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893章 湄公河不是天堑 下
  

  aaaaaa

  别说何海了,连正准备上车回岘港的普利德上校和法军官兵都惊呆了。两栖坦克不算新技术,但欧洲在研究后都没有装备,却没想今天不仅看到别人大规模装备,还看到一个疯子师长拿坦克当船用!很快,七十二辆两栖坦克和装甲车就全部进入河道,一字长龙紧贴东岸,顺流而下。

  张连生这招是情急下的突奇想,实际上这样做非常危险。要是途中遭到炮击或飞机,肯定全军覆没。还好,现在外面下着大雨,被飞机现的概率降到最小,倒是rì军炮火让充当侦查和向导的何海捏了把汗。为减少暴露,两栖车下水都只能短暂开机,然后依靠水流推动。为加快度,车上的6战队士兵甚至还用上了划桨。

  在岸上,留守的副师长立即接管法军炮兵阵地,二师的1o5榴弹炮也迅摆开,剩余两百多辆两栖车也都做好准备,一旦被现就直接强渡过河。或许是大雨和控制渡船的关系,rì军并未现这里的异动,一小时后两栖车队终于离开rì本炮兵火力圈,亲自带队的张连生立即下令开机。. .

  三种两栖装甲车在水中度都是每小时1o公里,加上大雨后水流加的作用,所以启动后度很快过每小时13公里。真正让张连生担忧的是油料,因为三种车子在水里最多只能坚持八十公里。

  当装甲营在三名安南国社向导和何海等侦察兵的带领下,如同江河中时隐时现的巨兽顺流而下时,岘港的十二架海骑兵也已经蓄势待。除了十架运兵外,其余四架都在机身两侧安装了两挺汉一型水冷重机枪(民国版7.62马克沁),两根弹链从特大号弹药箱内延伸而出。

  原本按照飞行条例,这种天气海骑兵直升机是不准飞行的。但得知侦察连的情报后,6战队司令东方辰考虑到孟孔的重要xìng,加之附近没有任何部队能在十小时内赶到。所以拍板决定动用直升机增援,堵住这股试图越过湄公河的银轮部队。不过东方辰并不知道,他的大活宝师长,已经把两栖装甲车当船用了。

  等机枪手将自己和飞机用安全带绑牢后,十二架海骑兵顶着大雨向西飞去。

  直升机起飞的同时,近藤元比何海的预期提早半小时抵达孟孔。虽然湄公河很长,但适合横渡的地方却不多,主要问题不是水流和船只,而是没有路。rì军虽然擅长小部队作战,但面对大片没有路。甚至连自行车都无法通行的原始雨林也是不敢钻的。所以从万象至金边,可以横渡的地方并不多,占巴塞以南最近的就是孟孔。

  孟孔其实是个江心岛,宽阔的湄公河在这里被数十个大小沙洲分流,所以水深浅,水流慢,非常适合部队横渡。而且孟孔有泥路直达阿坡,可以绕到占巴塞后方。

  三十八联队联队长近藤元是51o事变后上台的激进军官,也是铁杆的大6派。两次失败让他们这些大6派怀恨在心。一直认为中国才是rì本最大的死敌,不打败宿敌就无从谈帝国崛起。所以得知德国以弱势战胜拥有欧洲第一6军的法国后,反而平添了击败死敌的信心。“搜集船只,其余人准备渡河。”到达孟孔后。他一刻都不想耽误。

  “大佐阁下,要不要先派人过河侦查?”

  “不用了,支那人的炮舰还在西贡呢,没必要浪费时间。”面对参谋的提醒。近藤元摆摆手。

  近藤元信心十足,因为情报说,顽固的法国人还用炮舰堵着湄公河入口呢。没有军舰。又身处中段雨林区,占巴塞的支那6军是无法迅越过雨林和水网天堑增援这里的。

  命令下达后,孟孔附近的渔村就传出叫喊和枪声,大队的rì军士兵骑着自行车冲入村庄,强行征缴渔船。为抓紧时间,遇到敢反抗的人,往往是立即开枪打死。听到这些枪声,近藤元不仅没阻止,反而露出了笑容。三十八联队是一支历史悠久的步兵联队,连久迩宫邦彦亲王都在联队中服役过,要是连杀人都不敢,还怎么保持战斗力?

