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凡人修仙传 > 七届外传 我的一生——

七届外传 我的一生——

  作者:又见江南月

  点评:鱼店主这个角色,当初塑造的时候,自己也准备大写特写一番,想将其作为一个主要配角来描绘的。但后来因为其他构思情节影响,在后面章节中就没有再多做刻画。这位书友写的同人情节不多,但是对其中情感描写特别细致,有独到之处。

  前言——

  在《凡人》众多的配角中,鱼店主绝对是一个最让我们感兴趣的人物之一!他总是给我带来一个接一个的惊喜,甚至是震撼。然而,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虽然身具精纯的孔雀真灵血,却不像五光族人;不是天鹏族人,却可以在圣城开店;可以培育出“雷兽”这样的灵兽,却为一些珍稀矿石身陷地渊。。。。。[]

  在他的身上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本文正是以揭秘鱼店主的身世之谜为初衷,借【七届】书评赛的形式来阐述自己的观点。文章很长,为了便于阅读,所以干脆分成了三部分:

  第一章《梦开始的地方》——身世之谜;

  第二章《蝴蝶的眼睛》——成长史;

  第三章《折翼的天使》——尾声。

  真的很长,文章也是以第一人称来写的,可能真的没几人有兴趣读完它。不过确实是用心写了十几个小时才完成的,还是拿出来,希望有人喜欢,也希望你们多提意见吧!谢谢~

  第一章《梦开始的地方》——

  在肉、身爆裂的一瞬间,我突然有一种久违的无力感,那么的久远,却如此的清晰。仿佛又回到了当年母亲离开后的那段岁月,孤独、无助、迷惘。。。。。。

  母亲,我好想你!

  本来以为可以就此摆脱飞灵族的纠缠,却不想这个家伙也要我的“吸灵石矿”,这我怎么能给他呢!那可是我寄托了几千年的希望呀!没有它我如何打开那附属空间,如何救你出来呢?!

  为什么?为什么这些人就不能放过我们,就不让我们好过呢?!当年要不是那些虚伪的家伙将我们母子赶出五光族圣城,我们会过得那么艰辛吗?虽然当时我还小,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将已经是五光族圣主的你赶出圣城,但是后来我从周围人们那异样的目光中终于明白,那是因为父亲,因为我,一个来自异大陆的“野种”。

  我出生就没见到过父亲,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也很少听到母亲你主动提到过。后来我渐渐长大,开始从周围人群口中知道“父亲”时,我跑来问你。哎,我至今都忘不了那天的情景,虽然你努力的想让自己平静,却还是不能掩饰住眼中的那抹背叛的忧伤,我从来都没见过你如此的忧郁。

  你告诉我父亲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只有等我长大了,成为一名灵帅后,你才能带我一起去找他,然后一家人从此住在一起,永不分开了。

  我相信了,我对你说我要努力的修炼,争取早日成为一名灵帅,然后和你一起去见父亲。你听了很高兴,还说我们来比赛,看谁进步的最快!于是接下来我开始了漫长枯燥,却也是最快乐的一段修炼岁月,因为有目标的事情做起来总让人特别的有劲!

  我是天生“雷灵根”,没有结丹的瓶颈,修炼的也是擅长雷电之力的天鹏族的一种“雷灵决”。至今我都不知道母亲当年是如何弄到这套在天鹏族也属机密的高级功法的,而且还是一整套,足以让我修炼到圣阶。

  母亲你在我印象中总是那么的慈爱,那么的坚强,好像从来没有你做不到的事。后来我才渐渐知晓,母亲原本是拥有五光族王室血脉的天之骄女。天赋过人,三百年不到就成为灵将,被授予“圣子”身份,并在灵将后期成功的通过了“地渊试炼”,成为五光族的一名“圣主”。从此你成为了五光族未来的希望,他们不惜一切的培养你,你也没让他们失望。仅仅一千年就又晋级到灵帅境界,被五光族誉为最有希望进入圣阶的“圣主”。

  然而,一切都在那一年发生了改变!那一年你独自外出试炼,一去就是二十年,回来后就有了我。当时确实在五光族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因为贵为“圣主”的你居然和异族“私通”,他们说你这是对“圣灵血脉”的玷污,圣城决不能容忍!其中有个“圣主”还强烈的要求处决我们母子,虽然最后那些伪君子们顾于五光族的面子,并没有行灭绝之事。但是我和母亲还是被迫离开圣城,并责令永远不能回去!

