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733章 战略误判 二
  1936年的最后一个周末。

  莫斯科郊外白雪皑皑,肃反运动与暴风雪的交相破坏下,曾经伟大,曾经吸引世界绝大多数无产阶级和知识分子的苏维埃正一步步迈入歧途。即将到来的新年里,没有教堂祈祷、没有美酒御寒、生活变成计划、亲朋好友互相戒备。这一切,都让图哈切夫斯基心痛,但他什么都做不了。元帅说来好听,但何尝不是架空权利的手段,当军人成为元帅后,也意味着他的军事生涯走到了尽头。

  但他又不想那么早结束,不是留恋权力,而是目前的苏联局势实在太险恶。所以他一大早就驱车来找布柳赫尔,希望说服对方支持自己放弃敌对德国,全力对付中国的想法。

  “图哈切夫斯基同志?快请进。”如往常一样早起,咬着黑面包开门的布柳赫尔对他的来访很惊讶。作为首批晋升的元帅,他家里很少有客人来。尤其是现在这个政治混乱,好多军官都被捕入狱的时刻,因为他和古比雪夫的好友关系更让人避之不及。而且两人的军事思想不同,他可以算伏罗希洛夫一派,图哈切夫斯基则是亲德派,平时互相较劲的厉害。

  图哈切夫斯基不想谈分歧,他觉得这种分歧都是为让苏联更加强大,更不信那些有关布柳赫尔的谣言。他知道内战时期布柳赫尔受过很重的伤,每到冬季伤口就会隐隐作痛,需要烈酒来活血驱淤,所以从包里拿出一瓶伏特做礼物:“你的身体还好吗?”

  “喝一杯,会更好。”布柳赫尔哈哈一笑,不客气的接过伏特加酒,还故意的假装闻闻:“好久没有喝到它了,你等等,我去拿杯子。”

  图哈切夫斯基微微一笑,布柳赫尔的性格就是越挫越勇。当初内战时哪么不利都能被他翻盘,在荷属东印度时,要不是国内爆发饥荒无法支援,恐怕能做出更大的成绩。

  见到他去拿杯子,图哈切夫斯基干脆自己走进小书房。书房有些凌乱,挂在墙头的军事地图上画满红黑两种色彩的箭头和线条,这些线条和箭头描绘出的,是从阿富汗到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这条三千多公里的战线。算上犬牙交错的突出部和山区绕道,总长度实际接近四千公里!两个敌对国家在这么长的战线上对峙,是人类战争史上是绝无仅有的。无论是苏联还是中国,双方都不能做到整条防线固若金汤。

  他看这个不是因为担心战线,而是这份军事地图上被密密麻麻标满各式各样的注解,显示出布柳赫尔对东方战线的用功之深。对素来高傲的他来说,只有这样的人,才配与他谈论军事战略。

  “我们担心,杨秋和他的将军们也不会放心。”布柳赫尔拿着两个杯子走了进来,见到他在看地图,替他倒酒递过去。

  “康斯坦丁诺维奇同志,你最近去参谋部的时间太少了,这样可不行。”

  “我知道,我会尽快开始工作的。”

  和大多数苏联人一样,烈酒下肚,两人的关系一下亲近很多。图哈切夫斯基关切的问了几句近况,害怕他因为古比雪夫的事情消沉,提醒他应该振作。但这件事不好多说,见到他答应后,端着酒杯走到地图前,神色逐渐凝重:“这几天,我和伏罗希洛夫同志发生了一些争吵。因为最近有传言,杨秋已经和德国达成对我们不利的秘密协定。他还去了法国、捷克和匈牙利,并在华沙都留了一周。之前又完成对波斯和阿拉伯地区的渗透,加上土耳其态度不明,我有理由相信他正在拉拢这些国家,构筑一条从波罗的海到东方的共同战线来对付我们。

