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七二章 就剩英国了
  甲申特混舰队陡然出现在南中国海,王胡子还别出心裁对张牙舞爪的小螃蟹实施惨无人道炮击后,显然给已经沸沸扬扬的苏门答腊巨型油田事件再泼上一盆热油。

  首先发难的就是大英帝国远东舰队,驻扎于香港和新加坡的2艘老式战列舰、5艘装甲巡洋舰、7艘巡洋舰全体出动,浩浩荡荡向南中国海驶来,同时舰队司令官埃纳中将毫不客气发电报给中国国防部询问甲申特混舰队出动的原因,得到的答复是“舰队正在执行护航和撤侨年度演习。”

  什么叫演习?大英帝国玩这套时中国海军还在用风帆呢!

  所以埃纳中将一边下令舰队继续前进,一边联络白厅并希望正在环球航行的胡德号和反击号尽快抵达远东,电报里他甚至用上“即将爆炸”这个词。与此同时,一项有南洋小霸王之称的荷兰也慌神了,2艘荷兰级防护巡洋舰带着3艘炮艇急急忙忙扑向巴达维亚外海戒备,同时海港要塞也连忙联系英军,希望能送来新的发射药。

  欧洲都被卷进去了!荷兰国会当即发表声明谴责中国海军制造地区紧张,并重申荷兰是中立国,东印度群岛是其合法殖民地得到世界各国承认。发完声明后大概是觉得软绵绵不靠谱,因为二十多年前崛起的美国就是靠美西海战打败西班牙,从此步入海军强国之列,所以荷兰首相和海军部连忙让德科勋爵出动部队,检查海港内是否有故意滞留的中国船只,万一自爆可不是儿戏啊!检查海港的部队出动后,他们又把另外2艘荷兰级防护巡洋舰塞上水兵,匆匆从鹿特丹启程。但荷兰也清楚,就自己那点家底都不够一艘台湾岛级塞牙缝的。可这有什么办法呢?号称最好的爪哇级轻巡洋舰也不过和图门江级轻巡相似,并且至今还在船坞里磨蹭呢。最后不得已只得祭出大杀招,派特使前往英国求援。

  英国当然不能干看荷兰被欺负,何况马六甲海峡是必须死保的咽喉要地。但现在正是英国海军的空档期,胡德号和反击号还在秘鲁度假呢。要想横穿太平洋起码2周时间,在远东的舰队又不足以确保击败拥有安海级这种新锐的中国海军,只能先询问美法的态度,又捡起英日友好,试图拉人下水。

  法国显然不愿意蹚浑水,不仅没表态反而下令驻扎在越南的舰队只监视不参与,而美国拿到炼油厂大合同后对油田兴趣已经不大,加上英美最近龌蹉不断,尤其是英国把德属几内亚和拉包尔租借给日本20年这件事,直接导致美国至远东的东方航线出现危机。何况壳牌本身就是美孚的眼中钉,要是再被他们再拿到这个油田,估计美孚就必须从拥有超过6亿人口的远东和南洋地区全面败退了!所以总统办公室讨论半天才懒洋洋发表“不希望事态扩大,有关国家应该坐下来好好商讨南洋未来”这种明显怠工的声明,然后以日本地震后出现人道主义灾难,美国有更重要事情要做为由,继续当鸵鸟。

  当然美国政府也不是真要当鸵鸟,但国内孤立思想严重,加上又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所以根本不可能浩浩荡荡派舰队出发,但还是悄悄命令驻扎吕宋的海军小心戒备。

  苏门答腊巨型油田再次让世界看到新贵中国渴望走出国门的心思,当全世界都被南中国海漩涡吸引,对是否接纳新贵议论纷纷时,英国白厅第一件事不是挽起袖子准备干架,而是联络驻日本大使。但是英国驻日本大使此刻正在医院内养伤,可怕的大地震几乎将英国大使馆夷为平地,对外联络全部中断,所以这位大使不仅没收到电报,还在写地震所见所闻,后来这本记载关东地震后情况的日记还帮助他夺得普利策新闻奖。

