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870章 单向屠杀!

第870章 单向屠杀!

  “刹车!快刹车!”

  “后退,后退!”

  没有言辞可以形容那一瞬间的混乱,朱可夫的装甲猪突集群就像一群扑火的飞蛾。12台探照灯是很亮,但面对47公里长的战场,还是太微弱了。最前面的坦克在刹车后退,后面毫不知情的坦克又了冲上去。整个集群,就像高速公路上没装刹车的重型卡车,一辆接着一辆冲到土堆下,然后碾碎木板一头栽入深达九米的壕沟内。混乱、混乱还是混乱!根据事后统计,足足有97辆坦克陷入战壕,直到会战结束都没能爬出来。

  这个数量连布置战壕的刘明诏都没想到,他当初认为最多圈住二三十辆就顶天了,直到后来的苏军俘虏才道出真想。原来,朱可夫的坦克集群依然没有无线电,所有坦克和车辆得到的命令是“必须用最快速度冲到土堆下面。”由于没有无线电,前面的坦克无法呼叫避让,而本该用信号弹指挥的三辆T34指挥车大概是太勇猛,第一时间就全部陷入战壕,根本没办法打出撤退信号弹。既然没有预警,所有的苏军坦克、拖拉机和卡车又都开足了马力往前冲......。

  一场被载入史册的经典的坦克猎杀战就这样阴差阳错的开始了。

  “点名开火!自由射击,自由射击!”

  “迫击炮!”

  “突击队,上啊!快上去!”

  这边苏军阵脚大乱,那边隐藏在半埋式加固掩体后面的一百多门反坦克武器火力全开,大队大队躲在坚固掩体内的步兵冲上土堆。瞬间,战壕土堆后面就喷出无数火球。“距离430米,T34、穿甲弹、开炮!”编号133的猎虎乙型猎歼坦克内。车长站在车顶,手举测距仪,根据上面的刻度报出坐标后,L55型105毫米分装加农炮立刻喷出一团火球。车体震动的同时,被瞄准的T34/76就如同绚烂的烟花般,猛然爆炸裂开。

  105毫米穿甲弹的威力太大了,何况这门炮原本是为海军量身打造的大威力分装炮,是可以用来对付驱逐舰的火力。打在一辆只有80毫米厚度的T34上,和大人欺负小孩一样。而且事后分析缴获的T34钢板后得知。因为工业能力不足,除了少数T34/57外,其它坦克的装甲都放弃了表面硬化钢板,直接采用最简单的镍钢轧制钢板。要知道,如果对镍钢进行表面硬化处理。一辆36型主战坦克光装甲处理就要两周时间,这也是为何苏联能在工业能力不足,却大量制造T34的原因。

  当然,在省时省力的同时,这样做的后果非常严重!由于耗时的表面硬化工序被取消,大部分T34的实际防护能力都下降了百分之二十。这就是说,原先31型的70毫米/L50火炮需要在800米才能绝对击穿。而现在直接在1000米距离上就能打穿任意部队。

  “左三度、距离870米、T34、穿甲弹。”车长冷静的话语中,炮口微微一转,第二枚穿甲弹再次击出。

  爆炸,火球。炮塔掀起十米后落下。

  “司令员同志,司令员同志!”参谋满脸焦急的冲入指挥所,一把将正在和戈利科夫研究战局的朱可夫拉起来:“司令员同志,你快去看看。前面出事了!”

  朱可夫脸色一凝,旁边的戈利科夫更迅速。抓住参谋吼道:“是什么事情?”

  “有战壕!土堆的前面,有一条覆盖起来的隐蔽反坦克壕。”参谋满头大汗,拉着两人就往外跑。戈利科夫开始还不满意,嘀嘀咕咕不就是一条战壕嘛,让步兵填平就行了。但等拿起蔡司望远镜,看清楚远处的景象后,也狠狠地倒吸口冷气。

  无论向哪个方向看,都是在土堆前挤成一堆的坦克和车辆。有的在倒车,有的在打转,更有的已经开始将被击中起火同伴往壕沟里推。可就是这样一辆几米高的坦克,推入战壕后居然连炮管都没露出来。这该多深啊!更糟糕的是,乌勒套山东面斜坡和土堆的后面,就像照相机的闪光灯一样,亮起数百团光芒,密密麻麻的反坦克武器、迫击炮正朝着己方的装甲部队和步兵疯狂开火!

