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820章 合围 4

第820章 合围 4

  “撤退,撤退!”

  “是Bt坦克!”

  宗磊招呼大家撤退时,一辆Bt7快速坦克加速向战友冲去。见状后,他咬着牙猛然跃起狂跑几步,然后就地一滚,左手猛拉战友的衣角将他拽到矮坡后面。两人刚刚滚下山坡,一连串的机枪子弹就扫在了小坡上啾啾作响,扬起的泥沙铺面而来。

  “走!”等到扫射中断,宗磊向坦克甩出一枚进攻手雷后,两人同时跃起,手里的h37全自动步枪交替掩护向后撤退。

  特种小队人不多,但十几支h37突击步枪的火力却异常凶猛,不断地将试图靠近的苏联骑兵和步兵放倒。但老虎也怕群狼,宗磊没实在想到自己这么倒霉,居然会遇上撞上个团的苏军,而且对方还有坦克和装甲车助阵。

  “队长,大毛子的骑兵和装甲车向降落场去了!”宗磊刚换好一个弹匣,就听到战友大喊。顺着手指看去,数以百计的哥萨克骑兵和BA-27m轮式装甲车保护着大部分卡车向东南驶去。这一幕令他目眦欲裂,要知道基马就是今夜的伞兵着陆场,如果让这支部队靠近,恐怕空军袍泽会死伤惨重。

  “有没有联系上指挥部?飞机什么时候来?”但宗磊现在自己都不一定能脱身,只得把希望寄托在空军身上。

  “刚联系上轰!妈的,毛子有迫击炮。大家小心!指挥部说,空军二十分钟内到,不过天太黑,需要我们提供地面引导。”

  “引他个屁!你告诉他们,老子对面现在有7辆Bt7,忙不过来。”宗磊气急败坏,一个点射将企图靠近的两个苏联步兵扫倒后,见到又一辆Bt7向这边快速冲来,只得放弃继续联系的想法,带领小队撒开脚丫子向后撤退。

  就在猎鹰小队的特种兵们被Bt7快速坦克打得狼狈逃窜时,阿拉木图的指挥中心也陡然陷入紧张。在这个关键时候,预定降落场外围居然出现一股数量不明的敌人,能不急嘛!要知道,两个空降师至关重要。按计划,他们不仅要将巴尔喀什的苏联步兵师引走,还要向北占领阿克恰套,截断苏联第16集团军南下并至少守住两天,确保顺利完成横渡包围。可现在他们人还没下去,敌人就出现了,这该怎么办?

  咚咚的急促敲门声惊动了正在等消息的杨秋和岳鹏,打开门才见到是负责整个横渡计划的卓凡。后者一进屋立刻敬礼,然后焦急的将特种部队遭遇苏军的消息说了出来。

  “大概有多少人?”

  “四十余辆Bt7和BA-27m轮式装甲车,六到七百的骑兵,还有大约两个团的步兵。初步分析,应该是苏军第16集团军的部队。目前轰炸机正在赶去拦截,不过他们已经失去和猎鹰小队的联系,夜间的草原上无人引导恐怕。”

  “我知道。”岳鹏皱皱眉,目光看向杨秋:“这个卢金,很不错。”

  “是大将的料子。”杨秋点点头。其实他也不太了解卢金,毕竟这人死得太早。不过从评价来看,并不比朱可夫等人差,如果不是以内早死,升到大将甚至元帅都不稀奇。不过他也不紧张,因为按照电报中的卡车辆数量算,也就两千多人马。就算有装甲部队助阵,靠这么点人就想吃掉自己总计三万多将士的两个整编空降师,无疑是白日做梦,所以他更关心卢金和第16集团军的动向。

  “既然前锋南下,他们应该也动了。”岳鹏也担心第16集团军的动向,分析道:“没错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到阿克恰套,所以必须想办法尽快支持空降部队。卓凡,徐司令和楚军长他们是什么建议?”

