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729章 军备竞赛 六
  五月的重庆春暖乍寒,街头巷尾行人熙攘,报馆茶社人满为患。作为国内最早的直辖市和西南工业中心之一,重庆这些年的变化堪称民国发展的缩影。城市里普通瓦房已经看不到多少,有轨电车沿着蜿蜒的山坡缓缓爬行,靠近江边的通衢大道上方,国内第一条高架轻轨正在紧张施工。沿着綦江向西,是一条全部由沥青和水泥铺设的省际公路,这就是川藏公路的源头,再有一年公路就能直达拉萨。

  重庆能领先全国,除了巴蜀人民勤劳和自强不息的精神外,也要归功于从1913年起的工业兴城计划。如今的綦江工业区已经成为整个西南工业的象征。加之地理、资源等优势,国内各类研究所也纷纷进驻川渝,尤其是3010计划中有五分之一的研究项目都在这里,带动整个四川逐步从粗加工向技术优势行业转变。

  一架运7运输机缓缓降落在流星公司停机坪上。5年前kc-2定型后,作为国内航空业最大用户的国防部也订购了320架。但这种酷似c47的运输机却未能获得更多订单,原因是空军觉得运载量还是太小。鉴于这个情况,空客公司一方面积极开拓民用客户,一方面用最新的1600马力发动机对其修改,在确保航程不变的情况下机体增大百分之五十,最大载重增加至4吨,命名为kc-4型客机,军方代号运10。

  运10与世博会展出的运8和运9都已经完成在狼山基地内的最后测试,但要想装备还需要半年时间。

  在机场左边,连绵成排的三层小楼蔚为壮观,那里是国家空天总署重庆研究所所在地。空天总署是王助等人向杨秋建议,按照美国nAsA模式,与1930年组建的国家级航空航天研究机构。总部设在北京,这边主要负责风洞和流体力学研究,这是因为全国有一半的风洞都在重庆。为节省资金,研究所和流星公司使用同一个机场。

  一下飞机,岳鹏就见到右边机库内两架四发大型轰炸机正在被牵引车慢慢拉出,在它们后面,还有一架体积小巧,看不到任何螺旋桨,但机头却有个大洞的小飞机也被拖出。岳鹏扫扫四周,见到薛慕华正在观看飞机,走过去问道:“慕华,这是什么型号?”

  薛慕华已经卸去空军总司令出任副总参谋长,但因酷爱航空,所以平时没事时总喜欢往几大航空公司和研究所跑,对航空航天的了解远比岳鹏熟悉,敬礼后介绍道:“这是流星和空客公司送来测试的四发轰炸机。那架小的可了不得,是涡轮喷气飞机,一会总统还要来看测试呢。”

  “喷气机,研制出来了?”岳鹏在3010计划中看到过喷气发动机和飞机项目,也知道这个项目其实在1925年双野马发动机问世后就已经开始,到现在已经足足10年之久。但研制进度却很不顺利,多次因为材料强度和高温耐热等问题差点陷入停顿。

  还好总统和空军对喷气机非常重视,早期经费不足时,空军还一度挤出军费来扶持这个项目,杨秋甚至还私人赞助了一大笔研究费用。眼见国际形势巨变在即,一种新武器虽不能改变战争结果,却可以让空军多一种制胜的法宝,所以薛慕华今天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但让他奇怪的是,薛慕华显然不怎么开心,摇摇头直叹气:“耐热还是不行,叶轮蠕变现象严重,抗疲劳性很差,单台发动机寿命只有75小时,还达不到作战标准。涡桨发动机和涡轴发动机更是连主轴都不过关,哎!也不知道总统前几年提出的镍铬钛合金、镍基合金和钴基合金能不能弄出来。上次我去南开大学材料实验室,他们说镍铬钛合金已经有些眉目,其它的算了,忙完这里我再去看看情况。”

  虽然薛慕华东扯一句西答一句,浑似没注意话语里太多专业名词。好在岳鹏也很聪明,片刻后就明白了意思。原来喷气发动机叶轮和其它部件对材料要求很高,材料不仅要耐热,还要足够轻足够韧性,而且制造一台发动机需要十几种不同功用的材料。还知道原来除涡轮喷气发动机外,几家公司和空天总署还在研制涡轮风扇和涡轴等系列发动机,但后面几种因材料要求太高,至今还处于实验阶段。

  薛慕华深爱飞行,整个人都投入到飞行事业上,所以说起技术来头头是道让岳鹏插不上嘴,干脆转开话题问道:“总统呢?”

