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857章 孙传芳的左勾拳
  

  4月3日中午12点,8辆25型坦克和5辆猎犬装甲车抵达布哈拉城南。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敌人,让驻扎在这里的苏军第255步兵师非常诧异,因为这里距离东面主战场足有230公里,且四周都是沙漠缺乏占领价值。所以一开始师长卡夫斯基判断是小股部队,可等他部署好防线,一个完整的装甲团让他知道对方为何出现在这里了。因为这里是突厥斯坦山山脉尽头,虽然距离中央战场遥远,但如果被对手突破进入身后的纳沃伊,就可以顺利越过山脉天堑形成对撒马尔罕的左勾拳。

  不过他也没太担心,因为他已经有新的杀手锏,那就是乌尔根奇铁路被切断前从莫斯科紧急运来的6门ZIS-57反坦克炮,和6辆最新的T-34/57坦克。伏龙芝学院毕业的卡夫斯基和大多数苏军将领酷爱进攻不同,他在防守上很有一套,所以立刻按照国防军最擅长的装甲突破步兵清剿战术,将六门反坦克炮拆分部署在左右两翼的村庄里,然后将T34/57部署在城内死角覆盖上干草和伪装物,再将剩余的T26摆在正面,试图用T26的牺牲将对手勾引到威力巨大的57炮的伏击圈。最后他还将主力步兵摆在城东二线,这样等敌人坦克冲进来,就可以用新式坦克做箭头,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后投入步兵。

  在他对面的季明却不同,国防军装甲师的信条就是进攻,不断地进攻。要不是第十装甲师和第106步兵师已经连续开进10个小时,早已是人困马乏,按照杜聿明的性格早就用两个师直接淹没这个小城了。所以季明的战术很简单,两个坦克营从左右做钳形进攻。调动防守力量,剩余的三营掩护步兵做主攻。“都听好了!我知道大家赶路都很辛苦,但正因为辛苦需要休整,所以必须尽快拿下布哈拉夺取水源!明白了吗?”随着季明做好战前动员,针对撒马尔罕的左勾拳终于打出。

  “开火!”

  随着季明的命令,8门85毫米野战榴弹炮率先发起炮击。这种轻便的野战榴弹炮已经取代老式的70步兵炮和75毫米野战炮,成为国防军的制式武器。虽然口径只增大了十毫米,但弹丸威力却比75炮大了百分之二十。轰隆隆、轰隆隆......炮兵的覆盖火力下,只有十平方公里的小城烟雾翻腾。简陋的泥胚建筑不断倒塌,不时有没躲好的苏军被炸死。很快,被卡夫斯基部署在后面的4门122毫米榴弹炮和10门76毫米野战炮开始还击,炮弹你来我往不停在双方之间破坏地表。

  “突击!突击!步兵跟上!”

  两个装甲营率先冲出掩护的丘陵,81辆31坦克分成两路。在沙地上碾压出滚滚沙尘,向着城市东西两面冲去。“不要急!稳住,等坦克团把他们勾引过来。”见到坦克出动,卡夫斯基兴奋地对着电话大喊,稳住反坦克炮兵阵地后,又下令坦克团的T26出击。

  经历战争初期的混乱后,苏军已经意识到手中武器和对手有很大差距。已经没有人认为T26能对付数倍的31型坦克。所以苏联坦克兵们很清楚自己的工作,就是把对手勾引到村庄旁的反坦克阵地去。“轰轰轰.....。”空旷的沙地成了坦克交战的最佳场所,冲击两翼的两个坦克营配合非常默契,见到T26立即各自分出一个连停车开炮。剩余的坦克连则加速追击,避免因开炮导致减慢速度。设计时就考虑到未来战争需求,留出余量的31型坦克虽然已经逐步让位给36型,但并不代表它们就已经落后。恰恰相反。即使现在它们依然可以笑傲世界,连英美都多次表示要批量购买。

  充沛的余量设计思路下。L56/70毫米线膛炮威力十足,一经出现就引领了世界坦克炮的长身管革命。英法德苏甚至美国和日本,都开始为新坦克加长炮管增强威力。足够击穿T34的线膛炮在炮手潜望镜的配合下,很快就击毁了7辆T26,剩余的T26见状不妙立刻加速向村庄逃跑。“炮手就位!穿甲弹准备。”见到坦克将对手引来,反坦克连的上尉阿莫夫立刻大声下达命令:“方位正南,距离1500米,填弹。机枪注意逃出来的敌人。”

