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718章 萌动 三
  裕仁和日本军部开始备战,斯大林被弄得狗血淋头估计也好不到哪去,杨秋自然也要适当准备。北京国防部小会议室一大早就闹闹哄哄,海陆空三军几十位高级将领如买菜的大妈般争执不休。今天是分蛋糕的日子,足足90亿装备采购费用终于通过国会审批,所以三军负责人和技术装备部的头头脑脑全都眼睛红红杀过来。由于和平时期国防军使用的是市场化采购方式,也就是由国防部自己和武器供应商谈价格,然后列成清单交给国会审核拨款。

  这样做的好处是能确保武器制造商有足够利润,让他们能拥有充沛资金进行更先进武器的研制,缺点是价格会稍微贵点。当然,如果总统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进行事关国运的大战时,就不会再用这种方式。但这样做实际上也有猫腻,因为国防部拿到钱后还会再次和武器制造商谈判要求打折。当然,多出来的钱可不是给你贪污的,而是拿出来增加人员工资或用于其它军事支出。

  虽然这笔额外的五年90亿民元装备采购费早就按比例分摊为陆军50亿,海军30亿,空军10亿。但这次稍有不同,杨秋要求全部用于采购装备不得挪用,所以宋子清特意将三军将领都喊来,一起商量多出来的钱该买什么。

  穷了十几年,将军们那不希望多添几件像样装备,但耐不住武器价格涨得厉害啊!尤其是货币贬值原材料上涨后,武器出厂价同样暴涨。这才几年啊?怎么价格蹭蹭的往上翻了呢?比如最新的85毫米陆军加农炮,重量轻威力足能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使用普通高碳钢穿甲弹就能打穿目前已知的所有坦克的装甲,可单门价格却需要一万多,比老式75炮贵两倍还多啊。

  这还没算炮弹!

  普通高爆弹1发80民元,高碳钢穿甲弹120民元倒还不算离谱。但那个正在研制的据说能穿透几百毫米钢板的碳化钨穿甲弹居然开价450民元一枚!就算稍次的次口径穿甲弹也要180民元!没看错吧?这是抢钱啊!还有这个85毫米高炮开玩笑!居然是陆军同口径加农炮三倍!还是人工填装的,舰载的秉文让我看看你们海军的。什么!你们海军是不是做假账了?怎么这门双管85毫米高射炮价格比我们陆军贵十倍?去你的,你们陆军才做假账呢!看见没?全自动的,带陀螺火控瞄准仪,双管最快射速每分钟85发!你以为是你那门铁坨坨呢。

  “这是那家厂的产品。郑州?又铮兄,你们技术装备部搞什么名堂,怎能让厂里胡乱开价呢?抢劫也不是这么抢的吧!”

  “305毫米t5型铁道炮、210毫米t7型榴弹炮和155自行加弹炮都是重庆产的,要不去找总统商量商量,让他说说情降点价?”

  “得了吧,摩托车还是苏小虎那家厂的呢,还不是价格翻倍的涨。”

  “找总统不行,他不管那事,不如副总参谋去找三夫人试试。”

  秦章书和几位陆军将领嗓门最大,因为这回他们拿到的钱最多,换装数量也最大,面对一堆的世界级先进武器恨不能每样都采购几万。但奈何五年50亿还是不足,虽然这笔钱是额外的,不影响每年的正常军费开支,可减去增加的几十万嘴巴,再减去增加的弹药储备后已经所剩不多,所以立刻把矛头对准技术装备部部长徐树铮。

  要说徐树铮的仕途还真不顺,欧战结束后一直磕磕绊绊,先是在西北战区任参谋,后来又去东北和华中待了几年,直到杨秋上台任命陈宦出任警察总长后才腾出位置调回总参谋部。他也是胸有大志之辈,可惜前面张孝准、李烈钧等人没走,秦章书、邱文彬、谵蒙这些打出来的中生代已经把持军权。后面刘明诏、白崇禧、朱培德和李宗仁、龙云等人又迅猛追上,最近更是冒出诸如叶洵、何应钦、东方辰、薛岳、孙立人、粟多珍等后起之秀,加之年纪不小四邻也没仗打,所以干脆绝了心思安安心心在总参发展。最后等3010计划启动秋恒被调走后,就成了全军的装备大总管。

  徐树铮也是面有难色,他也想多买些装备,可一来货币贬值造成原材料上涨,二来武器越先进价格自然也越贵,总不能拿枪逼着人家降价吧?

