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五七章 给你个机会
  宽敞的会客厅茶几上,碧绿的西湖龙井散发出淡淡香味,精美的西式糕点摆放在旁边,等待客人随意享用。

  布柳赫尔和加拉罕悄声交谈着,对面前的糕点毫无兴趣。去年白银危机后中国国防军大幅收缩军事行动规模,土耳其斯坦方面军终于渡过覆灭危险撤至里海休整,他也趁机伪装成商人绕道土耳其从广州入境,希望亲眼看看中国为何能在短短几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为何能一夜间从被人欺凌的半殖民地变成超越日本的世界强国。

  抵达时,恰逢白银危机后中国政府进行货币改革,全国上下确立民元,废除金银,取缔各类金融交易所,回收外资银行发行的银行券,将全部金融权力收归国有。但任何改革都伴随着国家的剧烈动荡,亦如程城法案后差点弥漫全国的罢耕事件,金融改革中的民国同样处于阵痛期。金银价格一落千丈,民间的大量黄金白银流入市场,投机商人们亏损严重,最终引发破产潮。但仅过了不到半年,却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金融市场开始逐步稳定,政府投资急剧增多,全国开工的重点工程数量超过百个,储备充足的央行大量资助新兴的民营企业,全国上千家私有企业获得政府担保的贷款,扩大生产规模。

  这种发展模式和莫斯科正在讨论的国家经济发展模式不同,谁好谁坏他也不清楚。他只知道一件事情,短短几年,俄国已经损失上千万人口,国家经济还不到欧战前的十分之一!所以绝对绝对不能再继续打仗了!如果不能尽早结束,不能梳理财政建设国家,俄国和中国的距差就会被越拉越大!所以他请示莫斯科后,主动担任加拉罕的助手,希望能为结束战争竭尽全力。

  但让他万万没想到是,结束白银危机还不到一年,杨秋却又在西北露出獠牙。先是出动十万军警对西北六省进行大扫荡,将数万毫无准备的游击队和同志被捕,紧接着又是高尔察克陡然做出大步向东撤退命令,看架势极有可能是横穿伊尔库茨克和赤塔,前往哈巴罗夫斯克北方和雅库茨克两地。

  高尔察克撤回中国从短期看是好事,意味着国内战争结束指日可待。但问题是由于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被占,西伯利亚铁路和叶尼塞河都被截断,除了东躲西藏的舒米亚茨基那点人马外,远东地区已经找不到任何能消灭白卫军的部队。几十万白卫军如果进入雅库茨克,最终结果就是舒米亚茨基等人被消灭,赤塔州和伊尔库茨克州以北的萨哈、马加丹、堪察加等等北方原始森林和冻土区和莫斯科从此分裂。

  没等他想出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又传来白卫军撤退时大肆破坏西伯利亚铁路路基和所有城市基础设施的坏消息!莫斯科坐不住了,大家都知道高尔察克背后是谁,所以发电报要求他和加拉罕立刻弄清楚中国的真实意图。

  “总统阁下。”

  两人悄悄嘀咕时,黎元洪带着冯国璋和翻译,笑眯眯走了进来。加拉罕连忙起身鞠躬行礼,然后极为严肃的说道:“为了我们两国的未来和平,我希望贵国慎重考虑对高尔察克等匪帮的支持,另外请立刻停止协助他们破坏我国铁路和城市的行为,否则引起的全部后果将由贵国承担!”

  黎元洪故作惊讶,扭头去看陪他来的冯国璋:“华甫,刚才你不是还说军队正在放假吗?怎么去俄国了?”

  冯国璋已经逐步退出一线,平时主要工作就是坐镇南京,充当国防部和总统府的军事联络员。见到加拉罕上来就指责,也很不爽故意从兜里掏出小本子,说道:“没有啊?只有西北报告当地匪患不觉,国民警卫队火力不足要求我们国防部出兵协助外,其它地方都没有军事行动任务呢。”

  两个老家伙在那里演戏,加拉罕却坐不住了。每个小时就有约5公里西伯利亚铁路路基被摧毁,大桥被炸断,从叶卡捷琳娜堡至鄂木斯克数座大城市,数十座小城,数以千计的居民区和矿场不是被炸弹摧毁,就是被大炮轰烂!所以他不敢兜圈子磨时间,急的张口说道:“不!我国士兵亲眼看到了你们的士兵!”

  “亲眼看到了?”黎元洪看他一眼:“确定他们穿的是我国军装?恐怕是志愿者吧?哎!国家大,人口多,心思复杂,既然有人加入你们,也肯定有人信别的。不过您放心,对这种破坏两国和平的事情我国是万万不会姑息的,等会我就派人去调查清楚。”

  “。”

  加拉罕一口血憋到喉咙里!

