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四八章 签字吧,别耽误我的时间!
  第三次,第三次!”

  “你拿不回来的!你不明白,不明白!对洋人来说,他们损失的是钱,但我们损失的是十年发展时间,是丢失一半白银后的流通紧缩,是币改的彻底失败!你还要打仗吗?打了八年了!再打的话国家就完了,就完蛋了!没有外部输入,没有世界资本!闭关锁国的唯一下场就是大清朝!”

  房间里,一声比一声响亮地吼叫声让雷猛和邝煦堃目瞪口呆,不知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时候,见到杨秋出来时面色冰冷,更不敢询问缘由。

  贝祖贻脸色僵白,看看身后垂头低声说道:“副总统,要不要再考虑下?其实张部长说得也有道理,洋人此次明摆着就不是为钱,他们就是想借我们币改前流通混乱抽走大量白银,造成挤兑使我们无法发行货币,没有货币就没法释放购买力和市场,会造成流通紧缩,就此打压我国经济和发展时间我们手上筹码不多,想要拿回白银就只能选强制手段,这会导致外资的全面撤退。”

  “我知道,也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杨秋目光冷冷,心如刀绞。张文景可以说是他来到这个时代后第一位真正的战友,从奔赴42标开始就无条件支持自己,连把他捧到财政部长这个完全陌生的位置都毫无怨言,但现在却因为被自己屡次三番利用爱国民心,担忧自己出卖国家利益才引发不满。

  这不怪张文景,他说的是对的,这都是他的放纵。除了危机爆发初期的确手足无措外,后面他已经发现这是个大机会!所以故作失败紧张,激起全国民意然后加速收缴民间金银的好机会,就把阎锡山和邝景扬找来,发动起库存金银最多的两大家,然后通过他们刺激国内有金银者,以爱国为名完成了对国内民间金银的一次大洗劫。

  现在央行手中已经有8000吨白银,汉格尔手中也有近万吨,全国一大半的白银都已经固定住了,需要做的就是给外资足够利益换回白银,那么白银储备就能比危机前翻倍,等于一步完成了币改!

  痛苦是毋庸置疑的,因为他再次愚弄了追随自己的国民,爱国成为政治利用的工具!或许几十年后国民会发现他们在这次危机中被愚弄了,但那时国家金融改革已经完成并稳固,无非就是承担指责和骂名而已。

  “你留在这里照顾张部长,什么都别问,什么都别说,我回来前不准他离开,也不准他出事!”他最后看了眼背后紧闭的木门,大步流星向门口走去。

  出门后徐秀钧和蔡公时已经等在门外,陈浩辉则坐在车子角落里一言不发。蔡公时夹着厚厚的文件,抬头看了看二楼书房的窗户,说道:“这是您要的所有东西。副总统,文景他。”

  “开车!”

  杨秋面无表情,让人看不透心思。

  车轮慢慢驶出大门,身后的怒吼也渐渐消失。蔡公时这才收回目光,打开文件夹后递给杨秋:“这是您要的资料。一共是37个大项目的规划。宁波港枢纽预计投入资金1.5亿,最快耗时也要6年。葫芦岛深水港和造船厂项目需投入2.5亿最快耗时5年。黑龙江炼油厂,百万吨规模总投入6500万,从建成到投产需5年。湛江深水港改造耗资需4000万,5年。基隆港扩大工程,需9100万5年。松花江水电厂需耗资1.2亿,6年。福州包头至热河主纵线双向复线耗资4.5亿,需要8年。

  以上这些项目部分是第二个五年计划中的,部分是按照您要求做的新规划,总投资需要约20亿美元才能全部完成!工程的平均耗时需要5年左右。如果从22年开始投资,到27年才能完成,此类项目都是前期投资巨大地,真正盈利还需要2到3年时间,也就是说10年后这些项目才能获利。

  制造业方面不建议给他们股份,可以让他们另起炉灶自行建设,周期虽短但我国工人不足,要想实现满负荷运转平均也要5年左右。还有矿山,这点比较简单,只要不出售战略矿,其它的出让股份后可以选择签署全部回收协议,就算时间再短这些矿石也不会流到国外,无非是市场会受到一些节制,但我们有战略矿就不会被掐死脖子。

  除此之外,您说的金融方面只要能完成币改,建立储蓄保证金制度,将外汇、期货、股票、信托、保险和债券全部分业经营,成立专门的外汇、股票和大宗交易管理部门,建立市场保证金制度,且必须将保证金金库留在我国境内,就可以向他们逐步开放这些行业。我们预计,完成这些全部改革和立法需要2年,但货币权是必须死死握住的东西!”