  就在上个月,法国、意大利和日本都表示,华盛顿海军条约到期后不会再续约,这说明各国的军备竞赛已经开始,战争正越来越近!所以我的意见是,先化解和德国的矛盾,但伏罗希洛夫坚持要军队准备好两线作战,所以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虽然两人军事思想不同,但布柳赫尔还是很佩服他的这番分析,寥寥几句就将整个大局勾勒出来。的确,目前的苏联局势还真是很糟糕,德国在希特勒上台后展现出咄咄逼人的态势。在东方,比苏联早10年转变的杨秋也露出獠牙,波斯湾和土耳其又是传统的英法势力范围,如果杨秋真要借机构筑一条共同战线,也并非不可能完成。

  这条战线上最糟糕的,就是东方太远,苏军很难做出快速反应。如果真要动手,就必须先发制人,打掉中国西北的一线有生力量,否则让一个拥有五亿多人口、站在工业大国门口,能吃苦、性格又坚韧的民族彻底动员起来将很麻烦。

  想到这些,他忽然觉得伏特加也不是那么可口了,用袖子擦了擦嘴角。这个动作让图哈切夫斯基暗暗苦笑,五位元帅里最英俊,却最不讲究个人形象的恐怕就是这位了。但布柳赫尔才不在意什么形象呢,说道:“你说的不错,目前的局势的确很危险。但我认为不应该将中国神话,我和他们打过交道,虽然他们拥有一定优势,但横跨数千公里的推进,对任何军队来说都极为艰难的任务。战争爆发后我们可以充分发动游击队,配合正规军进行防御消耗战。恶劣的天气和道路会让他们筋疲力尽,我们要做的只是耐心等待反攻机会的出现,所以我反而担心德国和波斯湾!

  德国正变得越来越咄咄逼人,希特勒已经将我们视为对手,西班牙的同志正在遭受屠杀,这都说明西方帝国主义正在利用德国,扼杀我们的gc主义事业。所以我们不能停止对西班牙同志的支持,必须利用机会,试探德国和中国的态度。”

  图哈切夫斯基动动嘴,他本想说苏德矛盾其实只是政治矛盾,但最终还是选择闭上嘴巴,因为这个问题在苏军内部已经讨论过无数次。布柳赫尔没注意这个小动作,继续说他的想法:“沙特独立事件的影响被所有人小看了,那次危机中杨秋表现出的强硬姿态让阿拉伯人看到甩开英国的希望,所以从埃及到印度,阿拉伯人和伊斯兰游击队都在等待他的第二次出手。所以我认为他很可能会与德国结盟,因为只要德国强大起来,英法就无法分心远东和波斯湾,他的军队就可以迅速填补这些空挡。一旦他在波斯湾站稳脚跟,就可以将军队部署到伊朗和伊拉克,威胁高加索甚至里海的安全。”

  “但是我不认为杨秋会和德国结盟。他是我见过最好的战略家,他应该知道希特勒只是英美培养的刽子手,与这样的人结盟,会让他和中国陷入利用后被抛弃的陷阱中。”图哈切夫斯基不同意他的观点:“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只是在演戏!他希望我们出手打破僵局!我知道,伏罗希洛夫一直将伊朗和印度视为打破帝国主义包围的突破口,但这正是杨秋最希望看到的。因为哪些地方牵扯到英法的利益,如果我们南下就会给他一个既不用得罪英法,又可以驻军沙特的借口!

  还有,我们都忽视了日本的力量。日本海军是太平洋上一支令人生畏的力量,想要打败中国,就必须加强与日本的关系。所以我更认为应该与德国和解,然后专心和日本一起预防中国的威胁。反过来,因为日本陆军不值得依靠,如果我们和德国爆发战争,杨秋只需要在西北布置好防御线就可以消耗我们。那时,日本会认为我们进攻不畅,认为我们陷入麻烦而不敢继续夹击中国。甚至会因为谨慎,和中国达成协议向大平洋发展。这样,唯一能给中国制造麻烦的伙伴就会越来越远。”

  “图哈切夫斯基同志,你以前不也认为南下是打破僵局的好办法吗?伏罗希洛夫同志的想法是打破英美包围圈,如果他们和中国勾结,我们也可以和德国化解,不是一样的吗?”

