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五六章 加拉罕上门
  张文景当然不会去跳秦淮河,所以“民国部长跳河疑案”的笑话全国上下是看不到了。既然不跳就必须干,说白了就是替杨副总统看管好手上的钱,这点也是杨秋得知他要辞职后大发雷霆的真正原因。

  没人比他更清楚,从当年42标第一课开始,杨秋就用自己的方式打造出一支与各国都不同的军队。这支军队用他编写的训练大纲,使用他设计的武器装备,用他提出的战术,然后去完成他设定的作战目标!岳鹏、蔡锷、邱文彬、石小楼、秦章书等等不过领一时风骚,在他们后面还有更加年轻的刘明诏、白崇禧、薛岳、龙云、秉文等等,这些年轻人说是军校毕业留美留德,但实际上那个没接受过他的私下培训?国防军上下其实早已刻上了某人的烙印,就连最基层的军官和士兵都知道,掌握总司令训练大纲上的战术要求和动作,跟着他走,哪怕最艰苦的西线战争都能获得最终胜利!

  胜利,就是军权的最大保障。

  何况现代战争打得是后勤和钱粮,所以自己这个财政部长在他眼中才如此重要。

  杨秋回南京第二天,张文景就亲自面见收回辞职想法,至于两人见面后说了什么却没人知道。最后连张夫人也成了吕碧城的好友,刻意笼络下两人一起逛街一起谈论孩子,渐渐走出封闭融入了南京社交圈。

  对这些张文景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他只知道杨秋还遵守着起码的规则,那就是民国宪法中规定的总统任期限定。

  五年一任,最多三个任期。

  这是限制也是枷锁。杨秋是以革命、立宪和共和这些借口,国防军最初也是民国旗下的一支部队,是踩着民党上台的,最后还沿用了民国国号,所以就必须遵守当初制定的宪法规则。正因为这点限制,他就更需要抓紧军、财两项权利,只要保证这两个安稳,恐怕他还把不得其它人站出来惹事,借此一举废掉所谓的国会共和体制,实行真正地总统独裁制。

  或许他留着民党和共和党,就是为了让两家跳出来吧?张文景拿起笔,叹口气又开始新的工作。

  南京平风浪静时,数千里之遥的乌拉尔山以东地区,却展开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撤退行动。

  车里雅宾斯克发电厂内,十几位从库伦赶来的战斗工兵正在布设炸药。想要在西伯利亚生存,电厂和取暖是最重要的,没有供暖和发电设备,严酷的西伯利亚冬季会让很多人望而怯步。

  “老九,把地雷拿来。”严宽从桶里取出黄色炸药,小心翼翼的塞入事先准备的破袜子里,然后用黄油和绳子绑在发电机上,最后插上雷管安装导线。

  他是209战斗工兵团爆破手,随20旅参加过东线战场,回国后常驻西北。得到命令时他还在库伦休假,连夜归队和战友又匆匆回到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此次任务是炸掉东归路上一切可被利用的设备和建筑,重点是发电、供暖还有各种重要矿坑。不过想摧毁电厂也不是简单的活,比如面前的车里雅宾斯克供暖发电厂,占地面积大,设备管道复杂,需要布设很多炸弹,而且每个炸点都要精心选择。据说有经验的工兵能用最少炸药摧毁目标,还能让对方在修复时耗更多精力。

  “地雷来了。宽哥,你要这玩意作甚?”老九是去年刚分配到团里的新兵,虽然接受过为期一年的训练,可没经历过战争的他哪懂老兵的心思。

  严宽瞅了眼地雷,二话不说抄起一枚先看看四周后,然后埋在一截管道下面,最后还将引线绑在铁管上。虽然这些地雷都是白卫军留下的,数量多,但老九还是觉得很奇怪。因为从四周的炸点看,连接地雷的管道肯定会被埋住,这不是浪费吗?

  没想到他才开口,就狠狠吃了严宽一个爆栗:“笨蛋!我问你,要是有人来修发电厂先要做什么?”

