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818章 合围 2
  “这么快就有结果了?”

  杨秋惊讶这么快就有结果,但抬腕看看手表后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虽然西北和北京有时差,但外面的天空也已经黑了,除了作战中心依旧忙碌外,其余大部分人都已经去休息。

  徐树铮也没想时间过得这么快,刚准备让15军军长戴锦堂去准备晚饭,杨秋将笔记递给辜玉文,摇摇手打断道:“别忙了,去厨房拿几个馒头车上吃就行。楚南、立三。走,去你那边看看。”

  戴锦堂也是追随杨秋从武汉打到现在的老军官,听说要去芦苇荡,顿时明白他的心思,让警卫员多拿些熟食路上吃。

  从阿拉木图到伊犁河的组装工地有三百公里,这里又不是设施完善的内地,为安全起见岳鹏建议坐车前往。还好,二十年来西北建设有序,除了进入芦苇荡后是泥路外,其余都是高等级的省级公路,十二辆猎犬装甲车也足以确保安全。

  抵达驻地已经是凌晨,大部分的士兵都已经入睡,只有第一装甲师的两个团正在将一辆辆36型主战坦克开上登陆艇,工人师傅们也趁着最后的机会,逐一检查满载后的登陆艇有没有问题。因为是内河,且又是冬季枯水期,所以重达35吨的坦克驶入船舱后,平滑的船底一下子就坐沉河滩。为减少暴露,工人在河对岸安装了两台大功率的电动绞车,用钢缆拖拽登陆艇倒车时,船底咔咔的砂岩刮擦声让人不免怀疑会不会破裂。不过这种担心都是多余的,登陆艇底部本来就是为冲滩设计所以非常坚固。

  第一装甲师是按照后世标准建立的新型部队,全师拥有1个侦察连、2个坦克团、3个步兵营、1个自行炮营、1个高炮营、1个战斗工兵营,2个后勤油料营。师部还有1个师属装甲营。这样算上个营团的指挥坦克,总计252辆36型坦克和14辆25型轻型侦查坦克。全师还拥有短波电台374部(含车载)、长波电台3部、107毫米无后坐力炮24门、hj32通用机枪226挺、12.7毒牙重机枪24挺、60毫米炮击炮54门,仿卡尔古斯塔夫84毫米无后坐力炮24门,80毫米迫击炮18门,自行105毫米榴弹炮12门,车载自行25毫米双联高射炮16门,车载40毫米高射炮8门,85毫米牵引高射炮6门。半履带装甲车188辆、摩托车330辆、吉普车88辆,卡车410辆、马车530辆,全师总人数14377人。

  而整个第一军更是有14个坦克营,总计504辆36型坦克,42辆31型、42辆25型侦查坦克和84辆猎歼坦克。光是整个军拥有的坦克数量,就需要来回三次才能运完,按照一次横渡来回三小时计算,也就是起码九小时。即使暂时抛掉部分后勤,全军横渡也需要至少36小时。所以除了212艘坦克登陆艇和72艘人员登陆艇外,徐树铮又从海军借来90艘硬壳充气快艇,这样光是硬壳快艇,就能一次输送1080人。如果空降兵能尽快开辟出野战机场,加上六百架运输机,基本可以确保48小时内将两个军的全部装备和大半后勤送过湖。

  杨秋抵达这里时,第一装甲师12辆21型坦克和200辆36型坦克已经全部上艇,士兵和工人们正在将登陆艇一艘艘拉出浅滩,然后列在河道中央再用手臂粗的铁链横锁,防止因水流下滑。

  其实岳鹏等人都知道,杨秋来除了视察首批横渡部队的准备情况外,也是来看儿子的,所以大家特意空出一辆装甲车让父子俩说说话。

  “瘦了不少,精神倒不错。”

  见到杨天磊穿上军装颇有几分自己当年的风采,杨秋的目光柔和起来,从手提箱里拿出一件重型尼龙防弹衣:“这么多年,你母亲从没用我的关系开后门。这次为了你,特意找你宋叔叔从实验室买来的,让我一定要看你穿起来。来,换上。”一边说,一边拉开拉链。他的动作很仔细,就像当年领兵时那样小心翼翼的检查每个细节。最后还把一直跟随身边的m1911手枪塞进马甲右边的枪袋:“拿着,防身用。”

  “父亲,这枪。”杨天磊认识这把枪,当初还是孩子时就看到父亲天天擦拭这两把手枪,眼眶不禁的红了。

  “拿着吧。你一把,天成一把,给你们兄弟俩防身用,反正我现在也用不上了。”

  杨天磊吸吸鼻子,用力地将枪插好。他知道其实杨秋在担心自己,只是始终不肯说出来罢了,所以故意避开沉重,轻松的笑笑:“父亲放心,转告母亲和姨娘,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再说了,苏联人的子弹想打到我也不易呢,我可是部队里的断后营长。”

