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六一一章 未雨绸缪
  随后的一段时间,杨秋并没继续陪同真纳,让慕容翰和陈果夫代替并商谈在伊斯兰堡建立国社办事处等事宜。至于参观地点,他更下令只要不涉及国防机密,穆盟想看什么就给他们看什么,但必须注意不得让其知晓国内有犹太人军官这件事。

  真纳也没急于回国,而是很认真地从南到北几乎把中国发达地区逛了个遍,据说光是参观日记就写了厚厚几本,足见他对杨秋和国社模式的重视。

  杨秋之所以没提供大量军用装备,不是没钱而是印度太特殊,大量输入军用装备给穆盟其实不怎么符合最佳利益,但中国和未来的巴基斯坦通道又是南亚最重要的战略通道,所以才想起平行世界中中国面临武器禁运时,大量从德国进口毛瑟手枪的办法。因为手枪是不受限制的,即使印度国内也充斥着大量手枪,据穆盟说至少有二十万支之多,所以仿造毛瑟手枪就成为主要输出。

  对拉拢穆盟国内意见并不统一。南京黎元洪等人担忧穆盟的壮大会导致西北国内穆斯林的不稳定,毕竟早年国防军没少干“特殊”任务,尤其是新疆的一些偏远地区几乎被彻底洗了遍,害怕将来被人翻老账。军方的想法很简单,南亚次大陆即使不需要也必须遏制一个拥有相近人口,且铁矿石等资源丰富的大印度的出现。杨秋却认为正因为穆盟在穆斯林世界尤其是部落武装中影响巨大,唯有和他们搞好关系才能确保西北的长治久安。

  虽然不统一,但有一点却是共识。随着中国不断壮大,欧美已经已经不可能无动于衷。加上日意德国等失意国不甘心,苏联的逐步恢复,世界性变革已经无法遏制,在这种情况下未来中国到底走向何方就取决于目前的一次次布子和试探。

  唯有蒋方震等人满肚子狐疑,他们对支援真纳和穆盟没意见,甚至还觉得太少了,按照岳鹏的想法就该直接划两个师过去。唯一困惑的是,杨秋为何要找印度的什么寺庙?居然还让郝文宝亲自带一个猎人中队去。所以回南京的火车上,连雷猛都经不住诱惑,趁收拾报纸的机会挤眉弄眼讨好死的问道:“副总统,玄奘法师到底藏了什么宝贝?是不是值老钱了?要不让我去得了。”

  “哧”

  被打断思绪的杨副总统刚端起咖啡,就一口喷在地上,乐道:“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有考古的朋友?我那是骗他们的。”

  雷猛挠挠头,好像还真没听说杨秋喜欢古董,但这就更奇怪了:“那您谴郝将军去干吗?难不成您要杀了那个印度姓甘的那个老头?”

  “他死不死我决定不了。”杨秋摇摇手。他不想说甘地这个沉重话题,故意避开借闲暇说起神庙的事情。

  因为不想给真纳造成苛刻的印象,所以支援穆盟的东西根本没考虑收钱,毕竟未来的巴基斯坦太重要,报价太高存下芥蒂不合算。但左思右想又觉得太亏,因为毛瑟手枪造价很贵,2万支足够换装个一个半装甲营,而且这还没算弹药呢。恰好已经模糊地记忆中还有看过的印度宝藏报道,所以足足花了几天弄来英国出版的印度地图一点点才回忆起这座寺庙。

  他只记得这座庙是某古老皇室的藏宝库,有六个地宫,后世发现时有有两个还没打开,但仅其中一个就价值110亿美元,要是运气好6个地宫都没打开的话即使撇开文物价值,也起码值几亿美元。而且要是没真纳找人带路,就算知道恐怕也找不到更带不出来。

  雷猛听说神庙有宝藏,顿时口水哗哗。“几亿美元?!我的奶奶哎。司令您看最近也没什么事,不如让我带些兄弟去,旅游一下看看印度的风光。”雷大滚刀肉懂得用“旅游和风光”这两个词了,真是难得。其实他也四十好几的人了,虽然军衔步步升高,但这辈子恐怕已经没机会走上一线,难得有这么个大红差事也禁不住诱惑想暗动心思。

  想去就去吧。毕竟就算不是实心,那尊据说1.3米高的纯金大象恐怕就有几吨重,仅靠一个猎人中队根本搬不走。所以杨秋不仅答应他,还让他带上一个警卫连借送拖拉机的机会坐船去,至于最终能带回多少只能看运气了。得到获准雷猛立刻恢复当年42标滚刀肉的风范,回南京当夜就找船去九江拖拉机厂拉走几千手扶拖拉机,然后一路南下印度,临行前还赌咒发誓要完整拉回那尊金大象,给杨副总统镇宅用。

  苏联和穆盟都准备利用南洋大暴动时,似乎围绕在西婆罗洲和纳土纳的冲突阴云正慢慢消散,国内喧闹的护侨口号也逐渐冷却下来,大家的注意力又转向几成定局的迁都和修宪改制上。

  “这不是玉秋嘛,呵呵几天不见又漂亮了,副总统在吗?”还没喘口气呢,一大清早程壁光就兴致勃勃来到国防部。由于杨秋即将辞去副总统准备竞选下任总统,所以回南京后就搬到国防部工作,在这个男人比狗还多的地方,漂亮女人无疑是最吸引眼球的。

  “程司令早。”严玉秋也算是半个海军世家子弟,甜甜地叫了声问道:“副总统正在里面开会,有急事吗?要不要我去说一声?”