  “当然是清理干净,回收能用的东西,最后。”老九说到这里,猛地守住嘴巴,再看四周顿时明白了。嘿嘿阴笑起来:“宽哥!你可真阴险!到时候老毛子清理废墟,肯定要把管子搬开,稍没注意这么一挪哈哈。”

  “阴个屁!快点来帮忙。”严宽瞪了眼,嘱咐他又将其它几枚地雷埋设好。

  等地雷全部布设好后大家撤离,抵达安全位置严宽狠狠按下起爆栓。轰隆隆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偌大的发电供暖厂眨眼间就和地雷一起被埋入废墟。

  撤退抵达火车站时,就看到专门改装用于破坏铁路的机车来了。“挖好。慢点,对准壕沟,放!”孔庆桂的指挥下,士兵将一个通体黝黑全部用镍钢制成的数吨大铁钩缓缓放入两条铁轨间开挖好的沟渠内。铁钩被密密麻麻的大号螺栓连接在特制大马力蒸汽机车尾部,这种机车的车头内安装有两台海军型小水管锅炉,马力比寻常机车大了数倍。

  为什么要这么大马力?答案很快出来了。

  等钩子深深扎入沟渠后,列车就开始缓缓向前行驶。强劲马力的带动下,扎得很深的铁钩很快就拉出一道宽半米,深两米的壕沟!壕沟上方的碎石路基和枕木就像娃娃手中的布片,全被扯断。不到十几分钟,一条长约2公里的路基就被扒坏,枕木断裂,螺栓脱落,重型钢轨扭曲变形斜一边。

  工作还没有结束,铁轨松脱后上百白卫军开始将钢轨搬上火车,看热闹的老九很奇怪,问道:“宽哥,钢轨要干啥?制式和我国不符,运回去还白耗煤钱呢。”

  “你知道个屁。”严宽反手又是一个爆栗,暗骂去年的新兵质量实在不咋地。说道:“美国管它叫高熔点废钢,是上好材料。我上回去包头听钢厂说,钢轨质量要比很多粗钢还很好呢。现在国内到处缺钢,拉回去回炉多好。我都算过了,这趟拆完,咱今年的钢产量又能增加好几十万吨呢。”

  “他妈的,喂喂那谁,这还有堆螺栓呢,拉走回炉啊。”老九一听这么多好处,眼疾手快将几个螺栓扔上平板车,逗得战友们哈哈大笑。

  不过他捡螺栓的工作没干多久,就被团长一脚踢开。其它团的战友开始将几捆粗大的棉布软绳布设在挖开的深壕内。这回老九认出来了,这种特殊棉布软绳里塞的都是黄色炸药,是去年才装备专门用于雷区破障的新爆破武器。但他没想到的是,居然被首先运用到这种事情上。

  破障爆破绳都是预先盘好的,布设几公里只需要很短时间。等一切准备妥当后,老九和大家再次疏散,片刻后远处的堑壕开始猛烈爆炸,逐渐形成一道火线。硝烟弥漫,碎石乱飞,不少石子还砸的特质防爆钢板叮当作响。等硝烟散尽后,别说来帮忙的白卫军了,就连严宽他们都倒吸口冷气!因为这条路基已经完全看不到踪迹,铁钩挖出的堑壕更是被爆炸扩大数倍!别说修了,连再次利用都不可能办到!

  “真带劲!”

  即使知道不可能几千公里一路炸回去,肯定是每隔多少公里破坏一段,但老九还是狠狠一拍大腿。这种破坏别说被内战毁掉大部分元气的俄国了,就算是美国人来也必须重新选线绕路而行。

  “土匪,你们是土匪,是暴徒!!”

  “你们会受到惩罚的!”

  突然,一连串叫喊从旁边传来。严宽和大家扭头看去,只见白卫军正押着上千被俘的红军士兵走到爆破后留下的深坑前。这些红军战士看到自己保卫几年的西伯利亚铁路被炸烂,眼红耳赤瞪着严宽等人,可白卫军却毫不留情用枪托让他们挨个站好。

  “预备。”

  负责行刑的白卫军军官拔出军刀高高举起,一排步枪对准了俘虏。面对这种场面,严宽和来掩护撤退的国防军将士静静地看着,心里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共产主义万岁!”

