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672章 沙特建国 四
  出动!出动!英国舰队出动!沙特建国余音还未消散,波斯湾风暴就瞬间席卷整个世界!

  声望号离开朴茨茅斯!

  反击号离开直布罗陀!

  马来亚号赶往新加坡!

  “这是一次危机!英格兰的威严正受到严重侵害。它就像20年前的摩洛哥,有一些人和国家已经忘记教训,忘记大英帝国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伦敦下议院内,麦克唐纳首相慷慨陈词,通篇讲话和当年摩洛哥危机中劳合乔治那篇暗示不惜一战的讲演几乎如出一辙。在这番态度强硬的背影下,是皇家海军的紧急动员,是一艘艘驶离母港向波斯湾进发的艨艟巨舰。

  要战争了吗?

  英国大张旗鼓的行动连欧洲都被卷了进来,每个人都瞪大眼睛注视这场1911年摩洛哥危机后最严重的地区危机。和上次一样,受到挑战的日不落帝国呲牙咧嘴向世界发出了战争警告。

  一份份报道从利雅得向全世界发出,无数评论家和观察家一边为高达40亿民元的援助贷款惊愕,一边炮制出各式各样的“威胁论”、“黄祸论”和“战争论”。法国费加罗报更是毫不掩饰用《第三次“摩洛哥”危机,中英热战一触即发》这种标题来形容波斯湾的紧张气氛。

  作为危机一方,深陷经济危机的英国民众同样目瞪口呆。没人知道这次突然爆发的波斯湾危机到底因何而来,为了解缘由,他们纷纷购买久违的收费日报,才知道世界已经多了个叫沙特阿拉伯王国的独立国家,也知道他们刚刚将三分之二的土地租借给阿拉伯中国石油公司,更知道了中国试图借石油贸易进入大英帝国控制的阿拉伯地区。但事件并没如口若悬河的评论家想象的那样,让麦克唐纳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预想中的全民行动并未出现,反而超过半数的国民都不支持用武力解决危机。这当然不是他们不明白波斯湾的重要性,而是经济危机已经将他们折磨的忘记了骄傲。“为了几便士一桶的石油,就让英国卷入未知的战争这是个愚蠢至极的行为。”失去执政党地位的保守党领袖,斯坦利-鲍德温爵士第一个站出来抨击麦克唐纳的鲁莽,认为在石油价格跌跌不休的情况下,英国国民政府的首要工作是恢复经济而不是战争。

  在这种心态下,海军出发的当天就有大量民众云集唐宁街,高举“要面包不要子弹”的标语抗议出动海军。但这却无法改变英国政府限制中国进入波斯湾的决心,身为优秀政治家,向来以世界领导者自居的麦克唐纳很清楚,这次是真的不能随便退让!作为老欧洲中的大哥大,面对以中美苏三国为首的新世界,如果这次让步,就意味着世界将正式进入新老对抗的战国时代!意味着阿拉伯世界将全面倒向中美!

  退一步,很可能是连夕阳都看不到的画面啊!

  在这种心态下,全世界都慢慢屏住呼吸。

  克里姆林宫的办公室内,斯大林忘记了训斥古比雪夫,叼着烟斗目视波斯湾和印度,憧憬着彼得大帝时期就渴望的温暖出海口。华盛顿乳白色的拱形穹顶下,胡佛需要在中英之间做出选择。纽约州长小罗斯福先生静静地坐在轮椅上,咬着牙目露凶光盯着地图上的中英两国。德国柏林的纳粹党总部内,希特勒挥舞拳头再一次演讲,世界不是某个国家的玩具,德国需要重新武装保护石油安全。

  在罗马,墨索里尼高呼平等打破霸权垄断。

  甚至在东京,永田铁山都趴在地图上,如同凝固的雕塑,目光从波斯湾慢慢退到印度、锡兰、马来半岛、苏门答腊岛、爪哇岛、婆罗洲这是一串多么富饶的土地啊!但是英国太强大了,美国又控制着吕宋,而中国虽然通过萨镇冰抛来橄榄枝,但谁都知道他们这是在玩螳螂捕蝉的花招。

  这次冲突,会是大日本帝国走向又一次辉煌的分水岭吗?

  欧战后的对弈棋盘上,杨秋动了颗棋子后卷起狂风骇浪,引来无数环伺。那一双双盯着博弈双方的赤红眼珠,都在等待此时此刻,任何一点火星都会引发欢呼或惊叫。

  阿曼湾,三艘崭新的海湾石油公司油轮在南17号驱逐舰的保护下缓缓向霍尔木兹海峡靠近。作为欧战中获得的美国保尔丁级驱逐舰,即使过去十几年,海军依然无法割舍对它的感情。作为当年的参战国,保尔丁级驱逐舰全部参加了大西洋护航行动,数以千计的年轻中国海军人正是驾驶着它们乘风破浪褪去青涩。但不可否认,与这些年源源不断下水的新锐相比它已经太老了,所以海军也不得不将它们降级作为日常护航和巡逻舰。

  今天,新一代的海军人已经不需要靠它们来搏击深海,但海军依然将其视为年轻人踏入主力舰队的第一步。27岁的蒋文年就是这样一位年轻军官。18岁入伍,从水兵干起,从甲板鱼雷到枪炮官,再到实习大副最后成为舰长。来自辽东金州的他前半生几乎全奉献给了这艘老式驱逐舰,这里寄托着他的所有梦想和情感,甚至有水兵开玩笑,咱们的舰长爱军舰胜过爱老婆。

  入港前,蒋文年进行例行甲板检查,虽然心爱的军舰再有半年就要正式退役交给国民警卫队,但10年的努力也终于熬出头,因为他已经通过巡洋舰舰长考核,半年后就将正式接任南昌号重巡洋舰舰长。

  正当他巡视到舰艉时,呼喊响了起来。

  “10点,英国舰队!”