  志愿者?这种话也说得出来!整整12辆装甲列车,18门210mm远程铁路重炮,36门122mm重炮(抢劫俄国时所得),这些东西都是志愿者能弄到的武器?更无语的是,自己还不能反驳,因为穷党在远东的确有很多中国党员,所以如果真有人帮高尔察克也不出奇。

  布柳赫尔也是愤怒无比,没想到堂堂中国总统居然会用这种借口。但那些进入俄国的中国士兵穿的的确是白卫军军装,至今也没直接证据证明他们是中国政府派遣的。所以也只能把怒火压在喉咙里,目光喷火看着还在狡辩的两人。但他却不知道,背后有一双眼睛穿过玻璃窗,已经悄悄停在他背上。

  方瑞站在杨秋身边,介绍道:“他是加拉罕的助手,名叫加伦,去年10月从广州入境。从平时来看,此人恐怕不是简单。您看他的手掌虎口,有明显的老茧,只有长期握着枪的人才有这种情况!所以我们已经将资料发往莫斯科,请情报员辨认。”

  “加伦?”杨秋皱皱眉,他怎么来了?

  见他皱眉,方瑞连忙问道:“副总统,您认识此人?”

  “不用让莫斯科辨认了,如果没错的话,他应该叫康斯坦丁诺维奇-布柳赫尔。莫斯科红军土耳其斯坦方面军军长。”

  “是他?”方瑞心头一跳。从布柳赫尔带部队徒步横穿乌拉尔,完成从十万大军包围圈中跳出汇合主力部队的壮举后,早进入了安全局的视线。但他也没想到这样一位高级军官居然会化名来南京!顿时脸色一沉,扭头道:“联络行动组,给我。”

  “等等。”没等方瑞下令干掉布柳赫尔,杨秋已经放下窗帘。扭头在他耳旁说了几句后向外走去,但走到一半又停下来嘱咐道:“对了,还有件事。秘书处帮我挑了位新秘书,你们去查查她的底细。”

  “是。”方瑞敬个礼,扭头望着窗帘细缝中布柳赫尔消瘦的背影,眸光闪闪。

  对面总统会客厅内的交涉也很快结束,再次没有结果的会谈让布柳赫尔坐不住了,走出总统府说道:“加拉罕同志,您先回去吧,我去买船票。”

  “船票?你要回去吗?从这里前往土耳其再回国的话,高尔察卡匪帮恐怕已经进入中国国境了。”

  “不。”布柳赫尔摇摇头:“我想去鄂霍茨克看看舒米亚茨基同志,让他们早点做好准备!”

  见到他心意已决,加拉罕也觉得有必要派人去提醒舒米亚茨基和基洛夫,点头道:“那你要小心一点,中国人对东北的封锁比这里严格百倍。我已经打听到,他们展开西北行动时,也同时对舒米亚茨基和基洛夫领导的第一师发动围剿。但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相信那里一定很糟糕。”

  “我会小心的。”布柳赫尔谢谢他的关心后,和翻译一起叫来黄包车向扬子江码头赶去。

  坐在车上的布柳赫尔还在想西伯利亚和中亚陡然变化的局势,浑然没发现黄包车已经悄然改道。“等等,我们要去码头,你为什么来这里?”翻译率先发现不对劲,喝声也惊动了布柳赫尔,这才发现黄包车居然拐入了一条岔道,还没反应道路前后就被两辆黑色轿车堵住了。

  冷汗霎时就从他和翻译的额头滴落下来。由于杨秋对国内枪支管理极为严格,私藏枪支在这个国家可以被判处死刑,严重时连家人都会被流放。所以除西北和东北少数地区外,全国就没多少私枪存在。这些举措改善了国内治安环境的同时,却造成他抵达后找不到一把防身武器,所以现在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但让他奇怪的是,黑色轿车内的人似乎也没有下来的兴趣,双方就这么一言不发对峙着。

  最终,布柳赫尔先忍不住了,将吓得发抖的翻译拉到身后,迈前一步说道:“你们是谁?为什么要将我们带到这里?”

  话音出口,黑色轿车终于有了反应。前面的轿车缓缓打开门,一双黑色皮靴率先出现,紧接着一位三十多岁,面白无须长相平凡的男子走了出来,那双阴鹫的眼神让翻译抖得更厉害了。

  “瓦西里-康斯坦丁诺维奇-布柳赫尔阁下。”方瑞看看护住翻译的布柳赫尔,嘴角微微一勾:“欢迎您来中国做客。”

  对方一报出自己的名字,布柳赫尔就知道自己身份已经泄露,反而不那么紧张,做好慷慨就义的准备,冷笑道:“既然被你们发现,那么随便你们处理吧。”

  “呵呵。”方瑞不仅没招呼人动手,反而呵呵笑了起来。摇着头走到布柳赫尔身边,四目对视片刻后,突然指指四周的行动队竖起两根手指:“您有两个选择。第一跟他们走,然后等待莫斯科的同志来搭救。第二跟我走,或许有机会在三天内回到哈萨克。”

  “三天内?!”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