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734章 战略误判 三
  一支浩浩荡荡全部由十轮重卡组成的车队,沿着中阿资源公路向法扎巴德前进。车队的目标,是阿富汗北方最靠近中国的巴达赫尚省首府,法扎巴德。

  车身被沙黄色帆布紧密覆盖,车厢内满满当当全是武装士兵。奇怪的是,这些士兵虽然也都身着中国国防军标准的沙黄色军装,但他们的臂章上却是一副亚洲地图。这些士兵明显是第一次来这里,光秃秃连绵不绝的山脉总能惹来他们的好奇,指指点点似乎在将这里与家乡苍翠青山进行对比。

  最前面带头的吉普车上,张志丹眯着眼睛,脑袋和着车轮的节拍,一点一点打着瞌睡。

  在中国的历史上,曾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从咸阳出发,带着精美的丝绸和瓷器,由彪悍的唐军护送,前往各国宣扬大唐帝国的强大和兴盛,因他们都来自唐王朝,所以被人称为“唐使”。而西域各国派往回礼并学习先进技术和文化的人,又被称为“遣唐使”。

  如今的他,扮演的正是这样一个角色。

  这位民国西北战区副参谋长梅生中将的铁哥们,辛亥年加入军事情报科,从策应河南战役一直到前往欧战东线,再到中亚负责人,搅得阿富汗翻云覆雨,最后与差点成为朝鲜王的张宗昌并称南北二张的四十五岁军情局军官,是现如今整个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之一。从印度穆盟到阿富汗各派,从伊朗到沙特,甚至连伊拉克和土耳其都知道这位的“丰功伟绩”。

  作为一名情报人员,别人都是拼命隐藏自己恨不能变成聊斋志异中的画皮鬼,天天换张脸。但他却截然相反,名气大不说,还开了家中阿贸易公司,大摇大摆做起了生意。

  那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名气呢?让我们看看他过去九年的所作所为。出资600万民元,帮助阿富汗北方修建三条公路,其中就包括眼前这条横穿中国塔吉克斯省,连接喀什的中阿资源公路。出资1500万民元在阿富汗北方开设数十家学校,兴办手工作坊,开矿十余座。出资2000万帮助伊朗兴建铁路和机场,出资3000万帮穆盟在白沙瓦开办起第一家年产五万吨的小型钢铁厂,第一家民族发电厂、第一家手扶拖拉机厂、第一家制糖厂等等;出资1000万民元帮助穆盟修建107所中小学;出资300万帮助沙特兴办第一所大学过去九年中,经他的手向穆斯林各族提供的援助金和贷款多达3亿民元,兴建各类工矿、作坊、学校数百家,双方打开市场,因此受惠的穆斯林信徒何止百万。

  正因为这种口碑和善心,反而让各国情报部门无从下口,就连忠于阿曼努拉的阿富汗部落,都在苏联抓他时提供帮助让他逃离。大英帝国的007们更是无数次想暗杀他,但同样投鼠忌器。因为谁也无法保证,杀掉他会不会将推向中国?会不会惹来中国报复。但不杀他,又实在是恨得牙痒!这家伙行事肆无忌惮,军火、白银、马匹、面纱、茶叶、盐铁等等什么赚钱就做什么,还针对普遍贫穷的劣势,进行以物易物式的交易。从上次阿富汗战争结束起算,经他手流回中国的黄金就高达2亿民元,总贸易额高达37亿民元。当然,这还没算那座保密严格已经快挖空的金矿,仅此一项就给国内带回900吨黄金、4000吨铜、8300吨白银和其它高价值有色金属,总价值高达25亿民元。

  最让英国气不过的是,身为国防大学穆斯林和阿拉伯研究所的唯一一位在役军情局军官,在他和他那家雇员上万的中阿贸易公司的影响下,东方文化和价值观在沉寂数百年后,似乎又被唤醒,不少人已经开始称他为“唐使”。

  与他同车的,还有几位老朋友。

  第一位是曾在这里战斗过的费文华,他现在已经是亚洲解放旅副旅长,山地战专家。坐在他旁边用匕首削木棍的,是在印度接受过实战考验的亚洲解放旅朝鲜团团长朴恩星,而坐在最里面,一身阿拉伯长袍打扮的男子,是真纳派往中国军校学习,现任全印度穆斯林第三旅旅长的穆罕默德.阿尤布汗。

  中阿资源公路,是上次阿富汗战争后,由张志丹代表中国全权投资,耗时六年修建起来的一条战略公路,从喀什到法扎巴德总计712公里,下一步还将直接连通喀布尔。由于整条路蜿蜒曲折,又全部建在山脉中,通行率无法和国内省级公路相比。但这条路却是联系中阿两国的纽带,所以路上经常能看到自发来养护道路的阿富汗护路工。

  现在整个阿富汗都知道张志丹和中阿贸易公司,所以一路上的阿富汗北方联盟哨卡远远见到车队,就会立刻拉开鹿柴放行。车队很快来到法扎巴德。这个昔日群山环抱的小城,因为前阿富汗总统纳迪尔沙和北方联盟的建立,已经发展成一座中型城市。而且因为资源公路的存在,已经成为中阿贸易集散地,商品数量和繁华程度甚至不比喀布尔差多少。

