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724章 军备竞赛 一
  1935年秋天,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首次在亚洲举办的世界工业博览会。随着民国经济向好,各国客商纷纷赶来上海,试图利用此次良机推销自己的产品,即使高昂的关税壁垒都没能挡住他们的热情。

  浦江对岸,一组体积宽大形态各异的展馆就是世博会会场所在地。为此次盛会,上海市政府将原本需要三年工期的越江隧道缩短到两年,还一口气修建两条以便车辆来往。会场不远就是上海求新造船厂,隔壁是全国最大的江南造船集团。但由于地理位置和浦江水道等问题,两厂都开始积极向外发展,求新厂独资的杭州湾造船厂,江南和钦州合作的湛江中华船厂就是其中代表。

  经两年多的宣传,世博会是什么早已深入人心,来来往往的市民也很希望能早点开馆一睹究竟。还好等待终于有了结果,越来越多涌入上海的洋人告诉大家,世博会揭幕近在眼前。

  一大早,秉文就开着吉普车往德国驻上海领事馆赶,对于哈坎的到来他心里有着说不出滋味。其实明眼人一看就能猜到他来华的原因,但总统那边始终对德国不冷不热,让他猜不透心思。对德国他是有很深的感情的,甚至比蒋方震和岳鹏那代人都深。不说那场至今还影响世界各国海军的旷世海战,光是莱茵兰计划就帮助国内奠定了现代工业的基础。

  有时候连他都觉得杨秋过于无情,眼中只有国家利益,行事时总喜欢携势而为,用最稳妥、代价最小的办法解决问题。挑战日本是携英法需要中国的人力打欧战的势,黄海冲突和西婆罗洲是美国想切断英日同盟的势,沙特危机是美法打击英国的势,而最近对苏禁运则又借用英国想遏制苏联的势等等,携这些老牌帝国的势的确能让事情更顺利,而且只要不把事情做绝不用担心真的恶化到不可收拾。身为总统,他这样做可以避免国家和经济的大起大落,但从军人感情的角度说,却太不近人情。

  不过这些事他一直压在心底,毕竟杨秋早就不是军人,站在他的高度必须优先保证几亿人民的生活不出现大起伏,何况这种借势也的确让国家和普通人民获得好处。借势欧洲换取资金劫掠沙俄获得工业基础,破坏英日同盟强化中美关系继续加强工业,婆罗洲危机获得石油还稳定南洋华人圈,将富裕的南洋华人拉入中华经济圈。沙特危机收获石油和沙特的友谊,还让民国首次成为阿拉伯世界的最好伙伴,顺利打开波斯、伊拉克、土耳其等市场。至于最近的苏联禁运,又沉重打击苏联,迫使斯大林愈发紧张不安,极可能一系列冒险举动。

  短短二十三年经济翻了两倍还多,制造业从无到,义务教育让上亿人受惠,农业改革促发增长,工商总量和工人数量已经和经济危机后开工不足的美国持平甚至超出。

  所以他依然是最好的总统!

  只是这位好总统,对帮助他的德国却并不怎么热情,虽然表面上中德贸易节节攀升,甚至还主动向其低价出售钨、锰等战略金属,还出口一些技术专利,但秉文能看出,杨秋不愿意和德国走得太近。这也暗暗提醒他,一会见到哈坎时必须注意自己的言辞。

  吉普车抵达领事馆后,秉文刚准备猜刹车,就见哈坎和威尔曼大使从门内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一张陌生脸庞。他在民国德语社交圈也算是半个名人,加之经常给在华德国公民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还撮合成功好几次大贸易订单,所以威尔曼大使一眼就认出他。

  “大使先生,哈坎将军,这是要出门吗?”秉文跳下车,威尔曼握手后,又和哈坎热情的拥抱在一起。两人虽无师徒之名,但感情却比师徒更亲近。哈坎也很高兴见到秉文,他介绍旁边的法尔肯豪森,当得知面前这位海军中将刚刚升任民国南海舰队(第二舰队)司令后,法尔肯豪森眼睛放光格外热情。

  “文,率领一支舰队的感觉很好吗?”秉字在德语发音生涩,所以哈坎干脆只叫一个字,不过这样反而让秉文觉得亲热,故意打趣:“将军您真该试试。”

