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凡人修仙传 > 七届外传 问天 凡人修仙传前传

七届外传 问天 凡人修仙传前传

  作者:w问天k

  点评:呵呵,凡人味道非常浓的一部前传同人,写的很好,将凡人中一些“前辈角色”很巧妙的串联到了一起。

  天南之变第一章昆吾三老

  千罗洲,坐落于大晋南部,是大晋三十六洲面积最大的一块。此地灵气充沛,修仙资源丰富,一直为大晋各大宗门所垂涎。但数万年以来,占据此洲的只有三家道门,恰好这三家道门为一道,一儒,一佛,三大宗门虽互有争斗,但大抵相安无事。[]

  万年来,三宗瓜分了此洲的修仙资源,虽不同宗源,但对上外敌入侵却又能一心对抗!在偌大修仙资源的提供下,三宗发展迅速,宗内高阶修士绵绵不断,实力不断壮大,渐渐成为了佛道儒三源的第一宗门。

  昆吾山,是千罗洲第一灵脉大山,处于三宗门交界处,也不知三宗达成了什么协议,绵延数十万里方圆的昆吾山脉竟被化为禁区,连三宗的众多低阶弟子对昆吾山大为不知的。而三宗之外的高阶修士对此也是讳莫如深,丝毫不敢染指的!这也就造成了昆吾山为大晋公认的第一灵脉大山,但其身上披着一层神秘的薄雾,成为一干修士的谈资。

  这一日在昆吾山的某处数十丈大小的宫殿中,此时正端坐着三人。

  一人三十五六左右,白色道袍装扮,胸前绣着一个数尺大小的太极图案,两缕长须垂胸,脸色平和,不拘言笑的中年男子。

  一人七老八十,手拿一串红褐色念珠,身披金色描边袈裟的大头和尚,此人白眉灰髯,态度和蔼,一副大德高僧的摸样。

  最后一人书生摸样,二十左右,长袍上下浓墨重笔绘制了一副箭竹画,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此人风度翩翩,丝毫没有读书人的那种迂腐,反而至始至终笑吟吟的。

  “黄兽大师,清风兄,这次招呼两位前来,主要刚从姜兄得知消息,天南无边海万丈魔渊似乎出了些麻烦!”中年道袍男子双眉一皱,有些忧虑地开口道。

  “居正兄何出此言,天南那边可是有姜兄和小极宫的冰魄仙子二人坐镇!难道还出了二人压制不住地变故么?”青年书生先是一惊,显然一副不太相信的样子。

  “既然张道友说出此番话,应该有所依据的吧!”老年大头和尚略微思量了,淡淡地开口道,语气里古井无波,丝毫不知其所想。

  “不错!黄兽大师明鉴,这枚就是姜兄传来的万里符,如若此事正如姜兄所说,那事态可就严重呢!”中年道袍男子顿了顿,接着袖袍一抖,一块玉符向二人激se而去。

  二人眼露一丝精光,纷纷将玉符一贴额头细细查看起来,一盏茶后,两人原本轻松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沉重之色。

  “黄兽大师,此事你看如何为好!”青年书生思索了一番,似乎拿不定注意,向那名大头和尚蓦然一问。

  既然两位道兄这么说了,老衲可是明说了,姜兄和冰魄仙子修为高于你我三人,先前他二人带了居正兄真极门一干弟子前去封印万丈魔渊,从玉符来看,万丈魔渊不知为何魔气爆发,姜道友亲身下去一番,据他推测这万丈魔渊源头是一空间裂缝的!而从魔渊至纯的魔气来看,这魔气极可能来自异界的!而这异界大半就是传闻中的魔界了!而这空间封印之力不断削弱,恐怕极有可能这两种情况,第一种是裂缝那头存在着真魔气,只有这种上古至纯魔气才能不断侵蚀封印的;至于第二种就是对面的魔界有魔头正试图破界而来!如果是前一种的话,布置几种上古破魔阵倒是不能不压制住的,如果要是后者的话,以魔界魔头的神通,此界也是凶多吉少的!”大头和尚将手中转动的念珠一收,脸色郑重地说道。

  “黄兽大师何出此言,以众修之力守住万丈魔渊,还敌不过么?难道那传说的魔界魔头神通就真的就比我们高上一线么?”青年儒生双眉一皱,对大头和尚之言不太相信地回道。

  “清风道友有所不知,这倒和鄙宗的金越禅师有些关联了!”大头和尚似乎早有所料,倒是出人意料说出此番话。

  “金越禅师,就是贵宗金越宗万年前创派祖师,传说修为达到化神后期大圆满,直至飞升灵界的存在!”中年道士双眼一睁,不禁倒吸几口凉气惊呼道。青年儒生没有开口,但也脸色蓦然一变地盯着大头和尚双眼,似乎从其中看出点什么。

