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凡人修仙传 > 七届外传 追哥同人系列

七届外传 追哥同人系列

  作者:我追凡人而来

  一个面容普通的青袍青年独自一人站在山峰之上,神态平静但眼中却不时现出一丝焦虑之色,在离此地不过数十里外的地方是一片被光幕完全封闭的另一处世界般的存在,此光幕凝厚异常仿若实质,无边无际看不到尽头。更有无数粗大的五色电孤在其上狂闪不已,虽然相隔如此远的距离,但光幕上所散发的巨大威压也让其暗暗心惊,此人正是最先到赶到此地的韩立。不知道是陇老怪的情报有误还是此地发生了巨大的新的变故,当然也有可能陇老怪故意隐瞒了一些事情,他已经在光幕外寻找了数日,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可能的入口之处,而且一旦接近此光幕数里远的距离时,光幕上的五色电孤就会狂击而来,其威力之大让如今修为的韩立也是不能久呆。无奈之下只能死了一人先进去的打算,而这一等就是整整十天。

  十天之后陇老怪和另外几人也都先后赶到,虽然其中数人有些狼狈但总算都无大碍。[]

  “陇兄,此处是洗灵池所在之处吗?”韩立淡淡的问道。

  “方位确实不错,但此地离地图中所标注之地应该还有数千万里的距离才对,而且这个光幕好像也有一些不妥之处。”

  “何止是有些不妥,此光幕所含的雷电之力与我们灵界大乘修士所渡的五色雷劫简直一般无二啊!”

  韩立此言一出,众人皆是心中巨震。

  “看来此处应该是发生很大的变故,我们前不久会遇到有数名厉害魔尊镇守的新要塞看来也是和此有关。他们集中如此多人手好像是在布置一个超级法阵一般,我们突破防线后他们也没有再追击过来,不知众位道友注意到没有,此后数百万里内基本上没有再碰到过魔族修士,低阶的魔兽也是一只未见。而且越靠近光幕灵气就越充足”

  陇老怪话声刚落,却异变突起,远处的光幕毫无征兆的爆发出刺目的五色霞光,光幕更是仿佛瞬移般的来到众人身前数千丈之处,再一闪就要将众人淹没其中了。“快将身上的魔气散去”韩立大声吼道。事发突然众人根本不及逃遁,但此地之人那个不是修炼了无数岁月的老怪物,听到韩立的示警之言后马上做出了反应,几乎在此同时,光幕再一闪就将众人卷入光幕之内。韩立只觉一阵天眩地转,在承受了数波五色雷电的攻击后出现在了另一片天地间。

  通过神识感应,此地应该就是众人原本站立附近,巨大的光幕已在身后不知道多少里外,更诡异的是此时的天地间魔气已荡然无存,而灵气的充沛程度竟然不在灵界一般灵山之下。旁边的其它数人此时却没有韩立如此轻松了,个个灰头土脸,修为最弱的几人更是受了一些不大不小的伤。这还是众人在韩立示警后散掉身上魔气的原故,否则后果如何,只有天知道了。

  “韩道友最先赶到此地,对此事有何看法”?千秋圣女望向韩立凝重的问道,经过这一路的同行,众人对韩立的神通之大无不侧目,再不敢有半分轻视之心。

  “的确我比各位道友早到一些时日,所以才无意中发现此光幕的灭魔特性,估计那座新出现的魔族要塞也是针对此处异变而建,此光幕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扩大数次,但却没有规律可言,我所见过的二次小扩张仅仅只有数里远的距离,刚刚我们所经历过的却要恐怖得多,估计普通的魔尊被卷入其内也会是九死一生。前面到底发生何种重大变故我也想不太明白,但目前我们的处境可是喜优参半啊!现在基本上可以排除魔族阻击我们的可能性,但我们要面对的却是更加不可预测的对手,如何才能安然离开此地也不可知。”韩立脸带忧色的答道。

  “此时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各位道友没有意见的话,咱们还是先赶到那处地方再做打算,如何?”陇老怪建议道。众人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也只能如此了。