  “没大事,我等会好了。”自从收到王光雄的电报,程壁光的心情就好得不得了。别说等一会,就算让他去打英国远东舰队现在都没问题。所以得知杨秋在开会,干脆抱着公文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唠起了家常:“玉秋,最近有没有去看萨总制?听说他要搞造船厂?呵呵还是他们逍遥,你看我,每天进进出出也不知道瞎忙什么。”

  程壁光唠叨的模样惹得严玉秋暗暗发笑。她虽然不懂海军更不懂军事,但也知道海军上下最近很得意,谁让副总统答应再给增加两艘战列舰呢。为此事岳鹏将军和空军薛慕华将军昨天还来告状,说海军假借南洋危机伸手要钱,所以她也顺着程老头的心思拍马屁:“程叔叔,新战列舰的名字定了吗?”

  “这不就为此事嘛。”程壁光满肚子高兴劲头没人诉说,好不容易有目标,也不管懂不懂一下子提起精神:“玉秋。听说迁都的事情定了?你看啊,我们海军其实是一万个支持迁都的!所以呢,这回我就想干脆就叫北京级。北京一艘、南京一艘、上海、重庆各一艘。呵呵怎么样?”

  全国上下都在讨论迁都,海军就直接把马屁拍上来了,让严玉秋再也忍不住咯咯笑着点点头:“副总统一定会喜欢的。”

  “是嘛?喜欢就好哈哈。”程壁光呵呵笑完,突然看看四周神神秘秘的靠近问道:“玉秋,今年的国防预算拨款到了吗?你看这前两艘都铺好龙骨了,后面2艘也得抓抓紧不是。”

  “到是到了,不过。”

  “不过什么!”严玉秋还没说完,程壁光就跳了起来:“这可是说好的事!可不能赖账!是不是岳鹏和薛慕华来告状了?这两个混蛋,就是看不惯我们海军买几条小舢板。不行,我得立刻见副总统。”

  小舢板?您那可是5500万1艘的战列舰!严玉秋暗暗嘀咕老头子不要脸,又怕他直闯会议室连忙拉住:“先听我说完,副总统说了,后面2艘不在今年的预算内,要等国会审核拨款后通过才行。他还说同时开工四艘会挤占船台,现在正是发展海运业的好时节,船台本来就紧张,要你们错开到明年初开工。”

  “还要等啊?”

  听说还要等半年,程壁光顿时如蔫了的茄子。但他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身为海军总司令他很清楚,看一个国家海军是否强大首先就要看海运是否发达。一场关东大地震让日本海运业损失惨重,仅有的力量也要先用于最急需的对俄贸易,所以现在正是国内海运大肆扩张的机会。偏偏此时海军计划出台,4艘北京级战列舰、4艘武汉级重巡洋舰、2艘长江级轻巡洋舰、2艘四川级航母再加早就确定的6艘辅助舰船和16艘永兴级驱逐舰,如果同时开工势必要挤占船台。加上军舰尤其是大型舰船占用船台时间长,一起开工肯定会给蓬勃发展的海运业带来不利影响。

  既然不能立刻拨款开工程壁光也不心急见杨秋了,起身刚要走忽然想起舰炮的事情,又凑过来问道:“对了,那个舰炮的事情副总统说过什么吗?”

  由于时间紧促无法上新设计,所以后两艘北京级基本沿用前两艘的设计,预算报告上写明继续使用360mm舰炮。但和长江级轻巡洋舰一样,海军在前两艘开工后就悄悄缩减主装甲带厚度,放大炮座尺寸预留改进空间,还要求重庆新设计的380mm必须可以使用同等炮座。这件事是海军内部公开的秘密,不管杨秋是不是因为政治目的故意缩小口径,也不管这款舰炮数据多好,连最忠诚的秉文都表示如果380舰炮达到设计要求就立刻换,至于360mm炮可以用作海防或其它军舰。

  严玉秋早就得到杨秋的关照,替程壁光泡杯茶递到面前:“程叔叔,副总统要您考虑一下安装380mm舰炮的影响。他说,现在美国3艘、英国和日本各2艘,如果我们一下子有4艘可以威胁到他们的军舰,他们会怎么看?”

