美妇也是无儿无女,只把董轻烟当成自己的女儿来看,对她关怀备至。

    小丫头嘴巴也甜死人,并没有因为她们是普通人和婢女的身份而轻视她们,甚得她们的欢心。

    香姨的话音刚落下来,箫浮生的大门突然就打开了,大笑声传来:“看来我云隐峰今日也清净不得了。”

    “师傅!”

    “箫老!”

    杨开和董轻烟连忙行礼,只见箫浮生笑容满面地从自己的屋内迎出,龙行虎步,神采飞扬。

    “师傅,什么事这么开心呀?”董轻烟走上前腻声问道,杨开不禁起了一胳膊痱子,自己这个表妹在自己面前古灵精怪,但在箫浮生和香姨兰姨面前却乖巧无比。

    “有朋自远方来,我当然开心。”箫浮生哈哈笑道。

    董轻烟眼珠子转了转:“我以为师傅您不喜欢别人来拜访呢,原来不是这样啊。”

    箫浮生呵呵一笑:“那得看是什么人了,来求我办事的我自然不欢迎,可马上要来的这位就不一样了。”

    “哈哈……箫老头,老夫这次来,也是要求你办事的,你是不是也要赶人啊?”随着一声大笑传来,山路下有一道人影迅速接近。

    听到这个声音,杨开眉头不禁一皱,神色顿时古怪起来。

    这个声音……怎么……好像是……

    香姨和兰姨听问来者竟敢称呼箫老为箫老头,不禁美眸诧异,她们显然也不知道来者到底是谁。

    普天之下,即便是中都八大家的家主来了,也得尊称一声箫大师!

    无人敢这么肆无忌惮地称呼他为箫老头!

    可这称呼听在箫老耳中,他不但不恼,反而打趣道:“老夫怎敢赶你走?老夫还欠你一条命呢。”

    三言两语,香姨和兰姨顿时醒悟来者竟然是箫老的一位救命恩人,当下俏脸肃然,恭敬相迎。

    下方的人影晃了一下,本在几百丈开外的来人,突然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而且来的还不是一个人,是两个。

    为首一个是与箫老差不多年纪的老者,一脸褶皱,笑容可掬,后面跟着个俏生生的女子,这个女子一双美眸如星辰一般璀璨纯真,身穿着一身淡绿色的衣裙,光洁的额头上点缀着一颗天蓝色宝石,薄纱照面,让人看不清容貌。

    风拂来,吹动她的薄纱和衣裙,让她看起来飘然若仙,纤尘不染,无尘无垢。

    杨开神色一震,嘴角擒出一抹怪异的笑容,一霎不霎地盯着这个蒙面女子。

    那女子感受到这道充满了侵略性,肆无忌惮的目光,秀眉不禁微微一蹙,淡淡地扫了杨开一眼。

    旋即,星辰般的美眸中闪过浓浓的惊喜,如扇子一般密集的眼睫毛轻轻地抖动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眨下了眼睛。

    四目相对,杨开微微一笑,女子的眼睛也弯成了月牙形。

    这女子,赫然就是夏凝裳,而那当先来的老者,竟然是梦无涯。

    “梦兄,久违了!”箫老上前,拱手抱拳道。

    梦无涯笑容满面,也是连忙抱拳回礼:“箫……呃………咳,咳咳,咳咳咳……”

    只来得及吐出一个字,仿佛突然被骨头卡住了,喉咙里嗬嗬有声,大声咳嗽起来,只咳的头晕眼花,耳鸣目眩,意识都模糊了。

    “师傅!”夏凝裳吓了一跳,连忙轻锤着梦无涯的背。

    “梦兄受伤了?”箫浮生神色凝重,赶紧上前就要给梦无涯号脉。

    梦无涯连忙摆手,咳了好半晌,好不容易喘过气来,一脸死了老爹的表情,怔怔地看着杨开,哭笑不得:“臭小子你怎么在这?”

    我靠!这真是冤家路窄,怨魂不散。

    一年多前,这混小子被凌太虚送往幽冥山中历练,这一年多都没见到了,虽然最开始自己的宝贝徒弟魂不守舍,终日唉声叹气,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自己的谆谆教导,宝贝徒弟终于从相思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实力越发精益,进展神速。

    本来梦无涯以为徒儿肯定已经把杨开给淡忘了,可没想到今日在这破地方居然又见面了。

    看看自己宝贝徒弟眼中那浓浓的情愫,梦无涯岂会不知她根本就未曾淡忘过杨开,只是将那份思念压在了心底而已。

    或许,在无人的时候,她会翻出来追忆一番,一解相思之苦。

    这一刻,梦无涯懂了,什么叫爱如美酒,藏的越久越是醇厚!

    这一刻,梦无涯想掉头就走,但显然已经迟了。

    这一刻,梦无涯恨不得扇自己十几个大嘴巴!

    他也是看夏凝裳这些日子有些闷闷不乐,正好药王谷又召开了什么炼丹大会,特意带她出来散散心,哪里想到会在此处碰到这混账小子?

    ***,叫你多事,叫你多事!梦无涯连上吊自杀的心都有了。(未完待续)rq!!!

看过《武炼巅峰》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