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凡人修仙传 > 七届外传 魔界之行,意外重逢

七届外传 魔界之行,意外重逢

  作者:碧影禅心(依旧_浅笑代发)

  点评:这位书友的同人很有逻辑性,将宝花圣祖和冥罗之间的关系,以及当年那一场魔界始祖动乱的缘由,写的丝丝入扣,合情合理。很是难得![]

  一、冥罗圣祖

  魔界不知名的某片地域,一名白袍的羽衣少女在一团遁光中前行着。

  不时有一些低阶魔兽在地面上跃起袭击,羽衣少女看似轻描淡写的随手一挥,那些低阶魔兽就化作一团血雾了,似乎对少女丝毫影响都没有。

  此女不是别人,正是那身怀天凤真血的叶家老祖。

  只是此女不知道在其后约有数十里的地方,一团几乎不可见的粉色雾团正在不紧不慢的跟着她。

  “黑鳄,我们跟着此女有多少年了?”,雾中一名貌美的宫装女子忽然开口说道,竟然是魔界三大始祖之一的宝花。

  “主人,算起来我们从灵界返回圣界已经数十年光景了。此女和其他几名一起的灵界修士在一起行进了一段时间之后又重新走散。而且从几个地方的消息来看,有几名圣祖甚至都已经将真身降临了灵界了。”一名黑脸大汉恭谨的答道。

  “嗯,这我当然知道。不过,黑鳄,你对冥罗妹妹失踪一事知道多少?”宝花忽然话锋一转的说道。

  “说起来惭愧,当年主人对我悉心培养,可是小人却连主人的去向都不知道,倘若可以找到主人,黑鳄就算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黑脸大汉竟然异常激动的样子。

  “也不枉当年冥罗妹妹那么培养你,就算是最后还叮嘱我要照顾好你”,宝花似乎想起来什么,突然有些伤感的说道。

  “什么,难道宝花大人知道主人的去向?”黑脸大汉闻言脸上先是浮现出惊讶,随之就变成了狂喜。

  “冥罗妹妹不过就万年光景就修至了圣祖境界,更是不到三万年就已经修至渡劫期,乃是我圣界千万年难见的修炼奇才。圣界除了我还有天泣和鹤颜那两名始祖,即便是六极在冥罗妹妹手上也顶多打成平手。当年我们圣界的始祖之乱,你只知道结果,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吧?”此女娇美的容颜上竟少有的现出一丝杀气,忽然间肃然的对黑脸大汉说道。

  “小人当时修为不过只是刚刚踏足炼虚境界,甚至都没踏足魔尊境界,对此事知之甚少,也只是听到一些以讹传讹的听闻。”黑脸大汉一脸茫然的答道。

  “算起来那是三万年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还没有你,冥罗妹妹也不过刚刚踏足圣祖境界。当时冥罗妹妹年轻气盛,得罪了不少人,尤其是天泣和鹤颜这两个家伙也对冥罗妹妹有些意见。不过后来冥罗妹妹和我不打不相识,冥罗妹妹干脆与我结为姐妹。在我的劝说之下,冥罗妹妹潜心修炼,其他的圣祖因为我的缘故即便有些不满也不敢对冥罗妹妹怎么样了。”宝花似乎想起了什么,眉头略微一锁。

  “直到万年前,冥罗妹妹突破至渡劫期,籍着冥罗妹妹的惊人才智,合我二人之力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其实你该知道的,虽然圣界的魔尊级以上存在几乎不必害怕寿元的问题,但是圣界的环境是众多杀伐成性的修士组成的,就连黑鳄你也不乏一些戾气。而我们圣界魔修本该飞升真魔界,但几乎所有的魔修都不知道即便到了真魔界也不过是这个环境,很有可能成为别人的下人,甚至有一任飞升的始祖迫于无奈曾经逃回圣界,要不然就可能被练成真魔界某个大人物的化身了。而且圣界这个称呼,也不过是我们魔界修士自欺欺人的称谓罢了。我和冥罗妹妹自然知晓此事,直到后来我们发现了惊天的大秘密,既然人类修士可以从修灵气转化成修魔气,自然也可以从魔道修士转化为灵界修士了,而我和冥罗妹妹刚好发现可以灵魔二气兼修。你知道灵界很多法体双休的修士,就是改自我们圣界的功法。上次我们取那朵天昙花,后来碰到的那个帮助雷族小子逃跑的修士就是法体双休,而且似乎修至大成的样子。我和冥罗妹妹发现我们可以利用秘术不惧界面排斥之力,甚至可以像灵界修士一样飞升仙界。但是此秘术却只有部分修士可以转化,天泣和鹤颜刚好没办法走这条路。当然,你是可以走这条路的。”宝花忽然大有深意的对黑脸大汉说道。