  车队一进入城市,耳旁就传来零星的枪声,首次来这里的朝鲜团士兵下意识就去摸枪,但很快被熟悉当地风俗的贸易公司保安队士兵拉住。指指远方才发现,原来是当地人在举行婚礼,朝天鸣枪以示庆贺。很快车队就抵达了城北的北方联盟总部,这是一座占地宽广的军营式建筑群,在西面还有中国援建的机场,简易机棚内停放着两个中队的歼4(化蛇)战斗机和三架运7。在各国均已研制出相当型号后,这种战斗机被准许前沿部署,它们在这里的任务,就是保护北方禁飞区不受侵扰,保护喀什至这里的空中航道安全。

  数十辆十轮大卡进入驻地,引起不小轰动,连那些在训练的当地士兵都围了上来。费文华一下车,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上去就是一个拥抱,搞得北方联盟第一师师长恰哈图很不适应这种热情。“费长官,见到你太高兴了。”恰哈图虽然不适应这种拥抱,但眼睛里却有些发热。两人是打出来的交情,当年一起在兴都库什山阻挡苏军,何况费文华还救了他一命。

  “现在你的军衔比我高,应该是我叫你长官了。”费文华和他开着玩笑,刚想去看看他手下的士兵练成什么样子,张志丹从后面懒洋洋地走上来:“行了,一会在叙旧吧。我亲爱的恰哈图,纳迪尔沙汗在吗?”

  纳迪尔沙逃出喀布尔后就收拢残部组建反抗军,随后在张志丹帮助下组建起北方联盟。所以恰哈图和大家一样很尊敬这位“唐使大人”,敬礼道:“唐使大人,纳迪尔沙汗早就盼着您来了。”

  “前面二十辆别动,后面归你了。”张志丹笑呵呵的让人拿来一支国内刚准备的新式冲锋枪,扔给爱枪如命的恰哈图:“这是送给你的礼物,我们也才刚刚装备。”在阿富汗,拥有一支好枪绝对是身份象征。但恰哈图已经不是九年前冲动的小年轻,所以谢谢他后,先带着众人先去见纳迪尔沙和长老们。

  正在开会的纳迪尔沙已经得到他来的消息,早早带着各部落首领和阿訇来迎接尊贵的客人。“纳迪尔沙汗,让我为您介绍几位客人。”等大家入座后,张志丹为纳迪尔沙和部落长老们介绍费文华等人。阿尤布汗他们都很熟悉,穆盟和阿富汗北方联盟就像亲兄弟,但朴恩星等人的出现,让他们隐隐感觉到了什么。

  纳迪尔沙落难这里后,无时无刻不想着重返喀布尔。所以等他介绍完,心头一动激动地问道:“唐使大人,您带他们来,是指引我们重返喀布尔吗?”这句话让长老和阿訇纷纷投来目光,连恰哈图眼中都射出求战的火苗。

  张志丹心里知道,虽然法扎巴德非常繁华,但在这些人心里,喀布尔的地位始终是无法取代,只有拿下喀布尔,他们才不算“草寇”。好在他此次来就是帮助他们夺回喀布尔,深层的目是要让苏联担忧丢失阿富汗控制权,让一些人做出错误判断。所以也不用隐瞒,看向恰哈图问道:“能说说现在的喀布尔情况下?”

  他的话让众人心头一热,恰哈图更是早在等报仇的机会,立刻为他介绍喀布尔的近况:“阿曼努拉已经背叛了真主,成为苏联人的鹰犬。他现在控制有五万军队,武器都是苏联提供的,其中两万部署在昆都士-巴格兰和安达卡这条防线上对付我们。为保住地位,他还让苏联军队驻扎在喀布尔,大约有2000人就在机场和王宫附近,有机枪和大炮,还有6辆坦克和一些装甲,机场里有二十几架飞机并有高射炮保护。”

  恰哈图打开话匣后,坐在四周的长老和阿訇也纷纷说出自己知道的消息,从他们愤怒地表情可以看出,阿曼努拉在苏联帮助下重回喀布尔后,为保住政权对北方联盟和各地反抗力量发动清剿,大搞屠杀,甚至还屡次邀请苏军帮助攻打,所以现在阿富汗各部落均恨透了他。但无奈苏军力量太强,除喀布尔有两千驻军外,在昆都士和铁尔梅兹驻扎有一个步兵师,赫拉特也有一个步兵师,连靠近印度的坎大哈都驻有两千多人,总兵力高达五万余,何况还有随时可以支援的杜尚别、乌兹别克和土库曼三个方向的援军。

  可以说,除了北方联盟还能通过资源公路和飞机联系外界外,其它通道几乎都被苏军掐断。正因为这被封闭,九年来阿富汗枪声不断。除北方三省因为设立禁飞区,且莫斯科也害怕引发两国全面战争,所以苏军和阿曼努拉一直采取的都是封锁战术,并不深入,其它地方却几乎是处处烽烟。

  听完全部介绍后,张志丹和费文华都微微皱起眉头。北方联盟虽然实力不差,但多年守势后已经被苏军和阿曼努拉的军队联手堵在三省内,想要夺回喀布尔,首先就必须突破昆都士-巴格兰-安达卡这条防线,还要快速翻越曾经让苏军痛恨的兴都库什山。

  由于上面不准动用自己的军队,所以此战唯一能依靠的就是正式改名为亚洲解放阵线的一个精锐旅,和五万全部装备中械军备的北方联盟军。五万对两万,他们有信心突破阿曼努拉杂牌军的防线,但昆都士的苏军步兵师就有些麻烦。

  怎么样才能在苏军反应过来前,夺回喀布尔呢?

  张志丹首次收起了玩世不恭的伪装,即使不知道全部战略目的,但从上面将辛苦数年培养起来的整个亚洲解放旅调来听他调遣,还敞开武器库等手段可以看出,此战绝不容有失!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