  就这样,我们母子一无所有的离开了五光族圣城,并辗转过几个飞灵族圣城后,还是最终在离五光族圣城不是很远的偏僻小城落脚。倒不是因为我们不愿在这些种族的圣城生活,主要是这些族人都很是排外,虽然同属飞灵族,却彼此又很是敌视。对此母亲到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失落,好像还蛮认同这种安排,后来我才明白,这都是因为我。

  母亲你一直都在说我很幸运,并没有在出生时就表现出体内的真灵血脉,不然五光族的那些家伙绝对不会让我活下来的!直到我顺利凝结出金丹时,潜藏在身体里的“真灵之血”才被激活出来,这让母亲你高兴不已,因为我不但继承了你的真灵血脉,还异常精、纯!

  但更让我们能够放心住在此地的最大原因,却是因为我表现出来的另一种特殊天赋——隐匿之道!我居然可以随心的收敛自己的气息,就是高出我数阶的存在,也同样无法辨别出来。

  当母亲在在一阵惊讶之余,茫然的从身上拿出一个盒子,缓缓的打开之后,并小心从里面拿出一本卷册。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一本似纸非纸,似绸非绸的卷册。母亲当时翻看的很仔细,足足看了有大半天,才慢慢抬起头来,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出,她找到了我拥有这种隐匿之道天赋的原因。母亲说这是父亲留给我们的东西,也是在那时我才第一次听到母亲谈起父亲的事情。

  母亲说父亲是来自遥远的另一个大陆——雷鸣大陆,并出生在一个叫“云族”的种族,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族群,虽然人口不多,但是个体实力都很强大。他们天生擅长变化隐匿之道,且还有一种独特的天赋神通——“本命云兽”!

  听说一旦将云兽修炼出来,不但相当于多出了一个神通和自己一般无二的身外化身,并且危机时候还能和云兽合二为一,化为传说中的“云兽巨灵”。如此的话看,不但修为暴涨,而且可以施展出一些原本无法施展的大神通。

  可惜我是不能够修炼这种云兽神通了,据母亲猜测这可能和我身具五色孔雀的“真灵之血”有关!我对此倒没什么在意,但是从母亲的口中我却听出了一丝遗憾。她说她曾见识过父亲驱使云兽应敌时的情景,那可是不同于一般的身外化身,父亲借此灭杀过高过自己二个小境界的蛮荒“铁棘兽”。。。。。。

  第二章《蝴蝶的眼睛》——

  可恶!这家伙真的就不能放过我吗?刚刚快要重组的肉、身再一次被他那黑色山峰喷出的灰丝给彻底搅碎。看来我不得不舍弃这具身体了,希望元婴能够逃过这一劫!这家伙让我有一种彻头彻尾的挫败感,我讨厌这种感觉!

  因为在母亲眼中我都一直是个修炼天才,一百年不到就凝结出元婴,三百年不到就成为灵将。我特比喜欢看到母亲在我修为精进时的那种高兴样子,那可是我记忆中不多的最美好事情。所以我拼命的修炼,我要尽快的成为灵帅,我要让母亲高兴,我们要一起去找父亲了!

  一切显得都是那么的美妙,我的修为一如既往的在慢慢的提高,但是母亲却一直还卡在灵帅后期境界。倒是在我成为灵将以后,母亲外出的次数是越来越频繁,时间也越来越长了,有时甚至一去就是几十年。虽然她一直在说是为了出去寻找一些突破瓶颈的契机,其实我心里一直都很清楚,她是在为我筹集修炼所需的资源,毕竟当初被赶出圣城时,我们可以说是“囊中羞涩”,一切都是母亲后来慢慢积攒起来的。