  而黑脸大汉此时已经惊骇的说不出话来了。

  “他们虽然不知道此术,但是本来就害怕我的势力过大,所以冥罗妹妹一失踪,这几个人就直接对我动手了。六极和罗刹可以走这条路的,但是此事不过我和冥罗妹妹知道,并没有告诉她们两个。所以之后我一听说他们去攻占灵界的人妖几族的区域,我就直接反对了。”宝花浅浅一笑地继续说道。

  “那宝花大人说主人还活着,那为什么不去找她呢?凭借两位大人联手的实力重夺圣界大权也不是难事”,黑脸大汉略有所思的说道。

  “冥罗妹妹身在灵界,而且还活着,虽然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而且黑鳄,我和冥罗妹妹既然决定走这条路,自然就不在乎所谓的圣界大权了。而且你应该还记得我们当初刚刚返回圣界的时候,我曾经做过一次不怎么成功的占卜。我问过你想不想知道当时的卦象显示了什么,你都没有问的**了。其实那次卦象显示我这次回圣界不但可以恢复修为,还可以在这条路上走很远,卦象上也显示了一点冥罗妹妹的消息。”宝花脸上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向往之色的说道。

  “黑鳄以后定当全力追随宝花大人,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当万死不辞。”黑鳄闻言马上大表中心的说道。

  “当年我和天泣和鹤颜一战,历时数月,甚至将圣界知名的九渊山都削平了。当时我毁去玄天如意刃破界而走,你以为天泣和鹤颜就没什么损失吗?他们两个强行激发潜力,没个几千年很难恢复巅峰修为了。而且倘若我将此事公之于圣界,想来不用我做些什么,天泣和鹤颜都死定了,哪还用那么麻烦的想着重掌大权。圣界那么多从下届飞升的修士,有多少是因为无法飞升灵界才不得不飞到圣界的,我如果将此消息公之于众,相信圣界一场大乱是避免不了了。”宝花冷笑的说道。

  “那宝花大人是为了什么呢?”黑脸大汉满脸疑惑的问道。

  “我之所以不这样做,最主要还是忌惮真魔界的那些可怕存在。虽然他们跨界到圣界需要压制修为,但是即便如此实力也堪比真灵了。我若是将此事公之于天下,真魔界岂会放过我。此事一旦公之天下,魔道修士肯定会大大减少,现在魔界和灵界也不过是实力相当,那时候整个魔界覆灭也不是不可能之事。当年我能坐上始祖之位,便是因为上届的始祖惹怒了真魔界的存在,真魔界的可怕存在下界至圣界,将蚩蔷始祖直接抹去。据说那一战,将一大片地域直接变得寸草不生,期间诸多种族更是直接灭掉了,直到最近的十万年间,才有些生气,也就是我们曾经到过的幻啸沙漠了。”宝花轻笑的说道。

  “幻啸沙漠是这么来的?”黑鳄脸上再次现出惊骇之色。

  “当年灵界的邪龙一族曾经称霸整个灵界,邪龙真血是所有真龙真血中最为邪异的一种,除了当年几乎灭绝的金雷竹,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克制。你身具邪龙真血,等到成年激发了真血的潜力,可以对抗大名鼎鼎的域外天魔而丝毫不落下风。”宝花竟然丝毫没有理会面前黑脸大汉的疑问,反而说出一连串关于邪龙真血的话来。

  “这个小人自然知道,但是不知大人说出这番话是什么意思?”黑脸大汉虽然心中有些疑问,还是恭敬地问道。

  “当年你灵智未开,最初的时候是我在坠星湖发现你的。当时你根本就不是那种低阶魔兽,而是完全的灵界之人。不过因为你身具邪龙真血,天生就能散发出慑人的邪气,倒也将你的身份掩饰了。恰巧那时候我刚刚结识冥罗妹妹,便顺手将你送与她了。”宝花竟然说出让黑脸大汉惊异的险些掉了下巴的话来。