  “不错!老衲从鄙宗这位创派祖师遗留的一些典籍倒是得知了某些相关之事的!这位祖师曾经在九龙海也遇上这么一处空间裂缝的,一时好奇之下倒是进去察看了一番,不过竟遇到了魔族魔头的存在,据说那名魔族魔头神通之大,金越祖师神通全出,也是略显下风的。到最后不知为何原因,这魔族魔头竟全身而退了!”大头和尚神色一定,喃喃地说道。

  “竟有此事!如若黄兽大师所言,之前那九龙海也出现了空间裂缝,为何魔头没有攻占,其次,既然那魔头退走,想必受此界灵气排异,不敢在此界久呆的。就算那些魔头胆敢入侵,以阵法和众修之力堵住那万丈魔渊,真正对敌那些魔头谁生谁死还是两知呢。”青年儒生轻轻一笑,似乎不在意地回道。

  “黄兽大师之言想必不会错,清风兄说的也有些道理,但这些毕竟是推测之言的,至于为何也只有亲自探查一番!但是如若此事正如黄兽大师所言,不管是真魔气还是魔头突破裂缝之力,所产生的后果都引起此界剧变的,吾等是承受不起的!为今之计,只有做个两手准备,召集其他老怪物一起商量吧,那些妖族的老怪物也一同邀请而来吧!此事重大,尽管两族有别,他们思量下也不会推脱的!另一边安排些人手去支援姜兄和冰魄仙子吧,以姜兄来看,这封印维持个二三十年没问题,有此时间倒足够应对了!”中年道士突然冷冷地开口道,短短思量下就给了个解决办法。

  青年儒生和大头和尚听中年道士这么一说,也明白了事态的严重,三人又商量了小半日,便纷纷化为一道遁光离去。

  一个月后,一则惊骇消息从高阶修士中传出,大晋为首的十五大势力共同组建一支执法队,整个大晋所有宗门家族势力纷纷听命,否则将受十五大势力共同剿杀!

  整个大晋听闻顿时一片哗然,大批中高阶修士大都一头雾水,但也感觉到了修仙界将要发生了什么重大变化。

  而知道内幕的大都是十五大势力和一些其它势力的高阶修士,而这些所谓的高阶修士,修为最低的也都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

  而这些高级修士在得知某些信息后,神色阴霾,纷纷领命接受调遣,甚至好友询问也是哭笑推脱不知的,这让整个修仙界大感神秘好奇之下,一时又人心惶惶

  第二章风起云涌

  大晋十五大势力,是大晋修仙界公认的占据一方的顶尖势力,据说这些势力都有化神老怪物般的存在,也不知是真是假,但这些势力万年来源远流长,从未断过传承,倒从此可见一斑的。

  这十五大势力划分也颇有些意思,在大晋也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简称为“一二三四五”,详细点也就是一盟二宫三儒四佛五道。

  雍洲,地处于大晋中部,是三十六洲面积中等偏上的一块,却被十五大势力其一**霸占,而且其它势力丝毫不敢染指,论实力什么的甚至比佛儒道三宗之首也强上那么几分,但是数千年来,其它势力对其也是大为放心的,原因无它,这一大势力是由大晋第一家族叶家和大晋第一散修牵头组建的散修联盟,此势力固然庞大,却松散异常,只是在外敌入侵下才联合起来!平时只有口头上的协议,其它势力倒也不担心分毫的,但也不敢轻易惹恼其的。

  鸣霞峰,是雍洲第一灵脉大山,也是这散修联盟总部所在地,平时一干事情都是由驻扎其中的长老负责的。

  此日,鸣霞峰,山水宫,数千丈的宫殿中此时正聚集着数十名颜色各异的修士。这些修士有男有女,服饰千奇百怪,但每个人的胸口上都有一个巴掌大小的纹绣图案,图案是一副聊聊几笔的简易山水,而在其下面则是一个暗红色的古篆“盟”字!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大晋十五大顶尖势力之一的散修联盟,也就是山水盟。

  “哼!年长老,为何无缘无故将本盟一半长老调遣到天南,连本盟数千年珍藏的积蓄都动用大半!”在大殿的一侧,七八名围住一名修士接二连三说着什么,开口的是一名老年绿袍修士,这么绿袍修士神色冷峻,大为不满地对中间那名修士质问道。