  “文,你是故意的吗?我已经退役,如果你再叫将军,我会生气的。当然,如果你能带我去参观江南船厂,我会忘记刚才的话。”哈坎故意的板起脸。他这辈子最大梦想就是率领一支舰队,可惜欧战后德国海军彻底荒废,虽然这些年在雷德尔的领导下稍有起色,无奈技术上断层太大,即使莱茵兰计划的专家全部回国,还是感觉举步艰难,所以他这次来就希望寻求合作。虽然来之前德国很多人对与中国进行海军合作嗤之以鼻,但他最清楚,由于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大量空白吨位的国家,所以海军研究和建造一直没中断,又借购买的机会吸收大量美法等国技术,所以技术能力并不差。

  别的不敢说,最起码把目前的德国海军全拉出来,也不是秉文手下一支分舰队的对手。

  秉文知道他是借开玩笑想参观江南厂,内里的意思恐怕除了合作外还想试探中德是否有携手可能。携不携手不是他能决定的,连参观江南厂都有困难。放在三个月前随便参观也没什么问题,但现在却不行。因为江南厂已经开始建造新航母,还在积极筹备建造战列舰。而最重要的是!前两年服役的四艘珠江级轻巡洋舰正在厂里接受秘密改造,安装一种可以发现数十里公外目标叫雷达的新装备。不仅仅前四艘,后面四艘以北朝鲜名义建造的珠江级也将安装雷达,如果实验好的话,未来所有舰船都要安装。

  但目前来说,这项技术机密程度非常高,如果不是因为开发它的联想公司和江南厂有合作关系,其它厂还没涉猎此项技术,肯定不会放在上海这么繁华的地方。

  哈坎在中国生活工作十几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和中国海军打交道,所以见到他露出沉思的模样,就明白江南厂可能有重要军工任务。以前或许还能找杨秋试试,但现在他已经为克虏伯造船厂服务,身份不同,所以笑道:“文,不用太为难。”

  “这样吧,我带几位去求新厂看看最新的油轮如何?”哈坎身份与众不同,何况中德之间虽然没结盟,也没到撕破脸的地步,所以秉文决定带他们参观最近没有重大项目的求新厂。

  哈坎有些可惜,不能看到最新锐的中国海军技术,但法尔肯豪森却非常积极,大概在他看来拉拢一位舰队司令会为随后的工作打好基础。不过威尔曼大使对造船没什么兴趣,聊几句后便和三人分手前往世博会德国馆检查,希望能借此机会让中德贸易再上层楼。

  即使是舰队司令,也不可能随意带人参观有军工项目的工厂的,所以秉文先去国家安全局上海分局备案,然后才带两人前往船厂。由于正处于翻船台的过渡期,船厂内只有一艘油轮和两艘驱逐舰在船台上,倒是舾装区见到了来此维护的重庆号战列舰。北京级是世界唯一在条约期内开工的顶级战列舰,保密程度还比较高,所以以秉文的身份也只能带两人在甲板上走走。

  即使如此,法尔肯豪森依然两眼放光,询问也非常仔细,而且还时不时刺探几句民国经济数据。反观哈坎却更在意船台上那艘世界最大的8万吨级油轮。这个吨位,是不是意味着中国已经能自建更大的战列舰平台呢?所以他也按耐不住好奇心,问道:“文,你准备怎么应对日本海军?华盛顿条约明年6月就将到期,意大利、法国和日本应该都不会在遵守,靠北京级恐怕很能取得竞赛优势。”

  他的话勾起了秉文的共鸣。说心里话,秉文是比较急的,因为他非常清楚各国突破海军条约早已不是秘密。美国已经在设计北卡罗来纳级战列舰,超条约的意大利维内托级、法国黎塞留级都已经动工或者接近开工,日本秘密筹备的大和级也到最后阶段,预计1936年春就可以开工,连德国的俾斯麦级其实也已经传回下月开工的情报。偏偏此时国内对是否建造更大吨位新战列舰有不同意见,海军内部也有不少人觉得应该增加航母,而不是建造战列舰这种旧思维武器。