  这些就是要付出的代价,全部价值50亿美元!相当于国内制造业总值!这是个比较危险的数字,考验的是国内自己创新能力和发展速度。如果发展快,5年内能吃透莱茵兰计划中蕴含的技术,研制出资料机内的一批技术,等他们投产自己的高端制造业也起来了,相比人力和民族感情,国货质量相当的情况下也占有优势,外资不仅不能成为累赘相反还能促进市场竞争。

  杨秋啪的合上了文件,目光投向陈浩辉。后者微微一点头:“汉格尔、摩根和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人都到了。”

  徐秀钧一直没说话,直到大家都沉默不语才出声问道:“副总统,您为何要特意选择这些超长工期的大项目?这些工程影响和规模都不小,开放给外资恐怕会挨骂的。”

  “你们会知道的。”杨秋没回答,直接闭目不语,让几人都有些担忧。

  车队向郊外别墅赶去时,汉格尔也在热情款待从华尔街来的贵客。

  雅各布有着一张典型犹太人瘦长脸颊,棕色头发,戴着眼镜衣冠楚楚,身为罗斯柴尔德家族远东负责人,他才是此次白银危机背后的主谋者。从很久前他就关注着远东的一举一动,欧战爆发后巨量的白银、外汇和黄金流入中国,杨秋却因为需要吸引这些资本流入迅速壮大自己,所以迟迟压着没有进行货币改革,造成市场上白银、黄金、纸钞甚至外汇都可以通用后,他就明白机会来了。

  越是清澈的湖越没有鱼,只有浑浊才能潜伏。

  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谈谈价码雅各布吹掉咖啡沫,望一眼旁边摩根的代表,花旗银行驻上海分行的舒米切尔总经理,才扭头问汉格尔:“您和杨秋联系了吗?”

  “已经联系了,相信他很快就会抵达。”

  两人都安静地坐着,外人看起来他们更像是学者而不是贪婪势利的资本大鳄。但汉格尔却很明白,这才是真正地搅动世界的人物,而且两个家族互相间既敌视又有着莫名其妙的联系。

  很快仆人就带来杨秋抵达的消息,但让汉格尔微微意外的是,今天他穿了身军装。“难道他真要用最愚蠢的办法解决问题?”

  “我们又见面了,汉格尔阁下。”杨秋语气礼貌但神色却很冰冷,目光在汉格尔脸上逗留一会后扭到雅各布和舒米切尔身上。

  汉格尔微微愣神后故作热情的介绍道:“我来为您介绍,这位是来自英国的雅各布先生,这位是花旗银行上海分行的舒米切尔阁下。”

  杨秋点点头,从蔡公时手中接过准备好的合约扔在桌上:“我的工作日程很紧张,所以不想再有任何废话。这上面就是你们想投资的产业,总价值20亿美元。制造业我不会出售任何现有股份,你们自己选址去办厂,矿山股份这上面也都写明了,你们想要的保险业,金融业需要给我两年时间完成货币改革,我承诺两年后将开放这些行业。另外我还会给你们中央银行发钞和存款准备金的知情权,这些全加起来相当于50亿美元。

  条件是所有在华投资都必须由我国控股,股份总额在10%,这些股份不干涉经营仅作为监督建设是否合格,是否违背当地法律的需要!这些都是关系我国人民生活的大项目,所以投资一旦出现资金断裂,无法经营等等问题一年以上的,我国政府则自动拥有增持股份和赎回全部股份的权利!

  另外还需要你们关闭所有在华交易所,收回你们发行的所有银行债!将你们控制的我国白银以1:20的官价全部还给我,所需资金由这些投资的土地金中拨付,如有余额使用民元现金支付。”

  直截了当的价码让汉格尔目瞪口呆,他本以为杨秋会谈判压压价格,没想到几乎答应了全部条件!这让他心底暗暗升起不妙,以他对杨秋的了解,在这种事情上完全不应该是这种表现!可他思来想去都想不出阴谋到底在哪里。20亿基础建设和20亿左右的工业投资额度,还有10亿左右的金融市场开放,几乎相当于他手中的制造业全部总值,或者全国工农总产值的十分之一,这已经非常的可怕了。

  到底是什么让他如此有信心呢?难道真彻底投降了?

  汉格尔想不通,雅各布和舒米切尔也有些惊讶,但前者看完所有文件后却还是推了过来:“还需要一个中央银行理事资格,不需要中央银行发钞和存款准备金的知情权,而是监管权!”

  “这不可能!”

  杨秋还没说话,身后的徐秀钧和蔡公时就纷纷怒叱起来,贝祖贻更是直言不讳:“中央银行监管权是一个国家的主权象征!这点是绝不能出让的!给你们知情权已经是最大让步,否则就开战吧!我不相信美国和英国政府会被你们绑架!”