  至于被围在中间的那名修士则是一名眉清目秀的青年,青色道袍装束,腰间别着一枚金光灿灿地镂空金牌,其上流光不定,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令人惊奇的是这名看似普通的青年竟是一名元婴后期大修士,而那名质问的老年绿袍修士只是元婴初期的存在。

  而这名大修士的存在对于众人的犯难竟没有丝毫不满,只是不断赔笑着,似乎有什么难隐之言似的。

  “泰兰大师所言不错,哼!年兄,你我也是相交数百年的好友了,怎么此事都不给匈某一个说法么,就算年兄不给老夫面子,怎么连在座的各位长老也不给么?”此时一名红袍装束的粗眉大汉也冷冷开口道。

  至于其他人听了这二人所说,就没有开口说什么,但大都双眉一皱,对于眼前这名年姓青年男子的安排真的大为不满似的。

  “泰兰大师,匈兄还有各位长老,请听老友一言,此事老友也只是略知一二的,但是先前有言在先不方便说与各位听得,望各位长老莫要见怪!其次,这些安排年某区区盟里一大长老有何资格下达的,年某也只是听从命令安排而已,各位长老真的冤枉了年某了!”年姓青年男子似乎招徕不住,苦笑着解释道,说到后来竟大有委屈之意。

  “什么!此事不是年兄和叶盟主安排的,难道是出自那两位太上长老之口,就是不知是叶前辈还是元前辈?”匈姓男子一惊,倒吸几口凉气开口道。

  这也难怪,修为到了化神期,可这是一界最顶级的存在,如若不是为了寿命急求飞升,此界早已不会有什么束缚其身的。而且这两位太上长老也只是挂名而已,平时对盟里一干事情置之不理,那位叶家的太上长老虽晋级不到三四百年,也是区区见过几面而已。而这位号称大晋第一散修的元太上长老,更是连见上一面都没有过的。

  而更加令人称奇的是这位元前辈,身为大晋第一散修,名头大的出奇,据说一身神通深不可测,至少这名匈姓粗眉大汉尚未结丹就听说过的,如今五六百年过去了,这位太上长老究竟如何,还真是不好说的。

  别的不论,传言这山水盟就是凭其一人之力壮大的,否则堂堂大晋三十六洲之一的雍洲,就算散修何其壮大,在其他势力多年瓜分下独享一杯之羹也是难上加难的。

  想到这里,匈姓粗眉大汉不禁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神色里充满了一丝敬意,没有丝毫之前的不满之色。

  其他人和匈姓粗眉大汉反应不同,但都也心存一丝敬意。

  “哼!就算那两位太上长老下的命令又如何,老朽一把老骨头了,没有那心思去天南那种鬼地方!”那名泰兰长老竟闷哼一声,似乎连太上长老都不给半分面子似的。

  年姓青年男子闻言不禁苦笑不已,眼前此人还真不好得罪啥的,这位脾气火爆的倔强老头竟是大晋三大阵法宗师之一,在大晋修仙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虽说修为只有元婴初期,但是到哪里都是座上宾,丝毫不比一名大修士差,甚至尤甚,毕竟一名阵法奇才更是难得的。而且更麻烦的此人只是盟里的一名客卿,如若此人不去,还真不能强行要求的。

  “给大师带来了麻烦,元某大感抱歉,但是此事重大,希望大师看在元某和叶兄以及本盟的面子上,前去下吧,还有碧螺宗的白夫人白大师也和大师一同前去天南的,当然盟里是不会让大师白白出力的,这三枚寿元果就当让大师出手的代价如何?”就在这时,一道和煦的声音传来,让这几人心生一惊,纷纷抬头向前望去。

  只见前方数丈处不是何时多出来两人,左边一人高约八尺,头顶一束紫金冠,蓝色披风装束的中年男子,此人天庭饱满,两道剑眉不怒自威,言语间却和煦至极,丝毫没有心生的感觉。

  而另外一人,灰色儒生装束,长相普通,只是手中在不断把玩着一八角黑色罗盘,这黑色罗盘灰暗无光,也毫无出奇而言。

  “参见两位太上长老!”众人一惊,纷纷抱拳向二人一拜,在场中不少人不禁向二人多望一眼的。

  “呵呵!年贤侄,叶贤侄还有诸位长老免礼吧,山水盟有今天倒也是各位长老之力!元某今日前来也是因为形势所迫,不得不做此决定的,还望诸位长老海涵,至于原因,各位在等上一些时日便会知晓的!各位给元某一个薄面如何?泰兰大师,至于会后元誓会给大师一个交代如何?“中年蓝袍男子对众人微微一笑,风轻云淡,到最后头一转向火爆老头蓦然问道。

