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644章 效忠我的祖国,效忠我的总统!
  1930年4月的第一周,涉及全世界最多人口,也是最没悬念的大选在1.1万个投票站同时进行。因为民国大选并非直接普选,选民选举的其实是国会席位,获得超过50%席位的政党的提名人将自动成为国家总统。在这种情况下,收复疆土立下赫赫战功,并不断推行改革,还推出程诚法案的杨秋和国社党是没有对手的,民主党甚至连陪衬绿叶都算不上。

  虽然没有悬念,但做戏还是要做全套。但当杨秋满面微笑,首次带全家来到设立在北京大学门口的投票站,面对无数闪光灯庄重投下一票时,他的心其实早已飞到欧洲。

  “冷杰!”

  享誉世界的巴黎大学居里夫人实验室门口,冷杰和严济慈刚结束连续五天的工作,就见到外面已经云集了一大群华人学生再向自己招手。

  “罗呆子,柯召,许宝騄?今天怎么都来了。”冷杰和严济慈很快呆住了。因为来人居然都是24、25、26这三年国内派出的公费留学生。其中不仅有华罗庚和柯召这些数学系学生,还有许宝騄和赵忠尧这两位物理系师弟,连出国短期深造的南京大学物理系讲师周培源都赫然在列。

  欧战结束后,杨秋利用难得的和平时期,加速向世界各国输送留学生。美法两国是接纳数量最多的,其次是德国和英国,最后连奥地利和匈牙利都没放过,如果不是中苏关系很差说不定苏联大学也不会放过。所以校园里见到黑发黄脸说着家乡话的同学并不奇怪。奇怪的是,无论公派还是私人,留学生涯都是很紧张,就连休息日大家都难得相聚,今天怎么却都到齐了呢?

  严济慈和冷杰一样,都是当年被选中的物理系种子学生,之前在美国洛杉矶理工学院学习,因发表的论文引起关注去年起转到巴黎大学继续深造,并加入世界著名的居里夫人实验室团队,在这里他结识了冷杰。作为公派学生中顶尖的一群人,他更清楚这种聚会有多困难,所以急切的追问道:“是不是谁出事了?”

  “没有谁出事,是我们有事找你俩。”周培源是这群人中唯一以老师身份来短期深造的,所以学生们都很尊重他,拿出一封电报递给两人说道:“这是五天前收到的,你们俩在实验室一待就是五天五夜,我们只好每天来这里守。”

  冷杰开始以为是家中急事,看完后才发现居然是民政部留学公署、国内科技龙盟和各家大学联手发出,邀请他们这些人回国的电报!这是极为罕见地事情!自民国建立以来,尤其是1915年国家实际被杨秋控制后,政府对待留学生的态度宽和了很多,就算偶尔有人加入其它国家国籍一般也不会过问,娶洋妻子的事情更是屡见不鲜,更别提这种类似满清政府的大规模召回行动了。

  国内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经济危机闹的?众人纷纷摇头,经济危机还不至于要召回留学生,况且不久前留学公署还电函所有外派机构和留学生代表,表示会继续确保公费生的学习用度不削减,甚至为此砍掉不少政府部门的预算来满足,让大家很感动。

  可感动过去还没几天,就突然要召回,难怪大家有些不理解。

  大家的目光渐渐汇聚到周培源身上,他笑着说道:“收到电报后我就和巴黎领事馆联系,还去比利时见了陆征祥大使。大使告诉我,这次召回不止是我们这些人,从25年到27年的三届留学生和早年留在国外发展的一共3.3万人!连28年这届中率先完成学业的也将召回,数理化无线电医学文科等等所有全部召回!陆大使还告诉我,除了我们这些公派生外,私人留学生只要完成学业的也都收到电报,全世界各地的中国使馆还收到要求借经济危机,欧美失业潮的机会聘请顶尖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去我国创业的信函。大使他们现在已经行动起来,光是这几天就已经收到数十封来自奥地利、捷克、匈牙利的回电,连德国汉堡大学教授冯.诺依曼先生,都已经答应前往南京大学出任客座教授!”

  “哇!这么多人!”

  “周老师,是不是要有大计划了?”

  “冯.诺依曼教授?!是真的吗?我在德国期间,还专门听过他的课呢!”

  在场的不仅有赴法公派学生代表,也有私人留学的年轻人。虽然大家学业不一,成绩不一,但有一点却是共通的。他们都很年轻,最大的也才30出头,报效祖国依然是每个人的最大梦想。所以当听说此次召回力度如此强,范围这么广,还要引进欧美尖端人才后,身体心脏和血液瞬间就变得滚烫滚烫!

