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六七章 火热的西北
  身处一个大时代,身体却越来越差,蔡锷是难过的。所以他坚持跟杨秋继续西北之旅,希望能多看看国家发展。而南京城内的加拉罕却等得焦急无比,能否将粮食运回去已经成了头等大事,所以每天都要跑几次总统府或外交部询问情况。

  方瑞掀开帘子,看着加拉罕焦急地步入外交部,扭头笑道:“俄国人恐怕是真急了。”

  “我说,这是我的办公室,可不是你拿来监视外事工作的暗哨。”身后的陈浩辉正在办公桌前查阅文件,头也没抬便牢骚几句。继续说道:“能不急嘛。莫斯科那边已经发来消息,俄国此次饥荒非常严重,内战时实行的共产政策导致富农被抢,强行征粮拿不到钱现在他们宁愿荒地都不愿意种粮食。喀琅施塔得要塞水兵上月发动暴乱后,不少退伍回家的士兵也重新拿起枪加入抗击征粮的行动。情报说,莫斯科的统计数字是近两千万人受灾,混乱至少要维持三到四年。照这个比例。”他抬起头顿了顿,用手推了下刚配的眼镜:“估计最终死亡人数很可能有几百万!”

  “对了!美国政府已经委任一个叫胡佛的人负责处理俄国大饥荒,他已经前往伦敦准备说服开放禁运,向俄国提供人道主义援助。”陈浩辉按了下桌上的电铃,将处理好的文件交给戴春风后放下笔,推着轮椅走到窗前:“副总统让我们注意一下这个叫胡佛的人,我在想是不是动一下莫斯科的内线,搞清楚美国到底打什么主意。”

  “胡佛?我记了下。可南洋的事情怎么办?还有苏联粮食真要放开通道?要是美国出面赈灾,我们也去,以赈灾的名义扶持哈萨克。”

  陈浩辉摇摇头:“副总统早上已经来电可以放开粮食通道,但哈萨克那边现在动不得,动了一旦他们缓过气来就势必要和我们长期对峙,不利于西北建设。所以副总统的意思是可以在边境和卡拉干达铁矿设立救济点,但不准进入哈萨克其它地方。至于南洋那边副总统让我们放假。”

  “开玩笑!”方瑞将帽子捏在手里,不解的问道:“那个马林和维经斯基我派人调查了,是很有能力的人,现在日本一只脚就在南洋边上,要是被两家联起手来在荷属东印度立足,将来麻烦势必不小!”

  陈浩辉白他一眼:“你也知道,日本皇太子裕仁已经亲政,照现在的情况看日本至少要四到五年巩固内政,笑话德属几内亚这些地方。苏联那边列宁接班人至今没定,国内又出现这么大饥荒,也要四五年才能逐步恢复秩序。这几年根本没必要去刺激他们。何况南洋的麻烦还少吗?昨夜电报说,邝景扬已经派人分批悄悄买下石油区的土地,最迟10月就要动工探油,快的话到明年2月就能知道有没有。如果真有大油田出来,还不够你忙的?”

  方瑞毕竟执掌安全局多年,哪能不知道油田能有多少事情,到最后无非是各国坐下来谈谈,所以明白陈浩辉这是提醒自己暂时不要动南洋穷党。其实他也没打算干净杀绝,还很不能支持穷党在南洋发展呢,最好是打起来,这样才能浑水摸鱼。他怕的是日本插手进来,不过陈浩辉说的也对,日本没四五年是无法插手南洋的,所以也就没必要立刻就动手,毕竟南面这潭水太混了。现在英美都盯着这块地方,荷兰这个小霸王仗着有英国撑腰为所欲为,还真应该让穷党给他们制造点麻烦。

  所以想想后问道:“那民党的事情副总统有指示吗?胡汉民他们那些遗老遗少都在那边发展呢,听说孙逸仙还多次从日本去那边发表演讲,我是怕。”

  陈浩辉严肃道:“政党的事情不归我们管,只要不出格你多派人盯着就行了。”

  “我是怕维经斯基和马林和民党混到一起,这样将来控制南洋就会复杂很多。”方瑞的这个推测让陈浩辉也暗暗挠头,当年从大陆败北后,民党胡汉民、陈炯明他们全都远遁南洋,就把章太炎和汪精卫留在国内。这些年在南洋倒也有声有色,借“争做华人第一大在野党,监督共和”的声势还隐隐压过国社一头。

  但他深知杨秋的脾气,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动民党和共和党的,所以想想说道:“监视着,要真是像你说的,那也别怪我们不客气。”

  方瑞点点头,正要离开突然想起一件事,说道:“对了,金丫头让我告诉你件事,她说她不敢和你说。”

  金丫头就是金壁辉,八年时间来和陈浩辉相依为命至今,所以听到她陈浩辉也露出了温柔的微笑,笑道:“这丫头又出什么馊主意?还搞得要你这位安全局局长出马?”