  成为灵将后我不止一次的向母亲提出和她一起外出的要求,却一次一次的被母亲拒绝,她总说外面的世界很危险,我还太弱了!虽然当时我心里很不服气,因为“雷灵决”的修炼确实让我对雷电之力的控制已经有了很高的造诣,而母亲不惜花费一切代价,特意为我打造的本命法宝——“琉璃通天阁”,同样是一件具有很大威能的空间法宝。但是我并没有顶撞母亲,我不想让他不高兴,我还是继续努力的修炼。

  但是成为灵将后,我的修炼速度却开始放慢了,不是因为我不够努力,而是因为精进修为的丹药很难接续。虽然母亲每次回家都会带回来一些,但这并不能满足我的修炼。从初级灵将到中级,我足足花了五百年!可是在我晋级中级灵将那天,母亲还是高兴的奖励了我很大一颗的“雷晶石”,那可是修炼雷属性功法之人梦寐以求的宝贝,让我足足兴奋了一整宿。

  但是我从母亲幸喜的眼眸中也看出了一丝无奈,我知道她在为我今后的修炼担忧。其实我也在担心,在害怕,我不知道哪一天母亲会不会一去不回了?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就在我终于达到中级灵将顶峰后的有一天,母亲再一次决定外出了。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她将我叫道身边,给了我很多的修炼用的东西,还将父亲留下的那本卷册给了我。她说她这次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要去很长一段时间,她给我说了很多话,比以往哪次都多。最后母亲还留下一个被封印的玉简和一颗本命魂珠,严肃的对我说,如果她没回来,不准去找她,要我成为灵帅后再打开这个封印,就会明白一切。我一直在默默点头,总是那么的听话,虽然根本没有在意她究竟说的什么,但是我知道,只有这样或许才能让母亲走的放心。

  一定要坚强!这是母亲最后留给我的话。

  一年、二年,十年、二十年,百年、千年。。。。。。母亲终将没有回来了!在没有母亲的日子一切都像夜空那七轮弯月,显得那么的清冷、惨淡。虽然依靠母亲留下的丹药,我总算成功进入灵将后期,但是接下来我不得不自己来规划以后的修炼计划了,因为我要靠我自己来成为灵帅。

  我真的要感谢父母给我这样的体质,让我不但在雷电领域的修炼如鱼得水,变化隐匿之道更让我可以在很多飞灵种族中来去自如,虽然其间也有过几次危险,但都让我机智的避开了。时间就在等待母亲的期盼中慢慢的流逝,我也渐渐认识了这个世界的残酷和无奈,我学会了忍耐,也学会了市侩。

  终于在第三次冲击灵帅瓶颈成功,我成为了一名灵帅!母亲,我没让你失望,我成功了!我迫不及待的打开那枚封印的玉简,然后,我哭了,真的哭了!

  这应该是我记事以来第一次哭,为母亲,也为我!原来母亲的最后一次外出确实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那是父亲出生的大陆——雷鸣大陆。她不是狠心的要抛下我,她是要去为我搏一个美好的未来,一个飘渺的机会。

  她说她是和在蛮荒世界中结识的几位朋友一起去的,她们虽然有几件可以进入那地方的钥匙,但是都不知道能有几成机会。可是一旦成功,我们以后的日子就不用发愁了!因为那是一个据说是真仙界的残破空间,一个叫“北冥宫”的地方,那里有数不尽的天才地宝,灵丹妙药。

  当然,那里面同样充满了危险,只有达到圣阶的存在才敢考虑进入。她们邀请灵帅级的母亲同行,主要还是看在母亲“五色神光”这一神通上。因为随着我境界的提升,对于修炼丹药、材料需求是越来越挑剔,母亲最后终于决定和他们一起去赌一下了。

  玉简最后母亲居然给我提到了关于父亲的事,可是我宁愿不知道!因为父亲在我出生之前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他和母亲是在蛮荒中相识、相爱的,也是在蛮荒中永远分开了。那一次他们遇上了蛮荒中的圣阶妖禽“雷云鹰”,父亲为了救母亲被“雷云鹰”灭杀了云兽分身,而后又偷袭了父亲,虽然她们最终赶走了那只凶禽,但是父亲却因为伤势过重,没能挺过来。