  近藤元不在乎枪声,但却惊动了一群顺流而下的煞星。“停车!停车!”听到隐约的枪声,冲在前面的何海立刻喊停,还向身后几公里外的主力挥旗提醒。“怎么停了?”跟在后面的“海蛇”慢慢追了上来,张连生钻出坦克,询问情况。

  “应该是枪声,恐怕是我算错,rì本人提前到孟孔了。”何海有些自责,没想到自行车度比他想的还快,使得原本准备的伏击战一下子变成了遭遇战。

  “来得好!”张连生却一点都没在意,这些天他都被天气给憋坏了。别管什么伏击战还是遭遇战,只要能打仗出口恶气就行。所以他立刻信号,让后面的“水獭”分出十几辆先上岸,绕道后面去堵住rì军。两栖装甲车上岸的条件很复杂,需要沙地缓坡,所以一个连的水獭花了十几分钟,才找到上岸的地方。等迂回部队钻入雨林后,张连生挥挥手,剩余部队立即开足马力向孟孔冲去。

  “伍长,后面好像有声音。”白濑陇三站在刚搜罗到的渔船上,听到身后有异动,立刻放下摇橹推了下拿着一袋白糖的伍长。糖是重要的战略物资,所以rì军每到一处就会挨家挨户的搜集。伍长一心都在白糖上,没注意到空气里低沉的引擎声。直到白濑提醒才站起来:“机船,肯定是机船。太好了!友立君,准备好机枪!白濑,掉头靠过去!我们给联队长一个惊喜。”

  伍长听清楚声音后,兴奋地大喊起来。要知道他们搜集的都是一次带几个人的小渔船,如果有一艘机船,部队通过的度就会快很多。机枪手立即趴下,将大正十一式歪把子轻机枪架在船头。白濑一边转弯一边纳闷,孟孔又不是什么城镇,怎么会有机船呢?难道是占巴塞下来的敌人?也不对,占巴塞的船都在师团长手里。那又是哪里的船呢?

  白濑心里越来越不安时,两辆“海蛇”两栖坦克已经绕过沙洲出现在了视野中。几乎平水面的低矮外形,挡板激起的白浪,让白濑和伍长目瞪口呆,那是什么?“火炮,是火炮!”不等他们搞明白,瞄准的机枪手却吓得大喊出来,因为他看到,挡板后面还有一根粗大的炮管。

  “开火!”

  在水里使用火炮会减慢度,所以坦克手立即用同轴机枪对准迎面驶来的小船。“嘶嘶。”如同扯布般的声音中。两道火舌猛冲而出,瞬间白濑的小船边上就出现道道水柱。“支那,是支那人!shè击!”机枪的扫shè,让伍长和白濑瞬间明白对手是谁,船头的歪把子机枪立即向海蛇打出一串子弹。要说rì本机枪手的准星比次参战的6战队要好些,很快就在挡板和装甲上打出一串火星。

  “八嘎,是铁甲!撤退!”伍长见到机枪没效果,立刻明白这两个像乌龟一样的东西有装甲保护。但此时已经晚了,两挺hJ32机枪很快就从小小的渔船甲板上扫过。包括白濑在内的五人全部被打死。

  “为什么会有机枪声?”机枪清脆的声音一响,立刻惊动了孟孔的rì军,连近藤元都从躲雨的小屋内钻出来。要知道,南进后战线拉长补给困难。所以rì军平时很少用机枪。“八嘎!去看看,是谁在乱用机枪!”近藤元还以为是有人在滥用机枪,用军刀狠狠跺了下地。他此次出来为加快度,丢下了很多重装备。只带了几门拆分的37shè炮和92式步兵炮,步兵只有一些重机枪和掷弹筒,怎么舍得在平民身上乱用机枪呢。

  十几名rì军骑着自行车向枪声响起的地方赶去时。两辆“海蛇”已经快冲过浅滩,抵达了孟孔大沙洲。“快看!rì军,是rì军!开炮!”一过浅滩,云集在渔船码头的大队rì军就进入眼帘,见到那么多没有防备的rì军,车长激动地连连大喊。

  此时码头上的rì军也现了两辆屁股后面喷着水柱的“海蛇”,不少士兵还指指点点,似乎在讨论那是什么东西。当军曹看见“海蛇”上的火炮后,才猛地叫起来:“内火艇,是支那海军的内火艇!躲避轰轰!不等这名认出两栖坦克的军曹喊完,两辆“海蛇”已经开炮。

  轰隆隆的爆炸声击碎了孟孔的平静,7o毫米榴弹在大雨中不断炸开,猝不及防的rì军被炸得惊慌失措。但不得不说,rì军的素质还是很不错的,甚至要略高于次参战的6战队二师,短暂慌乱后很快就各自找好掩体,尤其是第一次中rì战争后大量仿造的掷弹筒几分钟内就打出反击。

  砰砰的爆炸声在两辆“海蛇”身边激起了水柱森林,由于“海蛇”是三人轻型坦克,车长需要兼顾炮手工作,加之正在对敌进行压制shè,所以驾驶员暂代了指挥,立即向码头旁的浅滩冲去,试图抢滩上岸。

