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九五章 南洋大暴动 二
  回婆罗洲的船上,庄美生还是没想明白为何要马林的命。因为据他所知,马林是东印度gc同盟的主要领导人,要想激起东印度的革命运动,这个人至关重要,所以对萧靳云的做法和来历非常诧异。

  萧靳云可不是突然冒出来的人,他是萧安国的侄子。欧战前在德国陆军学院留学,战争爆发后根据协议加入德军被派往西线作战。与刘明昭、龙云、东方辰和卢汉等八人一起屡立战功,受到德皇接见并嘉奖,被军中誉为“德国9人组”。回国后刘明诏和龙云等先后前往一线部队锻炼,其它人也纷纷出任驻世外国武官,萧靳云在土耳其任武官三年,由于打交道多为伊斯兰和阿拉伯国家,所以卸任后出任了军事情报局马来亚站站长。

  至于萧靳云的做法更简单了,因为马林是最早以党人身份加入东印度伊斯兰联盟的革命者,在联盟内拥有很广泛的朋友基础。如果他死了,肯定会激起东印度gc联盟和伊斯兰联盟两派对荷兰殖民者的同仇敌忾,而且他如果继续活着还很可能暴露萧靳云的身份,毕竟他在南洋地区多年,人头熟影响大,非常不利于后续行动展开。

  听完介绍后庄美生彻底明白了,杨秋恐怕还不仅仅是制造危机逼迫英荷低头那么简单,这是要利用暴动的机会安插一批人潜伏进入东印度gc联盟和伊斯兰联盟中!

  戴雨农则遗憾身为东印度负责人却必须旁观这场大戏,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国内三大情报部在南洋的活动虽然隐秘,但对手也不是吃素的,尤其是苏门答腊后,英国情报部门对东印度盯的很紧,如果出手不管多保密总会留下痕迹,所以上面才决定调动在半岛活动的萧靳云来干。

  庄美生没和戴雨农回坤甸,而是在巴达维亚中途下船找老朋友帮忙。此时的巴达维亚港气氛紧张,英国皇家海军反击号战列舰带着5艘军舰在港外抛锚日夜保护。在它们对面,定海号战列巡洋舰、库页岛号重巡洋舰和唐努乌梁海号训练航母就在40公里外,航母上的舰载机还时不时擦着巴达维亚海港边缘掠过,更增添了紧张气氛。

  大街小巷都是巡警和殖民军,海港要塞24小时驻守待命,紧急从新加坡送来的高射炮和对空机枪被架设在高处,这种几十年没出现过的高强度备战状态让荷兰士兵叫苦不迭。

  虽然中英对峙紧张,但双方海军还保持着起码克制,为城内正在展开的中荷西婆罗洲危机磋商缓和气氛。

  然而谈判从一开始就陷入僵局,南京的条件看似简单,交出凶手赔偿1500万美元,同时为防止日后再出现此类事件,要求给予西婆罗洲(含纳土纳,当时纳土纳群岛属于西婆罗洲管辖)华人自治权,准许组建公开的护卫队,配合东印度警察和荷兰驻军确保该地区安全。

  交出凶手没问题,巴达维亚已经陆陆续续向西婆罗洲派去约1500名军人,几乎把巴达维亚驻军抽走一半,已经抓捕暴徒400余人。赔偿数字有些大但也不是不能忍受,可这个自治权危害太大了!苏门答腊油田被发现后,来东印度探险的各国私人和企业数不胜数,仅中日两国就有多达40几家企业在婆罗洲、苏门答腊和苏拉威西岛开矿找资源,加上英法美等国势力纷至沓来,整个东印度早已混乱不堪。

  一夜间涌出上百家势力背景复杂的公司,让荷兰政府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要怪就怪当初英国默认中国海湾石油公司这件事,但总不能和盟友翻脸吧?这么多势力进来,加上本土的伊斯兰联盟、东印度gc同盟、华人和日渐增多的日本四大家,不闹心才怪呢。但闹心归闹心,最起码这些人还都承认荷兰的中立地位,也都承认东印度是荷兰殖民地,该交的税照交不误,该合作就合作,老老实实大家发财。

  这个时候,杨秋却突然借暴乱要荷兰给予西婆罗洲华人自治权!这就不是小麻烦了。虽然东印度也有议会,但那不过是做做样子满足土著参政欲望的摆设。华人自治区就不同了!现在的中国可不是满清政府,海军在欧美眼中是二流,但比荷兰强了几十倍,就好比当年的西班牙和美国,两国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对手,如果给自治权,西婆罗洲势必会成为中国渗透婆罗洲乃至东印度的前哨站。

  如果婆罗洲华人可以自治,是不是意味着爪哇可以自治,苏门答腊也可以自治呢?甚至马来亚,安南都可以自治啊!如果革命火焰烧到马来亚甚至缅甸印度,那么伟大的苏维埃不就可以趁势南下夺取印度,就算夺不下也可以向南发展,突破帝国主义包围圈,实现gc国际推动世界工人革命的梦想啊!