  将领们争得面红耳赤。宋子清却乐呵呵的双手抱着茶杯,心里一个劲暗笑。总统说的果然没错,这帮老兵痞打起仗来什么弹幕徐进、火力压制、大迂回、大穿插、下绊子使黑手一个比一个厉害,把钱不当钱用,现在知道管理国家的苦楚了吧。别的不说,要是按照秦章书的想法采购10万枚碳化钨穿甲弹的话,价格都能建三座大型火力发电厂了!和平时期,三座火力发电厂的效益远比10万枚炮弹高百倍。

  知道总统为何压着你们了吧?钱是不少,但相比手里的一大堆新装备清单还是杯水车薪。军备说白了就是烧钱,要不是日本和苏联威胁越来越大,估计总统宁愿让边境紧张吃苦也不会加强军备。

  “哎,也不知莫斯科有没有确切消息。”与装备采购相比,宋子清更关心斯大林会怎么选择。按道理说他现在应该知道包围的痛苦,是直接出手对付自己,还是向东欧扩张?总统构想的从中亚进入印度和波斯湾这条路,他会不会走呢?

  大家绞尽脑汁想节省下来的钱该怎么用时,会议室大门忽然被撞开,值班的白崇禧不等众人反应便大喊起来:“动了!动了!”

  “什么动了?建生兄,一大早发什么癔症呢?”

  “你才发癔症呢。”白崇禧没好气的瞪一眼笑呵呵的朱培德,将电报摆在宋子清面前:“报告部长,莫斯科急电!”

  自打斯大林大清洗后,为保护潜伏在苏联的龙牙,国防部和总参特意停止了所有情报消息发送,除非是重大消息才会启用新联络办法。所以一听说是莫斯科的消息,众人呼啦一下全围了过来。宋子清更是急急抓起电报细看,等看完后将电报交给旁边的张孝准说道:“这个斯大林,好大的手笔!”

  张孝准看清楚内容后也倒吸口冷气,没想到斯大林居然不顾经济发展一口气增加30个步兵师,还要组建5个坦克师!大家刚才还在说武器装备越来越贵,有个人却比他们更疯狂直接暴兵一倍以上!

  “立刻转发给总统,我去见总理。”宋子清丢下一句话,抓起帽子准备尽快将消息通知王正廷

  .一列从卡拉干达开来的矿砂列车缓缓驶入新疆钢铁公司原料车站,整整20节总计900吨精铁矿沙在皮带传送机的帮助下飞速卸载。从1923年中苏谈妥投资卡拉干达铁矿后,这样的矿石转运火车每天都要来十列,为钢铁厂送来源源不断地铁矿石。

  可以说,正因为卡拉干达铁矿的稳定矿石来源,西北工业才迅速发展起来,如今已经拥有乌鲁木齐,阿拉木图两座年产200万吨的大型钢铁厂,还有包括安集延在内的小钢铁厂四家。整个西北边疆六省钢铁产量已经达到600万吨,占据全国总量的四分之一还多。有钢铁自然就能更好建设大西北,包括汽车、石油冶炼、拖拉机等等制造业都能在西北找到。西北的发展还带动起哈萨克大量的锌铜镍锰和重晶石出口过来,每年从西北运回关内的重要稀缺资源中,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占据大半,而这些大部分都是用白酒、桐油、生丝和橡胶等民用品换回来的。

  但随着中苏恶化,卡拉干达很可能将在近期被关闭,所以杨秋立刻赶到这里就地督促和安排矿石替代来源等问题。除了杨秋外,此行还有一位重要的客人,就是几天前秘密抵达北京的托洛茨基。

  杨秋还是很重视托洛茨基的来访的,所以特意带他来西北参观。如果说之前在上海北京看到的画面还不算太惊讶的话,那么在昔日荒漠戈壁般的大西北,建设起这样宏伟的钢铁基地,也让托洛斯基暗暗佩服杨秋的能力:“总统先生,这真是让我惊讶,您用23年时间彻底改变一个落后贫穷的国家,是什么秘诀呢?”

