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凡人修仙传 > 七届外传 世世修凡 大结局

七届外传 世世修凡 大结局

  作者:睁大你的眼睛

  韩立凌空而立,向整个鐩晶山脉扫视几眼,脸上不禁浮起几丝苦笑来。自己目前渡劫后期大圆满的强悍修为,并以玄天斩灵剑为基全力触发终极剑阵秩序光雨后,也多少有些乏力之感的。而此时的鐩晶山脉早已面目全非满目疮痍了,但韩立转而望向前方数十里外的黑压压魔界大军,却是相当的无奈,尤其当目光定在魔界大军前方百丈有余的魔人身上时,嘴角再一次止不住的抽搐几下。

  此魔正是韩立在魔界洗灵池冲击大乘境界的关键时刻,那封印在第二魔婴的绿气无端失控发作起来,致使魔婴竟脱离其掌控而**成魔,并逃离现场消失在魔界。而没有想到的是,如今此魔的修为居然和自己相当,还伙同魔界其它二位始祖图谋灵界;更让韩立气结的是,此魔所使功法基本和自己类似,仅是驱使功法所用的灵气和魔气的不同而有所区别的样子。是以韩立刚与其斗法数个回合下来都被其牵制住了,而刚施展的秩序光雨更是近乎领域之力,当剑阵寒光点点的正欲向魔界大军肆意穿梭时,魔人却以同样的混乱血雨加以阻扰破坏,最终无功而返建树有限。[]

  宝花始祖和罗冥仙子此时也护在韩立身后不远处形成掎角之势,二人相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的无奈,对此结果也是大感头痛。此次灵魔大战无处不透着诡异,想来自己和罗冥妹妹本为魔界始祖和圣祖的,如今却阴差阳错的跑来灵界,并愿以灵界后起之秀韩立为尊共同对抗起整个魔界,真可谓世事无常。当然无论在何处都是以实力为尊的,正如天泣和鹤颜愿以魔人为统帅攻打灵界一样,只是韩立和魔人伴生双子又互为灵魔两军统领,因而直到现在还僵持不下来。宝花始祖此时瞟了一眼韩立,似乎又想起其它什么来了,脸上闪过一片红晕后还添了些嗔怒的表情。

  “该决战了,如此拖延下去,对其它几路抵抗大军将会相当不利的。”听到韩立此时传音过来宝花始祖赶忙收起自己的心思并凝重的点了点头,同时看向韩立头顶上空徐徐旋转的虚灵鼎又多了些期待。而此时的罗冥仙子也同样手上凭空多了一把有着上古气息的弯弓,正是玄天灵宝月华幻弓。魔人看向韩立周身正在不断增加漂浮不定的精光有些诧异,咬了咬牙后竟以自身展开八臂魔相,显然此前的比拼也消耗不小的样子,知道现在是定输赢的时候了。魔人口中开始吐出几段生涩的字符,而伴随着每一小段字符的结束后法相就会失去两臂凝入魔人身躯,最终又恢复成正常的双肩魔人形态,而此时其全身魔力滔天连周围的空间都隐隐有些紊乱。

  韩立目睹此景,盯着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魔人,脸上多了些狠戾之色,双手不停地点向周身随头顶上方虚灵鼎一起旋转飞舞的无数精光。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那虚灵鼎中飞出无数的金色小纂符文,分别没入精光之中后变的忽闪不定,似有龙凤虎龟等灵**要破封而出的样子,半盏茶功夫虚灵鼎在空中一滞后将韩立周身的精光全部摄入了鼎中,而韩立此时面无表情的往自己眉心一指,破邪灵目更是一睁一闭的望在了魔界大军上空,与此同时虚灵鼎却也一闪的出现在了魔界大军上空又开始徐徐旋转着,并不断的洒下道道精光幻化成无数的灵兽向魔界大军践踏,根本无法阻挡丝毫的样子。

  此神通正是韩立通过虚灵鼎施展万兽圣灵决中的领域之力万兽奔,才不一刻魔界大军中一片尘土飞扬山崩地裂起来,惨叫哭骂声更是此起彼伏,而天泣和鹤颜目睹韩立放出的万兽领域居然如此恐怖,大叫一声不好则顾不得其它魔族之人,自身一边抵抗领域冲击一边也纷纷施展开领域之力。两位始祖似乎也明白魔灵之战的关键是彼此的族人大军,竟不约而同地朝灵界大军所处位置狂点手指,顿时天地之间除去无尽的兽吼也增添几分血腥和燥热起来。