  清脆的话语让程壁光渐渐冷静下来。杨秋说的很对,如果中国一下子增加4艘超级战列舰,英美日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南洋的事情已经得罪英国,美国看似支持但被“绑架”后也肯定不爽,这要是再刺激恐怕海军条约就会立刻作废。虽说华盛顿海军条约束缚了各国,但从国内的角度看正因为欧美海军的“休假”,才给了中国海军迎头追赶的机会,利用条约吨位大量空白的优势建造大批新式舰船快速扩张。如果因为安装大口径舰炮导致条约瓦解,英美日势必也要继续建造超级战列舰,差距又会再次拉大。

  见到他不说话,严玉秋的嘴角慢慢勾出一道美丽弧线,安慰道:“程叔叔您怎么没转过弯来呢?你们现在建的两艘不是预留改装尺寸了吗?副总统其实早就知道了!他说,后两艘只要在30年前下水安装好380mm舰炮就行,至于前面两艘何必着急呢?他还说,四艘安海级中安海、镇海上次损失不小已经没必要大改,可定海和宁海当年建造时就留出足够吨位,为何不先把18门舰炮的钱用于改装它们呢?重庆那边不是还有330mm在研制嘛。”

  “对啊!”

  这么明显的暗示程壁光哪能听不出,顿时一拍脑袋站了起来。重庆正在试验的330mm舰炮他太熟悉了,22公里打穿300mm装甲的威力已经超过绝大多数356mm舰炮。说句大话,除了2艘长门外基本不用担心日本海军的其它军舰。但日本只有2艘长门,自己4年后也有2艘可以威胁它的北京级,前2艘北京级也能换炮,所以完全不用担心。

  两年后安海级就要中期大修,海军也早就对展开改装研究,但改来改去都是305mm舰炮,哪有这样干脆换炮好。想到这里他坐不住了,立刻告别回海军部召集军官和工程师研究。望着他的背影,严玉秋的眼睛都快笑眯了,直至看不见后才拿起电话:“副总统,程司令已经走了。”

  “走了就好。”

  办公室内的杨秋放下电话,他现在就怕海军。为了舰炮和后2艘北京级的建造可没少烦自己,所以才让严玉秋挡驾。倒不是他敷衍海军,而是现在有比海军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圆形的会议桌旁,除了杨秋外还有张文景、徐秀钧、蔡公时和宋子清四人,他们分别代表财政部、央行、改革发展委员会和军方,更简单说他们就是民国的钱袋子和枪杆子。在南洋危机还没彻底消散时,撇开真纳赶回来的大半原因是贝祖贻从美国发来的一封电报。

  电报内容很简单,除了美国政府刚刚公布的去年经济报告外,还有一些美国期货和股市的消息,虽然文字寥寥但却透出一股子疯狂地气息。仅仅在杨秋访美后到现在的一个多月时间,华尔街的所有股票都出现暴涨趋势,银行短期拆借更是增加30%,远远超过去年同期水平。不仅仅是贝祖贻,就连很多美国经济学家都首次喊出“危险和泡沫”加剧的声音,但在旺盛的需求和接连不断的中国订单前,狼来了的声音却都被投资者们抛诸脑后。

  当然,有些人还保持冷静。根据情报,包括雅各布在内的犹太集团已经多次在伦敦召开秘密会议,会议上说了什么没人知道,但通过罗斯柴尔德家族最近突然在伦敦市场和纽约市场增持美国股票和美国远期合约期货可以看出,他们似乎也嗅到了什么。杨秋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们想干什么,一场轰轰烈烈的剪羊毛行动即将拉开大幕。但此时他最关心的却不是自己能收获多少,而是民国自身的货币政策也到了需要调整的时候。

  从统一以来,他操控下的民国经济部门为发展工业,一直对农业实施剪刀差制度。简单说就是人为压制并固定粮食价格,促使原材料和工资水平保持较低水平,以便让商人们能赚到更多钱,渡过资本累积阶段。从效果看还是比较理想,因为粮食是一切的基本,粮食不涨价通货膨胀就会被压缩到最小,没有通胀就没有涨工资,没有原材料上涨等等麻烦。

  但现在这个政策不行了!随着世界通缩加剧,如果继续保持货币通缩政策,万一美国那边出事波及从欧美进口萎缩,就需要激发起国内市场来支撑避免纺织、生丝和茶叶这些外向经济大规模破产。所以杨秋需要提前想办法增加和扩大国内购买力。而他的办法是,有条件的部分开放粮食市场,并超额增发货币供应需求!

  “我同意副总统的意见。”

  徐秀钧赞同杨秋:“我国人口和粮食的基本关系正慢慢再变,程城法案后大批移民和新土地扩充,大部分地区都已解决粮荒,但目前的粮价实在太低,种田也只能做到温饱。农民是最大的群体,先要增加他们的收入。除扩充工商服务吸引务工,加强经济作物外,最能快速见效的就是适当提高粮价。至于超发货币我也赞同。我国的建设项目是世界最多的,需要大量货币供应,目前的金银和外汇储备量严重不足,如果按照往常一点点积攒储备再发货币肯定跟不上发展速度。”

  “粮价涨价,会不会让工人的不满呢?可不是辛亥年了,现在全国上下几百万工人,再加上为他们服务的人员,涉及千万长嘴巴!这可是大事!”蔡公时的表情很严肃。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