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871章 高地大血战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go-->  一个晚上,丢掉三个步兵师和594辆坦克(进攻萨特帕耶夫的部队也损失58辆),这个代价是沉这里面足足有3个战斗工兵团和两万老兵!前者是苏军中真正地精锐之师,全部由工程师、矿工和至少参加过三次战斗的老兵组成,所以即使斯拉夫民族打仗向来有不惜命的传统,朱可夫也不得不立即召集军官连夜研究对策。【更新WwW.】

  但了解越详细,朱可夫就越感觉这条壕沟不简单,尤其是壕沟深度太大,四周又都是岩石硬土,填平难度很大。而且由于对方一侧有土堆,即使架桥也会形成高低差,坦克上坡时需要面对后面山上的反坦克火力,下坡时又会暴露最薄弱的顶部,20毫米厚的顶部钢板连小口径战防炮都能轻易地打穿。就在大家都没有好办法时,戈利科夫建议放弃正面从北断绕路。但这个提议被朱可夫否则,因为一旦他的主力也向北运动,必定会将防守方的装甲力量吸引到北面,这会导致从北面绕路的第五坦克军被提前发现。

  让他做出这个判断的是,逃回来的士兵说他们见到乌勒套高地上有至少100辆坦克(苏军士兵将猎歼坦克当成主力坦克,这种事情在二战中是常事),而进攻萨特帕耶夫的部队也遭到至少一个完整地坦克师的反击。按照情报,中国国防军标准装甲师是两团制,每个团大约118辆坦克,所以这个规模已经超过三个团,恰好是第二军的全部装甲力量总数。所以他判断,国防军第二装甲师就在自己前面,如果向北,那么第二装甲师也会向北,第五坦克军的包抄就会变成强攻。和第二装甲师这种绝对主力在旷野打对攻,这在东哈萨克后就被彻底否定。

  他考虑再三,还是决定继续进攻,但由于苏军没有机械化架桥设备,所以最后根据大家的意见,定下先用重炮轰平土堆,然后用装满沙土的卡车直接往堑壕里冲,靠卡车和沙土将一些关键位置填满,最后用快速坦克和拖拉机拖钢板靠近,由工兵完成铺设。确定好填壕战术后,几百名惩罚营士兵先被送上装满沙土的卡车,为防止这些人中途逃跑和胆小,朱可夫还下令拆除所有刹车装置。

  然后,他又下令将所有能凑出来的钢板都带上,最后将没有被摧毁的b4和br5重炮悄悄移动到更靠近堑壕的地方。但积极备战准备第二波进攻的他却不知道,刘明诏已经提早五天料到自己这个薄弱位置会被选为突破点,所以不仅选择适合地形的戈兰壕和k16等针对这种地形的战术和武器,还将四周可以抽调的装甲部队全部集中到手里,最后更是果断分出大半交给卓凡,和他的第五坦克军打对插。

  早上6点,从阿尔卡雷克等野战机场来支援的第一波120架il2和68架图2终于赶来,它们一起在乌勒套山防线上投下250吨炸弹。但他们没逞威多久,从热兹卡兹甘和克孜勒奥达尔高速赶来的中国空军就接管了天空。112架雷电组成交战以来最大的空中遮蔽机群,只用了五十分钟,就以损失12架的轻微代价,将苏军战机扫荡一空。

  躲在掩体里的苏联士兵傻呆呆看着自家一架架落下时,朱可夫已经趁着空中绞杀战堵塞空域,无法轰炸的机会,下达了进攻命令。命令很简单:“不惜代价填平战壕冲破防线,凡不敢进攻的人,无论军官士兵全部就地处决!”

  这道冷酷命令让苏军上下心生寒意的同时,他又下令拿出沿途搜刮的所有伏伏特加酒,分给每一名惩罚营和突击士兵。先是威胁,然后又是烈酒,冷热交替不仅显示出他的治军手段,也激起了被昨晚屠杀搞得消沉的拼死之心。

  6点25分,进攻开始。数千门火炮同时将表尺锁定在堑壕和乌勒套山高地,威力最大的20门b4型203毫米和6门br5型280毫米榴弹炮更是集中火力破坏堑壕。尤其是后者配备的246公斤高爆榴弹,每次落下都能将堑壕和土堆炸得支离破碎。短短二十分钟,整个乌勒套山防线就落下16万枚各类炮弹!相当于投下3400吨钢铁!