  一炷香的时间不到,灵魔双方六大渡劫圣者相继撑起了领域之力。魔人以魔相神功捏变三次后为基施展开领域之力地狱雷霆,

  每向前踏出一步便真正地动山摇起来让灵界大军眩晕不已,加之天泣的领域之力血海沉沦和鹤颜的领域之力幽火烈焰的助威,更是无情的吞噬整个灵界大军,诸多炼虚期以下修士都来不及惨叫一声的便尸骨无存了。不过,所幸宝花始祖的领域之力为静寂祝福,属于强大的木之领域具有很罕见的生之气息,其领域所覆盖的范围内无论是修士还是灵兽甚至连那周围的环境,都在迅速的恢复着生命力。而罗冥仙子则将月华幻弓悬于高空,施展的领域之力赫然是月之星落,最为炫彩华丽,道道夺目的流星落入群魔之中,闪动跳跃的电弧在不断的收割和净化魔界大军。至此,相对零星的器具和法力比拼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了,而原先的灵魔大军对抗最终上升到了圣者的领域之力相持。

  如此拼斗下去的话,时间越长对灵界来说是更加有力,毕竟宝花始祖领域内的生之气息给灵界大军争取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尤其那些高阶点修士的合击还是由些干扰威胁的。然而正在这时,魔族一方的天泣始祖似乎不愿等到自己领域之力不支的时刻,疯狂的喷出数口精血来维持领域消耗后,竟做出了让众人熟悉而又惊恐的一幕,赫然是一副渡劫成仙的模样!

  如此多的渡劫期圣者在此展开领域之力,要是现在引动仙劫的话,那真无异于找死了。然而众人还尚未反应过来真正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万里天空竟真的开始乌云滚滚聚起劫云,不是渡劫前兆又是什么?而且看其规模和速度却和传说中的仙劫大相停经,首劫竟片刻就形成了九彩劫云。六大圣者顾不得其他,刚刚还是生死相向此刻却不约而同将各自领域之力转向对抗起这诡异仙劫来,瞬然已同生共死的样子。

  而附近其他灵魔大军中哪怕包括大乘修士,在感受到劫云的威压后都是手足无措!此时的天泣始祖虽然一脸错愕却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心里一边还在暗自嘀咕起来,自己刚才只不过想让灵界一方投鼠忌器己方不至于损失过巨,可没想到姿势都没摆到一半更别说其它,老天还真就聚起劫云来了。而其余五圣虽然惊怒交加却同样不敢大意,都全力对抗这莫名其妙的仙劫。

  然而此仙劫却透着邪异,刚覆盖完整个灵魔大军就一阵无差别的天雷狂洒而下,瞬间就把所有修士灭了个七七八八,目睹此景韩立等人都是一阵毛骨悚然,那可是亿万生灵啊!而此仙劫似乎不打算给一干人等丝毫喘息的机会,竟持续不断的威能暴涨起来,混合着闪电天火罡风等将六大领域死死压住,而众圣者此时同舟共济全力维持下也勉强支撑着。半个时辰后,整个鐩晶山脉除了脸色煞白的韩立六人更别无其它生还之物了,而此时仙劫似乎有了灵性般,见一时无法破灭所有领域倒是往回一收,明显有些不耐烦的样子开始汇聚成束状,并且隐隐剑光闪闪,而此时剑芒所

  指正是韩立所处位置。

  对此异变,众人均泛起从未有过的无力感,看此仙劫剑芒的样子,纵是真仙也无法完全抗下的。而此时韩立面对此剑芒反而有些无动于衷了,竟无丝毫反抗之意,而宝花始祖及罗冥仙子似乎已被禁锢无法动弹分毫,只是满脸的焦急和绝望之色。至有于魔界的其它二位始祖则是惊疑不定有些兴奋也有些惋惜,倒是身为韩立第二魔婴的魔人正拽紧了拳头,一脸的复杂之色不知在想些什么了。

  就在仙劫剑芒离韩立只有数里来外的样子,韩立身子一震竟然动了,与此同时的魔人也动了,两者居然向对方不断闪动,而稍微仔细些便会发现二人闪动之间均是口中咒语不断并做出了相同的姿势,刹那间二者便在六大领域中心处相对而立,且彼此一手相握一手指向了对方的眉心,而此刻已锁定韩立的仙劫剑芒接踵而至化为一团白光将二人彻底淹没。

  只见光影中霹雳声响,并不时发出一轻一重的低吼之声,依稀辨出两道身影在不断挣扎竟有向彼此融合之势。不知过了多久光影中的低吼似乎只剩下一个,起先倒还依旧低沉,后而却又好像清脆了几分,最终居然传出的是孩童稚嫩的声音。其它四人正在面面相觑之际,却见那仙劫剑芒和六大领域一滞,似乎找到了宣泄的口子一咕脑儿地注入了光影之中彻底消散无形了。天地似又恢复清明,而原先韩立二人相对之地赫然站立一黝黑皮肤小童,不是那山边小村七里沟的二愣子还有谁?而此时小童望向高空,说出众人一惊的话语。

  “韩某既已成仙,天君何不手下留情?”