  我没有一点怨恨母亲曾经的欺骗,给我这样一个永远不能实现的梦。因为我知道,如果没有这个梦,就不可能有我如今的成就;没有这个梦,我可能都找不到自己的方向。我没有冲动的要凭借自己的勇气去雷鸣大陆,我没有哭泣的沉沦在思念的苦海。我又一次开始了自己又一个目标的追逐,那就是我要争取早日进入圣阶,我要靠自己力量接母亲回来。因为我知道,她还在那未知的空间等着我。。。。。。

  第三章《折翼的天使》——

  “啊。。。。!你。。。。”,一道刺目的金色雷电瞬间将我笼罩,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今天看来是在劫难逃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甘心呀!!

  我曾经那么努力的修炼,不惜一切的周旋在飞灵各族,为的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强!我瞧不起那些依靠族人力量迅速攀升的那些“软蛋”,我靠自己也能超过他们。我先后七次去过地渊,四次到过偏远的蛮荒之地;去了赤融族的圣城,到过七越族的秘市;在五光族盗过宝贝,在天鹏族开过坊市。

  当然,其间也经历了几次生死逃亡!记忆最深刻的就是那次在地渊打劫五光族“圣主”一事,虽然最后被该族整整追杀了二百年,最后不得不躲进天鹏族的圣城。但是,我却得到了“五光族”一种秘术——“融灵术”。那是一种结合“真灵之血”来实现真灵变身的秘术,可以短时间内让自身修为暴涨到一个可怕的境界,不过对真元的消耗也相当大。

  我靠自己的努力同样走到了灵帅后期,虽然时间足足用去了三千多年,但是我自己还是很满意!因为我还有一个大胆的计划,那就是父亲留给我的财富——“逆灵归元决”。

  它被记载在那本卷册的最后一页上,是一种专门针对那些先天无法修炼出“本命云兽”之人而设的。它必须借助外界灵兽的元神,通过秘术来炼化融合,最终够达到人、兽合一的效果。当然他同样可以分开来以个体形态存在,也算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身外化身。

  虽然这种后天修炼“本命云兽”的方法存在很大功法反噬的危险,但是它却可以让本体借助云兽的天赋来实现本质的提升,从而让本体具有一些不可思议的大神通。所以,灵兽本身的强弱将决定后天“本命云兽”的修炼效果,有些人甚至可以通过这种“本命云兽”的修炼,来实现瓶颈的突破!

  我花了一千多年时间寻遍了飞灵族的各个地方,甚至又特意去了几次蛮荒之地,都没能找到让我满意的雷属性灵兽。正当我都有些心灰意冷之时,突然有一次在蛮荒的一个异族之地,从一个高人坐化之地,意外得到了从真仙界流转下来一份灵兽培育秘术。其中一种雷兽催生秘术,就是其中记载的唯一完整之术。

  我当时欣喜若狂,如果真的可行,我完全可以凭借“雷兽”自身的雷电天赋,再结合那“逆灵归元决”,让自己修为更进一步。当然这种仙界秘术要想成功,那可不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家族就能轻易承受的下来的。

  又足足花了一千年的时间,我用其它材料代替那几种可能在灵界灭绝的材料后,总算培育出我自己的“雷兽”了。其间虽然遇到一些麻烦,但总算还是成功的培育出来了!不过可能是因为材料的替代,我的“雷兽”和传说中只可在真仙界才存在的真正“雷兽”还是有一些区别,但是,此兽对雷电的操控能力却也相当了得。它不但天生就可以驱使三种截然不同的雷属性神通,还擅长一种诡异的雷遁之术。

  “雷兽”也确实没让我失望,仅仅一千年时间不到就达到了初级灵帅水准,虽然也花费了我很多的珍惜材料和丹药,但是它在雷电领域表现出来的神通还是让我很是吃惊!以我灵帅后期大成的境界,居然都不足以制服它了。要不是此兽才刚刚跨入灵帅级,境界还不稳定,再加上母亲曾经留给我了一件“须弥洞天图”的仿制品,和事先花费了偌大心思布置下“缚雷焦光大阵”,这家伙还真有可能就此逃跑!