  果然像韩立所料一般,此后的路程可以说是顺利之极,不久之后众人就来到了此行真正的目的地,即便魔族中也罕有人知的魔界三天秘地之一:洗灵池。

  传闻此处是因为魔界法则之力自行将不多的灵气挤压到一起,再由一些渡劫期的大能之士将灵气用大神通强行拘禁后,通过无数的年月演变,才会在此地形成了净灵池并孕育出了净灵莲这种天地灵物。此二物对魔族用处不大,但对灵界之人却是逆天级别的存在,故而此处存在的消息不但严密封锁更是长年有魔尊在此镇守。此时因为异变,不但原来让众人忌惮的魔族封印已烟消云散,此处也无一名镇守之人,众人面对近在咫尺的洗灵池却有一种不真实的诡异感觉……

  第二千八十一章千年一梦飘渺大阵

  此池不过数百丈大小,乳白色的半透明池水上下翻滚着,一股股精纯之极的灵气不断从池中喷涌而出,除了灵力波动更大之外,此地看着竟和当年虚天殿密室中那口灵眼之泉极为相似,韩立心中不禁泛起了嘀咕。而在池水中央的低空处,一朵七色彩莲却静静的飘浮在那儿一动不动。众人心头都忍不禁一阵火热啊,但谁都没有做出让其它人误会的举动出来。

  此行我们虽然遇到不少的奇险,但总算安然见到此灵物了,看其现在的生长情况比咱们预想中的还要好上很多,老夫有一个宝物的分配方案,众位道友可愿听上一听,陇老怪平静的说道。

  陇道友不妨先说来听听,韩立接口道。

  此莲现在已经长出五个莲蓬,而此物是炼制对突破大乘期有奇效的“追凡丹”(咱也有龙套了,哈哈)的主料,如果平分此物的话肯定对谁都不堪大用,现在急需此物的加上老夫刚好共有五人,当然其它道友可以得到我们五人补偿的差不多价值的其它宝物,而且此灵物其它部分也是难得的极品炼器材料可由剩下之人平分。说完此话后陇老怪目光冰冷的扫过身旁几名合休中期修士。

  妾身这边没有意见。千秋圣女与其它几人传音几句后说道。

  韩某也觉得此法可行。心想恐怕其它几人就算心中有万般不舍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吧。

  如此这般,几人很顺利的分配好了宝物也算皆大欢喜。韩立也用数株万年灵药将彩莲的根部给换到手中,打算以后试着用神秘小瓶进行催生培植。如果成功的话,那……

  正在满心欢喜的想着时,突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一声轻轻的叹息声传入韩立耳中,声音不大但却犹如一声惊雷般在脑中响起,数口精血狂喷而出,随后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在地,周围景物也一阵模糊,他们却仍然身处洗灵池数百丈外,其它之人个个如同木偶一般一动不动,双目均都暗淡无光。明明已经被他们瓜分的七色采莲仍飘浮在低空中。他们之前竟然全都不知不觉中陷入一个极其恐怖的幻阵当中,其它人目前还都身处其中。连神念强大堪比大乘修士的韩立也不自知何时中了幻术,可见这个幻阵的可怕,如果不是有人暗中出手相助,他将会永远身陷其中,只到法力精元慢慢耗尽而亡,强压住身体的不适和心中的骇然,韩立马上想要施法将其它人也唤醒,突然耳中又传来一个淡淡的女子声音:道友先不要急着唤醒他们,你们已经被困此法阵数年之久,如果现在强行惊醒他们的话,以他们肉身的强度可不会像你这般只是口吐数口精血这么轻松了。这可是仙界也声名显赫的“千年一梦飘渺大阵”

  竟然是你,韩立看到不远处一个绝色女子,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

  此女一身白色宫装,正是一直暗中尾随他们的宝花圣祖。但那只魔鳄却不见踪影。

  此阵除了被困之人无法查觉外,更有扭曲时间的法则之力,道友被困数年但在幻阵中所过时间应该不过一刻钟左右吧。

  前辈对此处之事如此清楚,并可以不惧此处的灭魔禁制轻松出现在此,难道这儿是前辈的清修之处?韩立努力保持平静的问道。

  我只不过数万年前也曾被困此阵千余年之久而已。宝花苦笑道。数万年前仙界一物撕裂空间,视上古禁制如无物般的落入此地洗灵池中,那可是渡劫期修士才有可能捍动的啊!不过短短的数百年时间,不知是此物自行开启了灵智还是本来就有的仙界某位上仙的仙魂苏醒,不但轻松的去除所有禁制,还在此布下三个恐怖之极的新仙阵,你已经见识过其中二个的可怕威能了。第一个会不停的向外扩张净化魔气,看现在的情形再过个数千上万年魔界就会被彻底净化变成像灵界一般的存在了。第二个就是可以杀人与无形的这个幻阵,至于第三个吗据说是一个可以直通仙界某处的破界传送法阵。