  “王助带他去风洞区,蒋校长也来了。”薛慕华知道岳鹏来肯定有事,指出方向后说道:“你先去吧,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试飞要到下午呢。”

  风洞是航空航天领域必须拥有的实验设施,经过20年发展,重庆已经拥有大大小小十几座不同功用的风洞,岳鹏抵达时施工人员还在忙碌,询问后才知道随着涡轮喷气发动机进入装机实验,空天总署准备用五台涡轮发动机组成世界第一条能超过声音速度的风洞。

  找到杨秋时,他正带着树脂护目镜,和蒋百里、冯如、秋恒等人一起认真查看玻璃后面进行的风洞试验,王助和周厚坤等人还不时介绍几句。“总统。”岳鹏走上去,但没等说话就被杨秋竖起手打断:“等等。”反正也不是什么太要紧的事情,所以他也找来风镜,观看风洞试验。

  被实验的是一架外形优雅,有着呈纺锤状简洁流畅的机身、拱起如气泡般玻璃座舱的全尺寸新式战斗机。随着风速加快,机身上特殊的粘稠墨汁随着风向运动,渐渐扩散至整个机身。黏贴在机身各个部位的红色飘带,也随着托架移动将飞机在飞行时遇到的空气扰动全部展现出来。同时,五台高速摄像机从多个角度对准飞机,为日后继续研究提供影像资料。

  这架飞机是国内航空技术进步的结晶,由北方雷神公司研制,采用1250马力水冷发动机、两级增压和缸内甲烷喷射系统,可以让它在紧急时输出1450马力。整体整流罩,四叶可调螺旋桨、层流翼,机翼和机身连接处首次使用能增强机动能力的边条,还使用了新设计的空战翼襟,自封闭油箱、由虚拟计算机控制的射击瞄准具、高压供氧、机载高频无线电等等新技术、安装两门25毫米机炮和4挺12.7毫米机枪,机翼下还可以挂载火箭弹和炸弹。最奇特的是,它采用了机翼过载保护设计,也就是当过载超过9g时,机翼就会自动折断,防止因过载太大导致机毁人亡。

  在杨秋眼中,这架战斗机无论是外形还是内部设计,都已经能媲美p51野马战斗,但和p51初期一样动力上略显不足,不过雷神公司也已经为日后升级留下空间。不过他真正在意的是,使用这么多新技术,又采用制造较困难的曲面流线机身后,势必会加大制造难度,数量上是否满足还不得而知……

  所以试验结束后,立刻拿下护目镜交给技术员,扭头看向王助等人:“你们几家现在有多少分厂?”

  流星公司家大业大,加之杨秋极为重视航空,全国数家大学开办了专门的航空学科,所以近些年技术人才层出不穷,让王助和周厚坤等人终于不用在劳心设计,将主要心思放在公司建设和未来技术开发上。通过这些年的兼并和收购,国内航空业已经初步形成三分天下的局面,听到询问后王助率先回答:“我们有四家制造厂,分别是重庆、赤塔、昆明和马尾,还有两家发动机厂,能制造大型飞机的目前只有重庆和赤塔。巴玉藻的空客有三家,信阳、长沙和九江、发动机厂一家,造大飞机的只有信阳。雷神也是三家厂,沈阳、长春和天津,其中沈阳厂能制造大飞机也能造发动机,汉阳也能为他们提供发动机。另外斯科斯基先生在成都和广州有两家飞机厂,成都可以造双发轰炸机,广州目前主要制造水上飞机。”

  “要是让你们全力生产,你觉得一年产量大概多少?”杨秋继续追问。旁边的蒋方震拉拉岳鹏,悄悄嘀咕:“真要动手了?”

