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八五 南洋!南洋!
  国社党全国代表大会结束后不久,民国第三次正式总统选举紧锣密鼓拉开大幕。由于共和党放弃此次大选,只有国社党候选人黎元洪和民党候选人汪兆铭两人参与角逐,无论是实力还是诞生首位任职期满的总统的心理,大家都清楚民党依然是陪太子读书的命。

  国内总统选举也影响到了南洋华人圈,茶聊酒肆都在谈论国内选举。和国内不同,海外华人更关心国内政策会不会有变动,杨秋采取的社会化改革和工商先行路线会不会调整。在这场全民大讨论中,民党肯定是最郁闷的一群人。陪太子读书要做,可做完却拿不到一点实惠。而且国社内部明显已经达成统一,等黎元洪任职期满后杨秋又肯定上台,两人满打满算六任总统,就是说民党想出头还有20年要熬,这还是建立在国社没新人冒出来的可能上。

  巴达维亚民党办事处内,胡汉民想到这些就郁闷。想当年孙逸仙带头,自己任秘书长,黄克强宋教仁执掌左右,伍廷芳、蔡元培、李烈钧、柏文蔚、陈炯明和陈其美等齐心协力,让民党一夜间就成为全国第一大党,势力之强连袁世凯都忌讳颇深。这才短短14年,全国上下知民党的人已经屈指可数,后起之秀的蒋志清更是死的不明不白,连凶手都没找到。

  看到胡汉民又满上酒杯,黄郛刚要伸手旁边陈其美就按住他:“少喝点酒。”

  由于牵连宋教仁一案,陈其美被判入狱15年,反而戒掉大烟身体好了很多。但因为当年得罪人太多所以在狱中被人打断一条腿,去年出狱后他拒绝陈果夫留在国内的建议,随前来迎接的胡汉民等人来南洋发展,算是为民党尽些心意。此刻见到胡汉民不再喝酒,岔开话题问道:“孙逸仙那边联系了吗?”

  “柏文蔚派人去看过了,说现在国内一片大好已实现当初之心愿,所以。”黄郛刚说到这里,胡汉民就开骂起来:“放屁!那是杨秋好,不是我们好!看看现在成什么样子了?汪兆铭和章士钊根本是无能之辈。黎元洪三任他杨秋也肯定是三任,等他下台我们都七老八十了,哪还有出头之日。”

  他们都是四十好几的人了,能不能再活二十年还难说呢。何况以国社现在的人才优势,杨秋有大把时间安排好接班人。所以胡汉民见到都不说话,干脆一咬牙:“守着这么个烂摊子有何前途?还是按我说的,让章士钊找梁卓如合并,然后我们这边联络苏俄穷党加入gc国际,岂不是一下子声势就起来了。”

  即使知道胡汉民和苏俄代表联系甚密,但听他撩开面纱后陈其美还是吓了一跳:“展堂。此事非同小可,切切不可乱来。”

  胡汉民不以为然,说道:“有什么乱来的?国社和穷党又不是生死大仇。当年侵占我们国土的是沙俄,相反穷党还承认了《上海公报》。再说了,他杨秋不也是和穷党秘密交易,开放铁路救灾运粮食吗?穷党的gc国际又不是洪水猛兽,也是为工农说话的政党。英美国内尚且有众多支持者,南洋这边更是信者如云,为何我们不能加入?”

  黄郛早就不想这么窝窝囊囊了,立即拍桌子叫好,但陈其美却暗暗挠头。他倒不是怕加入gc国际,而是怕影响到陈果夫两兄弟的仕途。毕竟陈果夫现在已经是国社秘书长,等杨秋出任总统就是国务秘书,好点的话还可能成为部长。国社是亲英美派,杨秋和美国打得火热,听说还和美国人办了家公司去澳大利亚开矿,连英国人都躲着没话说。苏俄又和英美不对付,要是因为自己毁掉两兄弟的前途,让自己这个当叔叔的怎么对得起他们。

  胡汉民看出陈其美的心思,故意激将道:“英士兄身体不好尽管回国内休息,我一个人去找章士钊,大不了被杨秋抓了也好过在这里等死!”

  “展堂!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陈其美什么时候抛下过兄弟了。”陈其美是帮派出生,最重义气二字。何况他一直觉得民党有今日都是他当初派蒋志清去办事不利造成的,所以拍着桌子说道:“国内那边我去说。都什么时候了,章士钊居位食禄不思变通,迟早也是个死。”

  陈其美也是雷厉风行之辈,既然答应当说客干脆收拾几件衣服立刻回国,准备去找章士钊和汪兆铭摊牌改革民党加入gc国际。等他到上海时大选也毫无悬念落幕,黎元洪以9成得票率这个绝对优势第三次连任民国大总统。