  前辈的意思是仙界有人想将整个魔界逆变成灵界一般,韩立有些结巴的问道?难怪此次的魔劫的规模远超以往,原来是魔界发生了如此变故,原本很多疑问好像一下子找到了答案,可更多的的疑问又涌上心头。前辈和我说得如此详细,有何事需要在下效劳吗?韩立可不相信这位神秘的前辈是个多舌之人。

  不错,我急需数种数十万年以上的灵药恢复修为,再由你相助联手破除此幻阵,我要会一会一直藏身法阵中之人。一抺复杂之色从宝花眼中闪过。当年如果不是冥罗妹妹意外失陷仙阵之中失去一大臂力,天泣和鹤颜那二个老家伙又怎会趁我受伤后突然对我发难,为保全手下才不得不破界逃往灵界。再想到上次进入圣界前占卜时所示的某人可以助其破除仙阵并可寻到莫大的机缘时,脸上也不禁泛起了一些异色。

  在下身上确实有数种无意中得到的二十万年以上的灵药,前辈看看是否合用。韩立脸色变了数变,看清目前的情势后他也光棍异常的说道。就完袍袖一抖,数个贴满禁制符的玉盒向对方缓缓飞去……

  第二千八十二章居正仙使

  不错,这些灵药的确对我恢复修为有大用。韩立这些二十万年左右的灵药可都是广寒界中所得之物。心中也是肉疼不已,但留有种子花些时间也可以再培育出来。

  接着,这些东西也应该对你有些用处的,宝花似笑非笑的扔给韩立一个盒子。韩立一把抓住将盒盖轻轻打开,里面竟有七块大小不一的异魔金,最小的一块也比他原来得到过的大上倍许。看来这位前辈对自己真是关注异常啊!韩立先是大喜随后苦笑思量道。

  我去将这些灵药炼制成丹药,可能需要年许时间,你在此处先将这套秘术好好参悟一下,没有问题吧。见韩立点头答应,此女玉足轻轻一踩虚空处,一棵开满奇花的花树虚影出现在其身后,接着身形一动就没入其内,片刻就消失在虚空之中,仿佛根本不曾出现过。

  再看看仿佛傀儡一般的其它之人,韩立苦笑一下往后激射数里远来到一座山壁前,袍袖一抖数十道剑光狂涌而出,片刻功夫就开辟出一个小型洞府出来。习惯性的布置了数个法阵后,就盘坐在一静室中拿出了宝花临走前给的那枚玉简,将神识侵入其中仔细的查看起来。

  里面记载的是一套名为“破灵诀”的秘术,此术不但要求修炼之人神念强大异常,居然对肉身的强横也有要求,换做别人估计是无从下手。此功法应该是此女专门为破除“千年一梦飘渺大阵”而创立的,虽然如此,但如果真能破除仙界奇阵的话,以后恐怕碰到类似幻阵也是可堪大用的!韩立将各种杂念一收,认真的参悟起此功法来。

  转眼一年多时间就过去了,已将“破灵诀”修炼完成正在静室中打坐的韩立突然睁开了双眼。也不知道是如今的韩立天赋超常还是此功法适合其修炼,韩立只花了数月时间就将法诀参悟透彻,剩下的时间将新近到手的异魔金一一斩开,居然又得到了三团神秘的绿气,将其全部吸收以后,法力已经达到了大圆满境界,当然那些不知名的东西全部被其放到了第二元婴体内。现在只等合适的机缘就可尝试突破瓶颈,进阶大乘期的把握又多了一分。这也算是这段时间不多的好消息了。

