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666章 美国带来的变局
  萨镇冰带来的这笔生意实在让人难舍,所以他走后冈田启介立刻跪坐到东乡平八郎面前,希望这位海军定海神针能给点指示。

  东乡平八郎静静地坐着,手心里还握着一块腰牌。这块腰牌有很名,当年对马海战后举国上下庆功夸赞时,他拿出的这块腰牌让日本认清形式,这才稳扎稳打十余年,直到愚蠢的陆军策划西华门事件,才导致全面失败,连带海军都栽了个跟头。

  所以每次见到这块腰牌,大家就知道东乡不仅在思索,更是在告诫后辈,大海对面并非一般的国家,底蕴之深不容小觎。他的手指一遍遍抚摸着腰牌上“一生伏首拜阳明”几个字,眼看动作越来越慢才弱不可闻的叹口气:“冈田君,你是海军大臣,这件事由你做主吧。”

  这声叹息虽然轻,却没瞒过山本五十六的耳朵,后面将决定权推给冈田启介更说明军神大人都不看好这次合作。但又不能决绝,因为日本已经没路可走,生丝出口是国家最重要收入来源。现在出口市场被中国垄断,如果不合作每年就是几千万砸在水里。

  那可是几千万啊!一艘最上级重巡洋舰也不过千万日元左右,稳住四五年就是几十艘重巡洋舰呢。

  冈田启介闻言心底一松,这笔交易的危险性其实他也知道,但在急需扩张的海军面前,这点危险被选择性遗忘了。而且让海军主导这笔生意的话,也能打击陆军那帮家伙,免得他们又去做不切实际的梦。倒是山本五十六很担心,说道:“元帅、大将阁下。我们确实需要这些东西,但把生丝出口权交给支那人经营,想再收回来会很困难。”

  “但我们还有选择的余地吗?”冈田启介摊开手,苦笑着。

  山本五十六也苦笑起来,的确是没有余地。杨秋借危机用贸易订单和海军协议垄断了生丝市场,日本要么加入要么就被排挤,这就是话语权的重要性!日本的话语权在两次失败后,其实已经被世界无视,这种局面是让人愤怒的,要想打破唯有一场胜利!

  “陆军已经没有希望,他们顶多能延缓支那国防军的脚步,唯有我们海军才是帝国的复兴希望。”冈田启介捏紧拳头,喉咙里压着浓浓的不甘:“杨秋是在利用我们,但迟早我们海军会让他们明白什么是自食其果。”

  山本五十六默默的没说话,此次交易杨秋的确是在利用日本急于拓展生存空间的心理,但他却没冈田启介那么乐观。从战略上看日本海军目前还占有明显优势,主力舰多、重巡洋舰也已经追上来,地理上更是没有可比性。以新几内亚-拉包尔-特鲁克-小笠原群岛为轴的海上拦截线已经形成,不仅将中美各自隔开,还实现了半包围,只要南下就能彻底将中国海军堵在近海。但问题是,以日本的国力是无法同时与中美开战的,这就意味着必须要选择打一个拉一个的战略。

  从心理上他选择打中国拉美国,但这个缺点是日本本土距离中国太近,容易遭到攻击,而且南下攻略势必要触碰美国控制的吕宋,会导致日美国关系紧张。打美国太遥远且太强大,中间还横着珍珠港,即使受经济危机影响也不是日本能比的。

  所以这一步极为关键,搞得不好就是被中美同时敌视想想就有些担心。

  山本五十六不甘心当棋子,因为当棋子就没有自己的话语权,不能超脱棋盘争逐世界。但怎么打破这个僵局,摆脱被中美当棋子利用的局面呢?

  就在他勾画着打破僵局的办法时,蒋方震也和岳鹏一起走进了重庆火炮工厂。这个火炮厂是当年整合江南等全国军工建立起来的,出产的震雷系列火炮如今已经占据国内加农炮的半壁江山,莱茵兰计划后又与美国和克虏伯合作,着重加强了海军大口径舰炮的研发制造能力。

  “子安,照你这么说,萨老头去日本就是用锰镍换生丝勾搭,然后故意放水?”蒋方震对满是炮管的工厂并不怎么感兴趣,自从杨秋结合蔡锷的遗稿拿出大纵深等新军事理论,他对纯武器论已经不感兴趣。继续说道:“不过,想要让日本南下怕没那么简单,这件事明摆着我们准备摘桃子,日本不会那么傻。”

  岳鹏却饶有兴致的查看每种火炮,见到四周没人才说道:“日本当然不傻,但他们还有得选吗?南下是肯定的,就要看什么时候下决心,还要看美国的态度。”

  “怎么,难道美国有变化?胡佛不是和总统私交很好吗?”

