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833章 空中炮艇
  蜿蜒宽阔的锡尔河,经历春夏的奔腾后逐渐封冻,从高空看下去,犹如一条白色丝带。锡尔河流域又称河中地区,是整个中亚最富饶的地区之一。除了小而肥的安集延属于中国外,其它地方的棉花产量占全苏联百分之六十,粮食占百分之二十七,肉类占百分之三十五,皮革和羊毛占百分之二十。毫不夸张的说,失去这里,欧洲地区的苏联人恐怕连御寒棉衣都无法保证。

  为了让哈萨克人“听话”,斯大林将大清洗带入了草原。短短几年中,成千上万的哈萨克精英被流放枪毙,哈萨克人彻底成为了“无头之群”。后来更是不顾反对强迫推行集体农庄,让牧民再也不能拥有他们生存的唯一财富牛羊。

  无视草原独特经济模式的计划体制,让哈萨克人民苦不堪言,为确保伟大领袖斯大林的光芒能普照中亚,也为对抗中国的国防要求,从第一个五年计划起,莫斯科就在这里大兴土木。塔什干至奥伦堡的铁路,就是第一个五年计划中提出,并在第二个五年计划开始动工的项目,可惜因为叛逃事件不得不进行调整导致延误,所以目前只修到咸海的迈利巴什。

  为误导敌人,15架运三在咸海上空转了个圈,然后沿着铁路线快速向东。外形酷似ju52的运三是国防军最早的主力运输机,随着空军越来越高的远程作战需求,航程过短的它逐渐沦为二线,还有至少350架被卖给国内航空公司和一些国外客户。

  因为苏联上次向德国采购战斗机时也买了不少ju52,所以破译莫斯科的电报后,杨秋就想到利用它的外形迷惑敌人。不过这也不简单,因为ju52采用的是波纹蒙皮,而运三是光滑蒙皮,外形也有不小差距,所以15架飞机都进行了改装。技术人员采用表面贴条纹状墙纸的办法,模拟出独特的波纹蒙皮外形,又画上苏联的一些独特标志和国旗,最后还请来和苏联ju52遭遇过的空军飞行员辨别,确定除非近距离观察否则分辨不出真假后才开始行动。

  宗磊走进驾驶舱:“还要多久?”

  “大概半小时。”上尉机长雷天春指着出现在机翼下的白茫茫盐沼,吩咐副驾驶:“让翻译过来,我们到阿雷斯盐沼了,准备联系机场。”

  没等副驾驶起身,心急的宗磊已经把翻译拉了过来。很快,电台接通了克孜勒奥尔达机场。翻译也很紧张,小心应对地面询问。由于之前莫斯科曾发电报会派飞机接走重要人员,所以机场并没有太怀疑,只是多问了几句飞机数量,最后还告诫要小心敌机。为了逼真,伪装成莫斯科内务部队口气的翻译还毫不客气要求机场准备些好吃的,并且让苏军清理出跑道,不要延误了机群的返回。

  听到军情局派来的翻译居然直接命令苏军,宗磊也是目瞪口呆,生怕过犹不及。要知道,虽然猎鹰大队出发前针对克孜勒奥尔达机场的环境进行了强化训练,但他可不敢保证能百分百成功,毕竟那里驻扎着六十多架飞机。

  幸好地面也没继续询问,看来内务部队的金字招牌还是能唬到不少人。

  这边联络刚刚中断,另一台电台就收到了地面突击队的信号,卓凡在距离克孜勒奥尔达北面二十公里的地方遭遇了一个苏军骑兵连,行迹已经暴露。

  “长官,空中突击队25分钟后降落。”

  “那就加快速度!”

  “除了轮式装甲营的机枪外,其它人专心赶路不要开火。一营二营散开,排为单位跟在骑兵后面扫射,他们没有电台!”站在半履带指挥车上,卓凡手持望远镜冷静地指挥着战斗。为方便,出发前他为突击队重新编了临时番号,四个轮式装甲营分别是一至四营,半履带是五营、六和七两个营是步兵,坦克连作为单独的突击力量。