  话语间,粉色雾团随着羽衣少女来到一片森林之前。

  森林之中长满了无数参天大树,奇怪的是树的枝干全部都是光秃秃的,但是树顶却开散的出奇。而树皮全部都是黑色的,越是粗壮黑的越浓重,期间更是散发出淡淡的魔气。

  “夜魇森林!”羽衣少女低不可闻的自语道,脸上现出一丝惊疑。

  犹豫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羽衣少女随手拿出一枚玉简,细心的阅读着,在思索了许久后,羽衣少女一跺脚便遁入了森林之中。

  “大人,我们快些跟上此女吧,想不到此女竟然进入了我们圣界都出了名的凶地。据说此森林中魔尊级的魔兽可是不在少数的,而且到了晚上因为他们本来就生活在其中,其中相当的一部分相较之下能够达到合体大成的实力。”黑脸大汉见此,竟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不说了出来。

  宝花丝毫言语未讲,只是随手一挥就跟着少女进入了森林之中。

  叶家老祖进入森林之后,不知施展了何种法术竟然将一身气息掩饰的几近全无,看似随意实则瞬息里许的飞掠着。

  “黑鳄,我们跟着此女如此之久,夜魇森林虽然有些危险,但是凭眼前此女的神通安然穿过应该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虽然你跟在我身边突破了初期瓶颈,而且还有我赐予你的玄天如意刃残刃,但是在此女手下,你根本讨不到什么便宜”宝花随口说道。

  “主人,小的明白了。”黑脸大汉脸上带着一丝尴尬却不敢怠慢的回道。

  宝花亦不多言,随手一挥便不紧不慢的随着羽衣少女向前飞遁着。

  七日之后,羽衣少女有惊无险的遁出了森林。

  又过了三日,羽衣少女来到一片山谷之中。

  只见山谷之中遍布着浓郁的魔气,山谷两侧笔直的甚至发着暗暗的光泽,谷中一眼望去,遍布黑色的树木。

  谷中不时能够听到凄厉的兽吼声,似乎谷中就是人间地狱一般。

  “这是怨兽谷?”羽衣少女眉头紧锁,但是忽然间却似乎发现了什么。

  “道友跟了妾身这么久,是不是该现身一叙呢?”羽衣少女突然开口说道,婉转的声音在谷中回荡。

  紧接着离少女百丈远的地方,一团黑气不停翻滚之后,两名头生尖角的男子现出身来。

  “你竟然能够发现我们,看来我们兄弟还是小瞧你了。不过若不是你马上要进入怨兽谷,我兄弟二人还真不会露了破绽。不过这样看来你比我二人想象的要难以应付啊,一般的魔尊是无法发现我等的,不对,不该叫你魔尊,该叫你灵界修士吧。不过想想也是,一个灵界修士敢明目张胆的在我圣界,没有一些真神通想来也不会这么做吧。”其中一名满头绿色头发,并结成一根根小辫子的大汉说道。

  “两位也不过魔尊境界,不知道两位哪里来的那么大把握能够留下妾身?况且两位与妾身不过同等境界,即便不敌两位,逃走还不是什么难事吧。而且妾身有一事不明,不知两位道友如何看出妾身是灵界中人的,妾身自问若是没有大乘期修为很难发现妾身的身份的”,羽衣少女似乎对眼前之人并无什么惧意,脸露轻笑的说道。

  “呀!想不到你竟还能如此镇定,真是难得。若是我能驾驭的话,说不定收你作为炉鼎呢,可惜你修为根本不下于我,也只能算是个遗憾了。不过发现你的身份,是因为我兄弟二人修有一种秘术。也算你倒霉吧,本来我兄弟二人对你没什么想法的。可是我二人已踏入今日境界数千年了,正发愁如何能更进一步呢。刚好我们突破眼下瓶颈需要一名合体级灵界修士,依我兄弟二人的打算,本来想混入入侵灵界的大军,然后去多抓几名炼虚级别的来充数呢,可能是天助我兄弟二人,你就来到这里了,还被我兄弟二人碰到。哈哈!”另一名尖角男子面露狂喜的说道。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今天我兄弟二人心情极好,刚好可以给你解释一二,要不然等你魂飞魄散了,就没机会了。”绿发大汉狞笑的说道。

