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武炼巅峰 > 第两百七十七章 不是这样滴……
    一直逃到云隐峰,两人才放慢速度,杨开狐疑地看着董轻烟,一脸不解,不知道她脸红什么。

    “怎么搞的?”杨开皱眉问道。

    董轻烟嗔了他一眼,这才深吸一口气,无奈解释:“表哥啊,炼丹师之间说切磋,是指在炼丹术上面的切磋,大家取些相同的材料,然后炼制丹药,以成丹的数量和品质还有炼制时间来论输赢,不是你这样……”

    一边说着一边还形象万分地挥舞了几下小拳头:“不是这样滴……”

    杨开愕然,脸色也不禁红了许多,讪讪道:“他们也不说清楚,我哪知道。”

    董轻烟苦笑一声:“这是常识啊……幸亏你出手不重,也没伤到他们,要是真把他们给打伤了,那后果就严重了。”

    说着,手拍额头有气无力道:“果然武者都是一群只会动手动脚的蛮徒……”

    杨开也尴尬无比,心道怪不得那三个家伙听说自己答应切磋还一脸兴奋,仿佛压根不知死字怎么写。

    原来他们以为自己要跟比拼炼丹术……

    那一顿打,吃的真冤枉啊。

    自觉理亏,杨开在回去的路上也是沉默不语,倒是董轻烟每每回想起刚才的事情就捂嘴笑个不停。

    回到峰顶,将今天采集的药材交给两个美妇,吃罢她们准备的药膳之后,杨开与董轻烟各自回屋休息。

    第二日,杨开还没出门。便嗅到外面传来一股馥郁芬芳的香味,香气入鼻,让人浑身舒畅。

    好奇之下,杨开打开门走了出来,循着香味来到屋外。

    放眼望去,只见不远处两间屋子内,各有一个热气腾腾的大缸。缸内正煮着一些千奇百怪的药材,两个美妇一人负责一间,正在底下扇着炉火。忙的香汗淋淋。

    “师傅这是要炼什么丹?”董轻烟也走了出来,好奇地打量着,两只大眼睛中异彩连连。兴奋异常。

    杨开看了一会,走上前问道:“要不要我们帮忙?”

    美妇中的香姨闻言起身,笑吟吟地看着他们,点头道:“恩。”

    杨开撸了撸袖子道:“要怎么做?”

    香姨抿嘴一笑:“你们暂时不需要做什么,这两炉药汤是给你们两个准备的,昨夜熬了一宿,一会就好了。”

    “给我们准备的?”杨开愕然。

    兰姨点头道:“是啊,这一个月来,箫老一直在配置各种药材,你们昨天去采集的那些都放在里面呢。”

    “我也有份?”杨开心头有些小触动。要说箫老给董轻烟辛苦准备什么,杨开自然可以理解,毕竟董轻烟已拜入他的门下,是他的衣钵传人,可自己居然也有一份。这就让杨开有些意外了。

    香姨微微颔首,道:“自然有,既进了云隐峰,就是云隐峰的人了,你们两个先去吃些东西,自己准备一番。一个时辰后再过来。”

    杨开张了张嘴,眼中有一抹感动。

    早饭都准备好了,就在厨房里,而且同样是热气腾腾的,应该刚做好不久。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香姨和兰姨在那边忙的热火朝天,杨开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淡淡的温暖。

    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一个时辰后,杨开与董轻烟两人各自进了一间屋子。

    杨开这边是香姨在负责,在香姨的指示下,杨开脱去上衣,仅穿了一条单薄的裤子,跳进了药汤中。

    对云隐峰上的这两个美妇,杨开一直很敬重。

    她们默默地云隐峰上付出了二十多年,度过了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可是世人只知道云隐峰上有一个箫浮生,从来不曾有人知晓这里还有两个声名不显的妇人。

    即便是杨开,进了云隐峰已经一个月了,日常生活起居都是她们在照顾,无微不至,也只称呼她们为香姨和兰姨,并不知她们完整的名讳。

    所以纵然此刻光着上身,神色也没有丝毫不自然。

    “香姨,现在要怎么做?”杨开感受着四周的温热,身心一阵舒坦,不禁开口问道。

    “运转箫老叫你们熟悉的功法!那一套功法就是为了吸收这一炉药汤的药效准备的,并无他用。这些药材聚集不易,箫老也是耗费了很大精神才完全聚齐,也仅仅只有这两炉而已,所以你可要仔细了,千万不要浪费了药效,辜负箫老的一片好意。”

    “我知道了!”杨开神色凝重地应道,闭上眼睛,运转起那一套功法。

    随着功法的运转,杨开只感觉浑身上下亿万毛孔都舒张开了,药汤中蕴藏的药力此刻仿佛化成了一根根利针。

    无所不在,无孔不入。

    顺着毛孔就扎进了自己的体内。

    情不自禁地,杨开闷哼一声,身躯微微有些发颤。

    反倒是隔壁董轻烟那里,传来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

    董轻烟毕竟是个女子,又娇生惯养的,哪里承受得了这种痛苦?

