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五一章 艰辛的路
  1921年的开始就轰轰烈烈。

  首先是国际上传来一个个爆炸消息,华盛顿海军条约第一阶段谈判不欢而散。中美都对英日同盟提出批评,叶祖圭更表示随着中英关系步入正常化的时刻,英国却继续维持同盟无疑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而且从舰船吨位到人员素质都远不如近邻的情况下,不能接受限制海军发展的任何条约。为将中美拉回谈判桌,英国最终放弃英日同盟关系,日本也知道这个联盟维持不了多久,只能失望的接受。但英日两国之间因为互相需要,所以继续保持特殊良好关系的大趋势还没出现变化。

  紧接着就是奥斯曼消亡,土耳其共和国成立,随后是《里加条约》签署。由于俄国红军进攻华沙失败,莫斯科和波兰之间的战争走到尽头,这场战争中斯大林因为失去领导权和列宁及托诺茨基之间产生矛盾,失败后他公开表示自己是“唯一不同意进军华沙”的中央委员,就此推卸一切责任。身体日渐变差的列宁无心和他争辩,为尽早结束内战最终答应签署《里加条约》,将白俄罗斯和乌克兰西部大片肥沃土地割让给波兰,从而结束了战争状态。历时大半年的战争导致百万军民死伤,整个乌克兰和白俄罗斯都满目疮痍。

  东方威胁依旧,重建又需要天量资金,束手无策的莫斯科不得不放任两地独立自治,成立乌克兰共和国和白俄罗斯共和国。这也导致周边地区各国纷纷不稳,最后又掉头和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等国签署新和平协议,任由其自治独立。

  欧战的影响其实还远未消散。

  国内同样深陷冰火两重天中。

  先是1920年底青海大地震,导致青海、甘肃、陕西多处严重受灾,有四个城市被地震直接摧毁,470余万人无家可归。虽然民国政府出动16万军队救灾,还紧急从内地运输大量帐篷和粮食,杨秋、黎元洪和胡惟德等人也亲赴灾区视察,依然因为交通不利,卫生差,天气严寒导致22万人死亡。

  大地震预示着中国进入了足足四年的自然灾害高发期,南京为此还仿英国模式建立政府公共危机管理部,应对全国突发性灾害事件。高兴的是地震后不久,全国终于进入紧张地第二个五年国家建设计划中。随着币改深入,民元发行总量开始急剧攀升,仅《民外合约》签署收回白银后至1921年年5月,财政部就连续发行30亿民元纸币和20亿不记名国债。正如舒米切尔描述的那样,没多少人会收藏纸币,喜好存钱的传统使这些纸币大部分都回流至央行手里。

  资金有保障后,中央财政部仅年初四个月就下拨各类资金10亿民元,加上地方财政总计拨付建设资金22亿民元,全国各地都涌现出大量新建项目,这些项目又将之前因为破产倒闭失去工作的工人吸收大半。外部世界的和平刺激了国家建设速度,但杨秋为首的新一代富有远见的民国政治家却很清楚,中国还远没到能真正向世界喊不的时刻。

  沿着陇海线前进的火车上,两拨年轻人针对不久前的《民外条约》互相争辩,吸引了不少眼球。左边那群人衣着光鲜,一看就出自富户人家,率先发难道:“副总统此次就是错了,何必再争。”

  “布列斯特和约靠我们和英美打赢德国,才答应作废,我们又能靠谁呢?”

  “几年后洋人就能制造出很多产品,到时候国人的钱都要被他们赚光了。”

  右边的学生却没他们那么鲜亮,大部分都是普通布衫,不少人的衣服上还留有补丁,一看就是受免费教育政策实现了大学梦想的普通学子。不少人胸口还佩戴者青年会的会徽,反驳道:“这位兄弟,你不知道他们挣得是民元吗?他们挣的钱还是要用在国内的,哪怕是买一船煤回去,钱也要留下。”

  “但这会对我们的工业冲击,民族产业会萎缩。”

  “胡说!全国统计人口已近五万万,这么多嘴巴要吃饱穿暖,靠我们自己要到何年马月?只要国富民强,再扩大十倍又有何惧?我们要做的是监管好他们,而不是闭关锁国。”

  “要想监管谈何容易,这些洋人搞工业已有百年历史,造出来的东西也比我们好,犄角旮旯比我们熟悉,与其到时候头疼医头还不如不开放。”

  “五万万国民的大国!岂能由着洋人继续讹诈?满清时洋人外资什么德行大家不知道吗?要说搞建设我们这些人都可以上,何必要求洋人来?所以开放外资实乃不智之举。”

  “”

  渐渐地,左边那群反对开放的年轻人占了上风,不少普通人都被他们的论调吸引,认为洋人都不是好东西,所以不该放外资进入国内,至少也是慢慢来还是那么大量。

  一直在角落里的詹天佑听到这里,既欣慰又皱眉。欣慰的学生们都开始关注国家发展,皱眉的是很多人还没明白一些事情,思想还处满清末期不敢主动走出去迎接挑战的时代。

  旁边的年轻助手也有些不服气,起身刚想帮那些国社学生几句,却被他拉了回来:“是什么人?”

  “是北京大学和南开大学组织的西北采风团。”助手愤愤不平:“部长您听听,简直是信口雌黄嘛,把我们民国当成满清相比了!没有外资注入,我们去那里引进设备。”

  “呵呵。”詹天佑笑着摆摆手:“这种事何必去争,他们不是要去西北采风吗?去了就知道这个国家倒是什么样子了。”说完后喝了口水,不再管这种辩论,摊开图纸从包里随便拿出一个硬邦邦的白馒头,边吃边开始工作,问道:“海岸南线准备得怎么样了?”