  想到这些维经斯基就浑身激动,如果能借机推动南洋革命浪潮,岂不是说帝国主义包围圈会被自己亲手砸碎?!

  “应该立刻发动。”

  巴达维亚港一间隐蔽的房间内,黑压压挤满了来自荷属东印度各地的穷党活动家。大量荷兰军队前往婆罗洲后,他们都看到了发动革命的希望,所以纷纷云集于此商量对策。

  维经斯基坐在中间,仿佛十月革命前的列宁附体,发表慷概激昂的革命演说:“同志们,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全体苏维埃的伟大领袖斯大林同志已经回电给我,同意我们发动全东印度工农起义!现在中国和英荷正在狗咬狗,军队都被抽调前往婆罗洲,正是我们的最好机会!看看我们的四周,工人们无家可归,农民没有自己的土地,殖民者疯狂掠夺本该属于人民的财产!这个时候,我们应该主动站出来,承担起gc主义者的责任,就像伟大的十月革命那样,推翻殖民统制,建立东印度无产阶级专政。”

  煽动性极强的话语引发强烈掌声,唯有坐在旁边的马林暗暗皱眉。因为他是托诺茨基的追随者,对维经斯基把斯大林当成唯一的苏维埃领袖很不满。但他现在也没空反驳,毕竟这是东印度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认为内部矛盾可以通过对话和解,目前最重要的是发动革命。

  虽然两人信誓旦旦一再表示莫斯科将声援东印度革命,但在场的当地党人却还是很担忧。萨敏是东印度最早的党人,也是19年前萨敏运动的发起人,失败后他被流放至班达亚齐,直到最近才在大家的救助下悄悄回到巴达维亚。经过这么多年反思,他明白武装力量的重要性,所以非常担忧手中力量不够:“马林同志,维经斯基同志。我们的力量太不足了,如果光靠我们恐怕无法打败荷枪实弹的殖民者,是否要派人联络伊斯兰联盟呢?”

  5年前东印度gc同盟和伊斯兰联盟曾短暂合作,但由于宗教极端分子禁止跨党,导致党人退出伊斯兰联盟,从此两家的关系一直不怎么好。gc同盟看不起极端封闭的伊斯兰联盟,后者同样不喜欢他们,但现在是发动全东印度革命的最好时机,就不得不考虑他们了。

  维经斯基却并不想联系极端民族思想狭隘的伊斯兰联盟,说道:“我觉得没有必要找他们,现在我们有参加过残酷远东战争的老兵,还有大量工农的支持。最近我们还从日本购买很多武器,已经有足够实力。”

  马林却持反对意见,看他眼说道:“维经斯基同志,萨敏同志和东印度同志的意见我认为非常重要。虽然我们和伊斯兰联盟有嫌隙,但大家的本意都是为驱逐殖民者,促成东印度民族独立。他们也有我们最需要的战斗人员,为何不试着去化解呢?”

  “马林同志,他们的思想和gc主义格格不入,让他们加入是错误的决定。”

  “为了民族解放运动,我认为所有内部矛盾都可以先放在一边,相信他们也是这样认为的。”

  见两人争锋相对,萨敏等当地党人害怕吵起来,另出主意道:“那能不能联络华人或者日本人呢?他们在这里都有大量侨民,同样受殖民者的压迫。”

  马林说道:“我和维经斯基同志已经与华人民主党取得联系,他们愿意在经济上支持我们的独立运动,但现在他们和英荷对峙,恐怕没有多余精力。至于日本我认为他们可以加入进来,但不是现在。”

  “那就糟糕了。虽然荷兰士兵都去增援西婆罗洲,但巴达维亚还有大约1500士兵和800警察,英国人的军舰也在外面,我们的力量严重不足。”萨敏分析道:“我们观察过,要想成功就需要先攻打下要塞和警察局,占领总督府,这些都是防卫森严的地方,需要更多力量加入!”

  维经斯基也知道困难,他现在能依靠的就是当年随同舒米亚茨基一起战斗,从远东撤到这里的一百多老兵,这些老兵战斗力可以保证,但人数却太少。外有英国舰队,内有大约一万多敌视和带枪的欧美侨民,所以还真是力量不足。马林看出他的想法,站起来坚定地说道:“维经斯基同志,你去联系民党询问他们和巴达维亚的谈判怎么样了,顺便看看能不能得到支持。我和伊斯兰联盟比较熟悉,就由我去泗水请他们抛开成见加入革命运动。”

  维经斯基见说不过他,只好先同意如果伊斯兰联盟愿意抛弃成见就让他们加入,然后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巴达维亚军事布防图,和大家详细研究发动革命的步骤和时间。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