  “不要让他们上岸!长野,去指挥你的大炮!集中全部火力,重机枪!”近藤元没想到在这里居然会遭遇罕见的海军内火艇(rì本对两栖坦克的称呼),甚至想不明白对方是怎么越过茂密丛林来到这里的。但即使有种种疑惑,他也知道不能让“海蛇”上岸。因为上岸后的坦克度会更快,更加难以对付。

  继掷弹筒后,rì军的92式重机枪也开火了。3o弹板不断被塞入枪膛,正准备上岸的“海蛇”表面立刻被打出无数火星。但7.7毫米九二式重机枪显然无法对付坦克。不过rì军也有自己的反坦克武器,那就是用三轮摩托拖带的两门九四式37mmshè炮和仿造中国的九二式7o毫米步兵炮。

  这两种火炮都是轻型武器,极端时甚至可以拆开用人力扛着跑。所以为加强火力,近藤元特意带了几门,不过弹药却很少。本来想等到包抄后用于攻坚,没想到现在就必须拿出来。由于事突然,几门炮还处于分解状态,所以近藤元只能靠机枪和掷弹筒对付“海蛇”。

  后面拼命组装火炮时,前面两辆“海蛇”已经沿着斜坡开始上岸。湄公河不是大海。坡度跨度大,岸边泥土被持续大雨泡的很松软,所以两辆海蛇开足马力还是行动缓慢。

  “炸掉它!”近藤元见到两辆坦克不断打滑,立即准备派人准备近距离炸掉坦克。几名rì军带着手榴弹和炸药包冲向坦克时,河面上却陡然再次出现一大堆两栖装甲车。“开火,坦克全部开火!”

  张连生见到自己的两辆坦克被困在斜坡上,才现自己算错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河滩不是海滩,很多地方坡度大,而且淤泥更软,被坦克和装甲车的轮子一搅。很容易破坏河床,导致无法上岸!但现在他也只能咬着牙硬上了,先下令剩余的“海蛇”全开火支援,同时让装甲车先上岸,这样就能靠步兵先组织防线,掩护坦克上岸。

  十几门7o毫米炮的加入,顿时在岸边卷起一股旋风。泥浆飞溅树木折断,好不容易搜集起来的渔船更是在炮火中四分五裂。利用炮火压制的机会,数十辆“水獭”两栖装甲车开始冲坡。

  “轰!”

  张连生的失误很快付出代价。因为这时rì军终于组装好第一门92式步兵炮。第一炮弹在水面斜坡上激起水柱后,他就暗道不妙。虽然相信只要等迂回部队过来,自己能轻松获得胜利,但松软淤泥让冲坡变得极其艰难。好几次眼看上去,都因为大雨导致岸边泥土松软又滑了下来。在连续几枚炮弹不中后,一枚7o毫米榴弹准确命中水獭的车厢。防雨油布根本挡不住炮弹,车箱里的十六名6战队士兵顿时被炸得血肉模糊。车子也猛地下滑退到旁边直打转。“不要停!不要停!继续冲!”张连长见状眼睛霎时通红。

  “轰!”但没等他从刚才的损失中缓过劲,远处雨林里又传来一声炮响。眼睁睁看着刚冲上岸“海蛇”被37毫米战防炮击毁猛地停了下来。“战防炮!”装甲营见状,立即把全部火力都对准那片树林。7o毫米坦克炮,12.7毫米重机枪和通用机枪不断扫shè,打得枝叶横飞。

  “三排,跟着我!”见到不断有装甲车和战友被打死,步兵排长刘磊怒火中烧,一见rì军炮兵被压制,立刻招呼战友冲上去,在跑了一段后又立刻改成匍匐前进。很快,他就爬到了距离对方只有大约五十米的大树后面,探头看去,rì军炮兵并没有被炸掉,反而在哇哇乱叫的一名军曹指挥下准备装弹。“妈了个巴子的!”刘磊暗骂一声,向后面示意用手榴弹引开rì军注意力。几秒钟后,六七枚手榴弹就被扔出,爆炸果然让rì本炮兵集体卧倒。趁这个机会,刘磊拉开进攻手雷的保险,一手握着冲锋枪,一手手雷,爆喝一声猛地向前冲去。

  刚刚躲过手雷的rì本炮兵见到烟雾里有人影冲来,抄起步枪就是一串子弹。但刘磊动作很快,在战友的掩护下不断跑之字,好几次子弹都擦着他的钢盔掠过。就那么短短的十几秒钟,他终于冲到了掷弹距离。手雷抛出的同时,身子往前一跃,手里的冲锋枪对准rì本炮兵一串急shè。伴随着轰隆巨响,92式步兵炮摇了两下后一个轮子掉了下来。不等rì本兵抢救,刘磊已经再次爬起,冲入炮兵阵地一通猛扫。“天皇陛下万岁!板载!”这时,左边大树后面突然冲出几名腰带上还挂着布袋的rì本兵,不由分说挺起刺刀就向他冲来。