  “不!不一样,以前因为德国衰败,但现在他们回来了,战略态势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采用主动出击的办法,就会给各国造成扩张的错觉,到时候再联系德国就会被看成是结盟!但我们不能和德国结盟,因为那会让英法中顺利的走到一起!连美国都很可能投入他们的怀抱!只有忍耐下去,才会让杨秋的选择变得困难。”

  “但德国恐怕不会放过我们,希特勒叮咚,叮咚。”眼看讨论又将变成死结,门铃却忽然响了起来。布柳赫尔和图哈切夫斯基对视一眼,这种鬼天气谁会来?

  “我先去开门。”布柳赫尔走出书房,望着他的背影图哈切夫斯基还是觉得他们太小看杨秋,所以转身再次看起地图,试图找到破绽说服布柳赫尔支持自己的想法。但片刻后,外面居然传来布柳赫尔愤怒地咆哮声。

  “你们是谁?为什么!是谁的命令?!”

  图哈切夫斯基也很奇怪,谁敢惹一位元帅发这么大火?走到外面才发现,几名身着保卫局军装的秘密警察堵住了大门,还拔出手枪对准布柳赫尔。这一幕让他火冒三丈,这些秘密警察真是太放肆了!居然敢用枪口对准国家元帅,气的走过去喊道:“你们在干什么?”

  秘密警察似乎早就知道他在这里,不慌不忙的拿出一张逮捕令:“报告元帅同志,布柳赫尔元帅涉嫌一起串通反动派的案件,我们是来请他回去接受调查的。”

  “胡说,布柳赫尔同志是苏联英雄,怎么会叛国呢!”图哈切夫斯基根本不信这些人,他很清楚肃反运动已经成为某些人的工具。但秘密警察却不在乎他的咆哮,指着逮捕令上的签字:“元帅同志,这上面有斯大林总书记的签名,我们是奉命行事。”

  “胡闹!胡闹,这是胡闹!叶若夫这个混蛋!”一向清高自傲的图哈切夫斯基更生气了,心里认定是有人故意欺骗斯大林。虽然他不怎么认同布柳赫尔的战略思想,看不惯他们那一派的保守,但也不会愿意看到一位功勋赫赫的元帅被诬陷,激动地说道:“一定是有人欺骗了总书记!布柳赫尔同志,你先配合他们调查,我这就去见斯大林同志说明情况。”

  图哈切夫斯基丢下一句话后,立刻驱车去见斯大林。布柳赫尔本来想阻拦,但等开口为时已晚。两人都不知道,就在他离开后不久,一条“图哈切夫斯基和叛徒布柳赫尔密谋”的消息,就被叶若夫送到斯大林面前。

  抵达克里姆林宫时,这个消息已经被斯大林锁了起来。看着怒气冲冲跑进来的他,斯大林反而亲切地指指办公桌对面的凳子,神色镇定:“我的元帅同志,是谁惹你生气了?”图哈切夫斯基立刻将布柳赫尔被捕的事情说了遍,说道:“总书记,这件事一定是诬陷!布柳赫尔同志为国家做出过很多重大贡献,他对东方战线的分析和眼光无人能比,所以这件事肯定是有人趁机嫁祸他。”

  斯大林却不疾不徐,将截获的信件递给他:“图哈切夫斯基同志,你先看看这个。”

  图哈切夫斯基打开信,越看越凝重,因为信是伊凡米尔写的,里面提到希望布柳赫尔发动政变,而且德国还将提供必要帮助。细细分析了遍后,他将信纸重重一按在桌上:“假的!这是敌对势力伪造出来的!没有一个人会在逃亡时还想着策反军队!他们就是想搅乱我们苏联的政局,阴谋,这是个阴谋!或者是英国,或者是中国,总之,这肯定是阴谋!”