  阿莫夫的命令下,三根细长的57毫米炮管悄悄从泥胚房子后面探了出来。ZIS-2/57毫米反坦克炮是一种被逼出来的武器,阿瓦士战役和东哈萨克战役中拙劣的反坦克手段让苏联上下痛定思痛,即使知道这种炮加工难度大,30发炮弹后膛线会被磨损精度下降,40发炮弹打转等等劣势,依然咬着牙集中全国为数不多的精密制造能力,以每月100门的速度武装部队,就为了在新坦克出现前阻止威力巨大的31和36型坦克海。虽然刚装备不久,但阿莫夫上尉很清楚这门炮的优劣,采用76毫米炮弹的发射药筒后,可以打出每秒1000米的初速,足以确保1000米距离上击穿107毫米/35度的均质钢板。不过为了稳妥,他没有贸然进攻,依然选择继续拉近距离。

  轰!等到又一辆T26被追上在不远处爆炸后,阿莫夫才下令进攻。“轰轰轰!”三发采用从德国交换的硬质高碳钢制造的穿甲弹猛然击中650米外毫无防备的三辆31坦克。这个距离上57炮的穿深高达130毫米,已经远远超过31坦克的正面防护水平,所以三辆坦克中的两辆顿时冒出黑烟,剩余一辆被击中侧面传动机后停了下来。

  初战告捷,阿莫夫顿时信心十足,立刻将炮口对准后面的坦克。“轰轰轰!”反坦克连的速度极快,摧毁三辆31后不到十秒钟,第二轮炮弹就已经打出。虽然这次由于瞄准时间短有两发打飞。但还是有一发命中31坦克的炮塔。炮弹穿透装甲后形成的散射流,将炮手和填装手直接杀死。“反坦克炮!全体倒车,注意搜索!”短短连续两轮就有四辆坦克被摧毁,这是开战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连长常贵立刻意识到遭到了新式反坦克武器的袭击。两年多在阿富汗山区的锻炼,虽然让第十装甲师的官兵几乎换了一茬,但部队的战斗力和应变能力却非常快,甚至比排在前面的几个王牌装甲师都要好,所以坦克连立刻从前进变成后退。坦克兵更是利用各种手段搜索神秘敌人。

  阿莫夫见到对手要跑,不甘心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所以咬着牙下令弹药手先转移,自己带领反坦克炮再打一轮。但就是这一轮,让三门ZIS-2/57彻底暴露位置。轰轰轰.....三发炮弹冲出炮口的瞬间。至少三辆31坦克捕捉到了炮口火焰。虽然还是有一辆被击毁,但坦克连剩余的7辆车将炮口全部转移过来。“榴弹!全速开火!干掉他们!”怒火冲天的常贵叫喊着集火进攻,7门坦克炮使用榴弹对准阿莫夫的方向连连开火,不断地将建筑推倒。片刻后,拖在后面的两个坦克连也追了上来,得知情况后营长更是下令全体开火,并投入步兵一定要找到这种新式反坦克炮。

  左右两翼突然遭到新式反坦克武器的消息迅速传到季明耳中后。他也立刻放弃坦克掩护步兵的战术,该用步兵先导战术,保护装甲营一点点深入。这个改变,让卡夫斯基有些措手不及。因为从开战起,国防军的进攻战术一直是空军先导,装甲部队突破,最后步兵跟进清剿。现在一下子打乱了。让他很不适应。

  连后面的杜聿明和林熏南得知消息后,也意识到本来只是迂回栈道的小城里藏着价值极高的东西。所以立刻用卡车派来一个完整的步兵团参与进攻。“开火,压制开火!”一次进攻就损失十几辆坦克,让季明红了眼睛,目光嗜冷的站在坦克上,指挥坦克炮不断对布哈拉实施炮轰。猛烈地火力掩护下,增加到五个营的步兵承担起了主攻任务,60和80毫米迫击炮的掩护,步兵不断交替前进,机枪子弹更是如雨点般洒向敌人。