  火爆老头被这么一说,倒是神情一缓,说出几句委婉之话呢。

  接着在两位化神太上长老的主持下,虽然盟里的一干长老多有不满,但又不得不遵从的。不过在发布一些命令的,倒是那名叶姓太上长老说的,而元姓中年男子只是微笑不语。

  大晋之南忻洲天旭府,偏于一地,灵气相比其它之地淡薄不少,元婴中期便是此地的顶尖修士了。但是此地一直盛产一种火云晶而备受重视的,这种火云晶是高级传送阵和法阵的原料之一。

  但是不知为何原因,此地的火云晶矿没有受到大势力的染指,掌控此地的火云晶矿产开采的倒是当地几家宗门。

  此日,两家宗门元婴长老相聚一地,手里捧着一块玉符,传阅后脸色纷纷浮现一丝怒色。

  “哼!十五大势力真是好大的口气,竟让我们上缴九成的火云晶,连一个理由都不给!”一名碧眼大汉将身旁的一张玉桌一掌拍的粉碎,大怒异常道。

  “好了!马兄不要生气了,老夫这半月打听了一番,忻洲一甘中大小势力纷纷如此的,十五大势力合拢一起,似乎那些老怪物有意而为之,也不知为何!“旁边一名牛鼻子老道倒是双眉一皱,劝解道。

  “哼!不管是什么,上缴了九成火云晶,我火浮门一甘弟子喝西北风去么?”碧眼大汉似乎还是恼怒异常,哼哼说道。

  “马兄真是糊涂啊!老夫前几日可听说了泗水门等十数家中小势力不听命被十五大势力的执法队被剿杀的!火云晶再好也要有命享受的,马道友要是顽固不化的话,真可能要引起灭门之灾的!”牛鼻子老道长叹一口气,悻悻然说道。

  碧眼大汉双眉一皱,略微思量后最终无可奈何叹了口气,和那名牛鼻子老道商量了小半日后,还是老老实实上缴了火云晶。

  而在大晋北部之上,相隔不知道多少万里的冰海深处,一片妖气翻滚的洞里,一身披豹皮,头顶鹿角的化形妖兽手中拿着一枚玉符,口吐人言喃喃说道:”有些意思,人族的那些老怪物竟邀请我妖族前来,此事重大,倒也不能不去了!“

  “也好!数百年未出了,也不知龙云海那头老蛟和青芒林那只狐狸精修为如何了,想必此事其它妖族同道也不可能置之不理的,前去见上一见也好!“豹皮妖族男子将手中玉符一手,口中又喃喃说了几句,便化为一道遁光离去。

  而在大晋以及大晋之外各处,这样的情况比比皆是,一时山雨欲来风满楼!

  第三章:漩涡

  天南无边海,无边无际,曾有大能之士想一探究竟,飞行数十年后因为灵石的缺乏和无边海中的凶险,最后不得不返程。

  而无边海中妖兽遍布,高阶妖兽更是频频出没,化形妖兽不论,据说某位天南元婴前辈修士入海捕杀妖兽,曾远远见上一头数万丈之巨的擎天巨龟,吓得这位元婴修士不惜元气一连遁回陆地,也不知是真是假。

  不过无边海中妖兽妖兽众多,加上天南修士贪婪妖兽材料,内丹,二者数万年来势如水火,一直大动干戈,不是天南修士围剿捕杀大量妖兽,就是高阶妖兽发动兽潮将沿海天南宗门屠灭一空。

  但这些妖兽也不知为何轻易不敢深入天南腹地,倒也没有引起天南一甘宗门的恐慌,倒是天南修士在妖兽材料内丹的诱惑之下,反反复复在天南沿海建设大量居住据点,方便深入无边海的。

  也不是天南修士不想深入无边海,而是偌大的无边海碧波荡漾,竟没有一座岛屿,因此数万年来,天南修士和无边海妖兽在沿海展开了彼此厮杀。

  这一日,在离天南数万里的无边海某处,一个数万丈大小的巨型漩涡不断翻滚着,漩涡中心海水一滴不剩,倒显得诡异异常。

  而这个巨型漩涡的撕扯力极大,漩涡周围的灵气化为缕缕浓密的雾气一卷而入,偏偏这些灵气所化的雾气五彩斑斓,若隐若现,显得仙境一般。

  整个数万丈方圆的空间充斥着震耳欲聋的撕开空间的爆鸣声,以漩涡为中心数万里方圆竟毫无妖兽出没的踪迹。

  而漩涡中心深处,数千丈方圆裸露的海床周围有一百零八根数人合拢的枣红色巨柱,这些枣红色巨柱表面都有一只金色五爪金龙浮雕缠绕,通身金光流转不定。也不知这些巨柱用什么材料炼制而成的,竟凭空屹立在漩涡四周,丝毫不受漩涡产生的巨力的影响。