  方瑞挠挠眉心才说道:“金丫头报考了成都军校。”

  “去军校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她又不是第一个进军校的女人。成都那边有专门的医疗和通讯科,能进去也不错。”陈浩辉没注意,只认为金壁辉要去军校读医疗或者通讯专科。方瑞见他还不明白,干脆直说道:“她选的是情报科。”

  陈浩辉手一抖,刚掏出的烟缓缓滑落在了地上。

  方瑞也是哭笑不得,怎么也没想到当年内向的小丫头居然选择去报考军校,还要就读情报科这算不算兄妹情深?

  两位情报大员被一个小丫头搞得失神发愣,对面外交部内的加拉罕终于拿到了好消息,陆征祥正式代表中国政府答应准许苏联购买的粮食过境,但所有押运工作都必须由国民警卫队负责,且必须有中国国内公司出面负责转运,所涉费用由苏联负责。

  得到好消息的加拉罕一刻不停将消息发挥莫斯科,要求立刻组织驮马运粮队在卡拉干达等待,自己则雇佣四海船运公司的七艘万吨轮,前往越南将通过法国穷党购买到10万吨粮食转运至上海,从这里上火车回国。

  杨秋没管向莫科斯开放通道的事情,也不想去学胡佛用赈灾敲开苏联大门,现在他满脑子就是想早点建设好国家。时间实在是太紧张,想要拉近于欧美的距离,就必须有一段安稳时间来发展。

  抵达安集延已经过了播种季节,但碧油油的田野还是让他大松口气。这个中亚地区最重要的粮仓和石油基地对西北安定有着举足轻重的战略作用,为加速融合在国内产能不足的情况下,他还特批从美国购买了上千台拖拉机,走当时的窄轨运送到这里,还挪用玉门炼油厂的部分设备先加强安集延(米奇翁)油田和炼油厂。

  负责安集延和塔吉克安全的是陆18步兵师,由于天山山脉修建困难,为节省开凿隧道的时间,所以环西北铁路到这里后就直接转头向东前往喀什,然后再从喀什进入塔吉克。

  孙传芳来西北后瘦了不少,由于西北还处于军管,他这个师长既要负责当地治安,又要监督修建要塞,还要解决当地经济发展的难题。好在随着环西北铁路铺设到碎叶,移民数量开始暴增,仅上月就增加了三万余人,其中不少都是读过书的人,能承担部分政府工作。同时慕容翰也调来数百官员和国社骨干充实地方政府队伍,才总算让他有时间专心军务。

  “汉民总数已经有55万余,安置房和田地都分到他们手里,所有房契田契都直接给了。学校也都是现成的,不管是汉民还是其它民族都和国内一样强制读书,全都用我们的汉语教学!石司令还我们部队也开设了几千个汉语培训班,刊印汉语手册,教当地人说我们的话。”

  “您看那里就是炼油厂,旁边是扩建的新厂。师傅都是从汉江油田派来的,现在主要产点灯用的煤油和汽油。”农忙期已过,孙传芳干脆调来几百台拖拉机用于要塞和炼油厂修建,指着在平原上乱窜的车队,也禁不住得意道:“去年底探油队还在西北和西南又发现两个油田,照他们的说法两年后这里年产20万吨不成问题,刚好够炼油厂用。”

  安集延炼油厂内,杨秋一边听介绍一边暗暗吃惊。虽然他当年决意拿下安集延就是为这里的粮食和石油,也知道这个地方的石油储量有“小而肥”的说法,但听说20万吨这个数字后还是有些惊讶。而且炼油厂规模也让他有些吃惊,他本以为这里年处理能力最多只有两三万吨,但事实上即使不算扩建部分,炼油厂每年的原油处理能力也有10万吨。