  “我不知道,但回来前陆大使告诉我,他已经收到电报,我们今天,就是现在!已经诞生了一位新总统!”

  “真的?选举结果出来了?”即使知道国内选举毫无悬念,但包括冷杰在内的留学生们依然无法忽视。周培源更是激动,说话时眼睛都湿润润的:“他统一了国家,在百废待兴之际依然咬牙坚持义务教育。他用19年完成基础工业建设,用19年!把连我们在内的15万学子送出国门每年拨款2000万美元供养我们。我们欠了他19年,欠了国家19年!今天终于等到了报效的机会,他是一位重视教育,重视人才、重视科学技术的新总统!我为他骄傲!”

  “我们等到了!”

  “哈哈,罗呆子,我们有新总统了!”

  每一位聚在四周的留学生都被这番话语打动,甚至连后来杨秋都在回忆录中写道,他从未想自己在年青一代中的影响力会那样巨大!

  有人曾说过,辛亥前后是中国历史上第二个刺客文化辉煌的年代,但说这句话的人却忘了,只有最单纯、最激昂、最执着,只有士为知己者死的年代!才会诞生那么多绚烂的刺客。

  自满清洋务运动以来,多少能人志士怀揣报国心愿,远渡重洋求问新知。他们有人客死异乡,有人葬身大海,却依然挡不住那股发自心扉的强国梦想。所以当他们归国后发现国家仍然是一片荒漠,便纷纷放弃专业投身于革命,扛着炸药包用最简单的语言来宣泄不满。但现在不同了!从1912年开始,杨秋就在自己的管辖区域内推行全民义务教育,到后来更是推广到全国,甚至国家最初几年资金那么困难,他都绝不挪动教育经费,还从欧战红利中抽出反哺教育。

  在场的人都不知道义务教育到底普及到何等程度,但只要看到满大街笑容洋溢的中小学生,整船整船漂洋过海的高中生、大学生就足以证明他已经做得很好很好。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想立刻回国,他们不是不爱国,而是很多人放不下手边正在研究的课题,放不下已经习惯的国外良好教育环境。当大家在回国和继续钻研之间徘徊两难时,一段旋律突然从旁边响起。众人扭头看去,唱歌的那位,居然因读书用功而一直被大家戏称为罗呆子的华罗庚。只见他慢慢卷起书本,目光凝望东边,旁若无人轻哼着小调。

  河山只在我梦萦。

  祖国已多年未亲近。

  可是不管怎样曲谱。

  也改变不了。

  我的中国心。

  洋装虽然穿在身。

  我心依然是中国心。

  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

  烙上中国印

  .长江黄河。

  在我心中重千斤。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心中一样亲。

  流在心里的血。

  澎湃着中华的声音,就算身在他乡也改变不了。

  我的中国心

  没人知道这首《中国心》是什么时候在留学生中间流传开的,大家只知道第一次听到它,是在伦敦中国留学生联谊会上,几位在英国格林尼治海军学院实习的海军士官生偶然间率先唱起。实习军官说,这是他们从有海军五虎之称的秉文上校处听来的,至于秉文上校是不是原创者,已经不重要了!

  简单的歌词,动人心扉的旋律,谱写出一首传世名曲!最让人无法忘怀的是,这首名曲简直就是为千千万万漂泊在海外的游子们量身谱曲的!

  歌声渐渐嘹亮,每位在场的华人学生都跟着节拍合唱起来,到最后更是禁不住潸然泪下。歌声也吸引了数以百计向这里指指点点的洋同学的目光。

  “我回去!”一曲唱罢,冷杰率先站了出来:“记得出来前,我参加西北远游活动时恰好遇上青海大地震,还见到亲赴陇海线考察损坏情况的詹天佑先生。那时我们见到很多灾民,我和大家都不理解为何士兵不将救济粮痛痛快快发放下去。后来我才知道,如果单单发粮食,只怕国家吃穷了依然救不那么多张嘴巴!

  那天詹天佑先生告诉我,这就是真实的中国。他告诉我“国家建设不是句空话,需要每个人都作出努力!”他是我们所有人的楷模,他提出的环中国铁路让世界都惊叹的伟大工程。更伟大的是,有一个人,正在将他的梦想变成现实!我感到很荣幸,和詹先生他们那辈相比,我遇到了一个最好的年代。他已经退休了,那么,现在该轮到我了我要回家,我要走他留下的路。”

  “效忠我的祖国,效忠我的总统!”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