  “距离飞机越过巴尔喀什还有十分钟,所以徐司令和楚军长都建议继续空降。徐司令还认为,空降师被提早发现后会造成一些伤亡,但驻守巴尔喀什的苏军步兵师肯定也会提前得到预警,说不定会抽调部队参与围剿。这样一来,第一装甲师上岸后会顺利很多,所以司令员认为只要装甲师上岸,就可以快速向纵深穿插解救出空降师。”

  卓凡刚说完,杨秋呵呵一笑:“能从坏事中看到好处,总算没用错他。”

  “不错,就这么打吧。没有应变的锻炼,部队是成熟不了的。”岳鹏说完,拿起电话笑道:“早知如此我应该先回北京,徐树铮派这个小家伙来告诉我,明显是想好应对,却害怕损失过大想让我这个参谋长来帮他背黑锅。”

  “扑哧。”卓凡实在没忍住。现在他才知道什么叫定海神针,也只有岳鹏和杨秋这些历经过世界大战的人,才不会因为一点点意外而惊慌失措。

  和指挥部通完话后,卓凡刚想离开,岳鹏忽然叫住他:“这次的工作不错,不过接下来还有件事要你去做。”

  “可是军长刚才还让我准备一下去卡拉干达呢。”卓凡有些纳闷,横渡工作还没完呢,怎么又有新工作了?而且怎么感觉自己在参谋长眼里,就是个哪里漏风去哪里的修裱匠呢?

  岳鹏当然不知道卓凡在腹谤自己,否则肯定关三天禁闭再说。从桌上抽出一份情报递过去:“这是今天下午军情局破译的苏军电报。库利克担心哈萨克高层被我们抓住,所以准备派飞机去克孜勒奥尔达接哈萨克苏维埃共和国的高层先撤离。总统的想法是,由你带一个先遣队,赶在苏军抵达前拿下克孜勒奥尔达。”

  听完解释卓凡明白了,虽然斯大林从来就看不起什么这些加盟共和国的小领导,但苏联高层对杨秋宣战声明中要恢复哈萨克和中亚的独立非常重视。所以在进入僵持后,开始千方百计接走中亚加盟共和国的领导人,保住这些亲近莫斯科的高层以防万一。本来克孜勒奥尔达距离巴尔喀什六百多公里,有一个哈萨克草原骑兵师和两个苏军步兵团驻守,总参想动手也感觉鞭长莫及。但这份电报却带来一个转机,杨秋的意思是,派一支特遣队伪装成苏军运输机,直接空降机场夺取城市,能抓住最好,抓不住就全部就地处决,免得将来留下尾巴。

  卓凡对这个任务很感兴趣,毕竟去卡拉干达只是当参谋,而执行这个任务就等于独自领军。但他目前还在第一军挂着作战参谋的头衔,按计划应该和楚南一起进攻卡拉干达。而且这个计划看似简单其实操作很难,因为不可能派大集群空降,所以必须配备一支精干小股突击部队当箭头,此外还需考虑如何伪装,别让莫斯科发现密码泄露等问题。

  岳鹏也知道有难度,所以没有直接命令,而是让他自己决定:“你自己决定吧。要是答应,楚军长那边我去说,至于需要多少人,什么部队都可以去找徐司令他们,我会让他们全力配合你的。”

  卓凡决定接受这个挑战,因为如果能偷袭成功,那么不仅可以将哈萨克当地高层一锅端,为怛罗斯计划中扶持中亚清除障碍,还等于切断了咸海以东整个南哈萨克地区苏军和当地伪军的联系,大大加快中亚独立进程。

  所以想了想咬牙道:“总统,总参谋长。我需要16架涂上苏联标识的运三,还要整个猎鹰大队和空降师的四个轮式猎犬装甲营。”

  “整个猎鹰大队?你小子眼睛可真够尖的。”岳鹏哈哈一笑。猎鹰大队是空军唯一一支仿造猎人建立的空中突击部队,全军的宝贝疙瘩之一,确实是执行这种任务的最好部队。所以立刻签署调令,还和杨秋一起给行动取了个“套马杆”的名字。

  等到调令签好,杨秋才长身而起:“走吧,时间到了。”

  .巴尔喀什近岸的37毫米放空炮阵地内,年轻的库洛金被一阵马达声吵醒后,抱着钢盔爬到沙包檐口,发现湖面远处隐隐两个黑点正高速越过。“该死的,又是巡逻艇。”库洛金暗骂一声。虽然巴尔喀什湖早已停航多年,但开战以来,对岸的国防军从内地运来十几艘巡逻快艇,日日夜夜巡逻湖面,还故意在深夜最好睡的时间靠近巴尔喀什湖边。

  这种大半夜用马达搅人好梦的行为,曾让驻守在这里的库洛金等苏军将士愤恨异常。因为每次只要响起马达声,库洛金和战友就必须全体出动进入战备。但每个晚上都来这么几次的话,上受不了。所以在南北两端大战开启后,大家都渐渐地倦怠下来,连哈弗罗夫军长都认为中国人已经没有心思考虑横渡大湖。

  看清楚是巡逻艇后库洛金就没在意,准备去找床毯子来取暖。但他站起来后,却发现耳旁的嗡嗡声不仅没随着黑影快速离开减小,反而原来越响。怎么回事?库洛金连忙跑回阵地,翻出班长的老式望远镜仔细搜索,当视线从湖面延伸到天空后,一幕惊人的画卷出现在眼前。

  叫姐的月色下,成群飞机就像喜好月夜的大蝙蝠,向着巴尔喀什飞来。

  “飞机!敌人的飞机!”