  秉文虽然支持后者,但更清楚航母也非万能。海军之怒演习已经多次明确无误的显示,航母在夜间作战中只能当看客,在岛屿密集或近海地区也有很大的局限性,所以他是赞同建造战列舰的。可他一个人无法代表整个海军,最关键的是,总统在此项上态度不甚明朗。

  法尔肯豪森是经历过欧战,亲眼看见德国沉沦的老资格军人,所以对军人不能一展所长份外敏感。见秉文忽然沉默,隐隐猜到的肯定是海军新战列舰建造受阻。但他还以为是苏联威胁太大陆军占用军费太多,所以不失时机的说道:“司令官先生,虽然我不是海军,但也知道海军建设必须尽可能提早。我认为,现在的世界局势已经到了很关键的时期,日本和苏联夹击贵国的态势非常明显,英国又卡住马六甲海峡,法属东印度还保持着足够数量的法军,美国支持日苏也不是秘密,所以贵国事实上和我们德国一样已经处于风暴中心。在这种情况下,你不觉得我们两国应该进行一些合作吗?元首非常希望我们能更加靠近,因为我们携起手来,那就能缓解贵国陆地安全,以便能腾出更多精力和资金发展海军。”

  他这番话漂漂亮亮,就好像多么替中国海军着想一样,实际上却是试探口风,想知道中国内部是否进行过此类讨论。秉文当然知道他的用意,说道:“法尔肯豪森先生,这些问题不是我该考虑的。虽然我在德国学习海军,但您应该知道,我们并不喜欢轻易地结盟,事实上欧战后总统就一直强调要走独立自主的道路,所以这件事我无能为力。”

  虽然有些可惜,但法尔肯豪森却信心不减,因为秉文的话语中并没有直接否决中德结盟的可能,所以毫不气馁的说道:“中国和德国没有利益冲突,相反我们都在致力于打破旧世界,打败gc主义的渗透。我们有相同的目标,有相同的敌人。”

  “您说的很对,苏联最近加强军备的动向让我们很担忧,但是。”秉文想了想,忽然抬起头问道:“请恕我直言,虽然我个人非常喜欢贵国军队,但现在。”秉文看看哈坎,那意思分明在说目前的德军国防军实在不怎么样。

  哈坎也不生气,因为现在的德军的确不具备多少能力,但希特勒上台后已经积极地重整军备,各项拨款非常充足,所以他坚信:“文,我想最多三年,你就能看到一支焕然一新的德意志国防军!”

  “我也希望是国防军,而不是党的军队。”秉文故意加重了“党的军队”四字,明显是不喜欢带有政治色彩的军队。哈坎和法尔肯豪森也不介意,因为他们本身也不喜欢党卫军,认为真正能保卫德国的是国防军。

  秉文说完,微微一笑转开话题:“对了,哈坎先生,您这次来光是参加世博会吗?”

  “其实还有另一些事情。”面对秉文,哈坎也不隐瞒:“我是受克虏伯公司委托来洽谈合作的,我希望能购买330毫米舰炮技术,还希望能在潜艇和航母技术上进行一些合作。”

  不得不说哈坎眼睛很贼!330毫米舰炮是民国最好的舰炮之一,与法国敦刻尔克级战列巡洋舰使用的同口径舰炮几乎完全一样,所以希望他获得这个资料,以便让即将开工的沙恩霍斯特级战列巡洋舰能知道对手,进行预防性加强。航母也是民国海军的杀手锏之一,尤其是拥有四艘四川级航母的第二舰队,本身用充当着海军快速反应部队的角色,而舰载机更是却绝不能外泄的技术。

  至于潜艇也的确是目前德国的最大软肋,别看欧战时德国潜艇扬威大西洋一度打得英国差点绝望,但也因为这点战后被限制最严,目前德国制造的潜艇甚至连欧战水平都达不到。相反民国却几十年如一日,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潜艇研究,换装速度更是世界第一。不敢说技术也最先进,但起码超过自己的还真不多。

  从这点也能看出,哈坎和德国海军人其实心里已经清楚,水面舰艇想追上对手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所以又回到欧战老路,希望借潜艇打破可能的海上封锁。只是这项合作同样不是他能决定的,所以只能先敷衍几句。

  还好两人也知道他无法作出决定,所以干脆不再提这件事。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