    兰姨的安慰声紧接着从隔壁传来,香姨在这边紧盯着杨开的反应,美眸中闪过一丝凝重,不禁微微动容。

    箫老之前说过,这种以药汤来洗练身体的做法效果很显著,但承受的痛苦也是非人般的折磨,之前他还在担心杨开和董轻烟能否承受,可现在看来,杨开这边一点问题都没有。

    疼痛似乎在一点点地加强,片刻之后,不但身体外面感觉到了疼痛,就连经脉和五脏六腑内,也无一处没有剧痛之感。

    好似有千万只蚂蚁,正在啃咬着自己的身体。

    额头的汗珠大滴大滴地落下,杨开一身肌肤都变得通红如血,功法却毫不停歇,持续运转。

    这种无边无际的痛楚足足持续了有一个时辰,蓦然间,这种疼痛减缓了许多。

    仿佛达到了一种极限,这种减缓越来越明显,前后不过片刻功夫,一身的疼痛都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酣畅淋漓。

    杨开忍不住深吸一口气,缓缓地睁开双眼,眸中熠熠生辉。

    香姨欣慰地看着杨开,一脸笑容,侧耳倾听了片刻,开口道:“箫老低估了你们二人的承受能力,看样子那边也撑了下来。”

    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上的各种药材,又丢进药汤里,转过身继续在底下扇着炉火。

    那神奇的功法此刻已无需再刻意运转,在涌入身体内的药汤带动下,此刻正在自主地转动着。

    每一个周天下来,杨开便能感受到自己的一身血肉仿佛坚固了一些,经脉变得更宽更坚韧,体内的真元也越来越纯净。

    “香姨,我这一炉药汤应该留给董小姐的。”杨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自己来云隐峰是另有目的,也曾明言志向不在炼丹,却不想箫老依然没把自己当成外人。

    香姨轻笑一声:“箫老的这一炉汤药药效太霸道,一个人一生只能用一次,你家小姐若是用第二次的话,经脉承受不住的。”

    顿了顿,香姨又道:“你别有什么心理负担。箫老其实也挺看好你,只不过你追求的道路与炼丹师不同。”

    “这一炉汤药有什么作用?”杨开好奇地问道。

    香姨沉吟一番,耐心解释:“据箫老所说,可以从本质上改善一个人的经脉,让你们以后再修炼的时候,更容易淬炼元气,让元气变得纯净。”

    “这与炼丹有关?”杨开皱了皱眉头,赫然想起第一次见到箫老的时候,他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炼丹师的路,很多人都走错了,老夫也错了!”

    杨开至今还记得箫老话语中的落寞和遗憾。

    香姨点点头:“自然有关。箫老也是最近几年才参悟出来的,只是醒悟的太晚了。炼丹师……也跟武者一样,需要精纯的元气打底,才能炼制出好丹药来,所以他才会用那样的考验来选徒。”

    捋一下耳边的秀发,香姨陷入沉思中,片刻后才道:“箫老曾经说过,若收徒,必定会教他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

    “不入神游不炼丹!”香姨苦笑一声:“或许这不是至理,也不一定正确,但这是箫老一声的炼丹之悟。”

    不入神游不炼丹!怪不得他直到现在也没有传授董轻烟任何炼丹之术,这一个多月来反倒对她的境界增长颇为关心。

    “若你有心学习炼丹之术,反倒是箫老渴望的人才!”香姨苦笑。

    箫老是在要培养炼丹师之前,先培养一个神游境出来,这就要求他的弟子对武道也有一定的追求。

    而杨开对武道的向往显然符合条件。

    “箫老抬爱了。”杨开微微摇头,在自己的实力没成长到一定程度之前,杨开并不准备分心去做其他事。

    炼丹师确实尊贵,也让世人敬仰,但,这不是杨开的追求。

    “对了,听说昨天你把云来峰段长老门下的三个徒孙给打了?”香姨叉开话题,生怕杨开过于尴尬。

    杨开脸一红,抓耳挠腮,嗫嚅道:“我不晓得他们说的切磋是比拼炼丹术……”

    香姨抿嘴轻笑,香肩轻颤,好片刻才缓过气来:“现在外面传言,云隐峰来了个炼丹术不咋地但打架很流氓的一个弟子!”

    “没给箫老带来什么麻烦吧?”杨开有些愧疚。

    香姨摇头:“没有,你也没打伤他们,只是今早有人过来知会了一声罢了。不过下次注意些,别不分缘由就跟人动手了。”

    “一定一定!”杨开连连点头。

    这事干的太不地道,每每想起就让人脸红。(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看过《武炼巅峰》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