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零八章 对决!这是宿命! 下
  比睿号回到线性列阵并随同金刚号打出一轮几乎毫无差别的完美齐射时,张兆洋的脑海里也灵光一闪,终于想明白为何日本会突然改变战术。

  原理还在于测距和定位上。

  战舰火控有非常大的局限性,关键就是测距基线长度严重不足,因为测距基线越长就越能准确计算出速度、距离等数据,这是人所共知的道理,也是为何舰炮难敌同口径岸炮的问题。因为陆地有足够长度,可以部署很长的火控基线,但目前各国海军最长的测距仪也不过七八米左右。为解决这个问题,海军强国一边研制更长更大的光学测距仪,一边利用各种战术寻找解决之道,其中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通过一艘或多艘战舰的机动,从不同角度和距离向目标射击,通过多点计算的方法得出对比数字并找到敌人的准确坐标。

  在依靠手摇式机械计算机,靠人工输入和修改数据的年代,这是最好办法。

  其实当年金刚级建造时曾经考虑装自动化程度很高的伦坡系统,最后出于种种原因英国没出售,而中国海军虽然从俄国搞到两台流出的伦坡系统,但集成测距仪、方位仪、自动绘图仪及射击指挥仪等设备的全自动火控系统想要仿造出来并不简单,仅精密加工能力就难死了海军,所以也没有装备。

  缺乏尖端装备压制敌人的情况下,人员素质成为了决胜关键,日本此项上领先。但第一舰队也不是毫无收获,最起码张兆洋已经欣喜得到经验,但他却改不了两艘安海级被先瞄准的尴尬。

  连续数轮放空枪后,日本海军苦心操练多年的炮击优势逐渐显现,虽然此刻距离2万米,而且速度保持在25节,但金刚号和比睿号却越发越准,出现了好几次近失弹!而2艘安海级除了炮术不如对手外,三联比双联精度差的天生劣势也加大了这种差距,战局正在向不利于第一舰队的方向滑去。

  “呦西,很好。”

  自己舰队打出跨射后,野崎小十郎眉宇间露出了开战后的首次笑意。他相信只要时间足够,不再出现意外的话自己迟早能干掉第一舰队,那样即使引发战争也值得了。因为没了两艘安海级后,中国北方海防就会出现大空挡,就算把2艘联合力量级战列舰调来也于事无补,因为那时日本从英国手中购买的4艘战列巡洋舰同样能完成改造并服役。

  问题是,时间并不在他手里。

  16:57分,野崎小十郎收到一个不好的消息。鞍马号电报说,发现青岛大战后被中国打捞连名字都没改的筑波号巡洋舰,与此同时追击它的驱逐舰数量达到了6艘!

  以单舰实力看,筑波号打不过鞍马号,但6艘驱逐舰却是不容小觎的力量,蚂蚁多了也能咬死大象,何况是有鱼雷的驱逐舰。一旦鞍马号被击中失去速度,那么将肯定回不到佐世保基地。所以他面前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是把自己的3艘逐渐派往支援鞍马号,那样一来两艘金刚级身边就没了“保镖”,远处的青岛号巡洋舰和7艘驱逐舰肯定会加入战圈为主力舰引开火力,就必须分担出部分精力对付这些小型高速军舰。第二个办法是立即解决战斗!但想要快速解决,就需要拉近距离和降速此时距离大约2万米,速度一直在25节,这种态势即使打出跨射想要击中对方也很难,只有下降到22节才能保证火炮精度,并且拉近到1.5万米。但那样一来18门美国产舰炮的精度同样能提高很多。

  野崎小十郎有些犹豫。不是说不能降速,而是日德兰已经证明,战列巡洋舰其实并不适合排在阵列上的对轰,速度是它唯一的生命,拉近距离和降低速度意味着被敌人击中的概率也大为提升,金刚和比睿的203mm装甲能挺住几枚炮弹?

  “大佐阁下,鞍马号第二座烟囱被击中,吉冈范策大佐说速度已经下降到20节!”

  通讯官的再次叫喊彻底堵住了野崎小十郎想依靠距离和水兵素质获胜的办法,下定决心,咬咬牙:“大日本帝国需要我们的勇气!右转15°,拉近距离,击沉他们!”在他的咆哮中,金刚和比睿号同时向右偏转舰艏。

  快速接近的敌人让安海号内也紧张起来,之前的炮击已经告诉大家,日本海军炮术远比自己好,是随敌舰运动还是?军官们都看向了程璧光,这位中国海军第一位进行环球远航的中将此时也已经满头大汗。

  随敌舰运动无疑就是承认不如对手,放鞍马号安全汇合,第一舰队或许会完好无损回到旅顺,但海军的颜面何存?连血战到底都不敢的海军,杨秋和国会会怎么想?全国上下四万万国民会怎么想?所以即使巡洋舰不适合列阵,此刻他也必须豁出命去!

