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730章 希特勒的战略
  “西南有三险,成昆、川藏和新藏。”

  这句话从1928年川藏公路立项开工起,就在民国政府内部传开。说的是成昆铁路、川藏公路和新藏公路三条大动脉。其中成昆铁路和新藏公路在考察测绘数年后,均于1933年破土动工。这样的艰险天堑普通建筑公司是难以承担的,所以承包主力是民国唯一的国有建筑公司,国家基础建设公司。这家公司大部分都由退伍军人组成,由军方提供技术工程技术支持,组建后就在好几项国家重大项目上打出了名气。

  但即使如此,成昆铁路和新藏公路依然困难重重。

  视察完三条国防干道后,他又前往武汉、长沙和昆明等地调研,原本还准备去钦州和湛江,但由于行程耽搁只能暂缓,先去香港参加中英政权移交仪式。

  1936年7月7日那天,飘扬在香港上空的米字旗终于缓缓落下,随着最后一任总督在巡洋舰保护下缓缓驶离维多利亚湾,也意味着鸦片战争后的殖民地屈辱终于彻底从中华大地彻底消失,中国成为一个完整的主权国家。

  然而就在民国各界欢呼香港回归后的第十天,巴黎和会后的欧洲终于传出枪炮声,弗朗哥在德意两国的支持下,控制驻扎在摩洛哥的西班牙最精锐军团后,悍然挑起内战向被苏联控制的左翼联盟发动进攻。战争爆发后不久,德意分别宣布干涉,希特勒甚至将性能优良的he111、ju87俯冲轰炸机和Bf109战斗机一批等先进武器用于西班牙战场,还组建“秃鹰军团”积极干涉。墨索里尼则更是一口气向西班牙派去万余士兵,到战争截止时在西班牙的意大利军人总数超过五万。

  为保住胜利果实,实现西欧革命浪潮的梦想,斯大林同样下令支援国民军,约有500苏军军官脱下军装抵达西班牙,同时世界54个国家的gc国际党员跋山涉水来到西班牙,组成国际纵队支援国民军,其中犹太人占总人数的四分之一。

  而自诩欧洲领导者,世界唯一霸主的英国因担忧革命浪潮会波及自身,拒绝向西班牙双方提供任何帮助,张伯伦故意压制皇家海军禁止其被卷入,而法国也封锁边境纵容共和军的进攻。

  7月23日,内战爆发后第五天,拼命积蓄力量的中美两国几乎同时宣布中立。

  内战的爆发,也让世界各国的外交官们结束了长达18年的假期,世界外交活动频繁率暴增数倍。出卖、交易、试探、结盟等等,拥有超凡政治嗅觉的他们都意识到,又一场战争的脚步已经越来越近。

  而这时,杨秋已经来到柏林参加奥运会开幕式。

  作为一届世界性体育盛会,因西班牙内战,欧洲再次陷入战争边缘等因素,柏林奥运会已经演变为世界政治圈的盛会,欧美亚各国的政治家们聚集一堂,利用此次机会察言观色,交换意见,各自角力。

  先是重返莱茵兰,接着又是奥运会,对饱受欧战苦果的德国来说,有着非凡演说能力的希特勒的个人威望,已经上升到无以加复的地步,整个柏林都被万字旗笼罩。

  此次再访德国杨秋也没以往的低调,反而频繁出席各类社交活动,并多次强调中德之间存在共同点,敲掉苏联威胁,借此向莫斯科发出错误信号。

  贝尔维尤宫的回廊内,海德里希和希莱姆并肩而立,与他们对面的戴雨农谈笑风生,三位各自活跃在情报界的人物都还没意识到,未来相当长时间内,他们会成为直接对手。至少现在,他们看起来更像是战壕内的亲密战友,互相吹捧探讨局势,研究各自的安全局势。

  回廊外的草坪上撑起了遮阳伞,伞下几个身影相谈甚欢。除了杨秋和陪同的顾维钧外,墨索里尼的出现让会谈更多了一种选择站队的意味。很显然,无论是希特勒还是墨索里尼,都希望将中国拉入怀抱的,所以借此机会大谈如火如荼的西班牙内战,一再夸大苏联和莫斯科的威胁。可惜的是杨秋始终对这场内战不感兴趣,不仅出发前就宣布中立,还禁止政府和外交部对这场战争发表任何言论。当然他也不会白白错失赚钱的好机会,国内一些企业正在向交战双方提供“人道和商业帮助”。