  “班长!保罗快醒醒,敌袭!”

  库洛金凄厉刺耳的尖叫声很快将四周的防空阵地全部吵醒,当睡眼惺忪的士兵和军官看到正向自己飞来的庞大机群后,也全都惊呆了。片刻后,尖锐的哨子和叫喊响彻整个小镇。

  “军长,军长!”

  勤务兵冲进破败的矿物大楼,踢开满地的酒瓶:“军长,快起来,敌人进攻了!”

  “进攻,好吧,那就还击。”满脸大胡子的哈弗罗夫醉醺醺嘀咕两句,翻身又睡了过去。

  摊上这样的军长,勤务兵都快哭出来了,实在是没辙干脆抄起桌上的冷水泼了上去。“啊!该死的,上哦,不,共产主义万岁!你做了什么?我要宰了你!”哈弗罗夫是沙俄时代的老军官了,经历过大清洗的他当然知道身边有多少密探,连忙把到嘴边的“上帝”硬生生改成共产主义万岁。

  勤务兵哪还有心思管这些,拉住他急喊道:“军长,飞机!很多飞机,中国人进攻了。”

  “什么!砰砰砰。”没等哈弗罗夫问清楚,耳旁就炸开了无数的爆炸声。这下哈弗罗夫什么酒都醒了,连忙抓起衣服向外冲去。

  “开火。”

  库洛金的防空炮班反应最快,不到两分钟第一枚37毫米炮弹就窜出了炮膛。砰砰砰无数的炮弹从黑暗中窜上天空,在机群中打出点点火团。

  密集的火力,将叶子山等人吓了一跳,对苏军在这里部署如此多高炮有些意外。

  但他和大部分基层士兵都不知道,其实苏军在巴尔喀什湖西岸的防御并不弱。别看只有三个步兵师,但因为巴尔喀什湖是冰川堰塞湖,四周全都是山丘峡谷,只有萨雷姆瑟克半岛和巴尔喀什有大规模横渡条件。前者深入湖泊距离北岸只有几公里,理论上具备架设浮桥的能力,后者是湖中唯一地势平坦还拥有港口的小镇,所以只要守住这两个地方,基本就隔绝了大规模横渡的可能,这也是库利克在战局不利的情况下,抽调这里部队的理由。而且阿瓦士后,苏军吃够了空袭的亏,所以从欧洲运来大量中小口径防空炮,之所以东哈萨克等地显得羸弱,那是因为苏军缺乏进攻中的移动式防空平台。不过这种局面也正在改进,苏军已经开始学国防军将高炮搬上卡车。

  不断在身边炸开的炮弹,让空降兵们屏住呼吸,加之以防万一所有运输机都没有关舱门,所以气流的颠簸和炮弹混合起来,更添紧张。

  “还有十分钟!做好准备。”

  长机机长向飞行工程师举起手掌翻了两下后,工程师刚想去拉电闸开关,就听到旁边一声巨响,然后火花闪烁。抬头看去,原来是一架运六被炮弹击中机翼后,失控的快速向下栽去。

  “二连,是二连的飞机被击中了!”

  叶子山的飞机距离这架被击中的运六不远,也清晰的看到了整个过程。由于失控后是大倾角俯冲,所以机舱内的二十位伞兵根本没办法跳伞,大家只能眼睁睁正看着他们砸在地面化为一团火球。

  “砰砰砰。”库洛金喘着大气,砸开一箱炮弹,拼命地往阵地内输送。密集的近失弹不断在机群内炸开,短短两分钟就有三架运六和一架运十被击落,爆炸的火光映得大家的脸色忽明忽暗,最后不少空降兵干脆的闭上眼睛,握紧双拳祈祷能尽快越过高炮区。

  “敌机!”