  这可是非常重要的!意味着在北海(伊尔库茨克)和克拉玛依没建设好前,西北6省的发展用油完全可以不需要靠内地。

  在他看来,西北发展的最重要是六项。人口、交通、石油、能源、粮食和原材料。人口正在解决,到1930年,包括新疆、乌里雅苏台和喀什在内的8个西北省份的移民数量将至少达到三千万。原材料是西北这里最不缺的,乌鲁木齐钢铁厂已经在建,拿到卡拉干达五亿吨锰铁矿后,发改委已经决定在阿拉木图再建一个钢铁厂,安集延和塔吉克也都有自己的小钢铁厂计划。水泥、铜等都不缺,只要把机器运过来开工就行。

  交通上环西北铁路到25年就能全部完工,再加上差不多同时通车的陇海线也会延伸到斋桑泊和喀什,所以交通问题已经不大。粮食在劳动力抵达后也不担心,安集延、阿拉木图和克拉斯诺亚尔斯克都是西伯利亚和中亚有名的产粮区。能源上现在也解决了,安集延年产20万吨石油,叶尼塞河边上的特大露天煤矿大煤田也能利用,至于水力发电不足是因为技术,事实上西北水力资源比中原还丰富。最后就是通讯群山环抱的安集延和塔吉克等地无线电通讯条件极差,经常出现几天几夜联系不畅的情况,所以铺设电话电缆就成为当务之急。

  慕容翰听到询问,连忙让人叫来邮电部西北公司几位留洋归来的技术人员。这些为西北发展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年轻人见到杨秋格外兴奋,弄来一辆卡车很快就抵达电缆铺设现场,滔滔不绝介绍起来。

  “副总统您看,现在开挖的就是西北通讯电缆布设渠。为方便维修和防止破坏,沟渠都沿着铁路线布设,平均深度2米,然后铺上30厘米粗的防水水泥管,通信电缆就从水泥管中间穿过。现在开工的是两条主线,分别是南京-新疆-喀什到塔吉克的西线、北京-长春-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的东线。平均每根电缆的长度都在4500公里左右,仅比纽约至伦敦的海底电缆少一点点。此次铺设的电缆都采用了美国最新技术,通讯容量是以前的2倍,可以再1分钟内传递1200字,双向每分钟600字,这就可以安装更大的电话交换机。

  就是造价贵了点。单线造价在900万民元左右,每根都需要使用115000公里长的钢丝和铁线缠绕,相当于绕地球三圈。还要用1700吨铜,800吨杜仲胶,3600吨合成橡胶。

  这还是主线,将来西北总计8个省份还要铺设2万公里以上的支线,预计最迟1930年可实现西北边疆地区各县和关内的直接电话联系!另外我们还准备在新疆和喀什等地修建广播转发塔,国内已经可以生产无线电广播机,等这里修好后就可以听到中央电台的声音了。”

  蔡锷也激动脸颊通红,猛咳几声追问道:“电缆我们自己能造了吗?”

  “从美国引进的技术,青岛、广州、九江和合肥四家电缆厂都已经能实现自产。武昌理工大学还和南京中央大学携手研制用铝做材料的单芯纸质绝缘电缆。这种电缆能输送超高压电力传输,美国贝尔公司已经实现短距离应用,但长距离似乎遇到困难。我们研制比他们晚了一年,理论上说最多比美国差了三年。如果能研制成功,就可以将这里的奉陪水力和煤炭资源利用起来,向新疆、喀什甚至甘肃等省供电!上海和德国西门子公司合作的电话交换机也已经能自产,我们邮电部准备用20年时间实现全国各主要县市通电话,实现全国各发电厂并网传输电力。”

  大风将这些为国家奉献青春的小伙子们吹得脸膛黑红,但他们热情真挚的目光却在告诉世界,中国正在迎头赶上,超级工程在这个国家已经露出萌芽。未来随着越来越多年轻人接受高等教育,这样的工程也会越来越多。

  西北之行让杨秋了解了国家边陲之地的发展进度,内陆他不担心,东北在蔡济民连续八年的军管下也早已打好底子,就剩西北最让他担忧。不过从一路过来的情况看,慕容翰、石小楼和吴佩孚这些人干得还不错,最起码都知道保持稳定埋头全力发展的重要性。

  原定七月底结束的视察直到八月才结束回南京,苏门答腊油田的好消息还没到,蔡锷却因为旅途劳累病倒了,但没人想到,这位青岛战役成名,享誉世界的国防军支柱病倒后就再也没站起来过。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