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769章 战争爆发
  “战争的阴霾自巴黎和会后就从未过欧罗巴大陆,当德国高呼需要正常国家待遇,却用铁蹄吞并奥地利时起,凡尔赛条约就已经解体。尼维尔(张伯伦)在慕尼黑的愚蠢和胆怯让英格兰蒙受耻辱,从今以后日不落的景象只能存在于油画中。”

  “他走下飞机,双脚打着颤兴高采烈挥舞协议,高呼整整一代人的和平有了保障时,当他呼喊着让我们上床安心睡觉时,却忘记远东日本还在磨着牙齿。”

  “他们叫它绥靖政策,但我更认为那是一个偏执小老头想出的偏执政策,当我们不顾奥地利人民的自由选择权,出卖捷克割让苏台德时,自由其实已经死亡!欧洲已经被笼罩。从今以后,我们无法再去告诉世界如何追求和自由,也无法在苛刻的对待苏联,因为是我们自己亲手将自由与丢入了地狱。”——

  《伦敦时报》著名政治评论家,格里高利-阿尔佛。

  1938年9月的最后一天,从慕尼黑传出的消息震惊世界。张伯伦的绥靖政策到达顶峰,英法两国在战争面前将盟友捷克当众抛弃的画面,让无数人和国家彻夜难眠。

  尼维尔张伯伦这个名字被历史记录下来,当他在机场高呼为英格兰带回和平时,却不知道自己的政治生涯和整个大英帝国的未来都被葬送。

  德国高呼着胜利,希特勒的威望再也无人撼动。但没有人想到,此时还弱小的德军在吞并苏台德后会变得如此强大,著名的斯柯达公司也正式被绑在了纳粹战车上。而这仅仅是表面上的,在德国获得苏台德后第三天,一直以反纳粹急先锋形象于世的gc国际忽然大改嘴脸,不仅为苏德友好造势,还让西班牙、奥地利和捷克等地的gc国际组织配合德军占领,号召被占区的gc党员积极回复生产。

  同时,刚刚解决完苏台德危机,却因为绥靖而备受指责的张伯伦政府忽然振作精神,开始向远东的日本施压。在德国面前卑颜屈膝的张伯伦忽然像换了张脸,措辞严厉的要求日本政府立即撤离荷属东印度,并要求白厅做好武装驱逐的准备。

  首相发出命令后不久,英国陆军部立即从缅甸、印度和波斯湾调集三个步兵师,又从国内调集一百余架飞机前往远东,同时被绥靖政策搞得丢进连绵的皇家海军也派出声望号战列巡洋舰支援远东舰队,同时下令让马来亚号撤出新加坡前往科伦坡驻防,主动拉开距离防止日本的偷袭。

  10月5日,日本特使森岛守人抵达北京,与王正廷展开闭门磋商,经过五天的谈判,在日本答应将苏门答腊廖内省交给中方,答应确保马六甲海峡安全,确保西婆罗洲和南洋华人安全的条件,不得越过新加坡和法属东印度,但因杨秋不在北京,日本未予立刻回复。

  11月7日,姗姗来迟的日本代表团抵达荷兰海牙,开始与英荷谈判解决荷属东印度问题。故意为国内调兵遣将争取时间的日本代表团一开口就提出苛刻的条件,要求荷兰政府将除爪哇岛外的所有荷属东印度地区割让给日本,同时允许日本在巴达维亚驻军。

  英荷当然不能同意这种等同投降的要求,但张伯伦明显底气不足,又担心日本全面开战,所以提出用荷属新几内亚岛换取日本撤军。

  谈判就这样僵持着。

  日本的动员速度越来越快,每天都有士兵挥舞国旗踏上军舰,前往据说富饶美丽的南洋。他们,就像是一群毫无意识的飞蛾,疯狂的投入到皇国大业的梦想中。英荷同样不甘示弱,总计三个陆军师跨过马六甲海峡在苏门答腊占碑省登陆,并在距离巨港油田不到五十公里的占碑设立防线。

  在阿富汗,同样战火激烈,经过一个夏季的周旋,前段时间打打停停的国防军忽然发力,与10月25日入冬前收复巴德吉斯省和古尔省,距离重要的赫拉特省仅一步之遥。

  12月1日,北京国防部时隔17年,首次在非正常状态下令征召义务兵,再次组建25个陆军师。

  剑拔弩张的远东局势,让国内很多人对杨秋至今按兵不动产生了怀疑和分歧,不少人还恶意的认为在统治国家三十几年后,向来以铁血面貌出现在世人前的总统退缩了。

  上海。

  忙忙碌碌的工人和市民们终于可以松口气享受新年假期,火车站挤满了回乡过年的务工人潮,沿街的百货商店宾客如云,即使外部环境不好,但在一年一度的春节面前,国人也暂时忘却紧张和烦恼,红红火火操办新年。

  “兆铭兄,你说总统到底是什么意思?和日本的谈判快有三四个月了吧?这明摆着日本要对英国动手,却还在拖拖拉拉,整日里造这个造那个,全国的厂都快被军队接管完了!军舰下水一艘又一艘。上月钦州才交付一艘航母,今天江南又要交付第二艘。去年到现在下水的新船更是一艘不拉全被海军征用!你说,造什么多却不动手,是不是非要看着几百万南洋同胞陷于水火之中?”上海西郊的宋公馆内,来开会的党广东省议员宋子文翘着脚,将手里的英文报纸卷成一团,言语中露出对现政的弄弄不满。