  “为什么不是德国?”斯大林眉毛一挑,烟斗里的火光越来越亮。

  图哈切夫斯基没注意到斯大林的口吻,专注在自己的判断中:“总书记同志,我们和中国的矛盾是领土,是不可谈判的!但是,将我们和德国分开的却是政治,而不是我们的情谊,不是红军对德国国防军的友好情谊。如果我们携起手来,那么他们和我们,德国和苏联,就能够迫使全世界接受我们的条件。所以,无论是英国、法国、中国还是美国,都在害怕我们走到一起。

  所以德国没必要去污蔑布柳赫尔同志,只有中国和英国才会害怕他。因为他们害怕我们会南下!认为我们会进攻东线、阿拉伯地区和印度,才想出这种馊主意!他们是想搞乱我们内部。我认为,应该拿这封信去德国问清楚,还可以趁此机会化解矛盾,这样就可以动员全部力量专心对付东方战线!”

  “图哈切夫斯基同志,德国现在是我们的敌人!还有波兰、英国、法国和中国这样的帝国主义国家,都是!”斯大林的语气有些不耐烦。

  “敌人也可以变成朋友!英国距离遥远,无法改变什么。德国强大后首先受害的会是法国,而不是我们苏联。至于波兰,我更认为应该从基层着手尝试去发动革命,因为波兰天生是我们和德国的屏障,但如果波兰不存在,那么反倒是要担心德国人的野心了。”图哈切夫斯基很急,他害怕斯大林将肃反扩大到军队,因为这会严重影响红军的战斗力,所以不断表示应该苏德联手。但他越是这样,越让斯大林觉得不舒服,因为他自己就有深厚的德国背景,还时不时发出非常羡慕德军素养的言论。

  不过斯大林到底不是傻瓜,这番话还是很打动他,毕竟图哈切夫斯基已经显示出高超的军事素养,是连英德都忌惮的军人。所以他磕磕烟斗,问道:“你认为远东才是最大麻烦?但叶戈罗夫同志认为,德国才是麻烦,而远东的距离和天气却是我们的盟友。”

  “是的,但距离和天气也是我们的敌人!叶戈罗夫同志忘记一件事情,如果东方战线不利该怎么办?如果中国军队深入国境怎么办,我们的反攻同样面临这些困难。”

  斯大林沉默不语,图哈切夫斯基的想法的确很有道理。但正因如此,更让他觉得这个人威胁太大。虽然他的话都围绕着军事问题,这么多年也都局限于军事,努力地想当一名在军事上表现优异的将领和真正的人民委员,但是一个人的欲望又哪是那么容易可以说得清的?

  更大的问题是,他越是正确,就会帮助他赢得爱戴和尊敬,如果大家都去相信他的战略,按照他的思想作战,接受他的领导打败敌人,那自己这个总书记该摆在什么位置上?这些猜忌如同毒药般让斯大林难受,是一个军事家重要,还是一个伟大的总书记重要?

  斯大林心里其实早已打定主意,但脸上不动声色:“我亲爱的元帅,你的建议我会认真思考,至于布柳赫尔同志的问题我会让人好好调查,我们gc党人不会诬陷一个好人,但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反动派。”

  话说到这里,高傲的图哈切夫斯基也无可奈何,他现在只希望斯大林能真的听进这番话,至于布柳赫尔估计要受些苦。但他永远不会想到,被他认为只是受些苦的布柳赫尔再也没有出现过,而他本人也因为刚才那番话,惹来了杀身之祸。

  他更不知道,就在自己走后,斯大林做出了一连串怪异举动。先是拿起信件,反复查看逐字逐行用笔标出,然后又走到地图前呆立良久,最后才按下桌上的电铃:“让莫托洛夫部长和叶若夫来见我。”

  两周后,让图哈切夫斯基欣慰的消息传来,莫托洛夫启程访德。但让他万万没想到,就在莫托洛夫启程当天,叶若夫亲率保卫局秘密警察冲入他家中,以莫须有的叛国罪将他,以及和他一样亲德的集团军司令亚基尔、乌博列维奇,二级集团军司令科尔克,军长普里马科夫、普特纳、费尔德曼、艾德曼等八人一起逮捕。

  不久,他们就被全部秘密处决!