  喧闹一时的总统选举结束后,民党上海总部内再次冷清下来,连陈其美这位民党硕果仅存的大佬回来都没兴起波澜。会议室内,陈其美把胡汉民与共和党合并,加入gc国际的想法说了一遍后,汪兆铭立刻反对:“找梁卓如合并没问题,这些年我们两家一直在联络合并之事。此次黎元洪得票9成说明,要是再不合并迟早会被国社吞掉,一党独大再无共和。可加入gc国际此事干系太大!现如今国社和穷党是没冲突,可西北始终是大隐患,苏俄现在是国力不济难以抗衡,但要是恢复过来迟早是生死大敌!何况穷党和日本还有牵连,两家摆明了要夹攻我国,此时我们提出加入gc国际,将来冲突一起岂不是要被人戳脊梁骨。”

  陈其美答应来说服章士钊是一时义气,但过了大半月渐渐冷静后也觉得此事大有可为,说道:“冲不冲突还难说呢。何况穷党也是为工农谋利,遍观各国都有加入gc国际的政党,法国穷党党员更有几百万,也没见有多少玄虚。我倒认为这是我党发展之良机,逸仙当年提出的三民主义太过虚幻,反而是杨秋的国家社会理论更务实,改革行动让人看得到摸得着,才能信者如云。如今我党已到生死关头,穷党思想我也看过多次,也是为工农谋福的党派,我觉得完全没有冲突。

  再说了,现在国内和南洋信穷党者也不在少数,陈庆同那些读书人不是还屡屡发表文章赞美马克斯吗?巴达维亚、坤甸、安南和吕宋的穷党更是势力庞大,要是能联合起来就能壮大我党声势,即使拿不回执政大权也能增加国会席位,实现真正之共和,而不像现在被杨秋借党派之名搞独裁之实。”

  汪兆铭被这番话辩的哑口无言,章士钊见到连他都没话说,也隐隐有些心动。陈其美的眼睛多厉害,见到这幅情景干脆摊牌道:“主席你拿主意吧,要么是我们一起等死,要么干脆求变某新,实现真正之共和。”

  章士钊没想到陈其美会将自己的军。他本身耳根子软,能当上民党主席完全是因为群龙无首才被推倒这个位子,现在面临这种大事哪有什么主意。但不表态也不行,陈其美这些老臣子在党内影响极大,所以想想说道:“季新,要不你看这样可好?我先去找梁卓如,他与我提过多次合并之事,倒不如干脆借此机会先合并。至于汉民的建议不妨先让他联系穷党,看看人家的意思,别剃头挑子一头热最后白白弄得大家意见不合伤了感情。”

  汪兆铭看看轮椅上的陈其美,有些后悔当初答应黄克强撑起民党。和这些老油条相比,不管他多努力还是事事掣肘,连胡汉民这样一个在南洋不敢回来的执委都敢对党内大事指手画脚,可见民党已经衰败到何种程度。所以有时候他真羡慕杨秋,利用工商利益将国社众人捆绑到一起,在党内说一不二,省了多少口水和麻烦。

  见他沉默不语,章士钊暗暗松口气,立刻定下先和梁启超携手把共和党和民党合并,然后让胡汉民联络穷党询问加入gc国际的事情,借此对抗不断壮大的国社。

  接到章士钊电话梁启超很开心。相比民党,现在的共和党更狼狈,黎元洪再次当选和杨秋肯定继任的现实,还有连总统候选人都推不出的尴尬,让共和党上下难以度日,甚至有人喊出加入国社的口号。所以面对章士钊的合并建议,梁启超立刻积极回应,并建议立刻召开两党合并大会。

  只花了不到半个月时间,共和党主席梁启超和民党主席章士钊就在上海宣布两党合并为民主党,两人签署协议后还邀请社会名流参加合并晚宴,连两党硕果仅存的政府部长廖仲恺和汤觉也参加晚宴,最让人意外的是多年不关心党务的李烈钧居然也以私人身份回来,热热闹闹大有五年后一举夺魁的架势。

  “是我和百里一起劝李烈钧回去的。”南京杨府内,宋子清将南洋的情报放在杨秋面前:“胡汉民和马林联络增多,还用日本关系弄到一批枪支卖给穆斯林武装。陈浩辉和方瑞的意思是时机已经差不多,只要挑起坤甸土著和华人冲突,他们就联络胡汉民假意请民党来主持大局建立自治,穷党势必会搀和进来。到时候英荷肯定会下令征缴,海军会以保护侨民和帮英荷抓捕穷党分子为借口前往。

  但这样一来南洋民主党势必会被瓦解,所以他回去一来能稳定人心,二来不至于让民主党死掉,能保住我国未来实现共和的根本。”

  两党联手杨秋不奇怪,胡汉民想加入gc国际更让他想起平行世界中走投无路选择联俄的孙逸仙。可惜此时的情况已经截然不同。孙逸仙联俄时国家正陷入内战动荡,而现在土地问题基本解决,连灾害都开始减少,工商迅猛国民生活逐渐变好,在这个情况下给他们施展的机会已经不多。

  但对他来说这是个机会,实现南洋驻军的机会!所以合上文件,将其还给宋子清,神色严肃:“我已经问了。海军最后一艘台湾岛级重巡洋舰将于10月初服役,你们自己算好动手时间。总之一点,务必要保护侨民安全!”

  “是!”……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