  杨秋洒然一笑,没想到以强硬著称的托洛茨基居然会夸人,笑道:“低下头,撇开纷争,踏踏实实解决问题,然后专注眼前,这就是秘诀。但可惜,国家和民族还没有发生根本转变,与欧美相比我们要学要做的东西还有很多,所以我不想有任何纷争,只希望争取更多的和平。”

  “您在为国家和人民竭尽全力,为什么却要限制我们苏联人民的发展权利呢?”最近对苏禁运事件已经闹得沸沸扬扬,所以托洛茨基直言不讳,言语中似乎还透着隐隐不满。杨秋呵呵一笑,浑似没察觉不满,说道:“托洛茨基先生,您一心为国的气节真让我佩服。但您忘记了,我是中华民国的总统,我所做的事情每一项都必须符合我国的利益。斯大林先生对我国不友好,去年在政治局会议上公开针对我们,还妄想重新侵占我国西北国土,难道我就这样等他上门来吗?”

  杨秋手指一横,指向西面:“在哪个方向,有至少20万士兵虎视眈眈,后面的车里雅宾斯克和乌拉尔地区更有30万的二线预备师,您觉得我不该给他找点小麻烦吗?”

  托洛茨基真没想到杨秋居然如此坦率且不遮掩的表达对斯大林的不满和担忧,继续说道:“您不满的只是斯大林集团,禁运却会伤害所有的苏联人民。在我看来,中国和苏联不应该走向对抗,因为两个国家都是刚刚起步的新国家,为什么不能走到一起呢?坦率的说,gc主义并非像欧美妖魔的那样,世界性革命伴随着民族自治和独立运动正在蓬勃兴趣,帝国主义殖民地的分崩离析只是时间问题,任何的力量都无法阻挡。像您这样的睿智者,一定比我更清楚。所以您不觉得合作比对抗更能获得和平吗?”

  “托洛茨基先生,我这个人没有太强的意识形态划分,在我看来任何政治体制既然存在就有必然的道理。至于您说的合作我不是没有,卡拉干达项目就是最好体现。但结局呢?那里马上就要被关闭,数十万矿工和他们的家属都将面临失业,而造成这个原因我认为更多责任应该在斯大林先生身上,是他先敌视我国,并觊觎我国国土!凡是国土问题,我们是寸土都不会让的!”

  杨秋笑看着他,继续说道:“当然,就像我让秉文带给您的话一样,如果您能回到莫斯科,那么或许我们能坐下来好好谈谈。”

  托洛茨基当然知道他想煽动自己回苏联,说心里话他也很想回去,想把斯大林揪出来质问他为什么要大清洗,为什么要迫害无辜者。但即使这里距离边界只有一千公里,飞机几个小时内就能抵达,他还是回不去。

  他的沉默被杨秋看穿,继续说道:“托洛斯基先生。您如果想回去的话,我想我可以提供一些适当的帮助。”

  托洛茨基是想回去,但他更清楚只要迈出这步,必然是内战的局面,最终只能白白便宜中国。但他也不能把话说死,毕竟回莫斯科使他最终的心愿,所以想了想说道:“我现在还回不去。”

  杨秋迅速捕捉到“现在”两个字,知道托洛斯基还没准备好,心里不由得叹声气。其实从被驱逐后,托洛斯基就已经没有和斯大林抗衡的能力,即使这次请他来实际上也仅仅是为了让斯大林更生气,把大清洗闹得再厉害些,真要借他的手发动苏联内战却已经不太现实。

  想到这里杨秋故意做出失望的模样,说道:“那太可惜了。您知道吗,其实我曾想过和gc国际合作,毕竟我们在某些观点和价值上是一样的。”

  “那您为什么又放弃呢?”托洛茨基追问道。

  “因为我害怕!”

  “害怕?”

  “是的!”杨秋重重一点头:“我们中国已经绵延数千年,我们有自己的文化和历史,有自己的传承和价值观,任何外部强行嫁接的东西只会造成更大混乱。而且我个人也害怕走没有走过的路,害怕会让这个国家失去传统,迷失方向。更重要的是!我能保证自己的本心不变,但无法保证我死后别人能压住的没有约束,没有监督,没有反对者的官僚集团!”

  这几句话让托洛茨基猛地一震,盯着杨秋的眼睛,那双清亮的眸子不知为何让他有些心悸,一阵沉默静静地看着面前这张自信坚定地脸庞,神色说不出的凝重。直到脚步声由远而近,才轻轻地避开:“总统先生,我想自己一个人参观可以吗?”

  杨秋微微一笑,扭头看去岳鹏和方瑞已经向他走来。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