  “私交是不错,可他的任期再有两年就要结束。之前他出兵镇压工人,拒绝救灾的事情已经得罪很多选民,即便是兑换国债后经济恢复少许,美国人也肯定想换个总统。”岳鹏停下脚步,站在了一门为海军研制的实验型406毫米舰炮前。技术员开始为大家讲解这门舰炮的数据,见到都被舰炮吸引,退后一步凑近道:“总统认为下一届美国总统很可能是现任纽约州州长,党人罗斯福。此人最近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多次表示应该让吕宋独立,实现美国当年的承诺,解决压在美国身上的财政包袱。”

  “让吕宋独立?!”

  蒋方震肩膀微微一震,这太出意外了!吕宋虽然对美国价值不大,而且制糖和移民对美国国内产生了压力,但还不至于成为财政包袱。何况,吕宋是整个南洋的中心,更是遏制中日进出南海的关键,这么重要的位置说放弃就放弃了?

  如果美国放弃,中国不插手的情况下,恐怕日本!想到这里,他立刻想看岳鹏,后者见到目光投来悄悄一点头:“这个罗斯福颇有他叔叔的风范,光这一手就把我们之前的部署全废了。”

  “所以总统就打算先勾住日本?”

  “没那么简单。勾住日本只是其一,其二是要控制日本生丝,一旦他们的生丝交给我们代销,将来即便是收回去也废了。”

  技术员介绍完406舰炮后又带着大家穿过厂房来到一处较小的加工厂,在这里一根480毫米超级舰炮的炮管已经矗立起来。这是海军为彻底压倒日本要求重庆研制的,对海军这种疯狂想法岳鹏等陆军将领嗤之以鼻,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东西看起来的确很威武!当然,这门炮是否具备能力还需要几年实验,而且即使成功也未必会装备,所以蒋方震更不感兴趣了,说道:“这个萨老头,一项爱惜羽毛,还把日本恨的要死,没想到总统居然能说服他出山。对了,内志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再有几天就是阳历年,伊本沙特定的日期是1月1号,从子清他们发回的消息看问题已经不大,德国和意大利都派人去了,就剩英法的代表还没到。陈绍宽也那边已经做好准备,2艘航母、2艘北京级和2艘安海组成的舰队已经以训练名义出海去纳土纳待命。我这边把邱文彬派去塔吉克,石小楼在南坎搞训练营,不过听他说,那帮印度人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很担心万一闹僵派不上用。”

  听说陈绍宽居然一口气拉走大半支海军,蒋方震感觉好笑:“我说,你们也不用这般如临大敌吧?经济危机前的英国还能折腾,可现在被总统这么一搞,麦克唐纳就算想打也会被唾沫给淹死。不信我和你打个赌,总统只要找蓝普生说上一句“欺人太甚,打仗吧。”一切就消停了。”

  “哪有那么简单。”岳鹏其实也不怎么担心内志,因为蒋方震说的很对,现在的英国已经耗不起了。但身在他的位置还是必须小心谨慎,说道:“国无小事,以防万一嘛,反正海军最近要在南海举行一次大演习,算是提前集结吧。”

  “随便你们了。反正总统那个大纵深机械化战理论,没上千万的石油根本耗不起,所以我只要石油,别到时候让大家都看着铁棺材发傻就行。”

  岳鹏看看他,摇头苦笑:“你倒是乐在其中,快给我出出主意,印度那边该怎么办。”

  蒋方震听完呵呵一笑,故意瞪他眼:“要说你岳子安如今也是赫赫有名的世界名将,平时挺聪明的,怎么现在就糊涂了呢?”

  “休要胡扯,快说,不然我凑你。”两人相交多年,都知道对方的脾气,岳鹏还故意把拳头捏的咯咯作响。说打架蒋方震肯定不如岳鹏,连忙摆摆手装出怕了的模样,笑道:“得,我算怕了你岳大参谋长。不就是印度兵不行这点小事嘛,你找张宗昌啊,保管半个月妥妥的办好。”

  张宗昌?

  岳鹏想起了现在号称半个朝鲜王的“国防军败类”,一直洁身自好的他可不喜欢此人,但蒋方震的话却提醒了他。既然是亚洲民族独立运动训练营,就不该拘泥于从那里选人。朝鲜北方多山少地,年年都要用矿藏换国内粮食才能支撑下去,所以很多缺衣少食的年轻人都想当兵混个出路。

  相比印度兵,这些朝鲜兵的战斗力可强多了,所以蒋方震才建议他找张宗昌。

  “是个好主意。”

  岳鹏刚开口,严玉秋从小门钻了进来,喊道:“参谋长,百里将军,总统让你们随我去开会。”

  “哦,走吧。”

  岳鹏一点头,刚准备拉蒋方震,后者的臭嘴巴又犯事了:“严秘书,你和总统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请我喝喜酒?”

  “这个蒋大嘴巴!”岳鹏一拍额头,眼角更是直抽抽。这事多机密啊!被你一嚷,总统形象岂不是全没了?连忙拽着他去见杨秋。

  严玉秋更没想到堂堂国防大学校长居然如此口无遮拦,顿时脸颊绯红,望着两人的背影狠狠跺跺脚,追了上去。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