  片刻功夫后韩立就赶到了洗灵池边,宝花圣祖已经目光凝重的站在那儿了。

  想必你们一行人此次的目标是进入洗灵池洗髓易经和得到净灵莲吧。不等韩立回答又接着说道,所以你们和我没有利益冲突不必担心我会为难你们,安心助我一臂之力我会再给些大好处给你的。在下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吧,韩立无奈的说道,前辈所说的大好处是?你能明白最好,早年我无意中曾得到过一页你们灵界称为“金篆玉书”的东西,而且是完好的内页,对我没有什么用处,对你们人族来说可是珍贵异常,你觉得能算得上是大好处吗。此女明眸流转居然调侃起韩立来了。

  “金篆玉书”“完好的内页”这可是仙界的修炼功法,据说所有飞升仙界的灵界人族修士都修炼过此内页的功法,其价值之大对韩立来说也是无法估量的。

  接下来二人足足花费了近十年的光景终于将这个幻术大阵破除,被困之人也全部脱困而出,但不知是被困时间过长还是他们在幻境中经历过什么恐怖之极之事,个个精神恍惚元气大伤,有一名人族中期修士甚至出现了境界不稳的情况。而灵族中那名叫“止水”的修士居然不见了踪影。宝花对此也秀眉紧锁,他当年被困此阵时,如果不是身怀的玄天宝物主动觉醒将其惊醒,恐怕以其渡劫期的修为也是无法离开半步的。这名灵族修士虽说有些古怪但其真实修为境界也不过是合体后期大成而已,怎么可能,难道……

  一直从容不迫的此女突然想到一种可能,不禁面色大变。你们快走,再晚恐怕就走不了!香袖一抖将二个玉盒扔向韩立,并传音道:其中一个里面记载着一个以阵法破除此处外层禁制的方法和材料。另一个是我答应道友的东西,洗灵池和净灵莲虽然珍贵,但你们恐怕是没有时间得到了。随后将渡劫期修士庞大的灵压全部发出。陇老怪等人面对此女可是升不起半分相抗之心,宝物再重要也要有命享用才行,众修士脸有不甘的架起遁光向天边激射而走,很快就消失在天际尽头。

  几乎与此同时,仙界某处大殿中一位被乳白色光晕包裹之人眉头一皱,来人,一个威严的中年男子声音响起。大人有何吩咐。去“仙元阁”查看一下“居正仙使”的仙魄牌可有变化。是大人,一个同样被光晕包裹看不清真容的仙人领命而去。“千年一梦飘渺阵”居然被魔界中人破除了,难道“居正仙使”还在沉睡当中?或是其它仙域之人察觉到了什么吗……

  第二千八十三章团灭

  如果仙尊的谋划被其它仙域之人知晓,一场风波是在所难免了。

  片刻之后那名查看之人就回到殿中复命道,回禀大人,“居正仙使”大人的仙魂牌现在的状态有些诡异,属下看不明白,望大人恕罪。

  你下去吧,我亲自去查看一下。说完这些只见光晕轻轻一闪此人就消失不见,几乎与此同时,数十里远的某座仿佛巨塔的建筑前轻光一闪,这名仙人就凭空浮现。此地正是“仙元阁”。随之一片光霞从袖中飞出卷向禁制重重的大门。大门应声而开,大殿之中供桌上密密麻麻摆满了各色灵光闪动的一个个玉牌,一眼居然看不到头,此地只是四大仙域之一“普罗仙域”,摆放中阶仙人仙魂牌的一层而已,仙界之大远超下界之人的想像。(下界之人当然也包括追哥我了,所以只能学忘大模糊处理了,嘿嘿)

  抬手轻轻一抓,一块闪烁着蓝黑二色的玉牌出现在手中,玉牌不过数寸大小,最下方几个金色古文铭印其上,正是居正仙使的仙魂牌。此人面色凝重一连向玉牌打出数道法决,再一口灰蒙蒙的光团将玉牌包住,双目微闭仿佛在感应着什么。一声轻咦:怎么会有其它仙魂之力与居正仙友的交融在一起,幸好居正仙友大占上风的样子,没有感应错的话此魂应该是“飞刹仙域”之人才对。看来此事是无法继续隐瞒下去了,得马上禀告仙尊大人才可。