  对这种刻意的话题,他很明白是什么意思,主动打断道:“两位,我对西班牙左翼国民政府的所作所为非常遗憾,也支持弗朗哥将军的反抗运动,但我国将不会插手这场战争,我将保持在欧洲事务上的中立原则。”

  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对视一眼,眼中只有高兴没有失望。欧洲是他们的欧洲,中国人本来就不该来,当然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做的:“杨秋阁下,gc主义的扩散正在威胁整个文明世界,任何纵容都是不被允许的。应该消灭gc国际运动,消灭邪恶的苏联。只有我们联起手来才能打破凡尔赛体系,建立新的世界秩序。”

  说话的是墨索里尼。与瘦小的希特勒相比,这位纳粹教父身材高大,双目有神,即使出席这种外交活动也一身戎装,嘴角上挑性格傲然,仿佛已经预见到打败英法独霸地中海的景象。换个人或许会心动,但杨秋怎么可能。这个人是典型地眼高手低,还不如希特勒靠谱,所以用标准的德语说道:“墨索里尼先生,我对莫斯科的担忧一点不比两位少,中苏在边境问题上有非常大的矛盾。对于反gc联盟宣言我也非常感兴趣,但我更想听听两位打算如何处理我们共同的敌人。”

  墨索里尼德语水平很糟,竖耳听翻译重复,旁边希特勒却眼睛一亮。之前他多番试探都没说服中国加入反gc同盟,难道现在改变心思了?立刻用他独特的奥地利口音说道:“杨秋先生,苏联是我们共同的敌人,邪恶的莫斯科正在疯狂军备,正在利用西班牙叛徒输出革命。对待这种敌人,应该将他们从肉体到精神彻底消灭!只有将格鲁吉亚和斯拉夫这些劣等民族全部铲除,才能共建一个新世界。”

  杨秋不会被这种虚话打动,端着茶杯微微眯眼,静待下文。希特勒不愧是目前欧洲最懂得察言观色的政治家,很快意识到如果没有实际计划恐怕无法打动对方,于是想想继续说道:“我和墨索里尼先生已经在商讨组建新的联盟,这个联盟的目的是砸碎勒在我们脖子上的凡尔赛绞索,打败苏联,铲除犹太寄生虫,建立属于德意志、意大利和中国的新世界轴心。”

  “新轴心?”杨秋双眉一挑,想起过几年就要出现的“钢铁联盟”,装出很感兴趣的模样:“是针对苏联吗?该怎么做?什么时候出兵?”

  三个问题让遮阳棚下的空气忽然急热起来,杨秋静静等待着希特勒的回复。说心里话,如果他答应先打苏联,那么自己就有把握先解决哈萨克,这样就能将西北防线向前推进数百公里。没有哈萨克的策应,土库曼和中西伯利亚就是笑话,那样不仅能解决西北安全,还能实现控制波斯湾的梦想。即便大战爆发也能稳稳立于不败之地,而且付出的代价会相当小。但如果相反,就不得不考虑另一个棘手问题,苏德是否会靠拢。

  斯大林不是傻子,目前的苏德矛盾只是他和希特勒互相看不顺眼,是意识形态上的,是政治冲突,再加上点德国希望借打击gc主义,让英法放松警惕。相反中国和苏联却有着无法调和的领土矛盾,斯大林不会看不到这点,所以一旦他发现中国的威胁大于德国,不排除签署类似瓜分波兰的协议先靠近德国专心转战东方战线。一旦苏德携手,即使是名义上的,也会给整个世界战局造成相当大的麻烦。尤其是波斯湾地区,在马六甲海峡没彻底控制,全靠远洋运输的情况下,要想挡住苏军南下,对国防军和总参谋部是一次大考验。

  希特勒会怎样答复呢?顾维钧手心里捏了把汗。

  作为二战前整个欧洲地区最懂得趋利避害的政治家,希特勒肯定不想太早和苏联对上。中国不怕苏联扩军,是因为西北和中亚的道路铺不开那么多部队,但他却能真切感觉到来自北方的威胁。230万。不,经过大半年后再次增加数十万的苏军是极其可怕的,苏德边境地势平坦无险可守,以目前的德军实力,一旦苏军西下他是挡不住的。

  但希特勒也意识到必须要有实际方案,所以继续说道:“这个世界应该拥有新的领导人!德意志、意大利和中国应该承担起这样的责任。必须砸碎绞索,由我们共管从大西洋到堪察加的这片大陆,应该解放非洲人民。即使在陆地上,也应该有一个完整而统一的欧洲!当然,具体的操作我们可以交给将军们研究,我的意见始终如一,击败法国和苏联,迫使英国退出战争,彻底的摧毁莫斯科!”