  泰晤士报后来用《餐桌上的新伙伴》当标题,形容这段时间内亚洲海域的博弈局面。

  河野洋平是普通的千岁镇守府士兵。镇守府和精锐师团不同,说白了就是军部塞垃圾的地方,管理镇守府的军官也都是不听话或者老弱病残。在财政拮据,需要先确保海陆开销的情况下,可想而知他的生活多么艰难,一月工资连家人都养不活。当然如果没有上次的米骚动,他是绝不会走到今天的,但米骚动时在船厂上班的两位哥哥因为参与罢工,双双被警察打断腿,虽然养好伤却留下残疾,导致失去工作能力。

  如此一来全家上下生活更加拮据,他有一次甚至在烟花巷看到嫂嫂被几个浪人搂着走进房间。

  愤怒和对财阀政治的失望让他加入了国社,但这个身份可不敢暴露,要知道在日本国社和穷党属于并列被打压的社团,军警一直盯得很紧。得知他将赴东京执行救援和保安任务后,上面交给他一个任务,就是用微型照相机拍下地震后的画面,如果完成可以获得1000日元的社团救助金。1000元对日本普通家庭是无法想象的财富,所以他接受了任务。

  运兵船在地震后第三天缓缓靠上东京港,昔日繁华的海港满目疮痍,到处都是大地震后留下的残桓断壁,海面上一截截桅杆露出水面就像荆棘般密集,一具具尸体随波漂浮。

  军官的呵斥声中,河野洋平和战友们背着枪向城内走去,越走大家就越感觉可怕,到最后整支队伍都陷入了沉默中!因为四周太可怕了,已经不能用狼藉遍野来形容,完完全全就是人间地狱!

  新落成高达12层的东京塔像根火柴棍似的被折断,国会大厦塌了一半,海关大钟不见了踪迹,几十万幢房屋不见了踪影!短短两天,东京就变得空旷起来。在最惨的墨田区,当河野洋平奉命来这里救援时才发觉,地面竟然下沉好几米,所有建筑都被大火付之一炬,很多被大火囚禁在这里无法逃生的人活活窒息或者被烧死!行走于街区,到处都是成堆成堆的尸体,有老人,有壮年还有抱着年幼孩子的女人。有些尸体面目还算清楚,但更多都黑乎乎的完全人看不出面貌。高温天气里很多尸体都出现腐烂迹象,有一些甚至肚皮裂开,油黄的肠子爆炸般从里面挤压出来,惹得飞鸟一个劲啄动。

  即使不细看,也知道光这里死亡人数就有几万之众!

  后来他才知道,不仅仅是东京,重灾区的横滨同样有数万人被大火烧死。去年日本从壳牌公司手中购买的10万吨石油也因为油库爆炸全部泄露,石油注入横滨湾后被点燃,使得整个海湾都燃烧起来,当即将包括2艘驱逐舰在内的十几艘商船和上千艘船只焚毁。即使较远的神户、大阪和吴港也没逃过。人员损失,房屋倒塌,铺设在船坞内让海军念念不忘的一艘艘巨舰龙骨也被震裂失去作用。

  从横滨湾到东京湾,再到相模湾等等地区,足足八千艘各类船顷刻沉没!那支全部由大型货轮组成,被寄予厚望两次带回无数贵金属和原材料的对俄贸易船队也损失近半!

  只用一天,大自然就将日本最富饶的关东地区变成地狱,无论是狂热的黄道派还是务实的宪政派都发现,当他们从一个个避难所中走出来后,国家已经彻底变样,现在别说去争夺南洋,恐怕还不得不小心防备中国人的偷袭!