  库洛金刚砸开第七个弹药箱,护航的夜间型双座歼六双头蛟从高空俯冲下来。由于机头被雷达占据,又增加了一个座位,安装了寒区座舱加热器,工程师不得不拆掉两门25毫米机炮,还将四挺12.7毫米机枪移到机翼上。

  不过即使只剩下4挺机枪,双头蛟的扫射也是很具威力的。库洛金还没能藏好,四道火舌就从天空泻下,密集的子弹从炮位横扫而过,没来得及隐蔽的几位炮手直接就被子弹扫断了身体。当一枚子弹击中炮弹诱爆后,一截也不知道是谁的肠子,被冲击波掀起挂在了库洛金的脸上,让他止不住呕吐起来。

  12架双头蛟来来回回的反复扫射,终于遏制住了苏军的高炮,也让剩下的运输机安全飞跃巴尔喀什。

  “他们为什么不投弹?”见到一群群飞机跃空而过,还没穿好衣服的哈弗罗夫中将很诧异。按理说,如果是轰炸机,那么就应该和以前一些狂泻炸弹才对啊,难道他们的目标不是自己?

  面对这位旧沙俄时代的老骑兵军官,一位参谋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军长同志,这些是运输机。”

  “运输机?这么晚了,出动运输机干等等!他们是想空降!”哈弗罗夫总算是明白过来,见到机群向自己后方掠去,脑海中顿时涌现出被几万中国军队包抄后路的画面,急得连忙大喊:“骑兵,让骑兵追击。如果是去阿克恰套就不用管。来人,给司令部发电报,我们需要增援!去把全部卡车都开过来,做好出发准备!”

  巴尔喀什忙乱成灾的同时,冲出高炮区的陈珂终于见到了黑暗中远处地面升起的数个照明弹。见到地面的引导信号,他立刻扭头大喊:“三分钟!”

  “三分钟!”

  跳伞信号发出后,叶子山也拉住钢丝开始下令:“三分钟,准备!上钩!检查!”简单清晰地指令中,伞兵们迅速起身列成单纵队,将伞勾挂在钢丝上,开始为前面的战友进行最后检查。叶子山也将几个伞包的挂钩挂在舱门口的特制拉环上,这样只要在他跳伞前随手扔下去就行了,然后盯紧舱门旁的信号灯。

  “开始吧。”长机率先拉下电闸打开代表可以降落的红色指示灯后,一位位伞兵开始冲出机舱,天空瞬间被白色的伞花覆盖。

  “跳,跳!快跳!离开这里,快跳!”

  叶子山的呼喊中,伞兵们一个接一个跃出机舱,等到最后一名伞兵离开后,他又将两个伞包扔了下去,最后向机舱翘翘拇指表示感谢才拉下防风镜跃入虚空。由于夜风很大,所以圆形的锦纶降落伞张开后,他就觉得被什么东西抽了下,瞬间被拔高几十米。

  奇怪的是,他不仅没觉得紧张,反而有种解脱的感觉。或许对于刚才那些坐在机舱内眼睁睁死去的战友来说,能跳出机舱已经是一种幸运。但他运气很快就用完了,由于风很大,所以降落伞变得极难控制,他和不少士兵都被风吹向了北面。

  就在他缓缓降落时,吵杂的发动机声和天空密密麻麻的黑点,也惊动了正向这里赶的尼采科夫。望远镜中壮观的空降场面让这位苏联航空师师长急得直跺脚:“来了,真的来了!该死的,中国人真的空降了!骑兵团,拔出你们的马刀,去挑断他们的脖子!其余部队加快速度,快!”

  哥萨克骑兵得到命令后率先出击,六百余战骑如旋风般从草原上刮过。虽然机械化时代骑兵的作用已经下降,但在这种需要速度和冲击力的时候,骑兵依然是苏联军官们的不二选择。

  叶子山还不知道有骑兵向自己冲来,他降落在一处山坡上。但双脚刚落地,大风就卷着降落伞将他往后拉。幸好他早有准备,拔出绑在小臂上的伞兵刀狠狠地割断伞绳。不过当降落伞脱离的瞬间,还是被卷入一丛灌木中,尖锐枯枝从白净的脸颊上划过,拉出一道长长地血口。

  “连长,连长!你没事吧。”

  巧合的是,二班班长也降在了附近,见到他立刻冲上来帮忙。安全降落后叶子山终于松懈下来,抹把脸见到只是很浅的血口就没在意,一边整理冲锋枪,一边问道:“就你吗?还有谁?”

  “刚才看到有几个人降在前面了,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连的。”

  “走,去看看。”叶子山整理好枪后,忽然发现二班班长空着手:“你的枪呢?”