  “不要停下,不能停在那里!笨蛋,这些笨蛋!让步兵冲上去,让步兵冲上去!”朱可夫气急败坏。但他不知道,刘明诏这次布置的,是某次演习中杨秋当场解说过的戈兰壕。这种战壕局限性很大,沙地和松土地效果不佳,因为推土机可以轻松填平,但现在呢?乌勒套山除了最北面是沙地外,整个东坡都是坚硬的岩石,苏军连填土都找不到几把沙子。宽达6米的壕口,深9米的壕底,加上错误判断以为土堆只是临时遮挡物,没有用重炮进行火力破坏,所以连步兵都很难过去。即使有少数过去的,也很快被冲上来的突击队用机枪和迫击炮剿灭。

  十二道进退无措的雪白探照灯柱,见证的不是胜利而是一场对己方坦克集群的单方面屠杀!数百辆如无头苍蝇般拥挤在战壕前的坦克车辆,被反坦克火力一一点名。一团团的火球,如同一支支火炬,照亮了整条乌勒套山防线。

  一切都像一场导演好的假戏,即使第一军的将士们,都觉得画面极不真实。刚才还气势汹汹,纠集数倍重炮的苏军装甲集群,在本方的反坦克火力前,就像热刀子插入奶油般消融。而且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第一排坦克刚碾碎木板掉入壕沟,土堆后面就喷出无数的反坦克火力。以至于双方的大部分士兵,都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疯狂扑来的坦克就被“排枪”点杀!更惨的是苏军步兵,迫击炮、战防炮、还有部署山头的K16远程加农炮,不断将弹雨倾洒在他们中间。暴露在开阔地,失去防护的步兵如麦子般被炮火撕碎。

  “拆下卡车后斗!步兵。步兵出击!集中火力轰开土堆!开起来,开起来,不要停下,该死的!你们会被打死的!”终于有苏军军官从异变中清醒过来,大声喊叫让坦克向土堆开火。

  有了指挥,趴在地上的苏军步兵终于有了明确目标。精锐的战斗工兵率先行动,他们先将卡车和拖拉机的车斗拆掉,然后组成突击队扛着木板冲向战壕。

  看到这一幕。刘明诏也很快做出调整,下令K16加农炮击对付探照坦克,同时步兵前移清扫。老而弥坚的K16在国防军中已经服役超过25年,炮兵们对它的性能早已烂熟于胸。接到命令后,16门K16立即瞄准举着探照灯。目标明显的T26坦克。轰轰轰......两轮点杀后,12台探照灯全部熄灭,整个战场只剩下燃烧和爆炸的火光。

  “快快,装弹。”第34摩步师的掷弹兵马厚才,扛着84毫米无后坐力炮,带三名装弹手和其它战友们冲上土堆。当大家用机枪和步枪将成堆的苏联步兵扫落堑壕时,他却从土堆特意留出的狭窄窗口。瞄准了坠入堑壕的苏军坦克。

  西年科上校好不容易从拿大顶的坦克里钻出来,刚拔出信号枪准备发出撤退命令,就见到一张狞笑的脸出现在十米之外,然后一个黑洞洞的炮口伸了过来。“吃爷爷一发!”以著名的古斯塔夫为模版的84毫米无后坐力炮。准确用穿甲弹在从西年科上校的肚子上开了个大洞,然后钻入后面T34/57腹部薄薄的钢板内。“轰!”一声巨响,整辆坦克都燃烧起来。

  “再来!”爆炸的火球,激起了马厚才的野性。等炮弹装好后。又对准了旁边另一辆T34。“轰、轰、轰。”和其它十几个反坦克小组一样,马厚才也兴奋死了。哪见过这么打坦克的啊?以前让步兵用无后坐力炮打坦克,那就是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的工作,可现在呢?“再来再来、爽啊,和打兔儿爷一样。还愣着干什么?找目标啊。”马厚才越打越兴奋,眨眼间七辆坠入战壕的苏军坦克就全被他全部干掉,以至于发现没有目标后,还气得直跺脚:“咋不多掉几辆下来呢?”

  “班长,要不打堑壕对面的步兵?”