  同时这些巨柱纷纷喷发五色光柱,一百零八根道光柱汇至到漩涡上空竟形成一道数十丈厚的五色光幕,竟将裸露的海床一盖而住。

  如果此时从漩涡上空往下看的话,便会发现光幕下裸露的海床竟是一个巨大的黑色深渊,就算修炼什么灵目神通的修士前来,也会发现这黑色深渊遥遥无底的样子。

  而绵绵不断的黑色魔气从深渊涌入上来,在接触五色光幕的一刻,便翻滚不已消散开来,此去彼伏之下,那五色光幕竟在黑色魔气的侵蚀下已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慢慢变薄。

  漩涡的上空,同样一座数千丈大小的青色三层巨型宫殿如海市蜃楼般突兀着,而在巨型宫殿四侧,竟各有五十多名服饰统一的修士脸色冷峻地注视着眼下的一切,令人惊讶的是这些修士无一例外竟都是结丹以上的修士,每支队伍领头的七八名修士更是元婴期这样的高阶修士。

  不时领头的元婴修士口中微微动了两下,这几名结丹修士纷纷一抱拳领命后便化为数道遁光来到某根巨柱旁,接着几人面对巨柱,腰间一拍,出现几枚火红的三角令牌。

  几人口吐几口精血后,那三角令牌红光一闪,便化为几团火球没入巨柱消失不见。

  接着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那巨柱上的五爪金色巨龙顿时活了一般,张牙舞爪向这几名修士面前扑来,这几名修士对此熟视无睹,竟没有丝毫担心的样子。

  那五爪金龙在临近几名修士数丈的位置身形蓦然一顿,张开血盆大口对着几人嘶吼起来,几人见此,脸色也也浮现一丝郑重之色,纷纷从储物袋取出十数块拳头大小的灵石向五爪金龙大嘴飞射而去。

  五爪金龙将数十块灵石一吞,通身金光一闪,生龙活虎般重新落到巨柱上,而那数枚三角令牌也从柱身中一闪而现,重新落入几名修士手中,几名修士见此才略微心安地重新化为遁光回到宫殿四侧。

  小半日的功夫,这些修士竟来来回回十数次,为首的几名元婴修士至始至终神色严峻,不太好看的样子。

  就在其中一名鹤发老者神色一动,想对旁边的同伴开口想说什么时,突然双眼一眯,向远方望去。

  只见远方原本一望无垠的碧海竟什么时候出现一道绿线,众人先是一惊,接着纷纷露出一丝警惕之色。

  小半片刻的功夫,那道绿线便化为一片绿蒙蒙的怪云袭来,这片怪云长约数千里,将远方的大半天空笼罩而下。而绿色怪云四周刮起的阵阵邪风,刮得整个空间呼呼直响。

  “不好,是高阶妖兽!全部戒备!“鹤发老者先是一阵惊呼,接着右袍一抖,一道绿色玉符向漩涡上空宫殿一闪即逝。

  接着众修士在一声响彻天地的龙吟声下,数百道五颜六色遁光迎着前方绿云交织而上,在相距数千丈时,绿色怪云和修士遁光纷纷一止,形成两个战团遥遥对峙着。

  此时绿云中的情形众人才看清楚了,竟是千来只青面獠牙的妖兽,这些妖兽体形从数丈到数百丈大小不等,张牙舞爪对着人族修士怒吼不已,这些尚未化形的妖兽,数目最多,有一千多只左右。

  而在这大批妖兽群中间,有一部分和人族大体上长相一般无二,身着怪异服装的修士,这些修士面目狰狞,或头生怪角,或碧眼绿发,充满一丝妖异之感。这类修士数目较少,只有一百来只的样子,不过那些题型巨大尚未化形的妖兽与其保持一段距离,一副小心翼翼不敢接近的样子。

  而人类修士这方面,只有两百多名修士,此时正分成一个品字状,人人手中拿着一面黄绿小旗,手中挥舞之下,化为一道五色光幕将众人隔离其中。

  无论是人族修士还是那群妖兽,都用不善的眼光冷冷对视着,一副势不两立的样子。

  第四章龟离散人和冰魄仙子

  “人族修士,为何无缘无故侵犯我妖族海域?哼!正当这无边海是你人族的天下么?”