  “俄罗斯万岁!”

  “苏维埃万岁!”

  知道要被处决,红军战俘中有人高喊起来。除了严宽等少数人外,大部分国防军士兵的都听不懂他们在喊什么,但想来无非就是“18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之类的壮胆话。叫喊也没有蔓延,绝大多数战俘依旧脸色死灰慢慢闭上眼睛。啪啪的枪声中,战俘一个挨着一个倒下,炸开的深坑变成专门为他们准备的墓穴,鲜血和尸体洒满四周。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句话已经无法用在俄国了,几年来这样的场面数不胜数,处于内战最后阶段的俄国,人命连草芥都不如!这些撤退的白卫军显然知道自己的命运,所以开始肆无忌惮的屠杀战俘和红军支持者,甚至还配合工兵团的破坏行动。不仅将城市设施炸个稀烂,还摧毁铁路,炸断桥梁,带走一切能带走的东西,最后连女人都不放过。

  严宽和所有国防军都没插手这种事情,而是继续自己的工作。

  大破坏就在这样的气氛下以每天上百公里的速度持续着,等伏龙芝得到消息匆匆赶到车里雅宾斯克时,几乎是含着眼泪进城的。一路上的惨状让这位战斗数年的军官都眼红耳赤。数百公里的铁路被破坏,连路基都彻底炸毁。40多座铁路桥被炸得粉碎,别说钢轨了,连铆接的螺栓都看不到几个,沿铁路布设的电报线更是踪影全无。

  城市里更是凄惨,除教堂还保存完整外,其它建筑基本都被破坏了个遍,就算没炸毁也故意在墙壁或者什么地方凿出大洞,至于电厂远远看一眼也能知道结果。

  “联系莫斯科。”

  没有铁路就无法快速追击,所以伏龙芝只能让部队用双脚追击,同时派骑兵绕道哈萨克迂回,试图截住逃窜的高尔察克部。

  当乌拉尔山以东遭全面破坏的消息传到莫斯科时,南京也同样收到了来自前线的破坏照片。

  回南京述职的慕容翰将照片递给大家:“叶卡捷琳娜堡、车里雅宾斯克、还有库尔干都已经破坏。这是5天前刚拍摄的,位置在彼得巴甫洛夫斯克,距离鄂木斯克370公里。看这里,车站已经用炸药和炮弹破坏,徐树铮还把旁边的伊希姆河河坝炸烂引水进来,从破坏程度看就算立刻动手,没一年半载也修不好。”

  “呵呵,我现在知道辰华为何说放出去的都是祸害了。”黎元洪捏着侦察机拍摄的照片,两只小眼睛聚焦半天都没找到路基的影子,苦笑道:“这回我们和俄国的梁子算是结大了。”

  杨秋却非常满意破坏结果:“本来就不是一家人,无论我们强还是俄国强,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欺负对方。西北防御带最早也要到25年后才能初步发挥功效,环西北铁路和陇海线基本都要到那个时候通车,这几年西北还是太危险,否则我也不用出此下策了。”

  “我觉得主要还是移民数量不足。”慕容翰毫无负疚感,脸上反而闪现出莫名的兴奋。借机诉苦道:“上海公报后,非当地民族的居民已经大量撤离,游击队也给我们借口清空人口和土地。现在那边已经空出很多农田,但劳力却严重不足。以安集延为例,那里是西北最肥美的土地,但都两年了,登记在册的汉民数量也不过7万余,连维持基本耕种都不行,所以我们估计最少还要800万采购填满防御带上的6个省。”

  “800万?说得轻巧,我们现在上哪去给你弄800万?”杨秋瞪他一眼。国内越是安宁,愿意移民的人就越少,毕竟西北还属于蛮荒之地,没有房子,没吃的,去了一切都要重头开始,除非是没活路或者行政命令,不然会愿意去?

  “辰华,你忘了青海地震的灾民了?”

  “对啊!那可是200多万人呢,反正要重建,不如去西北。”慕容翰跳了起来,正要拿出灾民填西北的计划时,王安澜忽然神色兴奋的走了进来。

  “大总统,俄国特使加拉罕想见您。”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