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三六章 改革和危机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go-->  全金属飞机?而且还一改双翼和上单翼的主流思维,采用了标准的下单翼!翼根部位用铝皮贴层圆滑过渡。

  到底谁是偷渡客?

  陪同视察的蔡锷也愣了,苗洛心里一直想金属怎么能飞起来?谭延闿干脆走上去,敲敲蒙皮确定是金属后追问道:“蕴华,这个是白铁的?”

  “不是铁,是重庆研制的合金铝。”无论是巴玉藻还是周厚坤,亦或者是旁边那些技术员和普通工人,越看到惊讶的神色就越是抑制不住开心裂开嘴角,为大家介绍:“主支撑结构部用的是钢管,外面用合金铝做蒙皮,我们还修改了整流罩和机翼外形,吹风实验也已经做过了。”

  望着激动地两人,杨秋也很高兴,但他的高兴和其他人不同。其实这个世界还没有能让他惊讶的飞机,他高兴的是外形和理念!因为如果光看照片,肯定会认为这是一款1930年后的产品。

  全金属飞机并非什么新技术,早在1915年容克公司就制造出世界第一款J1型全金属飞机,第二年又推出J2型。莱茵兰计划中也带回大量德国研制全金属飞机的资料。除德国外,欧战末期法国布雷盖14型因为在机身骨架上使用大量金属材料,被誉为航空史上第一种进入大规模量产的以金属为机身主要材料的机型。同年研制的海东青丁型也首次在骨架、机头发动机舱和整流罩整流罩上使用杜拉铝。而且据吴青度汇报,王助等人也已经去去年开始全金属飞机的研制。

  他高兴的是像这样一家民营企业。一些为了梦想自发组织起来的年轻人,在技术、资金和加工能力都不如对手的情况下,坚持梦想创造未来的信念和决心!他们才是国家未来的希望。

  但想要把它送上天并能拥有良好的飞行性能却不是件简单的事情,看旁边的发动机就知道,他们同样遇到了全世界航空设计师都棘手的问题,与梦想相比却严重滞后的动力性能。谭延闿不懂技术,他只觉得让沉重的金属上天有些异想天开。追问道:“蕴华,这个能飞起来?”

  欧战刺激了全金属飞机研制和潮流,刚回来的周厚坤最能感受这种差热潮。身为总设计师他的梦想就是抢在国外前面送一架真正意义上的全金属战斗机上天,怕杨秋不知道还特意解释道:“飞没有问题。这架飞机的主要结构是重庆研制的杜拉铝,重量比钢材轻很多。我们计算过。大约380马力就可以让它顺利飞上天。但这个马力还是太小,上天后的飞行性能会比较差,也不能搭载除飞行员外的其它东西,油箱只能保证飞100公里。”

  谭延闿恍然大悟,道:“难怪一进来就看到你们折腾发动机呢。”

  巴玉藻说道:“发动机是飞机的最重要部件,飞机好不好第一重要就是发动机。要想这架飞机飞好起码要550马力,可现在各国的发动机都在350到400之间,所以我们就准备自己造一款。”

  “对了,刚才副总统说的过热是什么意思?”

  谭延闿是典型地保守官员,难得杨秋路过湖南视察才来了兴趣。走到发动机前仔细查看起来。省长询问周厚坤自然要主动解释,说道:“副总统,谭省长,你们看这里。”他指着发动机气缸上密密麻麻如千层纸形状的散热片说道:“这就是空气散热片。”

  “飞行时冷风会机头吹到这里,带走散热片上的高温。这样就不需要装额外的循环冷却水箱。但这种散热方式对铸造和精密加工要求很高!整个发动机连散热片都是先整体一次铸造成形,后靠手工打磨、酸铣和抛光,所以最熟练的工人每台这样的发动机也要1200个工时左右。我们精密铸造技术还不如欧美,所以工时和造价都不如国外,质量也不稳定。目前世界上精密铸造技术最好的是美国和德国,美国单个气缸散热片有71片。德国70片,我国目前普遍在55左右,散热和稳定性只有两家的8成。还因为铸造时常有砂眼之类的瑕疵,成品率只有5成左右,欧美却能到7成。