  他这话倒没错,虽然表面上楚南一视同仁,但实际上因为身份或多或少还是有照顾。比如这次横渡,杨天磊和师长、军长都争取过好几次,可还是被排在了末尾,得到一个保护后续步兵的活,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见到儿子生硬的笑容,杨秋也有些心酸。不过他始终面带微笑,最后还故意笑骂道:“你小子,别埋怨了。我把你放在这里,你岳叔叔和楚叔叔他们的压力比我还大。你要知道,虽然我是总统,他们是总参谋长,是军长,但部队里和国会上有多少眼睛盯着?你要是出事,就算我不追究,也有人会跳出来故意栽赃他们。”

  杨天磊自小就对政治耳闻目染,军队内部犄角旮旯的事情都知道,所以呵呵的笑道:“父亲放心。其实想想,通打落水狗这种事,挺适合衙内来干的。”

  “衙内?哈哈。”

  这两个字让杨秋笑了,觉得自己还是看轻了大儿子这代年轻人,摆摆手:“行,你能看穿这点,总算没来军队白锻炼。”

  父子俩笑了一会后,杨天磊摸摸防弹衣问道:“父亲,二弟那边?”

  “你姨娘已经给他送去一套,不用你操心。他比你机灵多了,现在已经是护卫舰舰长,还跟着22舰队去了波斯湾,没一两年回不来。也好,省得回来尽添乱。”杨秋说起二儿子杨天成,嘴角的笑容又盛了几分。

  父子俩就这么坐在车内聊着,直到岳鹏来敲门杨秋才发现,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天空开始飘落雪花!

  老天爷还是没帮忙,漫天的大雪让哈萨克草原气温骤降,虽然部队早有准备,但三天后是不是会出现空窗期已经成为悬疑。为此杨秋立刻赶回阿拉木图,再次请教竺可桢等人,得知三天后天晴的概率超过八成,又特意询问罗佐基的无线电密码破译小组,再次确信苏军无线电通讯中没有任何关于反击和巴尔喀什等字眼后,和岳鹏、徐树铮等人商量后决定继续按照计划,全军于11月10日下午6点起无线电静默,11日零点空降,横渡部队则晚一个小时登陆,其它方向将等首批横渡部队上岸后展开。

  确定下时间后,哈萨克集团军指挥部忙碌起来。无论苏联的技术水平如何,高机密的怛罗斯计划是不能用无线电联络的,所以徐树铮派出十几架运七来往于各支部队进行联系,并与第二天早上进行最后一次大规模佯动。首先调集两百余架轰炸机对包围塞米伊的苏军和卡拉干达再次轰炸,然后调集3个师从阿亚古兹出发向北进攻卡斯卡布拉克,摆出一副要打通塞米伊联系的架势。最后利用卡拉库姆要塞上的重炮掩护,派出2个装甲团掩护步兵师向阿亚古兹河苏军发起反击。

  杨秋也借最后的时光,在严密的保护下和岳鹏一起视察了前线。总统和总参谋长的亲自到来,鼓舞了前线将士,也将随天气慢慢流逝的士气又重新聚了起来。随着各反击集群悄悄地行动起来,第1军和第29军在高高的芦苇掩护下开始向托马尔运动,士兵们也顶风冒雪将调集来的海军冲锋艇铺满湖岸。

  11月9日降雪逐渐变小,但积雪云依然没有散去的迹象。徐树铮和哈萨克集团军指挥部开始着手预备方案,按照备用方案,如果天气不允许,第1和第29军将转移至巴尔喀什湖北面的阿克斗卡出击。但那样一来,整个计划将不得不推迟五天,而且进攻发至卡拉干达的距离将延长至540公里,远远超过了装甲师一次突击可以覆盖的最大距离。

  与此同时,空军则继续寻找降雪间隙,对巴尔喀什湖西岸沿线和艾套山等地进行轰炸,还根据情报员提供的线索,出动战斗机机群保护24架运六,在卡拉干达东面的通德克河平坦地区快速卸下400名突击队士兵,继续引开库利克的视线。到晚上十点,来自猎人大队和空军猎鹰大队的64名特种兵准时出击,率先搭乘12架运七越过巴尔喀什湖,他们将担负空降引导和外围侦察任务。

  这一连串的进攻和佯动让库利克坐不住了,尤其是通德克河正处于卡拉干达和巴甫洛达尔之间,既然能有24架降落,那么谁能保证下次不会是240架呢?要知道,哈萨克地域广袤,光是咸海以东就比乌克兰还大,而且卡拉干达附近都是平坦的草原,根本是防不胜防。所以最后他干脆决定继续主动出击,下令卢金的第16集团军即刻出发投入东哈萨克,并让从车里雅宾斯克赶来的三个新兵师押送600辆卡车的弹药物资前往塞米伊,决定赌上最后的力量。

  11月10日下午,距离预定的空降还有9小时。

  阿克苏阿尤雷郊外忙乱不堪,在库利克三番四次催促后,苏军第16集团军行动起来。一匹匹驮马喷着白气,扛着大包小包等待出发,旁边是上百辆的嘎斯卡车和美国通用卡车,在树林里还有一百余辆躲避轰炸藏起来的Bt7和t26坦克,每一辆上都被绑满了额外的油桶。由于前线弹药物资紧缺,所以奉命增援东哈萨克的第16集团军带了三倍的给养,连七万名士兵都被勒令带上多一倍的弹药,准备趁夜前进。