  岳鹏悄悄说道:“德国重返莱茵兰引发英法震动,但不知为何都没干涉,这让希特勒倍受鼓舞开始拼命扩充军队。意大利杀入北非,苏联扩军速度明显,gc国际又在东欧、南美、我国西北和西班牙屡次闹事,所以我估计最多也就两三年的事。”

  “呵呵,凡尔赛说二十年,还真是不假。”蒋方震一笑,等待王助的回答。

  后者经常来往欧美早已看出世界局势不妙,所以心里计算一遍后才说道:“我们目前已经全部采用您提出的基孔制和标准化方法,可以大幅压缩生产时间。一架空军j4战斗机是3500工时,海军jz3战斗机4200工时,kc-2运输机1.2万工时,世博会上展览的流星-5是3.2万工时,kc-3是3.1万工时。按照这些工时标准,正常三班倒的情况下每年大约能制造1万架飞机。紧急情况还可以将标准件外包,那么每年1.5万应该问题不大。”

  杨秋不太满意,他可以忍受造船比不上人家,坦克数量比不上人家,但航空不行!天上的战斗光有技术优势可不行,除非是代差。毕竟在平行世界中,二战后期零战在技术明显不如对手的情况下,依然能取得不少战绩。所以追问道:“如果我想每年达到5万架,依你看要做什么准备?”

  五万?!

  这个骇人的数字将王助等人吓了一跳,连蒋百里和岳鹏都皱皱眉。此时冯如走了出来,他这位国防部空军装备主任因为经常跑全国,所以比王助等人还清楚限制航空产能的关键在哪里。“总统,这个我知道一点。”“等等。”话还没开始说,杨秋打断后让辜玉文拿出一本厚厚的笔记本,又拿出笔准备好后一挥手:“你说吧,我记录一下。”

  借这个机会,蒋百里侧头瞄了眼,发现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种生产数字,一些地方还特意在下面画了条线,旁边列举出解决的办法。由此可见在战争已经可以预见的情况下,杨秋此次全国考察其实是对制造业的最后一次摸底。

  等他准备好后冯如开始介绍:“全国能生产航空配件的工厂一共有72家,将标准件发包后每年1.5万架可以办到。如果有一年培训和扩能时间,2万架也不是问题,所以主要问题还是总装、发动机、高级工和生产设备着四项!先说高级工,因为我们制造的大部分都已经是全金属飞机,机型也越来越大,类似机翼、机身中段、防弹层和起落架的一些部件都需要尽可能一次成型,才能确保坚固。但模压、铸造、精密件和发动机制造都需要数量不菲的高级工,这方面我们比欧美还有很大欠缺。其次是制造设备,目前所有飞机厂都已经拥有5000吨模压机、铝合金挤压和锻造机,但用于制造大飞机的一万吨以上设备不足,三大公司这边各自只有一台,要想造大飞机,每家必须再加几台。

  我的想法是,要是能从今年起先培训高级工,两年内设备到位的话,3到4万肯定没问题,更多就要看工厂在管理和运作上是否能挤出产能,其次还要看外包件运输是否准时、原材料供应、最后就是尽可能减少飞机型号,如果这些都能做到,产能再拔高也是极有可能的。”

  杨秋飞快记录着,心里暗暗盘算。折中一下,按照每年3万5千架算,四年就是14万架,这个数字与平行世界中的苏德产量差不多。当然,苏联产量高也有外部支援和使用大量木质帆布件的原因。自己这边铝、钛等合金产量逐步上升,所以未必需要开倒车来增产。但这个数字和美国妖孽般的近30万架相比差距还有不小,要知道美国因为动员晚,实际上只有三年,也就是每年近10万架的规模。

  当然缺工人缺设备不能怪企业没准备,毕竟企业是以盈利为主的,谁也不会在每年几千架飞机订单的情况下,去囤积几万架的设备和工人。

  不过话说回来,能在不到30年时间内将一个白丁遍地,连飞机是什么都很少有人知道的国家的航空工业带到能媲美德国,已经无憾了,至于是否能在战时加把力,则需要看国家动员后的实际情况,毕竟举国动员后的能量,威力有多大目前谁也不知道,所以冯如和王助等人都无法预测。