  杨秋用手摸摸气缸上的散热片,心里暗暗苦笑。71片就多了吗?10年后大名鼎鼎的双黄蜂发动机的单气缸散热叶片就达到172片,而且全部都是精密铸造一次成型!由此可见美国的精密铸造技术到达了何种程度。而且精密铸造还是基础工业之一,从模具设计到最后的酸洗抛光,整个过程没什么特别的高新技术和材料,完全就是考验加工技术。且不说散热片这种薄如纸张的部位,光是出现砂眼气泡和杂质,就能毁掉价值上千的毛坯。

  这也是为何美国黄蜂发动机能领先全世界的主要原因,很多国家最后都卡在加工工艺和材料技术上,由此可见基础工业是多么重要,工业加工能力才是一切新技术的真正基石!这也是他为何从始至终都努力完善基础工业的主要原因,因为就算拿出图纸,很多东西也不是目前的加工能力能够造出来的。还有就是培养技术人员创新性的考虑,尤其当这架全铝飞机出现后更坚定自己的想法。

  中国不缺乏有创新精神的人才,随着越来越多年轻人走出国门,高端人才会不断涌现出现。可当他们回来报效国家,梦想发挥专长后自己却将他们变成复制机,将是多么可怕的景象!科学道路,成果带来的只是喜悦,真正地风景都在路上,历史也证明无数伟大发明都是旅途上妙手偶得,造就出一位位传世大师级人物。所以这件事也暗暗提醒他。非必要关键技术要尽量少使用资料机,以免一时痛快却为民族留下百年遗憾。

  不过目前倒有两个关键技术可以提供。

  不,应该说是关键思路。

  杨秋向邝煦堃使个眼色,让雷猛和警卫将无关人员带到远处后,和苗洛一起坐到飞机前,抚摸着蒙皮问道:“你们想过要多久能研制出新发动机吗?”

  巴玉藻脸上掠过一丝难色,说心里话他真没想过能成功。别看工厂规模不小。上上下下也有两百多员工,但和国外相比底蕴缺乏太大。就拿现在来说,杜拉铝是重庆的。发动机也是以重庆为模板仿造的,气动外形也利用了国外一些技术,所以至今手中都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何况航空业在欧美被誉为烧钱行业。投资赞助人绝大部分都是百万富翁,如果不是欧战刺激恐怕全世界有一半飞机厂关门倒闭。几年的积蓄甚至杨秋支持的创业金也都所剩无几,如果不是有代加工撑着,恐怕已经散架了。

  但他不能轻易认输,所以咬着牙说道:“少则三年,多则五年,我认为就能取得突破。”

  “五年不算长,但你考虑过没有,你们至今都没有自己的产品,靠代加工这点利润能留住多少人才?刚才你们自己也说了。每台发动机造价就要几千,五年下来要报废多少台呢?”

  杨秋的话让两人脸色发僵,心里暗叫糟糕,难道满腔心血真要付之东流?倒是坐在旁边的苗洛看两人难过说道:“辰华,不如让我哥来投资一起研究吧?”

  杨秋笑着拍拍她的手。笑道:“俗说话救灾不救穷,搞实业也是这个道理。就算借款或找人投资渡过难关,但将来呢?产品是需要不断升级换代的,真正地实业家不会停止对技术的追求。新的还要新,好的还要好,只有这样才能促进技术革命和进步。这里面要涉及到多少资金呢?”蔡锷在旁边听着暗暗点头。这些话一语道破了绝大多数民国企业最缺乏的东西。

  技术再投资!