  趁着大家没注意,河野洋平拿出小型照相机不停按动快门,当四周一幅幅凄惨画面被凝固下来时,右边街道突然传来了喊叫和奔跑声。他连忙冲入一幢破损的房屋向外看去,只见几十位陆军士兵和浪人正追逐一群衣衫褴褛的人。他很奇怪,为何这个时候还会有追逐呢?但喊叫让他明白了逃跑的是什么人。

  “抓住这些叛变的朝鲜杂种!”

  “杀了他们,就是他们冒犯了神灵。”

  “卑鄙肮脏的朝鲜人应该被杀光!”

  “杀了他!”

  叫喊中,士兵们很快追上这群朝鲜人。瑟瑟发抖的朝鲜男子见到被包围逃不掉,干脆抓起地上的木棍将女人和孩子挡在身后试图顽抗。但木棍怎能挡住雪亮的刺刀呢,尤其是混杂在士兵中的浪人和黑龙会武士更是挥舞佩刀,将他们的手脚砍断!剁掉脑袋,然后又把吓得哇哇大哭的孩子杀死,最后甚至还揪住朝鲜女人的头发,将她们扒光肆意侮辱,然后踢翻在地用麻绳拖着游街示众。

  短短十几分钟,二十几位朝鲜男人女人和孩子就被这样处死,鲜血头颅到处都是,全身赤裸被拖拽的女人早就奄奄一息,只有一道道血痕诉说着地震后的罪恶。

  快门按动中这场惨绝人寰的屠杀被记录下来,血腥可怕的场面让河野洋平差点吐了出来,等到士兵走远后才敢重新露出头。后来他才知道,地震后那些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将责任全部推卸到朝鲜人、华人和党人身上,他们蛊惑甚至使一些惧怕神灵的日本人信以为真,说这些人冒犯了神灵才导致地震,然后将他们驱赶到一起百般嘲弄、污辱,进行所谓的“街道审判”后,最后推到地震幸存者面前斩首示众。

  趁机煽动屠杀朝鲜人和党人的军官和狂热军国主义分子此时此刻却都猬集在皇宫四周,他们在这里安营扎寨,口口声声叫喊“防止灾后有人霍乱皇宫,要用生命保卫天皇和皇太子。”

  皇宫内,坚固的赤坂离宫成为地震孤岛,年轻的裕仁在侍卫搀扶下爬上塔楼,双手微微颤抖的举起望远镜。他不敢看,但知道如果想成为真正的天皇就必须面对,但当镜片投射到远方拉近城市距离后,却是无尽的荒凉和一张张麻木的国民脸颊。裕仁呆呆地的背影后面,是数千万日本国民狂乱的身影,是数十万的伤亡数字,是整整300亿美元的经济破坏,是屠杀和动乱!

  末日啊年轻的裕仁嘴角抽动,明治维新以来的成果几乎完全被毁,脱亚入欧富国强兵的梦想面临夭折,视死如归的士兵和军队陷入焦躁,拿起武器屠杀本来毫无关系的朝鲜人和党人,明治精神在战争失败、米骚动和地震后终于彻底变轨,仅剩狂躁、焦虑和寻找让日本迅速恢复的狂想。

  “皇太子殿下。”永田铁山拿着电报走到裕仁身后。整个日本都幻想着这个年轻背影带国家走出桎梏,但这场地震真不是时候。他低头将电报恭恭敬敬的递给侍卫:“是驻新加坡的安贞公使阁下发来的电报。他报告,中国舰队已经抵达巴达维亚外海,询问。”

  裕仁知道安贞公使想问什么。苏门答腊巨型油田啊就差一点点可以捏在手里!却被这场地震毁掉了!

