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八七章 南洋!南洋! 三
  山口洋,西婆罗洲仅次于坤甸的第二大城市,也是华工来往婆罗洲的主要通道。城市西面的华人聚居区内有块空地,空地中央一颗参天古樟如巨雨伞般撑开枝叶,茂盛的树荫下静静挂一口大钟,孩子们在大钟四周嬉戏玩闹却没一人敢胡敲乱打。

  所有婆罗洲沿海主要城市都一样,不仅聚集大量华人,而且全都有这样一口大钟。据说这是当年兰芳惨剧后华人自发铸造的,为的是一旦有事能立刻通知全城华人躲避危险,所以大家都叫它烽火钟,也有人干脆叫它……丧门钟。

  自从消灭兰芳夺取西婆罗洲后,为控制这个华人进出的重要通道,平衡华人势力,荷兰殖民政府不仅在这里设立海关,还雇佣大量当地人管理城市,但却又将占大多数的华人摒弃与政治管理之外。

  殖民者非常喜欢用这种管理方式,国力弱小的海上马车夫因为害怕华人势力和中国,所以一面和英国合作,一面利用土著来管理华人,刻意制造民族矛盾搞平衡。也正是这种心态,直到1912年中国内乱,荷兰才敢宣布西婆罗洲属于其殖民地,但这份声明一直没有被中华民国接受,尤其是杨秋上台后荷兰政府一直害怕中国清算兰芳事件,所以才会在苏门答腊油田问题上惶惶不安。

  现在苏门答腊油田尘埃落定,中国海军短暂武力恫吓后又将百分之三十股份出售给英国公司求和,让荷兰误以为中国不愿意战争,所以又继续推行这种政策,不过在压榨华人上比以前收敛不少。

  荷兰殖民政府收敛不代表当地人也会收敛,控制西婆罗洲甚至整个南洋经济的华人是令他们眼红的大肥肉,所以总是借机会巧立名目讹诈剥削,华人只要稍有不满就仗着荷兰撑腰煽动当地人发动暴乱,明目张胆哄抢华人财富。

  侯民柱现年50岁,是广东梅县人,因当年孙逸仙和民党来南洋发展他号召华人支持,成为山口洋民党分站站长,在这里一待就是20年。

  在他窗口对面就是近些年才来此地发展的婆罗洲国社山口洋支部。说起国社他就颇有怨气。倒不是国社不好,事实上这些年因为有了他们华人生存环境反而比以前好,尤其面对沆瀣一气的殖民者和当地人时,他说话时腰杆也硬了不少。真正让他和十几万南洋民党党员不满的是,民党高层腐化和堕落严重,辛亥年那么大好形势下居然不安心搞好国家,抢权夺利内耗不断不仅被北洋占了大义,最后还被国社摘了桃子。

  杨秋率国防军崛起,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搞国防搞建设,不仅将偌大的中国梳理清晰,还驱逐日本,转战欧洲最后一举收复几百万国土,打得民党差点全军覆没最后不得不与共和党合并组建民主党。此次合并虽然是迫不得已自保,但南洋民党人却相当不甘心,一心要做出成绩来让国内高层看看,民党并非只有争权夺利,也有像他这样数十年如一日为华人谋福利的基层党员。

  这种分站的工作不仅仅是党内事务,其实还要帮助处理山口洋华人事务,尤其是后者更让他觉得民党输得窝囊。毕竟民党已经在这里发展几十年,比国社名气更响,南洋华人只要遇上事情首先想到的还是民党。而且因为婆罗洲是殖民地,荷兰政府只允许在坤甸设立外交办事处,所以无论是民党还是国社支部实际都承担了很多使馆的工作。

  侯民柱刚拿起笔,就突然听到楼下传来哭喊,这让他皱皱眉。如果只是吵闹的话并不稀奇,因为平时支部就像菜市场,连求医问药找工作这种事都要办,但如此大的哭声却极为少见。于是他连忙搁笔下楼,到门口才发现,黑压压几十位华工浑身是血东倒西歪挤满门外,门口还搁放着几副担架,担架上全都是被打死或奄奄一息的华工。

  “侯大人,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一见到侯民柱,人群里就冲出一位四十几岁的男子,抱着他急的连连哭喊。

  侯民柱认得男子,连忙问道:“这不是陈老板嘛,出什么事了?”