  “枪带和伞绳缠在一起,割断后被卷走了。”

  “没事,路上应该有伞包。”叶子山没责怪班长,因为这种事常有。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出灌木区后,又遇上了几名伞兵,不过都不是六连的。但这没关系,大家都知道降落后会走散,所以军衔最高的叶子山成了临时指挥官。

  “伞包。”拐过一个山包后,一直着急没武器的二班班长见到不远处的水沟里有个伞包,连忙向那里跑去。但当手指快捡到伞包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突然从左侧传来。二班班长刚扭头,目光就猛地凝固起来!

  斗篷,是斗篷!数以百计随风飘扬的斗篷!“是骑兵,小心,哥萨克骑。”二班班长还没喊完,名震世界的鹰之利爪如同一抹寒星,就沿着他的脖子切开了气管,鲜血如泉水般喷涌而出,霎时染红了草原。

  “李明!”

  叶子山和大家也被这一幕惊呆了,都没想到这里会出现敌人的骑兵。尤其是二班班长脑袋歪斜,鲜血从脖子里涌出的画面,更让身后第一次参战的新兵全身发抖。

  “乌拉!”

  披着传统黑色斗篷的哥萨克团长割断二班班长的脖子后,得意洋洋的扬起马刀,带头高呼发起冲锋。六百多匹战马,喷着粗冲的白雾,一字排开。铁蹄掀起草皮,踏碎薄冰,森寒的马刀让正不断降落集合的空降兵猝不及防,很多人的脚才刚踏上地面,就被割断脖子,尸体被降落伞拖拽着留下一道道血痕。

  一名刚拔出手榴弹要投向哥萨克骑兵的空降兵还没扔出手雷,侧面突然窜出的战马劈断手臂。轰!手雷没有炸到敌人却在他旁边爆炸,血肉模糊的摔出好几米。

  屠杀,这就是一次屠杀!控马娴熟的哥萨克骑兵速度极快,六百匹战马又能确保覆盖足够大的一片地区,所以他们总能很轻易的找到散落的空降兵,即使遇上距离较远的,也可以用双脚控马靠步枪点射追杀。

  “不要乱跑!集合,集合起来!射击,射击!”叶子山第一个清醒过来,见到有伞兵为躲避骑兵到处乱跑,一边高呼提醒,一边将冲锋枪对准三名试图靠近的哥萨克骑兵。“哒哒哒。”冲锋枪猛烈地扫射着,但由于战马冲刺太快,足足打光一个三十发弹匣扫光后,还是有一匹战马冲入队伍,将一名空降兵的手砍断后才歪歪斜斜扑倒在地。

  “医护兵,去灌木丛!留几个人保护,其余的跟我来!”

  区区三名哥萨克骑兵的死根本无法改变空降兵正处于最脆弱时期的局面,整个草原上都是哥萨克骑兵乌拉的呼喊和马蹄声。叶子山知道这个时候必须有人站出来,所以立刻换好弹匣,让人护送伤兵去灌木丛后,率领大家合力围剿骑兵。

  随着叶子山身边的队伍越来越大,渡过初期混乱的空降兵终于稳住阵脚,清一色的半自动步枪和冲锋枪开始发挥作用,不断地将哥萨克骑兵扫落马下。随着一些空降兵找到伞包,hj32通用机枪的声音响了起来,在这种速射极快的机枪面前,骑兵终于开始撤退。

  见到剩下的骑兵向北逃去,累得气喘吁吁的叶子文一屁股坐在地上拼命喘气,但还没等大家缓过劲来,大风就带来一阵清脆的马达声。

  “装甲车,是装甲车!”

  急促的叫喊中,数十辆苏军BA-27m装甲车向叶子山所在的方向冲来。车还没到,车上的37毫米机炮就开始猛烈轰击。

  炮击声,让叶子山一个激灵猛地站了起来,看清楚地形后立刻指着前方山包高声大喊:“去山包,建立防线!黄凯、周明,带人去找伞包,把人都带过来!快!越多越好!电台,呼叫空军支援,告诉他们,这里有装甲车!其它的人跟着我,一定要守住防线!”

  数以百计的空降兵们在呼喊中向着山包冲去,飞快的建立起了一道临时防线。此时,BA-27m的后面又出现了大批的卡车,一队队苏联步兵在装甲车的掩护下向降落场发起冲锋。

  “轰轰轰!”BA-27m装甲车的炮火,让叶子山刚组织起来的防线支离破碎,此时,刚刚离开的哥萨克骑兵又从两翼冲了进来。

  炮弹的爆炸,机枪的扫射,无数匹练红点瞬间布满草原。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