  欧战的春风让全国上下多了上万家工厂作坊,但其中具备技术含量的却极少极少,而赚了钱的实业家们为追求更大利益往往会买成熟机器设备扩大生产,却忽视技术升级的重要性。相反国外就很重视,光是一种最简单的纺纱机为增加效率就改了又改,到现在都没中断。要搞工业,不能光靠国营和杨秋的几家集团公司,只有像巴玉藻这样的实业家涌现并成为中坚力量,才能算真正地成为工业国家。

  可现在认识到这点的人却少之又少,即使有积极从事技术革新的实业家也因为资金、技术、底蕴等等限制难以维持,长此以往势必会打击他们创业和进行技术投资的信心。杨秋这次出来就是为调查这些小企业的生存状况,为接下来的第二轮工业改革做准备的。他继续说道:“你们的问题就是太过自信!如果我猜得没错,代加工恐怕只能维持工厂的日常开销,对吧?记住!先解决工厂的生存问题才最重要,哪怕像制造第一架金属飞机的容克公司那样,专门制造自己品牌的热水器,也能获得足够利润补贴技术投资的消耗。”

  “我刚才的话或许也重了些,但还是希望你们好好努力,技术要抓紧,这是未来发展的关键,钱也要积极的去赚!两条腿才能走稳。”杨秋说完,起身拍拍飞机,笑道:“别沉着脸了,恰好我想到两个办法,或许能帮到你们。”

  他的话如同暮鼓晨音震醒了两人。技术革命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大量投资和长年累月的实验,所以的确到了需要先解决生存的问题,不然饿死估计也开发不出来。尤其是周厚坤,这架飞机可以说倾注了他所有心血,否则以他的能力早就可以去国外享受高薪了。对杨秋道破缺陷非常感激,说道:“副总统请说。”

  杨秋走到发动机旁,做了个合拢的手势,将双黄蜂的概念提前10年拿了出来,说道:“既然重庆产发动机是9个气缸350马力,那你们为何不增加气缸数量呢?”

  巴玉藻刚要说增加一个气缸加工难度就要高一倍,杨秋却已经继续说道:“你们想过没有。如果能将两台发动机背靠背重叠起来,形成双层18气缸,这样马力岂不是能增加很多?还有螺旋桨,我听外国一些朋友说过,他们正在研制三叶和四叶的螺旋桨,而且已经有些成果,效率要比双叶螺旋桨高不少。你们不妨也试试看。”

  两台发动机背靠背重叠起来?!

  周厚坤眼前一亮,他不是没想过增加气缸,但每增加一个气缸制造难度就高一倍。如果增加到11个气缸制造难度就要高5倍!现有的加工水平,一下子提高这么大难度质量肯定没谱。但如果将两台发动机背靠背重叠起来技术上是可以实现的,而且可以利用重庆已经初步成熟的现有技术。就算去掉自重、互相干扰抵消部分动力损失,也最起码可以达到600马力,等过几年加工和材料技术上去,岂不是前途更好了?

  至于增加螺旋桨叶片数目更是为两人打开了另外一扇窗户,他们早就听国外有人在研制三桨叶,但苦于没有效率是否增加的数据,保险起见还是选择了传统的双叶螺旋桨,经杨秋这么一提醒,也有种立刻动手的想法。

  见两人终于想通了,杨秋也笑了起来。扭头问道:“松坡。国民警卫队巡逻机采购的合同定了吗?”