  “这样吧。”杨秋想想说道:“冯如,工人培训和添加设备的事情就按照你说的办,回去后拟个清单,写清楚哪些设备需要加强,培训的花费和机器设备数量,全部培训费用由国防部承担,在多拨付三年的基本工资,剩余部分我会想办法从外贸中补贴给你。”

  听到他这么说,王助等人大松口气。他们就害怕订单只有几千架,人员却多几倍,这就会让处于拓展上升期的三大公司彻底瘫痪。如今全靠军方开支,还额外补贴三年基本工资,他们只需要到时候接纳人和机器设备就行。冯如也很爽快的答应下来,还保证会尽快安排好这些事情。

  解决完航空制造业扩大的困难后,大家继续向下一个风洞走去。第二个被试验目标不是固定翼飞机,而是流星公司和西科斯基公司共同开发的一架直升机。直升机外观有些丑,有些像美国的s-51,前三点固定机轮,使用的还是9缸星式活塞发动机,最多能带两位飞行员和三名乘客。听王助说,这架直升机还没命名,只进行过两次试飞,问题还是出在主轴材料耐热上,所以什么时候能成功他也不知道。

  王助说这些话时心里挺内疚的,毕竟杨秋曾让人送来大量直升机绝密图纸,这么多年才搞出几架根本没法装备的试验机,实在是说不过去。但杨秋没在意,在这个慢速活塞飞机统治天空,高射机枪和高射炮密度吓人的时代,直升机上战场和送菜差不多,所以能造出来最好,造不出来就当是储备技术。

  参观完风洞后,王助等人又带杨秋参观涡喷和涡桨发动机的实验室,当得知因为材料问题,涡轮喷气发动机寿命只有75小时,涡桨发动机寿命更是只有25小时后,刚才还想等试飞完成立刻装备的心思立刻扔到九霄云外。没有300小时寿命的发动机,根本不值得立刻装备。

  镍基合金、镍铬钛合金、钴基合金!

  杨秋心里泛苦水,材料技术的确太折磨人。国内因为底子薄,前20年里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待义务教育成果,好不容易攥起一批人才,开始3010计划,但终究不如发展百年的欧美。更倒霉是,现在国际上还没现成的耐高温合金产品,各国喷气发动机研究全都卡在这个困难上,谁先突破谁就能拿出成熟产品。

  平行世界中,镍基合金要到1939年才会被英国发明,镍铬钛合金是1942年出现在美国,钴基合金更是要到1945年。三种奠定喷气时代的合金材料至今一样也没出现,各国都在试图突破节点,所以这方面自己的优势真的很小。

  看出他的无奈后,秋恒靠了过来:“总统放心,我出来前俞大维已经带人用星辰1号对合金材料进行配方排序,他说南开大学材料实验室已经摸到些门路,快则一年,慢则两年,肯定能找到正确配方。”

  “怎么?计算机还能研究合金?”蒋百里好奇的问道。

  秋恒解释道:“不是研究,是先将实验材料罗列出来,用计算机进行配方比例排序。然后就能发给全国实验室,动用更多人力资源按照排序表一个一个去实验,这样就避免重复和计算的麻烦,速度可以快几倍。”

  “还有这好事?总统,要不多生产几台计算机,反正价格也不贵。”蒋百里的建议让杨秋点点头,虽然是很原始的电子管计算机,但运算和排序这些方面的确能节省大量时间,所以交代秋恒在重庆也安置一台后,带队前往机场观看试飞。

  此次做汇报试飞的一共有三架飞机,前两架都是四发大型轰炸机。空客拿出来的型号酷似B24,但发动机采用1600马力后机身更粗壮,机翼更大,弹仓也因为国防部要求能安装特种弹药而扩大很多。流星公司这回却反其道使用类似B17的高大单垂尾设计,这导致载弹量足够,航程却不如前者,所以王助的脸色明显不好,看得出他已经意识到四发远程轰炸机上,好朋友这回抢到了先手。