  荷属东印度危机加剧后,杨秋让王正廷主持与日本的谈判,自己却大部分都忙着磨合制造业,视察战备情况。从去年起逐步转向军备经济到现在,整整一年半时间过去后,民国经济六成都转入军备行列,上月为了弥补不足,还从仓库里拨付30万台库存机床免费发给有能力的民办家庭作坊,动员企业手把手教这些家庭作坊制造标准化零配件。连宋家在上海广州等地投资的几十家纺织厂和轻工工厂也全都被列入军备企业名单。

  别看成为军备企业就能获得稳定订单,但其实军备利润要比平常薄很多。对开工不足的小厂和家庭作坊来说这是笔巨利,但对宋家这种生意红火的企业来说,并不怎么合算。但现在人家拳头大,而且现在外面局势紧张,一句军备需要谁敢反对?所以像宋子文这样的国内大老板其实对军备经济很不满,若是打仗他们也没话说,但现在又没打仗,紧张兮兮的那么早转入军备体制干嘛?所以借此次党在上海开全国代表大会的机会,当着汪兆铭等人的面说出了心底不满。

  明年就要进行新一轮大选,被压了几十年的党也想趁着杨秋最后一个任期好好积攒些资本,所以宋子文的话立刻引来众多民党议员的附和。汪兆铭自然是希望看到党在他的带领下翻盘主政,但他毕竟比宋子文这些人更清楚局势艰难,说道:“你们以为总统不想打?他是兵力不够!苏联人在西北外的屯军已近百万,出来前我听张孝准说,除阿富汗的第十军外,西北已经拖住我们8个军!现在总统手里能打的只有20个军,朝鲜和东北需要4个军,山东到江浙沿海要2个军布防,福建广西也要2个军,这样一算手里能动的只剩3个军,所以我出来前宋子清才急着再建10个军。”

  “既早知兵力不足,为何不早动手?”

  “早动手?早动手你们还有心在这里说谈笑?”坐在旁边的李烈钧对这种闲聊不感兴趣,虽然他也是党大佬,但却比这些人更懂得扩军对经济的危害,冷言道:“我国标准,一个军5个师,从组建到具备战斗力要投入三亿,即使不打仗每年光是养着一个军也要五千万开支。民国二十八年来,若不是压制军队数量,节俭军费开支,把钱都用于国家建设扶持工商,哪来今天的地位?若非总统一心把国家摆在弱势,英法美那个能容我们慢慢发展起来?”

  李烈钧的一席话说得宋子文哑口无言,但他不甘心放弃这个出风头的机会,避开话题问汪兆铭:“兆铭兄,明年就是大选年了,我们该怎么办?”

  杨秋前两任期稳固无比,党只是陪太子读书,但随着第三个任期即将开始,宋子文这些人就动了心思。毕竟宪法规定总统任期最多三届,杨秋也不可能霸着位子不放,只是国社党如今根基稳固,而且党在军政系统比国社弱很多,即使在工商业也不是同级别对手,所以他们都想利用战争做出点事情,吸引选民注意争取在杨秋卸任后翻盘。

  见众人聊到杨秋的第三个任期,李烈钧不想再听下去,这件事他不想掺合,眼看江南厂的下水仪式即将开始,率先告辞去参加航母交付仪式。但等到了江南厂后才发现,原本来参加交付仪式的杨秋和宋子清等人居然全都不见踪影,连陈绍宽等海军高级军官也都消失了,只剩总统夫人苗洛和和杨家二子杨天成作为代表参加交付仪式。

  “李叔叔。”

  杨家几个孩子都比较低调,老大杨天磊已经从国防大学毕业,在第一装甲师任连长,老二是海军预备役军官,大女儿杨思思在美国哈佛大学攻读电子学硕士,剩下一儿一女年纪小都在读书。“呵呵,几年不见都是海军军官了,是不是要分配到航母上?”李烈钧笑着拍拍杨天成,问了几句分配的事情后才问道:“总统和陈将军他们呢?”

  “刚才来电报说英日谈判破裂了,辰华和子清他们已经乘飞机先回北京。”苗洛说话时目光还看杨天成,明显是知道战争爆发在即,所以有些担心孩子。

  李烈钧没注意苗洛的眼神,脑袋里轰的一响。虽然早就猜到这个结果,担当真的来临还是有些气闷,望着江面上硕大的辽宁号航母,心底里不自觉的叹口气。

  战争,还是来临了!

  .1939年农历小年夜,英日荷属东印度谈判破裂的当天,远离中英侦查范围外的拉包尔要塞军港内,一支庞大的舰队已经猬集完毕。

  伊势号战列舰(英国狮级改)、日向号战列舰(英国狮级改)、金刚号战列舰、比睿号战列舰、榛名号战列舰、雾岛号战列舰、青叶号重巡洋舰、衣笠号重巡洋舰、古鹰号重巡洋舰、加古号重巡洋舰、赤城号航母、加贺号航母、苍龙号航母、飞龙号航母、六十八艘战舰,一百一十三艘运兵船,同时悬挂满旗。

  上午11点整,旗舰金刚号打出旗语。

  “皇国兴衰,在此一举!”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