  突然一句闷哼声传来,此声音低沉异常,光幕中的一甘修士中元婴修士还好,有些修为不足的结丹期修士一时猝不及防之下脸上血气翻滚,虽然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也让这些修士胆颤不已。

  这些修士连忙平定了下心神,同时双手掐诀发出一道道护身光幕,以此音的威力,虽说没有全心防备,但是外围的五色光幕的威力众人可是知之甚晓的,没想到这音波功的威力这光幕也只能挡住七八而已,如此看来,这音波功的威力可想而知。

  如此想来,众修士脸色不禁一沉,自然而然收起了小视之心,向对面发出怪音的妖兽望去。

  只见那群化形妖兽最前方,赫然站着一名高约三丈,上身**的中年男子摸样的妖修,该妖修一头蓝发垂肩,背生鱼鳍,腰间别着一枚黄褐色海螺。

  此时他心里也是诧异不已,刚才音波的威力,可是他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一件奇宝的配合下暗自运动自身七八成的功力,本来想给眼前的人族修士一个下马威,没想到那些人族修士看似简单的阵法竟也威能不小的样子,这倒让他高看不少。

  “十级妖兽!竟有七八只十级妖兽!“鹤发老者身为人族修士这边两名之一的大修士,此种情况下也不得不出面说几句吧,虽说对面妖族的实力远远超过这边,但眼前部分这些人族修士只是派出来巡查的漩涡一部分而已,其余之人都在漩涡上空的青色宫殿之中轮休而已,如若人族修士全出,胜负还是五五之分呢。要是那两位存在出手的话,这些妖兽或许有去无回呢。

  鹤发老者心中一声冷笑,不过在拖延援手到来之前可是要拼命阻挡妖兽的。那两位存在可是亲口说了此事的重要性,丝毫不能让妖兽破坏漩涡阵法的。

  如此思量着,鹤发老者双眉一皱,淡淡回道:“此片海域离天南不远,怎么算侵犯贵族的海域呢?倒是贵族带领如此一批人手前来,到应该给在下一个说法吧!“说到这里,鹤发老者口气渐硬起来,竟反客为主起来!

  似乎印证了老者的说法,一批批同样装饰的人族修士从青色宫殿鱼贯而出,纷纷向这边遁光飞来,人数竟比前来的妖兽还多上那么一分。

  “好!好!道友还真是巧舌如簧,也不知阁下的本事是不是一样八面玲珑?“中年妖族男子闻言大怒起来,正当要继续开口说什么时,空中传来一名妙龄女子悦耳的声音。

  “你这只十级海波兽修为倒是不弱,配合那件天音螺,怪不得有如此威力,倒不知和妾身这件宝物相比如何。”

  话音刚落,在妖族和人族之间上方的高空突然一阵波动,接着寒光闪烁之下,一名身材修长身穿白色宫装的迤逦女子出现在众人眼前,该女子秀脸如玉,一双明眸似若星辰,令人一眼望去倾心不已。

  那名妖族中年男子连忙用神识察看而去,下一刻整个人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眼前的女子竟丝毫看不出深浅出来,而更让他吃惊的是这名神秘女子竟一眼看去就能说出自己的本体和功法。

  这名神秘女子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白色袖袍一抖,一只一丈来高的青铜大钟出现在众人眼前,此钟通身雕刻着蓝色铭文,让人一眼望去浩如烟海的感觉,而其散发的巨大蛮荒气息也让众人蓦然一惊。

  鹤发老者眼见此女出现,脸色顿时大喜,正要开口时,白色宫装女子先对着青铜大钟遥遥一击,只见一股惊人的庞大灵压冲天而起,并立刻向四周扩散开来,下一刻,一声仿佛龙吟又好似虎啸的钟鸣声滚滚传来。

  那些化形妖兽还好,血色翻滚片刻便压制住了,而那些低阶妖兽纷纷从高中中摇摇欲坠,不住抓头嘶鸣。

  就在这时,妖兽周围突兀出现一个银色巨罩,银色巨罩银光流转之下,便化为一道光幕将一甘妖兽包裹其中,而那钟声所化音波与银色巨罩一遇,只见银色巨罩通身铭文闪烁,那音波便渐渐消散开来。

  而这一切,白色宫装女子似乎早有所料,竟没有丝毫再出手的意思,反而右手一招,将青铜钟收回,便冷冷看着妖族前面某处空间。

  下一刻,此片空间一道绿影一闪,一名双眼碧绿,酒槽鼻,身披蓝色长袍的鹰眼老者出现在众人眼前,方一出现便冷冷注视着眼前的女子开口说道:“道友身为一名化神修士,难道不知道不该插手人界事物么?“