  这几名刚刚听到枪声从渔村赶回来的rì本兵大出刘磊预料,没想到这里还藏着其它人,刚转身雪亮的刺刀就从肋部穿了过去。“王八蛋!为班长报仇!冲啊!”刘磊的倒地,激起了战友的怒火,十几名6战队一路狂扫,将几名偷袭班长的rì本兵打得浑身都是血洞。

  虽然6战队二师的官兵是第一次接受战场洗礼,比经历过中亚会战的6军差很多,但战斗意志和韧xìng却很强,在火力掩护下,步兵不断扩大阵地范围,保护装甲车上岸。但随着征缴船只的rì军纷纷回来,人数少的劣势开始出现。面对四面八方回来的士兵,近藤元也知道这是关键时候。只要不让对方的装甲车上岸冲起来,就是胜利,所以立即拔出军刀下令冲锋。

  但他还是太小看“海蛇”和“水獭”能力,依靠轻重机枪和火炮,这轮冲锋才起就被打的支离破碎。瓦解进攻后,一辆“海蛇”终于艰难爬上了岸。几名6战队士兵见状立刻冒着弹雨,拿起坦克屁股后面的挂钩纵身跃入大河,用绞盘将困在河里的坦克一辆辆拉上岸。

  “八嘎,再上!告诉中山君,一定要缴获支那的内火艇”眼看越来越多的装甲车上岸,近藤元咬着牙下令再次组织冲锋。他知道渡河肯定是失败了,但要是能消灭装甲营缴获内火艇,肯定也是大功一件。但他的梦想很快就遭到重创,随着坦克和装甲车纷纷上岸,rì军的进攻顿时遭到更准确的坦克炮的压制,码头上的房屋和建筑不断被“海蛇”命中,躲藏在里面的rì军要么被炸死,要么只能逃到开阔地向后面的雨林里跑。

  就在这时,天空中也响起一阵嗡嗡声,十二架海骑兵从树林后面跃入眼帘。四架临时改装成武装机的海骑兵开始还愣住了,没想到这里会有友军,而且还打得rì军不断后撤。由于两支部队绞的太近,一时间根本不知道怎么办。幸好张连生现直升机后,立即用无线电告知番号,并让他们帮忙堵住向树林逃窜的rì军。

  八架运兵直升机到处找空地时,四架武装型立刻改变计划,转了个弯后飞到rì军撤退路线上空降低高度。次见到这种能灵巧转弯,还能悬停的飞机,近藤元也是一呆,心里涌起了很不妙的感觉,连准备撤退的rì本兵,见状后也纷纷举枪准备把低空盘旋的飞机打下来。但这时机枪响了为保证持续火力,海骑兵特意安装了水冷重机枪,这样就不比更换枪管。八挺重机枪的连续扫shè下,将那些举起枪的rì军的身体被扫得支离破碎,连半载冲锋都用不上就被打死。

  海骑兵的出现摧毁了三十八联队继续打下去的信心,见到自己的士兵如阳net白雪般,在空中机枪和地面炮火夹击下不断被打死,近藤元双目赤红却又无可奈何,只能下令剩余士兵骑车往树林里钻。

  “想跑!打了老子的人,就想跑?!冲,冲上去!看看是我的铁轮快,还是你的银轮快!”上了岸的张连生终于解脱了,抹了把冷汗,下令装甲冲锋。

  剩余的“海蛇”立刻喷出浓浓黑烟,将刚才的憋屈和怒火全泄了出来,度提到每小时3o公里,追着自行车屁股一通狂追。连那些放下步兵的“水獭”和“猎蜥”都开足马力,有些车子上根本没机枪,所以副驾驶纷纷探出车窗,用自卫冲锋枪扫shèrì本兵。一名驾驶员见到副驾驶被子弹打中,更是开足马力向rì军冲去,六吨的车体直接将自行车和人一起压成碎肉。

  见到这名驾驶员的疯狂,装甲营的其它驾驶员也纷纷猛踩油门,马来亚战役中出奇制胜的银轮部队一时间竟然被撞得轮箍横飞尸体散落。甚至有几名rì军被车辆撞得直接飞起十几米高。一个小时的战斗,让三十八联队的银轮偷袭计划完全失败,等包抄部队赶来,近藤元的联队已经丢下近两千具尸体,要不是雨林帮忙早就全军覆没了。

  “继续追!看看谁快!”张连生看看油表,咬牙切齿撵的rì军鸡飞狗跳……(未完待续……)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