  “但是二位为何不在夜魇森林动手,偏偏追着妾身到了此地呢?妾身可是听说你们这些夜魇森林的魔修在夜魇森林里面可是可以凭空将各自神通提升几分的”,羽衣少女开口问道。

  “我二人在夜魇森林虽说没什么人敢招惹,但是仇家却也不少,在林子里动手,不知道会不会冲出个什么家伙坏我们的好事。而且我等存在的生死之争,我兄弟二人即便狂傲也不至于不知轻重,况且你还不是一般的灵界修士,动起手来难免损伤点修为,而且马上要进入怨兽谷,我兄弟二人也只好出手了。到了这里,你可就是我们兄弟二人的了!”绿发大汉脸上现出一丝凝重的说道。

  羽衣少女闻言,脸上浮现出略有所思的表情,随之一抬臻首,双臂齐挥,两道银白色光芒向着两名尖角大汉所在的地方直奔而去。

  羽衣少女竟然毫无征兆的出手了,但是觉得眼前攻击显然不够,只见羽衣少女双臂展开,瞬息就到了百丈高的地方,周身发出耀眼的光芒,仿若天降的仙子。

  紧接着少女一掐诀,数千道五彩翎羽激射而出,并且不时传出凤鸣声。

  对面二魔见此,对于眼前毫无征兆的出手明显有些恼怒。

  但是二魔却也不惊慌,两人竟然双掌相接,口中念出晦涩难懂的咒语,顿时二魔周身黑光大盛。

  两道白色光芒瞬息即至,但是诡异的是一碰触到二魔周身的黑光,几乎没有造成什么效果就光芒一黯的消失了。

  数千道翎羽紧接着也撞上了黑光,与先前两道白光不同,数千道翎羽无视黑光存在,直接穿透黑光打到了二魔的身上。

  二魔见此,眼中一丝狰狞之色现出,周身同时浮现出一件黑的发亮的战甲,战甲的胸前都铭印着一个黑色的狼头。

  只见数千翎羽打到二魔的战甲上,发出耀眼的光芒,二魔同时狂催法力,竟然直接将数千翎羽挡在了身外。

  二魔此时脸上再无轻敌之色,反而满是凝重,明显吃了一个小亏的样子。

  对面的叶家老祖见此,心中更是吃惊不小,刚才看似随意的一招,实则是她修炼多年的千翎术,几乎相当于合体大成修士的全力一击,而对面的两个魔头虽然吃了点小亏,却也接了下来,可见眼前二魔着实不好对付。

  思量间,羽衣少女一跺脚,瞬间就要遁走。

  就在此时,一道黑影在羽衣少女头顶出现,瞬间就幻化成一只体型过百丈的黑色巨狼。

  黑色巨狼四爪齐出,竟然直接将羽衣少女罩在了身下。

  “噬灵魔狼!”羽衣少女满脸尽是不敢相信的表情。

  “现在想走,不是太晚了吗?你乖乖的束手就擒,我兄弟二人说不定会让你死的痛快点。”绿发男子脸上难掩得意之色的说道。

  羽衣少女眉头一皱,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单手一挥一枚白色翎羽出现在手上,然后羽衣少女一口精血喷在翎羽之上。

  紧接着羽衣少女双手掐诀,一只体长丝毫不亚于黑色巨狼的凤凰凭空出现。

  伴随着一声尖戾,白色翎羽瞬间化作千丈,瞬间将黑色巨狼包了起来。

  然后一道白光斩出,眨眼间凤凰就到了千丈之外。

  “破!”凤凰口中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只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爆鸣声,黑色巨狼就和白色翎羽化作一团刺目的光芒消失不见了。