  “哼!妾身还认为道友一直看好戏下去呢,不过妾身也只是动用了五成法力试探而已,怎么道友真的要为自己的徒子徒孙动手么。这件法宝就是大名鼎鼎的银罗罩吧,看来道友就是无边海龟离散人渊盟了!”白色宫装女子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说道。

  “不错,老夫正是渊盟,仙子这件法宝想必是大晋北方冰海一脉的镇族之宝镇海钟吧,看来那流言倒不是空穴来风,就是不知是冰海那头冰夔无用丢了此宝还是仙子另有高招了。如此九天文学网下就是大晋小极宫的冰魄仙子了!”龟离散人冷冷一扫眼前国色天香的女子,淡淡开口道,只是说到镇海钟时嘴角微微抽搐了下。

  “妾身晋级化神不足两百年,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龟离散人也认识妾身,这倒是妾身的荣幸,至于这镇海钟,只是机缘巧合之下得来的。”冰魄仙子依旧不温不火的回道,说到镇海钟只是略微说了两句,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

  “仙子倒是过谦了,别的不说,仙子创立的小极宫能从那头冰夔手中抢得一份位置,老夫可是自认不如的。不过仙子不在大晋北冥岛小极宫,而是千里迢迢来到天南无边海有何贵干?想必仙子该给在下一个合理的解释吧!“说到后面,龟离散人脸色渐渐变得阴沉,声音陡然寒栗起来。

  旁边人族妖族一甘修士见两名化神修士在此,此时都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大气不敢出一句,原本喧闹的上空只剩下二人淡淡的声音,气氛一时显得诡异异常。不过似乎见两位化神修士言语不和,两族修士手里不禁抓紧了自己的法宝。

  第五章青元子

  “至于妾身为何在此,似乎没有道理给道友一个解释吧!”似乎被眼前这名碧眼老者激怒了,冰魄仙子语气也一下子不善起来。

  “好!那老夫换个问题,那不是天南青元子道友的青霖殿么,敢问青元子身在何处,为何没有现身?”龟离散人双眸向天角那青色巨殿望去,蓦然问了这么一句话。

  “哈哈,没想到渊盟道兄还记得姜某,咦,冰魄仙子也在,不过两位道友剑拔弩张,似乎不太好啊!”就在这时,身形没到,一句青年男子爽朗的笑声先声传来,接着一道长约十数丈的青色遁光从天际浩荡奔来,遁光之快,只是那么一眨眼的功夫,便来到众人数里近的地方。

  如此气势,众人不禁为之侧目,纷纷遥遥望去,只见遁光中赫然是一名身穿青色长袍,背负高头一尺的青色巨大木匣的青年男子,面目则稍远看不真切的样子。

  冰魄仙子见此原本冰冷冷的玉脸露出了一丝难得的微笑,而那名龟离散人则是双眉一皱,眼光里则有那么几丝警惕之色,不过瞳孔略微伸缩之下,便如无其事起来,反而脸带笑意迎着那名青年男子。

  几个呼吸后,那道青色遁光一聚落在二人中间,众人才将眼前之人看清楚,此人中等身材,长发及腰,眉目清秀的青年翩翩公子摸样,背后的青木木匣则引人注目,表面紫色木纹密布,细细看下去便会发现这些木纹竟是浑然天成的符文,一眼望去玄妙异常的样子。

  “姜兄!”龟离散人略一抱拳,淡淡说道。

  另一边冰魄仙子没有开口,但也微笑示意.

  “两位道友客气了!渊盟兄此次前来,是为了漩涡事情的吧!倒是姜某鲁莽了,因为一些缘故没有给道友一个解释。此次道友前来也好,原本这事也要通知道友参与的。”青年男子倒是没说太多客套话,直接开门见山说道。

  ”既然姜兄这么说了,老夫也直接了当说吧,原本以老夫和姜兄的关系,自然不信此事由姜兄主导的,不过那些徒子徒孙这么说了,老夫自然前来擦看一番,不过没想到此事果然如此,似乎连眼前这位大晋的冰魄仙子也牵连其中。如若此地身处天南腹地,老夫二话不说,掉头就走,既然姜兄有难言之隐,那老夫就听上一听吧!“龟离散人略微思量下,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而那青年男子似乎早有所料,嘴巴微微颤动几下,并没有开口说什么,下一刻龟离散人的表情一下子精彩万分起来,先是摇摇头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接着脸色阴沉嘴巴微微动了几句。