  甲板警戒哨的呼喊声让蒋文年立刻回头,目光中一片黑色烟云出现在天际。多次承担护航任务蒋文年和水兵们并没觉得太奇怪,因为这里是英国海军活动区,常年部署有数艘军舰。

  “汇报数量、型号、速度。”蒋文年走进狭窄拥挤的舰桥,命令一贯的稳健和清晰。不久后桅杆瞭望哨传来消息:“肯特级重巡洋舰一艘,不明轻巡洋舰一艘。速度23节舰长!目标舰首主炮出现调整!正在加速,正在加速!他们正向我们冲来。”

  呼喊越来越急促,蒋文年和所有水兵都感觉到了不妙。平时英国海军都懒洋洋的等自己上去后发几遍信号,为何今天却主动冲来呢?而且里面还有一艘从未在印度洋部署过的肯特级重巡洋舰。难道内志出问题了?出发前蒋文年就被告知要小心内志有变,所以一颗心立刻沉了下来。

  “不对劲!”蒋文年猛地拧起剑眉,拿起电话一条条命令娴熟的从他口中发出:“拉战斗警报,加速到25节。发信号,让油轮左转去阿曼海岸线等待。迎上去,我们迎上去。灯光信号这里是中国海军南17号驱逐舰,我们奉命保护油船前往欧盖尔。这里是中国海军。”

  舰桥舯部,信号灯前的扇叶开开合合,水兵反反复复发送着舰长的口令。然而无论怎么做,平日里自称最有风度的英国皇家海军这回却像两只饿极的猛虎,埋头疾扑恍若无睹。

  “王八蛋!老子不是吓大的。”蒋文年狠狠一拍拉杆:“左转。”

  一千吨的南17号在命令声中果决横转,修长的舰身如同离弦之箭试图挡住巡洋舰和油轮之间的航道。三艘体型庞大的油轮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妙,螺旋桨卷起滚滚白浪向阿曼海岸缓缓而去。眼看2艘英国巡洋舰越来越近,空气都焦灼凝滞起来。

  就在这时,对面终于发来了信号:“这是英国皇家海军,立刻停船,锁闭武器,接受检查!”

  “停船!锁闭武器!接受检查!!!”

  “舰长?”

  大副已经没法继续念了,海军可不是陆军,军舰更不是随意让人检查的走私船!至今南17号的航海钟旁都挂着一幅横匾,牌匾上赫然五个大字。

  军舰即国土!

  国土怎么能任由别人随意进入呢?!

  蒋文年脸色发黑,从受训开始,他就被告知这是新海军!是中国海军!恐怕就连当年的北洋,都不会忍受被人拦截无故登船检查的羞辱吧。

  虎目半闭壁,露出浓浓的担忧之色。他明白一定是内志出事了,否则英国海军绝不会拦截船队。按照事先的商量,海峡被封锁后如果能确保油轮安全就继续前进,反之便立刻撤退到阿曼塞拉港等待下一步命令。两艘巡洋舰,其中还有一艘重巡,靠驱逐舰肯定不能确保安全,所以蒋文年只能下令撤退。

  “舰长,他们还在过来,该怎么回答?”

  “回答?”蒋文年看着大副,又看看已经迫近的英国巡洋舰,想到让自己锁闭武器接受检查的信号,拳头攥紧狠狠道:“去他妈的!老子是中国海军,不是他英皇的奴才!”

  南17号拒绝回应转向离开,但不知道是不是沉默反而刺激了对方,还是对方故意挑衅,两艘英国巡洋舰突然变阵。轻巡洋舰猛然加速直冲只有16节还没跑远的油轮,重巡洋舰则偏转姿态舰艏斜指南17号舰艏,试图将驱逐舰和油轮截断。

  这一幕让蒋文年和所有官兵火冒三丈,知道你大英帝国海军厉害,但这也没这么不讲道理吧?自己都准备走了还不放过。

  海面上顿时出现一幕激烈的追逐画面,南17号驱逐舰迅速加速到30节,在肯特号重巡洋舰挡住自己前,横穿而过。但越过重巡后,速度同样提升到30节的英国轻巡洋舰又一次挡在前面。

  两舰并行、轻巡洋舰堵在近海内侧、没有速度优势无法甩开。眼看距离油轮越来越近该怎么办?!开炮?不,开炮就是战争了!绝不能让英国人找借口迫害油轮,但不开炮如何甩开对手呢?不甩开对手又如何保护油轮呢?

  一个个死结让蒋文年心急如焚,军官和水兵们全都在等待他的命令。

  “舰长!速度不足,甩不开!”

  “没法抢到位置。”

  “舰长,怎么办?”

  “怎么办!”

  南17号被两艘巡洋舰夹击,油轮上来自家乡的水手们渴望得到保护!英国佬的舰炮已经扭转过来,似乎就在等自己先开炮,该怎么办?

  蒋文年深吸口气,看一眼伙伴毅然决绝。

  “撞过去。”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