  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一个还没成熟的“雷兽”就表现出如此可怕的实力,可见其潜力有多大!一切看来我走蛮荒、入地渊受的那些伤都值了;“青罗果”、“雷灵石”、“摩罗丹”这些珍贵丹药和材料没有白费!

  不过,也正是因为“雷兽”表现出来的强势,我不得不提前开始我的“本命云兽”修炼计划。记得抽取“雷兽”元神那天,我找了三位擅长雷电的天鹏族人来协助我,记得其中有个小家伙还很有意思,因为那家伙仅仅只是一名中级灵将,不过后来却差点让我的计划毁在他手中。还好他需要的只是那“青罗果”的果核,而我也打算事后就离开天鹏族,所以并没有太计较,不过这家伙当时还确实让我有种危机感。

  父亲卷轴上的“逆灵归元决”还真是很厉害,我仅仅用了四百年就让“雷兽”精魂彻底和我融合。并一举突破桎梏多年的灵帅瓶颈,进入了圣阶,那真是一种美妙的感觉!在那一刻,所有的委屈、不甘,一切的寂寞、辛酸通通都不重要,因为我终于可以去雷鸣大陆,去救母亲出来了。美梦成真可能就是这种感觉!

  虽然只是刚刚进入圣阶,我却有了一种真正掌控命运的感觉。凭借身体里那精纯至极的“真灵之血”,施展“融灵术”,我完全有和圣阶后期一战的实力。如果再结合“雷兽”变身,以“雷兽”的天赋神通,我甚至可以短时间内利用一些“雷电法则”。当然,以圣阶初期的境界要强行施展这些大神通,都会让本体受到很大的伤害,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使用的。

  而更让我激动是,几年前居然听说飞灵族人在地渊发现了一条“吸灵石矿脉”,并开采出来了许多“吸灵石”。这可是我这么多年一直在苦苦寻找的东西,那可是炼制空间法宝“化界石”的主要材料。为了这些材料我可是在天鹏族的圣城一呆就是五百年,还特意在坊市开设了一家“万雷坊”的交易店面,不想如今此物就在地渊之地,看来飞灵族传说的地渊那些妖王已经离开地渊的消息是真的了!

  很顺利的我幻化成一名矿脉的轮值人员进入了地渊,并趁带队圣阶长老有事外出的时候偷偷的盗走了所有的矿藏。唯一遗憾的是,在破除飞灵族人设计的阵法禁制时,我不得已结合“雷兽”化身使用了一种破禁神通,居然被飞灵族暗中安放的一只“碧晶兽”发现,这是一种天生对气味异常敏感的变异灵兽。虽然最终灭杀此兽后逃了出来,但也让自己的行踪暴露,失去了第一时间离开地渊的机会!

  我不得不在地渊和飞灵族的那些执法队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寻找逃离的办法。几个月下来,虽然几次都成功的从执法队的阻击中逃脱,但是却还是没能找到离开地渊的办法。直到这天鹏族三人的出现,我满以为自己的逃生机会来了,谁知居然遇到这样一个“妖孽”!

  这家伙态究竟是什么来历?!居然有“刑兽”这种只可能存在于仙界的灵兽,难道是真仙降临?!可是他明明只是圣阶中期存在呀!真的只是天鹏族的一个暗藏的圣阶存在?他居然好像还认识我,但是知道“雷兽”的天鹏人绝对只有三人!三人?难道那小家伙是某个圣阶老怪物伪装的?不可能。。。。。。

  唉。。。好累!我感觉是那么的无力,自己好像正在慢慢的融入这无垠的虚空,任由凉风切割着思绪自由飘飞,飘飞。。。。。。

  。。。。。。。。。。。。。。。。。。。。。。。。。。。。。。。。。。。。。。。。。。。。。。。。

  不知过了多久,朦胧中,我仿佛真的又躺在母亲的怀里,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舒适,。。。。。。

  “飞儿,给孩子起个名吧!”

  “我和阿正早都想好了,就叫陆沉吧!”

  “陆沉?鱼-陆-沉。。。。。。”

看过《凡人修仙传》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