  “好一个合体渡劫,好一个十岁成仙。既然阴差阳错助你如此成仙,也就顺手恢复你前世今生的记忆吧,好让你明白为何将你打入下一个轮回,仙界是只需要一个人统治的”伴随着无数的七彩符文凭空浮现在黑肤小童周身,忽一飘渺的声音不悲不喜的充斥整个空间,似是自言自语“多少个轮回了,你是当年的极道天君还是如今的韩立呢?你那极之一道是对是错或许得在无尽轮回中辩解吧”

  伴随着此飘渺声音,韩立周身符文完全没入其脑中,脸上的恍惚之色也随之消退,竟接下次话头道“师兄,极道轮回永不灭,吾本无意与你相争,怎奈天意。”

  “天意,以你如今的修为也配谈天意,吾随手间便能将你灭杀干净再入轮回”似乎验证此飘渺话语,空中幻出一道剑光直直劈向那韩立所化小童,而剑光所过之处竟已然化为虚无,并真的斩下小童一手臂来。

  “咦,居然是木仙灵的生之力,不过却是雕虫小技”此时小童已然断臂重生让飘渺声音有些小意外,但剑光却急切了几分。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化身小童的韩立一时之间不断肢解却也不断重生,周围四圣也不禁又些面色灰白了。

  “师兄又何必做此无谓之举,跨界之力就算毁去整个灵界也是奈何不了我的。”小童对剑光不闻不问,却见一绿色小瓶从其身上飘起,滴溜溜旋转飞至宝花头顶并不断洒下绿气,不一刻,宝花始祖竟在本体宝煌圣花和宫装形态的人身之间变幻不定起来,最终竟定格在一身绿色霞装的仙子,散发出浓郁的木灵仙气

  “这,这,这。。。伴生极净瓶居然真孕育成功?好,好,好。”飘渺声音忽充斥空间似又惊又恼,准备再采取什么行动时,此时却又响起另一清脆的女子声音“极道夫君的伴生木灵宝花既已归位,我这相伴夫人也该现世了呵。”此声音刚一落下,在宝花仙子和小童间竟又多出一个粉色装扮的宫装女子,不是南宫婉是谁?此时南宫婉身上霞光忽明忽暗笼罩住韩立二人,竟给人一种不在此位面的错觉,而小童周身的剑光也应势屏蔽开来。

  “辛苦夫人暗中相伴如此多轮回,先助我恢复修为吧。”黑肤小童见此女一现身脸上难得一喜的说道。

  “好,反正宝花和夫君一会也要破界而去,并随着实力的恢复进入九重天之上,只是你师兄无相天君经过如此多岁月,功力似乎又有所增长,经过九重天和仙界的削弱竟还能操纵仙劫并幻化如此威能剑光。”南宫婉冲小童一笑却又凝重说出自己的担忧。

  “师妹,看来你的**轮回功确有独到之处,竟可屏蔽我在过往轮回的探查。不过既然你们想自寻死路,我便在九重天上恭候着了。”飘渺声音对南宫婉的出现并不在意,话锋一转的又徐徐说道“幽冥魔君,当年送你入轮回扼杀极道师弟,化身历飞雨,鱼店老板及如今的罗冥仙子,本指望你在魔变时能解决此祸患。即是天意如此,你即可归位吧。”此飘渺声音一落,原本那些伺机对付韩立的剑光化成墨色符文竟钻入罗冥仙子体内,一干人等未及反应,原本一个妙人已迅速变身成天外恶魔,并一副魔气沸腾的破界而去了,至于那飘渺声音则再也未出现。

  此时面目全非的鐩晶山脉只剩下韩立夫妇和魔界三始祖,倒全是一脸的复杂之色,竟同时响起五声轻叹之声来。韩立小童望向远处,似乎整个灵界都在叹息着。才半天的光景,一切便已物是人非。无尽轮回前自身便已极道入圣几乎和无相天君称霸仙界,然而为寻极之大道更是剥离生之木灵根致使每世轮回自己都是木灵根先天残缺,所幸总算在本世轮回中孕育出了伴生极净瓶并有守护木灵宝煌圣花;而自己仙配南宫宫主更是修炼了**轮回功,世世轮回都暗中守护,此功法也是自己要达到极道最终境界所汲取各个轮回功德的纽带。韩立知晓了自己前世今生更是蹉叹不已,尚未来得及欣喜刚刚的合体渡劫十岁成仙,现又即将破界而去面对亿万年前就和自己修为相当的师兄无相天君,全无丝毫把握。

  此时韩立收起心思一脸决然之色,双手一掐诀,伴生极净瓶腾空而起一下子暴涨十余丈大小,滴溜溜旋转着瓶口朝下的挥洒出茫茫绿气将韩立、南宫婉及宝花三人一并裹住,而南宫婉也玉指微点似乎在宝煌圣花本体上采摘着什么,每抽出一团光影里面则包含着同一人影的一世宿影,随后便在伴生极净瓶的协助下注入

  了黝黑小童身躯,而此小童每接收到一个光影便似长大几分,于此同时周围的空间似乎也在不停转换,似在演绎其在轮回中仙与凡的徘徊场景。当小童成长最终定格在一袭青袍青年时,空间一阵轰鸣后,此地仅留下两位相视无语的魔界始祖那孤独背影了。

  一世凡人修仙,世世仙人修凡,结束只是新的开始吧(全书完)!

看过《凡人修仙传》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