  陈老板一边抹眼泪一边把事情说了遍。他是东郊橡胶种植园的大厂主,这些年世界橡胶价格一路上涨,国内更是有多少买多少,所以生意很好,手下逐渐云集起好几百华工。今早本来还好好的,但临到中午一帮当地人手持砍刀突然冲入种植园,不由分说逢人就砍,工人们猝不及防导致几人被砍死,数十人受伤。

  平心而论,一开始侯民柱并没太紧张,因为这种事情在婆罗洲时常发生。华人因为有钱,加之白银危机后山西银行等国内大银行都开到这里开设分行提供贷款,所以最近几年华人种植园和工矿扩张的厉害。尤其是种植园,往往需要砍伐原始雨林,所以就会导致和以雨林为生的当地人发生冲突,每年都有不少死伤。所以他还以为是陈老板扩土引起,拉着他避开两步轻轻说道:“陈老弟,你是不是又扩土了?怎么事先也不花点钱打点打点呢?”

  “打点个屁啊!”陈老板一听猛地高叫起来,哭丧着大喊道:“园子就在那里摆着呢,你不信拿尺去量!我要是扩土半寸便不是人!”

  “没扩土为何会打起来?”

  “我怎么知道!他们逢人便砍,还嚷嚷说我们杀了他们的人。我都问三遍了,这段时间大家忙的睡觉都没空,谁有时间答理他们。”陈老板越发急了,急吼吼的嚷嚷起来:“老侯,这事你要是做不了主就直说,我找国社那边去!”

  那怎么行!侯民柱连忙拉住陈老板,这些年陈老板为民党山口洋支部捐了不少钱,何况又是同乡自然要为他出头。安慰道:“陈老弟先别急,我带人去种植园看看。”侯民柱说完,转身上楼拿出花一百大洋买的左轮手枪,又带几位助手和陈老板一行浩浩荡荡先去种植园了解情况。

  可到了种植园后大伙却都惊呆了,只见偌大的种植园已经被彻底毁掉,需要几年才能收割的橡胶树全被砍断,连看园子的两幢房子都被扒掉了。

  这下别说侯民柱了,所有人都觉得不正常起来。平时大家有冲突死人也不会破坏种植园,因为这些土著需要靠种植园来讹诈华人不断盘剥,为何今日会下死手呢?满地狼藉和鲜血让陪着来的华工们都紧张起来,正要先回去商量办法时,四周顿时涌出上百的当地人,这些人个个手持一尺来长的砍刀,见到侯民柱等人也不知唧唧哇哇喊了什么,就发疯似的舞着大刀冲了过来。

  “走!快走,回城里去!”

  侯民柱见状吓得连忙招呼大家回城,同时又用土语向对面喊话想问清楚缘由。但这些当地人根本不给他询问的机会,继续举起大刀就冲过来。最后他只得拔出手枪,对空连开两枪。

  噼啪的枪声让跑在前面的几个爆匪慢下步子,但旋即却又更加激动的瞪着眼睛冲了过来。眼看就要陷入包围圈时,侯民柱身后陡然冲出一群手持棍棒的年轻人。

  这些年轻人也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举起棍棒劈头盖脸就和土人扭打在一起。“兄弟们,给老三他们报仇!”陈老板种植园内的华工见状也纷纷抄起身边的家伙,叫喊着冲入战圈。

  侯民柱急的连连跺脚想劝住大家,但此时谁还管得了这些。几十年来这种斗殴就没断过,都是落难在外的兄弟,如果再不抱团岂不要被这些土人欺负死了?!带着几十年的怨气和恨意,棍棒无情地一次次砸在当地匪徒头上身上,很快就将他们打得丢下几具尸体向北逃去。

  见到自己这边没再出现死人,侯民柱稍稍松口气,但大家还没回到城里,身后就响起更加响亮的喊杀声。扭头后几乎每个人都头皮发麻背脊阴寒,只见数以千计的挥舞砍刀和棍棒的当地爆匪在几个头领的带领下向华人聚集的城西冲来。

  “敲钟!敲钟……土人杀人了!”

  “弟兄们,抄家伙。”

  十几年没动静的丧门钟突然响起后,整个山口洋都陷入紧张和叫喊中,年轻力壮的汉子们抄起身边的木棍菜刀冲出家门,女人们则抱着孩子瑟瑟发抖。

  侯民柱一刻都不敢耽误,连忙向荷兰政府办公大楼跑去,还命人发电报给坤甸求助当地使馆,最后又给巴达维亚的胡汉民发去电报。

  山口洋不是国内那种有高大城墙的县城,平坦的街道无法阻挡当地暴民,眼看着他们即将冲入华人居住区时,刚才那群年轻人又冒了出来,带领自发组织起来的数百华人严防死守将敌人挡在接到外对峙起来。

  也就在同一时刻,几十公里外的东万律也同时爆发了近年来最大规模的华人和当地人的流血冲突,整个西婆罗洲上空都开始弥漫血腥味。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