  詹天佑出门一般不会乘坐包厢,而是和普通人一样挤在沙丁鱼罐头似的车厢。国家建设太需要钱了,铁路又是重中之重,所以他坚持以身作则。但这样做也有麻烦,就是一路上都很吵杂,幸好左右座位上都是助手和工作人员,还有杨秋派来的警卫员,所以避开不少麻烦。

  年轻助手知道他的脾气,也干脆不管辩论,介绍道:“南线上我们先选定7个动工点,基本上每个省都有。最大困难是广西和福建,山连山水连水,施工难度不比陇海线差多少,江苏、山东和浙江相对容易。北方最大麻烦就是长白山地区,这里海拔太高,严教授已经去实地勘测,准备看看是绕路还是开凿涵洞。”助手开始讲解环中国铁路南线的情况,这条铁路已经得到杨秋和财政部的全力支持,并拨付500万还派空军和陆军工程兵帮助进行先期测绘工作。这可是他的毕生愿望,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出错的大工程,所以听得非常仔细,每每有不清楚的就要询问上几遍。

  “陇海线被地震破坏的情况如何?”

  环中国铁路比较还遥远,詹天佑此次出来主要是亲自检查陇海线西段项目,由于地震导致多处路基垮塌,他非常的担忧。要知道陇海线是涉及西北国家安全的大项目,南京和国防部已经严令一定要在1923年底通车。

  “东哈萨克齐至星星峡的路基全部动工,连云港至潼关速度也很快,就是宝鸡至天水这段路问题太大。之前修建的路基和铁路桥受地震影响发生不少移位,好些地方还出现裂缝。前面施工人员的意思是干脆重新选线,避开地震带以免将来造成更大破坏。”

  滚滚铁轮声中,詹天佑的眉头渐渐拧了起来,将吃到一半的馒头收入公文包中。陇海线最困难就是天水至宝鸡这一段,火车需要翻越秦岭六盘山,山高水险深峡嶙峋,光是各类水泥铁路桥、开凿涵洞就需上百公里,技术要求之大世界罕见!此次地震破坏最大的也是这段,但是否重新选线他也不敢立刻下决定,要知道光这段已经投入1亿民元,如果重新选线就意味着前期投资全部泡汤,还肯定会延误工期。

  长途旅行似乎消耗大家太多精力,争得面红耳赤的两派年轻人也都消停下来,直到列车抵达汉中,活力才再次展现出来。

  由于汉中至天水这段铁路还没修好,所以想要前往甘肃或新疆需要从这里换马车。当詹天佑起身后,眼尖的学生立刻认出这位赫赫有名的铁路部长,呼啦一下就把他围了起来。

  “詹部长,前面的铁路还要多久能通车?”

  “是啊,我们还想从这里直接坐过车去西北呢。”

  “会很快的!国家已经调集全部力量来攻克这段天堑,没什么能挡住我们中华民族前进道路的!”

  “好!啪啪。”

  詹天佑的豪言惹来学生们的鼓掌,在车上反驳杨秋政策最厉害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非常有气派,介绍自己道:“鄙人胡适见过詹部长。”

  胡适?詹天佑挑挑眉毛,想起这两年喧闹的新旧文化之争,问道:“你就是北京大学的胡适?”

  “正是。”

  詹天佑看了眼,长相英俊,风度翩翩,又在美国留学多年,让他不自觉生出亲近感,若不是火车上他屡次说杨秋政策有误,或许还要再高看几分。

  胡适也第一次见到南京部长级人物,他早有心从政可始终不得门入,奈不住寂寞问了一句:“詹部长,我们在火车上的话您都听到了吧?能不能谈谈您的见解呢?”

  “我的见解?呵呵。”詹天佑虽然身为部长,但却从来不干涉政治决定,这是他答应杨秋出任铁道部部长的承诺。何况他心中现在只有中华大铁路梦想,所以摇摇头指指前方:“前面会有你们的答案的。”

  胡适等学生和年轻人不太懂,恰好此时来接詹天佑一行的军用卡车到了,他干脆让卡车把大家都带上,一路摇晃着向前宝鸡前进。

  “少尉大哥,我们还有多久到宝鸡?”

  一路上歌声不断的几个女学生颠簸得浑身难受,拉住带队的少尉询问还有多远。少尉哪见过这么多大城市里的女孩子,扭扭捏捏红着脸安慰她们,直到一片五颜六色的帐篷海洋出现在眼前,才大松口气:“我们到了。”

  “哇快看!那是什么?真漂亮。”

  “对啊,好多颜色。”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帐篷?是不是施工队的?”

  “等等,这是老天爷啊!”

  随着车队驶近,刚才还因为首见美丽的帐篷海洋,兴奋的高声呼喊的女学生猛然捂住嘴巴,大眼睛瞬间就红了起来。

  一群群如灰褐色蚁群般衣衫褴褛的人群出现在眼中,士兵们正在发放少的可怜的口粮,孩子们光着身子紧紧拽着大人的手,眼神胆怯的望着这群衣着鲜亮皮肤细白的城里人。

  这哪是什么铁路施工队的帐篷?根本就是个地震灾后的大难民区!

  “下车吧。”詹天佑深吸口气,脸色严肃起来:“你们都是成年人了,在车上不是一直讨论国家建设和政策吗?这里有你们需要的所有答案。”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