  “空间神通,天凤真血,天凤之翎!你敢坏我兄弟二人数万年修出的本命法相,今日我二人定与你玉石俱焚!”二魔似被彻底激怒了,发出了鬼哭般的吼声。

  只见凤凰在空中一个翻滚,重新化出叶家老祖的人形,急速的朝着一个方向逃走了。

  二魔见此,同时祭出各自的宝物,竟都是一件两头狼首的玉如意。

  两件玉如意合二为一,二魔一催动,竟化作一团黑气,以比叶家老祖似乎还要快上一点的遁速追了上去。

  叶家老祖刺客内心苦闷异常:此次魔界之行,竟然在刚刚穿过幻啸沙漠就被一批三十名左右的魔族尊者给围住了。两方一交手,晖长老只是一个回合就被对方灭杀了。迫于无奈众人只好各自突围,毕竟正面冲突明显得不到什么好处。好不容易才逃脱追杀,想尽办法打算重返灵界,却不想在穿过夜魇森林的时候竟然遇到了后面的两个魔头。而且两个魔头每个修为都不下于她,而且二魔联手之下,实力堪比半个大乘存在了。故而在一个照面不敌之下,叶家老祖甚至不惜自身的天凤真血和一根天凤之翎,破去了传说中骇人异常的噬灵魔狼法相,根本不再考虑和身后的二魔交手了。而二魔的遁速又奇快无比,难道真的就要陨落于此了?”

  叶家老祖思忖间,速度却未减分毫的飞遁着。

  “主人,我们要不要出手帮助一些这名身怀天凤真血的女子?”在离二魔不远的一团肉眼看不到的粉雾中,一名黑脸大汉恭敬地问道。

  “稍安勿躁,若是此女真是不敌要陨落我自会出手,不过我们跟着再看一下吧”,粉雾中一名绝色的宫装女子眉头微锁的说道。

  万里外的某座漆黑山脉之中,一名身着青袍的年轻男子双目紧闭,额头上满是细细的汗珠,正在修炼某门极难神通的样子,正是韩立。

  突然间韩立紧闭的双目睁开了,一个闪身就站了起来。

  “竟然是她,还被两名魔尊追杀,这倒是有些意思了。不过此女还真是不得不救,总不能袖九天文学网,哎”,带着一声叹息,韩立略一思忖背后一对晶莹羽翅出现,同时双手一掐诀,眼前出现一个网状的雷阵,转眼间就到了数万里之外了。