  克孜勒奥尔达周边都是大平原,最高海拔也只有288米,所以卓凡接受任务后就特意选择速度较快的6*6轮式猎犬装甲车和25型坦克,准备快进快退抢到人后立刻撤退。虽然现在行动变成了阻击战,但猎犬装甲车在追逐中的优势明显。

  hj32通用机枪和12.7毫米毒牙重机枪的追击扫射下,不断有骑兵从马背上滚落。如果是坦克他们还有希望借灵活和速度逃掉,但面对公路时速高达75公里,野外大平原可以确保45公里的猎犬,就和屠杀没什么分别了。最糟糕的是,苏联工业短板严重,缺乏无线电,所以骑兵连即使遭到袭击也没办法通知后方。

  大约追了十分钟,两架巡逻的i-15发现了这里的战斗,呼啸着对准突击队投下炸弹。轰轰50公斤小炸弹落在突击群中间,飞溅而起的泥浆碎屑击打在钢板上铛铛作响。“高射机枪驱逐飞机。其余各营以装甲连为箭头进攻。炮兵连!十分钟内,我需要看到炮弹打出去!”

  从地面蹿上来的密集火线,让找不到机会的i-15不得不先回去报告消息。

  14辆突击型半履带车停稳后,炮兵们迅速打开后车厢,放下驻锄,摇起横在车头上的105毫米加农炮。资源向海空倾斜后,国防军地面武器升级换代的速度很慢。比如半履带车上的105毫米加农炮,其实就是欧战中模仿日本92式远程野战加农炮生产的战锤14乙型。45倍口径,除去轮架火炮自重3吨。虽然属于老火炮,但因为提前量十足,每秒765米的初速和高达18000米的射程,至今也不算落伍,所以依然是国防军主力加农炮。

  这边炮兵争分夺秒,那边克孜勒奥尔达也陷入紧张。莫斯科派来的机群让嘎拉楚克因和斯科沃尔特索夫这些哈萨克高层大人物猛松口气,虽然莫斯科至今不公开东哈萨克惨败消息,但却瞒不住他们。

  要知道,他们手里现在只有不到两个团的步兵,一个连的维斯克坦克,还有几十架老式i-15和i-16战斗机,连大炮都没有几门。至于哈萨克骑兵师,最近内部更很不太平,虽然连续解除了几位军官,但杨秋在宣战演讲中要让哈萨克和中亚各国独立的消息深深刺激了这些哈萨克战士,所以没人敢保证派出去后会不会集体叛变。斯科沃尔特索夫更是下令让骑兵师驻扎到锡尔河南岸,这样就算出事,骑兵师渡河过来也需要1小时。但这些还不足以确保哈萨克首府的安全,而且身为派驻加盟共和国的领导人,没有莫斯科的命令又不能先撤,否则出了门就会被贝利亚的内务部队以临阵脱逃罪名打死。幸好,等了大半个月后飞机终于来了。

  得知城北发现几百辆坦克和装甲车后,斯科沃尔特索夫立刻下令两个步兵团全压上去,然后又让内务部队销毁文件,自己则带着三百多哈萨克高层领导人和家属去机场准备撤退。

  就在他们带着哈萨克高层前往机场时,雷天春已经驾驶着运三进入降落通道。虽然城北枪声大作,但为了给“内务部”机群着陆腾出空间,所以苏军飞行员都只能坐在已经发动的机舱里焦急等待。

  雷巴科夫也坐在自己的i16机舱内,望着以密集编队在面前降落的“ju52”,总觉得有些不正常。作为为数不多在哈萨克包围圈形成前,驾机从卡拉干达逃出来的飞行员之一,几次从敌机枪口下逃生的经历让他非常警觉。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

  雷巴科夫习惯性的将手指放在操作杆扳机上,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但无论他怎么看,这些飞机都没什么不正常。突然,两架靠得太近的“ju52”一阵猛摇,降落时的风速干扰差点让两架飞机撞到一起,幸好飞行员反应很快,各自向左右偏斜,才堪堪避开撞击,让机轮安全落到了压实的泥跑道上。

  “反应好快。”惊险的一幕和反应速度,让苏军飞行员们大声叫好。雷巴科夫刚要称赞,脑海里却猛地一闪!队形,对!是队形!运输机降落很少采用密集队形,因为这些大家伙的操作不如战斗机灵活,何况运输机都是在安全地区降落,所以根本没必要采用这种队形!而且刚才的一幕明显告诉大家,驾驶“ju52”的飞行员技术非常精湛。有这样的技术,为何不驾驶战斗机和敌人搏杀,却躲在后面开运输机呢?