  “卢金同志,库利克总司令又来电报了。”

  尼采列夫开着一辆德国欧宝轿车,匆匆忙忙停在司令部门口。进门口看到一些勤务兵已经开始收拾行囊,但高高瘦瘦的卢金却来回的在橡木地板上踩来踩去,低着头的副官站在边上,一副想卷起地图却又不敢的摸样。

  尼采列夫连忙走过,用手挡住了地图提醒道:“司令同志,现在不是看地图的时候!库利克总司令已经第三次询问我们什么时候上路了,他在电话里的火气很大!。”

  “我知道了。”卢金摆摆手,继续望着地图上宽阔的巴尔喀什湖发呆。上次派飞机侦查失败,派侦查艇也因为开战作罢后,他就一直考虑要对巴尔喀什湖东面的伊犁河三角洲进行侦查,如果不是最近忽然雨雪交加,恐怕早已付诸行动。现在库利克下令他支援东萨克后,这股子躁动不知为何又再次强烈起来,总觉得如果自己离开会是大错误,所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下令出发。

  因为政委和参谋长已经带两个师早早去增援东哈萨克,所以尼采科夫这位光杆航空师师长暂代起参谋长的工作,见到他还在看巴尔喀什湖,有些急了:“卢金同志,库利克司令已经非常生气。如果再不走,恐怕他会追问责任的。”

  卢金像没听到般,反而站在地图前皱着眉问道:“尼采科夫同志,如果你有强大的飞机运输能力,你会放弃巴尔喀什湖这个大空档跑去通德克河空降吗?”

  尼采科夫虽然心急,但还是耐着性子摇摇头:“当然不会。通德克河距离东哈萨克有四百多公里,需要穿越整个战区,空降的轻步兵得不到后续支援只会慢慢死去。但是卢金同志,这个情况同样适合巴尔喀什湖地区!因为湖岸西边没有机场,野外又无法降落大飞机,所以中国人用飞机来回运输的也只是轻步兵。这里已经有十年没有船只,也没有船厂,最近又都是雨雪交加的天气,光靠飞机运输的话会很容易被哈弗罗夫的三个步兵师吃掉的。当然,除非他们有足够的耐心,不计伤亡的用轻步兵建立前线阵地,等待东哈萨克和阿拉木图的反击部队绕过来,但那样谁知道需要多久呢?”

  “卢金同志,你为什么总觉得中国人会在这个方向捣鬼呢?”尼采科夫说完,见到卢金还死盯着巴尔喀什不放,好奇的问道:“飞机不是万能的,巴尔喀什地区都是丘陵,非常适合步兵作战,只有北面35公里外有一片较大的平坦草场。所以就算用小船和飞机运输,只要没有坦克和装甲车,我们在那里的Bt7坦克和炮兵就轻松地配合哈弗罗夫将军的三个步兵师守住。”

  卢金也知道尼采科夫说的有道理,但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所以挤出一个连自己都觉得虚假的笑容:“如果我告诉你只是直觉,你信不信?”

  “直觉?”尼采科夫觉得好笑。但历史上也有过很多军官靠直觉提前发现敌人的事情,只是这个时候说直觉不合适吧?连忙摊开手:“卢金同志,我不管是直觉还是判断,我们都必须出发了!大雪和严寒让前线变得很糟,中国人的反击已经初现端倪,所以库利克司令同志要求我们在四天内赶到塞米伊!而且我相信,只要大雪一天不停,他们就算有计划也是不可能实施的。”

  “是啊,或许大雪会帮我们的忙。”卢金想想也对,只要大雪不停,就没有指挥官会傻到冒雪用飞机大规模运输士兵。所以拿起大衣穿好后,又看了眼地图才下定决心出发增援东哈萨克。

  尼采科夫见到他终于动身,总算是松口大气。但两人刚拉开门要出去,西面天空中一抹灿烂的金色光芒,却径直的扑面而来!

  天晴了?

  刚刚才下定决心的卢金心底顿时咯噔一下,难道是巧合?连身旁的尼采科夫都有些傻眼,没想到刚才还阴云积聚,现在居然出现了阳光,所以也呆在了当场。

  卢金一下子改变了决定:“尼采科夫同志,我把所有的装甲车和卡车都给你,你立刻带三个团去阿克恰套南面。”

  “可是库利克司令员那边怎么办?”尼采科夫很担心。现在是多事之秋,莫斯科对陷入僵局已经非常的不满,任何微小的错误都会导致严重后果,说不定自己刚到阿克恰套,内卫部队就会过来抓人。连卢金都觉得这次如果猜错会很糟,但他前思后想良久后还是决定先去距离巴尔喀什140公里的阿克恰套,然后坚持到重新降雪再出发去东哈萨克。

  “我会向总司令解释的。或许我们只需要在那里待上一两天,大雪和严寒就会重新成为我们的帮手。”卢金看看天,自言自语道。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