  韩立现身之后毫不迟疑的双手齐挥,顿时七十二口青云峰竹剑在周身浮现,转眼间又化作数千道剑芒就没入地中不见了。

  做完这些,韩立觉得还不够,单手一挥,灵兽环中灵光闪耀之后,一名身着黄色衣衫的女童现身出来。

  “你马上隐匿身形,藏于我的剑阵之中,等会儿见机行事”,韩立竟直接一脸严肃给豹麟兽下了命令。

  眼前女童一点头,马上化作一道金芒消失不见了。

  韩立见此,脸上浮现一丝笑意,说起豹麟兽,在他无数丹药的供给之下,此兽十年前就已修至合体初期巅峰,若不是在没有合适的地点,此时说不定都已经突破至中期了。

  而且此兽在隐匿一道上天赋非凡,即便他现在炼神术已经修至一层大圆满只差突破瓶颈,堪比一般的大乘期修士,但是若不是刻意查找,都难以发现隐匿以后的此兽。

  而这数十年来,在他的不停钻研之下,青幡剑阵也又一次得到加强,即便是后期大成的魔尊,困在其中也要脱去一层皮了。

  做完这些,韩立抬手间将一道符箓祭出,转眼间就凭空消失了。

  半个时辰之后,一道白色遁光对着韩立布下剑阵的地方飞来,其间一名羽衣少女正是叶家老祖,而其脸上掩饰不住的一丝苍白,看起来似乎伤了精元的样子。

  而白色遁光刚刚冲入剑阵,一团翻滚的黑气紧随其后的跟了进来。

  叶家老祖刚想有所动作之时,突然发现眼前原本平坦的大路之上竟凭空生出一片森林,顿时脸上现出绝望之色。

  但是当叶家老祖回首一看紧追其后的两名魔尊所在的黑雾,却只剩下疑惑了。

  只见两名魔尊周身的黑气被一道道莫名的青色剑气攻击,剑气之中不时夹杂着金色的雷电,而黑气也随之越来越少。

  “这是?剑阵?”叶家老祖压住内心的惊讶,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禁脱口而出。

  “叶道友,上次失散之后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一名男子的声音传音过来。

  “是韩兄!”叶家老祖狂喜的喊道,但却只觉脑中一片空白,顿时昏了过去,在半空中直坠而下。

  就在叶家老祖将要掉落到地上的刹那间,一道灰色身影鬼魅般的出现将叶家老祖接住,并马上消失不见了。

  两名魔尊见此,压抑不住的同时一声惊喝。

  “是谁如此大胆,敢算计我们兄弟,我们兄弟定要将你抽筋炼魂。”其中的绿发男子大声的嚷嚷道。

  “二位口气倒是不小,但是两位不过是合体后期境界,甚至于连韩某的位置都找不到,不二位魂飞魄散之前刚好试一下韩某剑阵的威力。”一个声音在剑阵之中回荡。

  数千道青色剑光时刻不停的持续攻击着二魔所在的黑雾,同时方圆数里的天地元气开始往剑阵中汇集。

  只见剑阵中逐渐凝聚出数百道明显有些不同的剑光,这些剑光最终凝聚成一道百丈长的剑光。

  黑色雾气中二魔见此,顿时吐了几口精血出来,同时二魔手中法宝飞速祭出。

  只见亮剑玉如意法宝合二为一,在融合了二魔各自的精血之后瞬间化作百丈之大,竟丝毫不亚于剑阵凝出的剑光。

  剑阵某个不起眼的地方,韩立额上第三只眼睛出现,蓝芒闪动间盯着二魔祭出的法宝。

  “有些意思,怪不得能把叶家老祖逼成这个样子呢”。韩立低不可闻的自语了一句,顿时单手一挥。

  只见百丈长的剑光毫不迟疑的对着玉如意斩去,但是玉如意轻颤了一下,竟然就此把剑光接了下来。

  二魔见此,脸上竟然没有丝毫的放松之色,反而更加凝重了。

  与此同时剑阵中出现更多的剑光,瞬间凝聚出三道堪比刚刚斩下去那一道的剑光。

  伴随着一道冷哼,三道剑光毫不迟疑的对着玉如意法宝斩去。

  三道剑光斩去之后,玉如意法宝不再似之前那般轻松了,而是出现了一道裂痕。

  于此同时,心神与本命法宝相连的二魔同时吐出一口精血。

  “不过如此,浪费我的时间”,韩立见此竟然现出身形来,同时背后两对晶莹羽翅出现,一个闪动间就到了二魔所在雾气的上方。

  只见一只金色大手出现,上面遍布丝丝金色雷电,与此同时两座百余丈大的小山出现,同时对着二魔所在黑雾而去。

  “不好”,黑雾中传来二魔的惊叫。

  只见黑雾中尖角男子突然间单手一挥,竟然将自己的一条臂膀切了下来,紧接着一阵晦涩难懂的咒语声响起。

  尖角男子的胳膊化作一团血雾罩在二魔头顶,伴随着一声大喝,一只体型超过百丈的黑色巨狼出现。

  绿发男子见此毫不迟疑的掐起一个奇怪的手势,转眼间就化作一团黑雾笼罩在巨狼身上。