  但朱可夫的大炮兵这次却遇到了对手,由于乌勒套山防线本来就是防止苏军进入克孜勒奥尔达的关键点,所以刘明诏从率领第二军进驻起就不断加强,在冬季大雪封路导致运力紧张地情况下,甚至主动缩减口粮和弹药,将补给吨位留给水泥和钢板等物资,又经过战前五天的紧急加固,不敢说万无一失,起码非常完整。而且刘明诏还早早将驻守部队撤到西面斜坡的工事里,让部队避开了大部分炮弹。

  疯狂的炮火没能持续多久,山头的k16加农炮就居高零下率先锁定威力最大的br5和b4重炮。射程高达22800米,弹道平直拥有坚固掩体保护的它们很快摧毁了br5阵地,还连带摧毁七个b4阵地。紧接着雷电机群从天而下,向苏军炮兵阵地发起了一波*的扫射。

  朱可夫虽然遗憾没彻底破坏堑壕,但好歹是起到了些作用,而且他目前的后勤也维持不起更长时间炮击,所以下令炮火延伸后,就命令进攻部队出发。为一鼓作气突破古怪的堑壕,并将敌人主力拖在乌勒套山高地为第五坦克军作掩护,他一口气投入1300多辆由卡车、坦克、装甲车和拖拉机组成的突击集群,还投入5个步兵师跟在后面作为第二波力量。为防止混乱,还将突击部队编为三十个小集群,并为每辆车都配备了信号枪。

  滚滚铁流,再次浩浩荡荡杀向防线,由于战机在对付苏联炮兵,所以远程打击主力还是第二军炮兵。数百门火炮,将一辆辆坦克车辆炸成火球的同时,躲在掩体内的反坦克炮手也一路狂奔,从西坡赶到东坡阵地。

  由于提前判断,刘明诏在五天内通过空运等手段运来三个反坦克炮营后,第二军的反坦克能力已经相当强。率先开火的还是昨天创下单车击毁11辆坦克的133号猎歼坦克,熟悉性能的车长这回直接将目标锁定在2600米外一辆带头的t34上,为确保穿透选择了高速钨弹。

  “轰!”

  105毫米分装加农炮的威力实在是太大,即使这么远,高速钨弹依然穿透力了t34的前脸,还撞上内部炮弹。火球中爆炸分解的t34,拉开了苏军又一轮的死亡征程。在首发命中后,157门从70毫米到105毫米各类反坦克武器全部开火,尤其是猎虎乙型猎歼车装备的105毫米线膛加农炮,即使用普通碳化钢穿甲弹,也可以在2000米内击穿t34的任意部位。但今天反坦克火力不像昨晚那么轻松,只要飞机没能及时覆盖,隐蔽的苏联炮兵就会向反坦克点倾洒炮弹,导致很多反坦克阵地都被苏军炮兵摧毁。

  随着一辆辆坦克和车辆被摧毁,苏军冲锋的路上到处都是燃烧的钢铁残骸,士兵的尸体在火焰中噼啪作响。跟在后面的步兵已经不敢看地表,唯独朱可夫对这些损失视若无睹,全神贯注的盯着跟在坦克后面,装满沙土的惩罚营。

  瓦伦西原来是一名少尉,但在东哈萨克战役中因提前撤退被送到惩罚营。惩罚营每个苏联军人都不想待的地方,因为这里其实就是敢死队。而他这次的任务,就是将装满沙土的卡车直接开进那道该死的战壕!一路上,到处都是死尸和爆炸的坦克,由于出发前所有敢死队的卡车都被拆了刹车,所以他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跳车当逃兵被后面的步兵打死,要么就完成任务,只要没死就能恢复上尉连长的荣誉。

  所以他和大家一样,死死将油门踩到底,不断地打方向盘,有时甚至直接从战友的身体上碾过去,就为争取那一线机会。“轰!”左前方一辆t26被击毁的同时,他拿起酒瓶,一口将大半瓶烈性伏特加全部干完。火烧火燎的喉咙让他两眼充血,望着那道细细地堑壕,如野兽般叫嚷着冲破火球。

  没有刹车,装满沙土的卡车以每小时60公里的速度,直接冲入堑壕。然后狠狠撞在底下被击毁的bt7上。猛烈地撞击将挡风镜震碎,碎片直接扎入了他的身上。但他现在已经顾不上疼痛,连滚带爬冲出变形的车厢。就在他跳入堑壕一路狂奔时,一辆接着一辆卡车在从上面坠落,到最后他不得不抱着头蹲在死角里。或许是上天垂青,他最后没有被卡车和沙土活埋,也没被打死,而是在战俘营渡过了六年。