  裕仁将望远镜还给侍卫,眼尖的永田铁山见到他袖口里的双手很白,仿佛完全没有血液。裕仁深吸口气,提起最后一丝幻想:“永田君,你是帝国最杰出的军官,请告诉我,南洋。”

  “我很伤心,太子殿下。”永田铁山低着头,神色严肃:“情况很糟糕,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抚国民,尽快稳定秩序,防止出现灾后暴乱。还应该加快向几内亚等殖民岛屿的移民,尤其是那些受灾最重的家庭,您应该赐福先送他们去新大陆开始新生活,这样他们就会感恩于您和帝国。至于剩下的事情,我国已经没有精力,不仅不应该插手,还应该立刻派外相访问中国朝鲜决不能动乱!”

  裕仁无限幻想拿下南洋,打造一个大大的日本帝国,但现实却如一盆冰水直接淋在日本头上。半晌后他才目光,深吸口气下定决心:“请伊集院彦吉外相代表我的父皇立刻去中国,你也一起去吧。请带我转告杨秋阁下,我认为苏门答腊油田属于我们亚细亚的财产,请他尽量代为保留。另外!请转告福田正太郎将军,为帝国安宁,立刻对全国实施军事管制,严惩那些暴乱和趁火打劫的人!”

  “嗨!”

  永田铁山重重点个头,心底甚至生出了一丝高兴。从决断支持中国获得苏门答腊油田换取朝鲜稳定,为帝国争取缓冲时间可以看出,裕仁皇太子终于长大了。

  伊集院彦吉和永田铁山搭乘海军巡洋舰以最快速度赶往南京时,伯纳德同样头疼欲裂。眼看再有几个月就可以卸任回英国享福,然后担任国会亚洲问题专家,却偏偏最后时刻遇上这个倒霉的事情。

  为自己倒上一杯奶茶后,他抬起眼皮询问助手:“美国真的无动于衷吗?”

  助手说道:“是的,大使阁下。美国大使向我表示,他不希望看到南中国海地区出现动乱,但他觉得各国政府不应该插手民间的正常贸易和经商活动,而应该让商人们自己去谈判。”

  “该死的门户开放!”伯纳德没头没脑的骂了句,很诧异美国为何会对这么大油田不感兴趣。助手解答了他的疑惑:“很显然,他们被收买了中国人将北海500万吨炼油厂项目卖给了他们。”

  一座年处理500万吨的炼油厂,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该死的美国暴发户显然在油田和五亿人口市场面前妥协选择了后者。伯纳德端起茶杯,继续询问:“那法算了。我真不该去问他们的意见,日本呢?地震的情况有多严重?”

  助手摊开手,摇摇头:“很抱歉,向日本的通讯已经全部中断,目前还有没任何详细的损失报告。乌特少校说,他曾试图进入浦贺水道查看情况,但却被日本海军拦住。很显然日本不希望我们和其它国家现在就进入混乱地区。但从这些反常迹象看,我认为情况可能会比我们想的要糟。”

  伯纳德又是大叹口气。日本地震有好处,可以迫使日本放弃对南洋的窥视,但坏处是英日之间最后那点默契也没了。如果日本损失太大,就肯定要放弃所有战略大幅收缩,想借日本海军威胁中国海军,最终迫使他们放弃油田就无法实现。

  美国爆发户不感兴趣,日本无力,法国或许会支援中国武器希望中英开战。现在在南洋的盟友就剩下荷兰,可是想起荷兰海军那几艘破船,他就头疼。

  为什么杨秋的运气每次都那么好呢?难道大英帝国真要被世界孤立了吗?“想办法尽快搞清楚日本的损失,我需要做出全面判断。”伯纳德暗自骂了几句后挥挥手,但助手还没离开办公室,门就又被推开。

  “阁下,您应该立刻看看!”

  武官将刚出版的南京日报放在桌上:“这是刚刚出版的报纸,日本的情况或许很糟!”

  伯纳德连忙打开报纸,虽然上面的方块字对他来说就像天书,但一张张配图却由不得倒吸几口凉气!焦黑的房屋,成堆的尸体,被屠杀的暴民,还有完全看不出面貌的城市!

  “这是?”

  武官指指报纸标题,很肯定的说出两个字:“东京!”

  “上帝!”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