  这种竞争是杨秋愿意看到的,何况两架飞机目前都处于试飞阶段,后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只有进入狼山综合基地才能说一只手拿到订单。

  接下来的喷气机实验才是重头戏,这架由三大航空公司和空天总署联手研制,外形短粗像酒桶的试验机虽然难看,但意义却很大。杨秋也不敢怠慢,因为美国和德国都已经在秘密研制喷气机,如果泄密人家肯定会全力以赴,恐怕还有可能超过自己,所以等飞机落地后,立刻提出将喷气机的测试转移到更加隐秘的狼山综合基地。

  由于行程密集,需要考察和解决的问题太多,所以杨秋观摩完试飞后立刻搭火车前往视察成昆铁路施工情况。直到快开车才想起岳鹏千里迢迢赶来找自己的事情,问道:“对了。子安,你找我什么事?”

  “这是刚收到的消息。”岳鹏从兜里整理好的情报:“前天上午,西班牙左翼联盟为报复自己的军官被害,将右翼议员索特罗劫持并杀害在街头。”

  “索特罗,是什么人?”蒋百里从国防大学校长位置上退下来后,被杨秋聘为总统军事顾问,但他游离于总参时间太长,所以对国外政治人物比较陌生,只知道西班牙左翼联盟是苏联控制的,右翼和德国意大利的关系很深。岳鹏为他解释道:“索特罗是右派激进分子,常在国会抨击左翼联盟,指责他们是苏联的走狗。他本身还是长枪党党员,长枪党又和墨索里尼、希特勒关系很深,所以弗朗哥将军已经开始整备部队,说要为他报仇。”

  “这些家伙真是无法无天,连议员杀,这不是故意破坏共和体制吗?”蒋百里不忿,这种乱象让他想起二月革命后布尔什维克食言背叛的场景。

  岳鹏倒是看得很开:“西班牙的事情轮不到我们管,就算去了也会引起欧洲对我们的敌视,我这次来是为那些犹太士官的事情。阎宝航的意思是,最近莫斯科频繁从世界各地征召志愿者,准备随时前往西班牙支援左翼联盟,内战已经一触即发,所以建议我们将手里的犹太士官放回去。”

  “让他们去参加西班牙内战?”杨秋的话语中,列车一震,缓缓驶出站台。

  岳鹏从警卫员手中接过茶杯,点头道:“金壁辉送回消息说,希特勒已经向中下层军官暗示要干涉西班牙内政,还准备派戈林去西班牙给弗朗哥鼓劲。所以阎宝航他们预测,一旦内战爆发德意两国必然参战!犹太人和希特勒关系很糟,斯大林利用这点向西班牙派去不少犹太裔军官。当年的犹太士官生已经有三千余人,目前都在蒙古集训。如果他们都回去,犹太复国力量必然会空前壮大。阎宝航的意思是,等西班牙内战开打后找个借口将他们送去西班牙锻炼,然后想办法将消息和具体位置告诉希特勒,借机遏制一下犹太复国运动。”

  “这个阎宝航,比陈浩辉还黑啊!”蒋百里目光雪亮,狠狠一拍大腿。

  杨秋也有些惊讶阎宝航的眼光。当年为拉住犹太财团搞美国,他答应接纳士官生,虽然后来用种种借口减少配额,但十几年来已经累计三千余人。这些人可都不是泛泛之辈,一旦回去必然会壮大犹太复国力量,如果泄露到阿拉伯国家耳中,目前建立起来的中阿关系就会严重倒退,所以一直没想到好办法处理这批人,只能找借口扣在国内。但长期扣着也不是办法,犹太集团一直在要求放人。

  本来是最烦心的事情,却没想到阎宝航居然准备利用西班牙内战,利用犹太人和纳粹的仇恨,借德国的手消灭他们。不过这件事必须操作谨慎,一旦泄露必然会引起轰动,所以三人商量了许久,才决定等西班牙内战爆发,将他们送往那里,然后找机会诱使德国潜艇或轰炸机连人带船一起干掉。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