  “派人去检。”

  没见到里面的人,雷巴科夫也不敢轻易开火,所以立刻站起来大喊准备让士兵上去检查。但就在他站起来的同时,十几架“ju52”的两侧窗口和改进后的大舱门突然翻开,一挺挺12.7毫米重机枪从里面探了出来。

  看到机枪,雷巴科夫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连忙坐下去扣扳机。手指刚刚触摸到扳机的同时,咄咄咄的扫射声已经从“ju52”上传了出来。

  粗大扁平的金属弹链,以每分钟500发的速度将子弹供应给重机枪,十几挺重机枪组成的金属风暴,如暴雨般从停机坪横扫而过。数十架等待起飞的苏军战斗机还没弄明白,就被半穿甲燃烧弹打得千疮百孔火苗四起。

  机枪手开火的同时,机身另一侧的大舱门也迅速翻开,18名突击队员们以最快速度冲出机舱,向着预定目标扑去。“快快!机枪继续扫射!”宗磊大声呼喊催促战友下飞机,等到最后一名士兵跳出机舱,立刻带大家向宿舍冲去。

  “混蛋,混蛋!”与此同时,雷巴科夫也咆哮着扣住了扳机。机头的两挺7.62毫米机枪对准最近的“ju52”猛烈扫射过去。密集的子弹,如同切割机般从机身中部扎了进去,还没来得及下飞机的几名突击队员和机枪手顿时被打得血肉模糊。

  “轰!”猛烈的扫射,最终让这架运三变成一团火球,猛烈地爆炸不仅将机身炸成三截,还波及到旁边一架运三。幸好那架运三上的突击队员已经离开,只有一名飞行员被穿透座舱的残片刺中牺牲。

  正当雷巴科夫快速调整机头对准下一架运三时,天空中突然洒下一串火点,从他飞机的尾梁处扫过,将飞机彻底打断。等他连滚带爬冲出机舱后才发现,最后没降落的两架“ju52”正侧着机身,以停机坪为中心不断盘旋,同时两道火线和一个更大的炮口正对准机场不停地开火。

  “轰轰轰。”飞机上,一挺40毫米自动榴弹发射器对准雷巴科夫喷洒着怒火!为加强突击队火力,空军特意将其中两架改装成空中火力支援机,每架都安装了2挺12.7毫米重机枪和一门刚刚才定型的40毫米自动榴弹发射器。在类似mk18的自动榴弹发射器连连扫射下,雷巴科夫顿时感觉置身一片手榴弹雨中,等到机炮手转移目标对准防空阵地时,被榴弹覆盖过的地区已经看不到任何直立生物。

  40毫米榴弹是典型地薄皮大馅,只要命中一发,就足以杀死一个炮位内的所有士兵。所以两架火力支援机没费多大劲,就摧毁了机场内的防空炮阵地。来自空中的强力支援,突击队的进攻更是顺利。

  “进攻!进攻!”

  憋足劲要为上次失误雪耻的猎鹰突击队按计划快速穿插,宗磊更是一直冲在最前面。清一色的h37自动步枪也是如虎添翼,往往苏军士兵才刚探出头,就会遭到成串的子弹压制。

  迅猛的火力和攻势,让苏军触不及防。等一组突击队抢到位于房顶的两门37毫米机关炮并将它对准机场后,苏军已经是溃不成军。

  两架火力支援机见到突击队基本控制机场,更是早早的保护抢到卡车的一队突击队员,拦住了见势不妙要逃的哈萨克领导车队,机枪和榴弹的扫射让车队死伤惨重,突击队员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揪出了失去斗志面无人色的嘎拉楚克因和斯科沃尔特索夫等人。拿出照片一一辨认无误后,他们又被重新塞入卡车。

  半小时后,六架运三就带着被捆成粽子的一百多名重要俘虏,在赶来接应的雷电护送下向巴尔喀什飞去。完成任务后,宗磊又立刻率突击队迂回到城北苏军后面。与此同时,驻扎在锡尔河南岸的哈萨克骑兵师也在军情局的策动下发动起义,将师里的一百多名非哈萨克军官全部打死,正式宣布改编为哈萨克独立第一骑兵师,接受国防军中亚战区指挥部的领导。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