  最后则是二人化为一道遁光向漩涡激se而去,留下一甘面面相视的妖兽和修士。

  小半日后,二人再次出来时,青元子还好,神色平静,而那名龟离散人则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不断询问着青元子什么。

  “”好了!具体就是这样,渊盟道兄也该考虑的差不多了,大晋一甘同道也在近月会带人前来的,不管道友是去是留,老夫都在留在此地的。不过有句话姜某不知当说不当说。”青元子再给龟离散人解释一番后,最后神情一顿,露出一丝犹豫的表情。

  “姜兄你我相交多年,此事但说无妨。”龟离散人自然将这一切看在眼中,淡淡开口说道。

  “此次事情非同小可,轻则此处人界天地元气大乱,重则被魔族攻占也不是不可能的,前者还好,要是后者的话,渊盟道兄身为一名化神修士,那些魔头也不会放任道友的,当然这也是姜某多虑了哈,如若有了渊盟道兄的一番助力再加上那些大晋同道一起镇压也不是没有一些缓机的。”青元子先是神色郑重地介绍了下,到最后竟打个哈哈表明了劝留之意。

  “姜兄认为老夫还有选择的余地么,老夫一干徒子徒孙还在此地,就依姜兄所言,老夫从无边海抽出一支妖族大军共同守卫吧,希望此次我无边海一脉能幸存下来。”龟离散人没好气地说道,不过心中似乎也早有决断,倒也没有丝毫迟疑。

  “哈哈!渊盟道兄绝对是明智的做法,说不定此次只是老夫庸人自扰呢!”青元子皮笑脸不笑安慰了几句。

  下面龟离散人将妖族几名十级妖兽聚集在一起,简单吩咐了一句,不到三日的功夫,一支和人族修士差不多的妖兽大军在此驻扎起来,共同维护和看守漩涡封印。

  也不知因为知道人妖两族修士有别,妖族修士驻扎的宫殿在青元子空间宝物青霖殿一旁,是一同样万丈大小的珊瑚状的洞巢的宝物。而人妖两族修士也是轮流派人手维护此地,除了两族化神老祖和一些高阶修士交往,其余修士丝毫没有往来。

  大晋昆吾山某处神秘宫殿深处,此时正聚着一大批形形**之人,在其前方则是十数座灰蒙蒙的五角法阵,法阵周围有一百来枚拳头大小的砖石,无一例外是高阶灵石。而在其旁边则有三十多身穿朱红色长袍的修士仔细查看着什么,其余众人则是冷冷盯着。

  片刻的功夫,为首的两名修士在听了这些修士检查完的回报好,来到二十多人面前。

  ”泰兰大师,白妇人,传送法阵可以用了么?”开口的是一名书生摸样的青年男子,真是昆吾三老之一清风书生。

  “除了和天沙大陆、九龙海的传送阵没有时间调试以外,其余的都可以使用了。”开口的是一名满头白发的老年女子。

  ”单大师,那批长距离传送符和大挪移令炼制好了么。“清风书生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扭对着身旁不远处一名白色皂袍中年修士开口询问道。

  那名中年修士并没有开口说什么,而是反手一拜,一只墨绿色的储物袋顺手向清风书生飘去。

  清风书生顺势一接,直截了当用神识查看起来,匆匆一扫之下随即也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各位道友,此事不容耽搁,还是速速去天南为好!老夫就带一批人现行离去啦!”清风书生从储物袋取出一枚火红色的巴掌大小的令牌,将储物袋交予下一人,当即走向发出嗡鸣声大作的传送阵内。

  下一刻,清风书生便消失不见了。

  “清风道友还真是快人快语,居正兄,叶兄和络狐仙子在此协调,其余各位道友也不要迟疑了,一起动身前去吧。”一名大德高僧摸样的和尚淡淡说道。

  见没有人反对,众人将储物袋中的传送符和大挪移令分了数枚之后,或三或五走向传送阵中。

  天南腹地某处,同样一处隐秘山洞深处,十数座传送阵前面站着二十多名天南本地修士,而这些修士正神色郑重地对一名青年书生解释着什么。青年书生问了几句后,就没有开口了。

  片刻后,其中七八座传送阵一阵白光闪耀,接着一批批修士传送过来,传送过来之后便找一处空地静静等待着其他人前来。

  半日的功夫,传送阵在一干负责修士换了数次灵石之后,启动了百来次,才黯淡无光起来,见没有人再传来。众人化为一道道遁光向天南南部遁去,方向正是无边海神秘漩涡所在之处。

看过《凡人修仙传》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