  苏军的防守非常坚韧,不断地用建筑物和各类掩体阻挡国防军的脚步,但卡夫斯基的排兵布阵和滞后的反应速度却让部队吃了很大的亏。由于大部分步兵都被安排在城东二线,所以当季明改变战术让步兵先导后,刚躲好的苏联步兵不得不从战壕和掩体内爬出来,将自己暴露在第十装甲师的优势火力下。

  “三点钟,873步。土墙后面一辆T34!机枪,对准土墙引导火炮!”一名发现T34/57的排长在机枪掩护下狂奔而回,对着单兵电台大喊自己跑了多少步,用最简单的办法提醒跟在后面的坦克。等听到需要具体位置后,又摔下话筒,指挥机枪对准T34隐藏的位置。两挺H32通用机枪在土墙上打出一串尘土后,炮手立刻对准子弹瞄准的方位,很果断的选择了配发的高速钨弹。“轰!”1935年式L56/70毫米线膛炮虽然不如ZIS-2/57,但依然可以在1000米内击穿100毫米/30度均质钢板,使用高速钨弹的情况下,穿深可以达到110毫米/30度。所以高速钨弹很轻易地就穿透了土墙,再从T34炮塔尾部下方的侧面冲入弹药舱。轰隆一声巨响后,诱爆的炮弹不仅将土墙全部掀开,还将T34的炮塔直接掀起十几米高。

  步兵先导战术取得了成效,六辆被卡夫斯基藏起来准备当奇兵的T34/57根本没发挥作用,只击毁两辆31坦克就被步兵引导下数量更多的坦克营围殴致死。眼看着杀手锏被毁,卡夫斯基无奈下只能下令步兵全体压上,试图打一场城市烂战。乌拉乌拉的冲锋声响彻小城,不大的地方瞬时变成了血肉交织的地狱,双方的士兵围绕着土墙和建筑反复绞杀,尸体七零八落的散落在各处。虽然国防军人数少,但火力却更占优势,HJ32机枪比DP更猛,各班都配发了榴弹枪、冲锋枪,营级更是配发了四门84毫米无后坐力炮,就算单兵武器,采用10发弹匣的H32半自动步枪也比苏军的莫辛甘纳手拉栓速度更快。

  面对从三面围过来的国防军,到下午五点卡夫斯基不得不率领一千余残兵退出战斗。一支二线步兵师,挡住对手一个装甲团和一个步兵团连续四小时的猛攻,并且击毁21辆31型坦克,已经算超额完成任务,不过这种成功却因为战略上的失败黯然失色。丢失布哈林就意味着撒马尔罕西面出现一个巨大的漏洞。相反,意识到新式反坦克炮对31型坦克能造成致命伤害后,杜聿明反应更快,果断缩短休整时间,以一个连续的左勾拳,在第二天清晨就占领了70公里外的纳沃伊,彻底打开了通往撒马尔罕的道路。

  “太好了!孙传芳在阿富汗憋了两年,总算能好好干一场了。这个左勾拳,打得好!”希姆肯特的塔什干战役前线指挥部内,得到杜聿明拿下布哈林和纳沃伊后,徐树铮也兴奋地连喊了几声好。连戴锦堂和参谋们都很高兴,因为从布哈林和纳沃伊到撒马尔罕已经一路平坦,根本无险可守。

  “拿下纳沃伊,撒马尔罕西面一片开阔。又有谢汝翼和孙传芳的15个主力师从南北两面夹击,撒马尔罕基本十拿九稳。”逗留视察的岳鹏也点点头,端起茶杯捂着手,目光绕了一圈还是落在塔什干上:“现在就看这里了,这个乌龟壳......真伤脑经。”

  见他这幅担心的模样,反倒是徐树铮安慰道:“您也别急。吃掉撒马尔罕,阿帕纳先科最后的撤退路线也断了,就剩个乌龟大阵,还能飞上天去不成?”岳鹏听完点点头,想起杜聿明汇报的新反坦克炮,关注道:“对了,杜聿明说的新式反坦克炮要立刻送去郑州,我会安排人手专门测试,看看斯大林到底搞出了什么新玩意。”

  “您放心,我已经安排飞机去了。”徐树铮说完,刚准备继续安排增援杜聿明扩大左勾拳威力的时候,通讯参谋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向他和岳鹏敬礼后,汇报道:“报告,北京急电。让总参谋长和徐司令立刻回去开会。”

  “哦?出什么事了?”

  “报告总参谋长,刚刚收到消息,德军在挪威登陆了!”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