  韩立对仙界发生之事当然一无所知,此尽他正面色阴沉的被十数人围在中间。身后不远处就是巨大的五色光幕。

  韩道友真的不愿让我等看看那位前辈给的第二件东西吗?陇老怪面带一丝不善之色的问道。其它之人也面现各种表情狠狠的盯着韩立,有贪婪中带着一起愄惧,也有心有不甘决定孤注一掷的。

  我已将如何布设法阵离开此地的方法告之众位道友了,其它之事恕难从命。难道各位道友准备联手用强吗?韩立眼中杀机一闪而过冰冷的回答道。韩道友不要误会,此次我等费尽心机才到达此地,但是入得宝山却空手而还,皆都元气大损,韩道友却机缘不小,不但法力短时间内达到了大圆满境界,还得到前辈相赠的重宝,我等只是有些好奇想了解一些详情而已。千秋圣女这般说道。

  好奇,现在我等都还身处险境之中,还是逃命要紧。韩立毫不示弱的回答道。

  动手,灵族中那名很少开口的后期修士突然大声说道,各种法宝纷纷向韩立狂卷而来,陇老怪等几人也同时出手了,看来他们早就打好了先联手灭杀韩立这个第一高手后,再各自夺宝的算盘,一来他们惧怕韩立的神通反击,二来所有人都元气大伤不益久战,故而一出手都使出了压箱底的功法和宝物。

  来的好。面对如此声势惊人的攻击韩立却波澜不惊,双手一掐法诀,背后一个三头六臂仿若实质的法相金身浮现而出,同时七十二口青竹峰云剑在身前一盘悬就一闪全部没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再双手一抬,一股灰蒙蒙的元磁神光和噬灵天火离体而出在周围形成了二个巨大的光罩,对面这么多人同时的搏命一击他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不但将升级后的新剑阵悄然布下,更是打算必要时再动用“涅盘圣体”必须将他们全部灭杀才可。还没有等韩立催动剑阵,突然耳中传来叶姓女子的传音,韩兄我来助你。已变身彩凤的叶姓女子突然攻击方向一变,将身旁两名中期修士卷入其中,三人战成一团……(打斗场面的描写对我来说难度太大,只能此处省略一万字了,大家见谅一二啊)

  一个时辰之后,争斗之声终于停歇了下来,原地现出一个一身青袍脸色有些苍白的青年和一个衣衫不整的绝色女子,正是韩立和叶家老祖。看来妾身还是赌对了,就算没有妾身的相助,以韩兄的神通灭杀我们估计也只是多费一些手脚而已。想到突然出现的巨大剑阵的可怕威力,此女现在还是有些发怵啊。看来此人和早年以莫名剑阵威名远播的青元子应有不小的渊源。都是可以越阶灭敌的可怕存在。

  道友接着,这是一些有助恢复伤势的丹药。此女接过几种传闻中的极品丹药不由再是一惊,这些丹药何止可以快速恢复伤势,对修为的提升也有不小的助力,看来此人短时间内是不会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了,心中不由得长长的松了口气。

  道友有何打算?韩立见女人放心的服下丹药后轻轻的问道。

  魔界原来就凶险异常,现在再出现如此大的变故,我想尽快退回灵界,将此消息传递给圣岛,也好各自都早做打算。

  韩某也是这么觉得的,事不益迟,我等快些布好法阵先离开此地再说吧。此行虽然没有得到净灵莲,也没能进入洗灵池,但灭杀陇老怪所得的真龙之血可是比当年得自陇东的强上数倍,一直不堪一用的真龙变身看来有望威力大增了。

  数年之后二人有惊无险的返回了灵界,分手时叶家老祖居然拿出一瓶真凤灵血交与韩立,只要求换一个叶家有大难时相助一次的承诺。看到对方如此明显的示弱表示,如果不接受的话估计此女是难已心安的,何况真凤灵血对自己也确有大有,略一迟疑也就答应了此女的要求。此女大喜与韩立分手返回家族而去。

  韩立决定先了解一下离开这些年的大概情况后再做打算,有了决定化为一道遁光向远处激射而去……

看过《凡人修仙传》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