  巨狼脸上出现一副极其痛苦的表情,诡异的是狼的尾巴部分竟然消失了,竟然又变出一颗头颅。

  这些动作看似简单,也不过就在转眼间就完成了。

  顿时一股蛮荒气息在双头巨狼身上出现,而其身上的气息竟然狂涨了一倍有余。

  “哼,你竟然逼得我们兄弟使出这招,也怪不得我们兄弟让你魂飞魄散了。”两只狼首竟然同时说出了相同的话。

  韩立见此脸上现出一丝凝重之色,但是却看不到任何紧张的表情。

  眼前二魔通过这种异术合二为一,虽然气息狂涨倍余,但是法力浑厚却也并非太过夸张,神识竟然有大乘初期的水平了。

  而只见双首魔狼飞身而起,四只爪子同时一招,竟将金色大手和两座小山轻而易举的接了下来。

  韩立不再隐匿身形,顿时一个飞身转眼间就到了一座小山之上,只见韩立单足一点小山。

  伴随着一声闷哼,双手魔狼顿时感觉到一股奇大无比的巨力传来。

  “大哥,我看这小子余力未出,看来我们即便耗去千余年修行,胜他的把我也不过三成。”其中一只狼首对另一只狼首传音道。

  另一只狼首略有所思的样子,然后似乎说了些什么。

  顿时双首魔狼四爪一挥,数道黑色剑光对着韩立飞射而来。

  韩立见此亦不惊慌,双首一掐诀,一只体型百丈的巨猿出现,巨猿又一掐诀,顿时巨猿背后出现了三首六臂。

  一股更胜似魔狼的蛮荒气息出现,巨猿六只手掌握着各式不同的兵器,同时一挥就将数道黑色剑光挡了下来。

  “走”,一只狼首发出惊惧的吼声,眨眼间就要破开剑阵遁走。

  就在这时,一声冷哼传出,两只狼首顿时都觉得脑中一阵空白。

  就在这时,一座数百丈的鼎状法宝出现,将双首巨狼罩在其中。

  韩立手中掐诀,鼎上出现“锁”“定”等各式字样。

  同时一道金黄色的身影一个闪动间就同时遁入了巨鼎之中,韩立似乎觉得还不够,顿时一招手,一只火鸟眨眼间就遁入了巨鼎之中。

  韩立法诀一收,重新变回人形之后,对着数百丈的巨鼎接连打出一阵发诀,巨鼎顿时化作巴掌大小被韩立收入袖中了。

  紧接着韩立看了一眼旁边斜躺的羽衣少女,一声叹息之后化作一道惊虹往着某个方向激射而走了。

  而在韩立遁走之后,一团粉色雾团出现,一名粉妆女子和一名黑脸大汉出现,不是跟着羽衣少女的宝花又是谁。

  “黑鳄,你觉得这名人族修士怎么样?”宝花忽然对着黑脸大汉说道。

  “此子神通未免太大了,甚至都已经接近一名普通圣祖的存在了,小人在其手下估计不过一合而已。”黑脸大汉脸上现出一丝骇然之色的说道。

  “嗯,看来以后碰到的事情还有些麻烦了。”宝花脸上现出一丝思索的表情。

  话毕,宝花做了一个手势,便带着黑脸大汉化作一团粉色雾团奔着韩立遁走的方向而去了。

  两个时辰之后,韩立来到了一座悬崖之前。

  只见崖前立着一块百余丈高的漆黑石头,上面用一种特殊的字体书写三个大字“圣魔涯”。

  字体苍劲有力,竟然透露着一种莫名的雄浑感在其中,仿似一种骇人的肃杀之意在其中。

  “竟然到圣魔崖了”,韩立看了一下四周,顿时朝着一座高不过百丈的小山丘遁去。

  一盏茶功夫之后,数以千计的各种魔兽从小山丘之中惊惶而走,而其四周出现一层黑色雾气之后,竟将整座山脉隐藏了起来。

  山腹中的一座洞府之中,韩立双目紧闭,竟然衣服气定神闲的样子。

  突然,韩立紧闭的双目没有征兆的睁开了,韩立双手一挥,一只小鼎出现在身前。

  一黄一金两道遁光从其中一飞而出,化作一个女童和一只尺许大的火鸟出现在韩立面前。

  火鸟一个闪动间,满意的钻入韩立袖中不见了。

  女童则和韩立说了些什么,然后进入韩立所在洞府旁边的某个洞中修炼去了。

  韩立来到某个房间内,看着眼前的女子脸上现出一丝复杂之色,还是一挥手数道法诀打在女子身上。

  女子眼睛蓦然的睁开,顿时单手一招就要出手的样子,但看清楚眼前之人之后,脸上神色顿时轻松了下来。

  “这次又要感谢韩兄相救了。”羽衣少女脸上带着一丝复杂之色的说道。

  “想不到在圣魔崖竟然可以碰到仙子。不知仙子有什么打算,上次遭遇意外,晖道友陨落当场,其他道友估计也凶多吉少。”韩立忽然开口说出一番大有深意的话来。

  “韩兄所说,小妹自然明白。不过韩兄对洗灵池和净灵莲可还有兴趣?现在我们已经到了圣魔崖,如果韩兄愿意小妹倒是有七成的把握可以到我们终极目的。”叶家老祖竟然忽然说出一番令韩立有些意外的话来。

看过《凡人修仙传》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