  “还没呢,招标会要半年后举行。”

  杨秋向两人使个眼色,故意提醒道:“松坡,回去后你关照一下。巡逻机技术上不用太先进,机枪什么的暂不用太好。主要是航程和观察窗要视野开阔,两台发动机,机腹位置要是能多增加两个观察员位置就最好了。”

  巴玉藻和周厚坤都是聪明人,这么明显的提示就是在告诉他们先争取这批巡逻机合同养活工厂。现有的双发运输机技术已经成熟,修改一下按照这个要求造出专用巡逻机对两人来说并不难,所以连忙感谢道:“谢谢副总统。”

  杨秋指指飞机笑道:“先别谢我。背靠背重叠也不是那么简单。多叶螺旋桨光是优化外形和计算曲线就够你们忙活四五年了,所以等将来它真正上天时,一定要记得通知我。”说这番话时他心里其实也做好了准备,万一最后还是开发不出来,就拿出图纸直接仿造,毕竟这两款技术太关键。

  两人也知道他没夸大,连连点头感谢,事实上双黄蜂发动机最后的确花了五年才逐步成熟,而四叶对称螺旋桨一直到1928年才完成设计优化。

  几人笑着又聊了几句,杨秋还关照让工业部支援他们一批新设备后才拉着苗洛向回走。谭延闿并肩呵呵笑道:“还是副总统办法多,几百架飞机的订单要是拿下来,他们这架飞机恐怕就能上天了。”

  “是啊。”蔡锷也说道:“建设工业光靠国家不行,欧美工业发达主要都是靠民间小企业,我们对这方面的关注还很不够。我觉得应该立法针对他们采取奖励制度,政府和军队的订单也要适当倾斜些,百花齐放才是盛世年华,单单国有壮大长期来看并非国家之福。”

  杨秋同意他的意见。和军队一样,工业建设也到了全面转型的时候,必须趁这段和平时期加大力度鼓励私营和合资企业,把工商制度完善起来,促进专利保护和技术进步才行,这也是即将开始的重庆经济会议的一个重要议题。

  三人一边走一边聊,就在这种聊天中第二轮工商刺激计划逐渐浮除了水面。

  杨秋视察完湖南工业建设,又提前将双黄蜂发动机概念透露出来,最后带着苗洛前往重庆并参加五年计划后第一次全国经济会议时。新任国民警卫队外兴安岭防区总指挥,海兰泡民政署长王庚也带着两个国名警卫队旅正式从哈尔滨开进海兰泡。

  2个旅近8千人浩浩荡荡开进海兰泡的消息瞒不住有心人,虽然是轻装的警卫队,但由于《上海公报》后欧美都承认这里属于中国领土,杨秋又鼓动南京单方面取消了全部不平等条约,日本再次失败更是加剧了中国独霸东北的势头,所以舒米亚茨基已经感觉到他的远东第一师日子将越来越难过了。

  冰雪消融的勒拿河中游有个以淘金为生的小镇。这里就是雅库茨克,穷党在远东地区的根据地。这个原来的移民小镇如今挤满了来自远东各地的士兵和穷党支持者,随着大量汉族移民涌入东北和外兴安岭原俄国地区,有条件的俄国人大都移民走了,剩下的也都心中忐忑不知道未来会如何,这给游击队壮大带来了好机会。

  任辅臣背着枪,带着几十位前来投奔的同胞向征兵处走去。这些从国内逃过来的人大都是当年被岳鹏和张作撂祛点杀绝的胡子兵,他们好吃懒做惯了,哪怕有好政策也懒得去做。还有就是被煽动的蒙古年轻人,他们来这里还是因为当年哲布尊丹巴不明不白被害,使得很多人相信是国防军下的手脚,尤其是最近国会重分蒙古,将草原一分为三个省的事情更引起激进的蒙古年轻人不满。

  但他刚走到门口,几位站岗的俄国士兵就举枪拦住他:“站住!”

  任辅臣脸色微微一变,上海公报后游击队内的俄国和蒙古士兵就不太相信他们这些人了,还时常发生冲突,要不是舒米亚茨基比较公正一视同仁,内部火并都不一定。他用俄语说道:“我是任辅臣,是来带他们报名的。”

  “报名来当奸细吗?”

  “哈哈……为首的小队长挥挥手不耐烦的说道:“政委有命令,开会期间不准任何人靠近,尤其是你们……(未完待续)<!--over-->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