  瓦伦西等惩罚营士兵的亡命填坑战术下,很快堑壕就出现一段段塞满沙土和卡车残骸的地区,虽然坦克还必须等铺好钢板后才能上去,但大批熬到阵地前的步兵已经从这些缺口迅速向山坡上冲突。

  第一名苏联步兵越过战壕的同时,第二军部署在山坡上的轻重机枪同时开火,很快被填平的路段前就堆满了尸体。

  两旁绑着钢板的拖拉机终于到了,苏军工兵迅速砍断绳子,抬着钢板向填平的缺口冲去。但他们和步兵一样,也遭到了疯狂的火力覆盖,短短几十米就有上百名工兵死伤。等到钢板最终被铺设好,后面的坦克兵不顾满地尸体,直接碾压着骨肉冲了上去。

  但这辆t34坦克还是没越过土堆,因为下坡时露出顶盖被三门40毫米战防炮同时命中停下。这一停直接要了后面坦克的命,由于道路被阻塞,一辆辆亡命前冲的坦克在通道前云集成堆,变成了炮弹磁石,吸引了更多反坦克火力。

  爆炸火焰爆炸!整个战壕前都是这样的场面。由于第二军的反坦克火力太强,朱可夫计算的三十个填壕点只完成十三个,剩余的惩罚营卡车不是被反坦克火力摧毁,就是因为规避炮火没冲到位置白白牺牲。十三个填埋点,就是十三个坦克坟墓,上百辆坦克和车辆在短短几分钟内被摧毁殆尽。但就装甲力量再次遭到毁灭性打击时,跟在坦克后面的步兵集群终于冲到战壕前。他们比坦克灵活多了,一些人绕开坦克障碍,一些人直接用带来的木板架桥越过障碍。

  步兵进攻是灵活地,但伤亡却更加惨烈,短短的一个小时,就有上万苏联步兵躺在高地前,受伤者更是不知凡几。但朱可夫没有停止这种搏命的进攻方式,或许是他相信只要坚持到下午,绕道的第五军就能打开局面,或者是他见到步兵已经撕开防线认为很快能突破防线,又或者是他意识到如果这里打不开局面,反击就会功亏一篑,所以再次调集四个步兵师,发起第三波进攻。

  近十万苏军的投入,让乌勒套山防线压力陡增数倍,空军虽然不断来支援,但此时第二波由48架bf109、75架米格-1和225架il2组成的战斗机编队开始从四面八方赶来,苏联飞行员用牺牲换时间的办法,为朱可夫拖延了足够时间。

  十万苏军和四万防守的第二军将士,就在短短的47公里长高地上捉对厮杀,一次次冲锋和反冲锋中,高地山坡上躺满了双方的尸体。但就在防线吃紧的时候,刘明诏却不疾不徐,悄悄回到热兹卡兹甘指挥部,将钢盔交给卫兵后走到地图前:“支援部队出发了吗?”

  “徐帅这回挺大方的,首批六个师和三个装甲团已经怛罗斯(塔拉兹)出发,103装甲师和哈萨克独立军的两个骑兵师也已经从卡拉干达向我们靠拢,预计四天内全部能到。”参谋长徐祖贻中将,指着地图介绍援兵进展。

  “8个步兵师,5个装甲团......四天,应该差不多。”刘明诏算算时间,在随身笔记本上标注好后,又在作业地图端详半天,良久后才抬起头:“对了,卓凡呢?”

  “这里,在我们北面137公里。侦察机一小时前报告,他的主力已经通过库尔加森,但......未做停留,连防御阵地都没部署!”徐祖贻也是参加过上次欧战的老国防军了,保定系炮兵科三期高材生,中途留学法国三年。在军中熬到二十年才到今天的他很不容易,所以平生最看不惯不好好工作,只想升迁的军官。对短短两年从少校升到准将的卓凡也也不怎么友好,带着点埋怨道:“您看,库尔加森是必经之路!现在三个苏军装甲师和三个步兵师就在他东面40公里扑过来。按道理应该先布置阵地,可他倒好,直接往北面树林里一钻,侦察机都找不到。而且这小子出发后就保持无线电静默,连我发的电报都没理睬!”

  “未做停留?这混小子,又打什么坏主意?”(未完待续)<!--over-->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