  很多年后的军事战略家们在揭秘这段历史时都一致认为,如果图哈切夫斯基还在,后面的一切历史或许都将改写。最起码,此时的杨秋还不知道,已经有人看出他的想法。他应该庆幸拥有秦剑,拥有无数为国家游走在生死线上的龙牙们,应该庆幸有一条出色地秘密战线。正因为这条战线,让斯大林犯下了其政治生涯中最严重也是最大的一个错误。

  而此时,杨秋已经结束漫长的访问回到北京。总的来说,这次出访是成功的,不仅和德国保持不离不合的关系,还向波兰等国出口上百架白肩雕战斗机和武器装备,让莫斯科愈发相信中德正在加速靠拢。

  总统回京的消息飞速传遍民国政坛,大小官员们重新打起精神投入工作。不知从何时起,杨秋已经成了他们心头不能攀登的大山,既压的大家喘不过气来,又能镇住风起云涌的宦海,让人觉得有了主心骨。这种矛盾的心理充斥着民国各界,所以当他回来后,总统府、国会和各个部门又被办事人员挤满。

  “这是15个军的组编方案。原1师和2师已经改为第一装甲师和第二装甲师,原八个独立装甲旅到年底也能全部改为装甲师,再加121、122、123和124四个混成机步师,除新编15军还在组编外,其余14个军都已经齐整,每个师都能确保拥有一支装甲部队,其余步兵师和混成师也基本实现骡马化。”回来后的首个总统早餐会上,宋子清拿出了拟好的计划书。向杨秋和王正廷等人介绍军队扩编的情况:“还有,4个中央警卫师的装新坦克预计到明年年初能完成,十五军最迟明年3月也能完成组编。”

  随着部队规模越来越大,目前的师编制指挥起来诸多不便,所以总参商量后决定组建军级指挥机构,每个军下辖5个师,这样等完成组编后全军就拥有75个师、4个中央警卫师、3个独立旅,再加正在扩编的2个空降师和2个海军陆战旅,总地面兵力达到180万。如果再加海空两军,实际总兵力233万人,这还不包括二线的国民警卫队。

  部队扩大会带来日常消耗增多,战斗力减弱等问题。还好,国防军从1922年新军事改革起,就注意储备基层军官,目前军中总职业军人数量已经超过30万,士官比例也是世界首屈一指的,所以目前的扩编数量并不会对战斗力带来太大影响。

  “还有件事。”宋子清汇报完后,突然地扫视一眼,深吸口气:“初步情报,图哈切夫斯基和布柳赫尔已经有两周没有出现!是被捕还是有事离开,目前还在核实中。”

  “真的!”

  岳鹏第一个跳了起来。说实话,苏军中最让他忌惮的就是图哈切夫斯基、布柳赫尔和叶戈罗夫等少数几人,因为这些人都是从内战中打出来的老兵,经验丰富不说,思想上也格外重视新军事发展。连杨秋都按耐不住狂喜,起身反复的踱步,其实不用核实他也知道,因为历史上斯大林就故意隐瞒两人的死讯。

  斯大林对军队下手,就意味着等待数年的战略机遇向中国敞开大门!那么,接下来的这一步,是为赢得亚洲奠定基石,还是灰溜溜的失败?依然还是未知,只有杨秋,仍然是充满信心。

  迅速写下几句话交给宋子清:“告诉萧靳云,让张志丹做好准备。”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