  “对啊!臭小子,够机灵。来,装榴弹,再吃爷爷一发!”马厚才彻底打兴奋了,不断催促后面送炮弹上来,隔着战壕不管是步兵还是卡车,只要见到没起火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句:“吃爷爷一发。”

  和反坦克小组的无后坐力炮相比,真正地杀戮其实来自于反坦克炮和数百挺轻重机枪。反坦克炮砸碎钢板,成群结队的精锐战斗工兵被机枪扫死,步兵们更是惨不忍睹,残肢断臂、鲜血肠肚在堑壕前形成一个个血红的小水洼。血腥场景不禁让人想起了1916年索姆河战役第一天,英军发起进攻时的情景,但苏军比英军更惨,很多部队在几分钟内就被全部消灭。

  这仗没法打了!

  苏联坦克兵们一边要抵御四面八方射来的穿甲弹和炮弹,一边要想办法填壕.......实在是有心无力。有一辆坦克连续将四辆损坏车辆推入战壕同一个地方后,总算架起一道桥。但等坦克车开到“桥”上,下面的车辆承受不了压力发生翻覆,结果他自己也练车带人也栽了进去。眼看步兵伤亡惨重都没打开缺口,苏联坦克兵掉头就跑。步兵一看坦克都跑了,更是恨爹妈少给了两条腿。

  “打开探照灯,为我们的苏联朋友指引方向。没有任务的部队都撤回来,朱可夫的炮弹该来了。”

  刘明诏率先做出改变,随着他的命令,战场上陡然出现戏剧性的一幕。消失的雪白光柱突然再次横扫战场,国防军布置在山头的20台大功率探照灯亮了起来。但苏联装甲兵和步兵不知道啊,看到光柱还以为是后面在指引撤退路线,于是跟着光柱一路狂奔。很快,战场上就出现了奇特的一幕,几百辆侥幸存活的坦克跟着山头的光柱来回打转,而山上的反坦克炮手们,就像防空打飞机那样,光柱对准哪里,就朝哪里集火来回几遍......。

  等到苏军发现不对劲后,很多苏军坦克手才发现自己其实是在原地打转,最后咬牙纷纷脱离光柱。但漆黑的战场却让他们更搞不清楚方向,很多人最后绕了一圈发现,居然又回到了堑壕前,成为反坦克火力的靶子。

  “开炮!开炮,炸平堑壕!”眼看坦克集群和三万步兵被炮火淹没,朱可夫几乎失去了理性,不顾堑壕前还有大量本方士兵被压制在地表,下令炮兵开火,还让拖拉机将带来的6门M1939式280毫米榴弹炮拖上去,试图用炮火填平战壕。

  密集如雨的炮弹在战壕四周纷纷爆炸,眼看土堆被炸得不成形,大量泥土被卷入堑壕时,空军终于来了。

  16架双头蛟夜战型率先拉响空袭序幕,如同闻到血腥的秃鹫,俯冲而下撕咬着苏军的血肉。在机炮横扫炮兵阵地的同时,他们还没忘记投下照明弹,为后面的机群指引方向。苏军的高炮开火了,密密麻麻的火点冲上云霄,但即使在城市里,地空较量中地面防空网也占不到太大便宜,更别提这种空旷的野外。

  成群结队的化蛇乙战斗攻击机以两两一组用火箭弹反复蹂躏密集的防空炮,等到他们离开后,轰五接管了战场。82架轰五冒着密集的炮火,将226吨高爆子母弹投掷到苏军炮兵集群上空200米。母弹炸开,外壳分裂后又释放出32544枚5公斤重的子炸弹,形成了极其可怕的钢雨,一遍遍横扫朱可夫的炮兵阵地,将大批大批苏军炮兵绞成肉泥。

  等机群离开,二十公里外乌勒套山上的探照灯也悄然熄灭,寂静的夜色中,只有数百堆残破钢铁还在燃烧。220辆T34、362辆T26等快速坦克、120辆拖拉机、400辆卡车、28154名由老兵组成,其中光精锐的战斗工兵就有3个团的步兵集群.....就是这样一支放在任何地方都能让敌人流血的精锐战斗集群,却被一道战壕挡住,惨遭近三小时的单方面屠杀!到凌晨三点,最终回来的只有196辆卡车、51辆拖拉机、47辆坦克和5711名浑身是伤的士兵。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