  “杨秋先生,德意志、意大利王国与中国没有任何利益冲突,胜利后我们可以将印度以东的土地都交给您来统治,只有您这样的统治者才能带给那里的人民幸福和自由。为我们共同的目标,有必要进行先期联系,共享资源和技术,才能齐心协力打败这些敌人。”希特勒挥动拳头,言语激动仿佛在进行战前动员,但坐在后面的顾维钧却悄悄捏了下眉心,眼角偷偷看着不动神色的杨秋。他心里却明白,这句话等于彻底堵死中德的可能性。

  他猜得不错,这句话的确让杨秋放弃先和德国一起解决苏联的想法。希特勒还是太执着向法国报仇,凡尔赛体系是英法世界霸权的基础。自己想摧毁,罗斯福想摧毁,斯大林想摧毁,德意也想摧毁,但大家都清楚,摧毁这个体系必须是战争。虽然他也曾幻想过结盟德国打败英法,但终究迈不过美国这关。倒不是怕美国,而是在自己登不上美国本土,美国登不上民国国土的情况下,打一场注定无结果且目的不明的消耗战,鬼才愿意呢。

  最可气的是,这个小胡子居然还想插手苏伊士运河和波斯湾!这里可是必争的地方,一场世界大战下来,如果不能独家控制这里,那还不如中立呢。从苏伊士到马六甲,世界一半以上的航运,世界一半的石油,还四分之一的人口和市场。

  让德国染指,打这场仗还有什么意义?没当即掀桌子就算脾气不错了!

  至于非洲、苏联利益、中亚等等这家伙提也没提,明显是埋下伏笔。这么点东西,居然想共享连英法都垂涎的一些技术,真是可笑至极。

  不过他没露出不满神色,反而笑眯眯听完希特勒的“伟大战略”构想,才问道:“打破凡尔赛体系必然会导致和英法的全面战争,这将非常困难。不知道两位考虑过没有,如果美国卷入进来该怎么办?”

  “美国?哈哈。”墨索里尼听懂后放肆的笑着,仿佛听到最好听的笑话:“杨秋阁下,美国是不会加入战争的。他们早就恨透了凡尔赛条约,罗斯福总统甚至还因此向我们两国提供经济上的帮助。而且美国商人也不会同意卷入战争,他们国内的孤立思想非常严重,还有很多支持我们的人,如果向我们宣战将会导致上百亿投资化为泡影,会出现更严重的经济灾难,所以我肯定,他们不会那样做的。”

  什么时候商人和经济能决定战争了?杨秋看向希特勒,后者显然也认为美国不会卷入欧洲战争,让他心底叹口气。他们明显是低估了罗斯福的野心。罗斯福的确不会自己出手,只想借苏德的手打破凡尔赛体系,但却不想看到单极欧洲的出现。在这点上,中美都是一样的,欧洲可以没有苏联,可以没有德国,但却不能统一!

  但话说回来,除了自己外,目前这个世界还真没人看好美国会卷入欧洲战争,毕竟巴黎和约对美国伤害太深,就连罗斯福都无法突破孤立主义的包围,历史上也是靠被日本偷袭才突破国会约束。

  走出贝尔维尤宫上了车后,杨秋向顾维钧无奈地笑了笑:“少川,看明白了吗?靠谁都不如靠自己!让阎宝航放人吧,也是时候,让局势明朗了!”

  顾维钧点点头,这场谈判算是不欢而散了。

  他知道,国内一直有很深的德国情结,其中又以国社党党员居多,因为他们中很多人都是经历过过欧战前和德国合作,战后莱茵兰计划的,所以主观认为中德才是最佳盟友。

  可事实上,欧洲绝不能只有一个声音。即使中国做不到,美国也会这样做。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