  贝祖贻的话让两人都皱了皱眉,暗暗注意这个年轻人似乎要记下他的样子。眼看气氛骤然紧张,已经无法再谈下去,舒米切尔为缓和气氛说道:“副总统阁下,您应该知道如果这批白银意味什么。您的国家需要这些白银,它可以帮助您发行20亿的流通货币。纸币不是金银,没有任何人都不会收藏或佩戴在身上,这些钱即使您发行交给国民,他们也会存入银行或者购买商品用于流通。

  您发行20亿,实际却拥有30亿甚至更多可用于投资的循环资金,将现在的市场流通率提高10%,增加流通就能赚取更多的钱,形成良性循环。相反这笔白银如果我们不拿出来,就等于您拥有一笔20亿的巨额坏账,流通会极大地降低。”

  贝祖贻年轻气盛,喝道:“不需要你们来上课,流通性只是暂时的,即使我们抛弃也可以用其它办法来增加。就算是通货紧缩又怎么样呢?全世界都在紧缩,我国也逃不开这个规律,所以痛苦只是短暂地,按照我国经济数据看,最多5年就能恢复过来。”

  “可是人生没有多少5年可以挥霍,不是吗?副总统阁下。您应该清楚,现在是战后的恢复期,五年后会进入增长期,如果您无法在这五年内发展经济,那么世界商品和资本回流亚洲后,您觉得你们的制造业还能撑得下去吗?当然,您有一个办法,学习您的邻居,彻底的关闭国家和市场后果是外资会全部离开,您需要的技术,成套设备都会远离,您会被孤立。”

  “那有什么关系?难道掌握技术的就只有你们吗?我们。”贝祖贻还准备争锋相对,却被杨秋一手打断了:“汉格尔阁下,我需要和雅各布先生单独谈谈,可以吗?”

  “副总统,你?”

  “出去吧,我知道分寸的。”

  蔡公时怕杨秋被说服做出更大让步,但看到他冰冷的目光只得先退了出去。汉格尔皱着眉始终感觉不对劲,可又不说不上来只好和舒米切尔先出去等待。

  大家离开后,杨秋才慢慢地取下军帽,目视雅各布。

  两道锐利的目光即使连见惯了大人物的雅各布都暗暗心惊,问道:“副总统阁下想聊些什么呢?我可不是心软的人。”

  杨秋捏着帽子,静静地等他说完后,说道:“请转告沃尔特-罗斯柴尔德勋爵,贝尔福宣言只是一张随时可以被践踏和废弃厕纸,没有国家会遵守!”

  雅各布还以为他想讨价还价,却没想到居然一开口就是犹太复国的话题!脸色刷就变了,阴沉着,连声音都冷了几分,努力维持着平静说道:“副总统阁下,我不明白您的意思,这和商业谈判有关系吗啊?”

  “还要我说的更明白些?”杨秋冷笑了起来:“你们没有朋友,整个世界都找不到!

  在日本,你们被称为白人鬼畜!

  在美国,西点军校生必须参议员推荐才能入校!

  在法国,连最差的马赛军校也不会允许犹太裔进入!

  在英国,你们只是地下的爬虫!

  在德国,社会民主党中的犹太裔正在遭到暗杀!

  在俄国,你们支持的人在顿河屠杀了10万你的同胞!

  还要我说下去吗?你们有钱,但你们没有武装力量,连你们认为的天堂美国都限制犹太裔进入军界!复国根本就是白日做梦!没有人和国家会支持你们,耶路撒冷是现在是别人随意践踏的肮脏厕所!而且我敢打赌,你们隐藏起来的那支复国军连100个战斗小组都凑不满!”

  这些话让雅各布坐不住了,身体明显颤抖,指着杨秋的鼻子,语气从未有过的虚弱:“你是谁?你为什么知道这些?”

  杨秋却仿佛没看见般,继续打击道:“生气了?发火了?刺痛你们了?!真以为玩经济,赚更多的钱就能左右世界?就能复国?不!你们始终不明白,这是权力大于金钱的时代,是我这样的规则制定者的年代!你们控制我国一半白银制造通缩,迫使我国央行无法发行更多纸币造成市场流通减小就算赢了吗?不!我是规则的制定者,我可以轻而易举的立法禁止全国金银民间和外资交易,禁止所有金银离开,金银只能出售给中央银行!

  至于战争?去看看外面的民意,我根本不怕!

  或许你们觉得通缩会造成社会动乱,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不会!因为,这个国家不是自由主义泛滥的国家!更重要的是,我有一支军队!一支能打败日军,能打败德军,能打败俄国,拥有世界最好战术的军队!连英、法、德这些强国陆军都希望派军校生来学习。

  这就是我的资本!你们永远拿不出的资本!

  我知道,复国是你们的最高梦想,为了这些你们已经牺牲很多!所以不要浪费时间了,我最后的条件就是给你们每年500个军校实习生名额,让你们每年能凑出500个战斗小组,十年后你们就能拥有5000个战斗小组,能组成2个完整地步兵师!我保证等你们需要时可以出售武器和装备。但我同样需要提醒您,我一样不会承认这些事情的存在,未来你们能否成功,,与我,与我国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杨秋将准备好的合约狠狠往桌上一扔:“签字吧,别耽误我的时间!”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