  “左转5°!传令下去。”

  程璧光将佩刀狠狠往甲板一戳,双眼通红:“输了技术输不得士气,倭寇想欺我炮术不精,可它的猪皮也不够厚!和他拼了!”

  “拼了!”

  “开炮!”

  “轰隆隆轰隆隆。”

  野崎小十郎主动靠近,程璧光争锋相对,半小时的远程纠缠后炮战终于进入了白热化!“副炮准备。”张兆洋抓起电话下达命令,一旦进入1.5万米,他们这些副炮就不能看戏了,即使打不穿主装甲也可以压制敌副炮,清扫甲板和上层脆弱建筑。

  当最近的一门120副炮按照他提供的坐标设定好角度后,镇海号却猛然浑身一颤,一团浓烈的火球从甲板后侧陡然升了起来!

  “舰艉,是舰艉损管队上啊!炮塔,三号炮塔报告情况。”

  “水龙,给我水龙。”

  “弟兄们上啊,灭火!”

  陡然从舰艉窜起的火苗让镇海号乱做一团,待命多时的损管队冒着可怕火炮冲向被击中的位置,火焰和浓烟瞬间遮蔽了整个后甲板,连三号炮塔的视角都受到影响。

  “怎么样?汇报,三号炮塔汇报!”张兆洋也急死了,不顾电话机内全是声音,大喊大叫追问情况,片刻后三号炮塔才传来报告:“舰艉无防护处被击中,我炮可以开火,重复,可以开火。”

  “那就给我打!”

  枪炮长的爆喝声淹没了所有声音,镇海舰三号炮塔很快就和全舰一起打出新一轮齐射。眼看三号炮塔无恙,张兆洋也高兴地狠狠握拳,脸色涨红跳脚大喝:“距离15000米,全速开火。”

  砰砰的副炮射击声响了起来,速度奇快的它们如炒豆子般密集,主炮需要齐射,但副炮就没这个规定了,所以炮手们全卯足劲头,将一枚枚价格昂贵的美制穿甲弹毫不吝啬打向敌人!双方的侧舷都完全炸开了,一团火球刚熄灭第二团火球就蓬勃而出,远远看去两支舰队的侧舷就像烧着了一般可怕。壮观、美丽、可怕的场面让每个人都头皮发麻,但此时此刻对身处于鏖战中的将士们来说担忧、害怕和紧张这些负面情绪早就彻底没了,越是激烈越是专注。

  因为,这才是属于战舰的时刻!他们从踏上甲板后就被告知,会有这样一天!

  “速度,他们降速了!弹道修正,风速3、角度270轰!”张兆洋还没喊完,第二发356mm穿甲弹再次命中镇海号,这一次被击中的是1号炮塔正面!英制猴版穿甲弹和正面钢板猛烈撞击,冲击和爆炸甚至让舰艏都稍稍偏斜几米,当火球升起后每个人都揪起了心!镇海号一共3座炮塔,如果失去一座形势将更加不妙。

  这一次,无论枪炮长和大家如何呼喊,1号炮塔内都是鸦雀无声,直到几分钟后火焰散尽,2号炮塔才告知情况。建造开始就以金刚级为目标的360mm倾斜的炮塔正面经受住了考验,英制老式穿甲弹只是在装甲上刮擦出一道可怕地裂痕,但没有击穿炮弹。不过这枚炮弹也让1号炮塔身受重伤,不仅炮班很多人都被震死,一根炮管也被炮弹砸断。虽然第一时间备用炮班就冲入炮塔,但直到10分钟后这座炮塔才重新发挥作用。

  张兆洋还不知道1号炮塔遭受重创,刚才的剧烈撞击让他的头磕到了钢管上,眉角撞破一道手指宽的血口子。鲜血顺着面罩迷住左眼,他连忙用袖子摸去血珠重新举起望远镜。但就是这一眼,却让他忘记了全部疼痛,如孩子般兴奋地对着电话大喊大叫起来。

  “命中!5号观测点报告命中,目标三号烟囱前方5米,明显火球!确认,明显火球!狗日的倭寇,吃爷爷的炮弹吧!”电话里命中确认和最后激动地怒吼,无疑让连吃两枚炮弹的镇海号精神陡然一震!连轮机舱的士兵都狠狠挥动拳头!炮手们更是拿出吃奶的劲头,对准比睿号连连开炮,而副炮也不计成本的倾洒炮弹,希望继续扩大战果。

  野崎小十郎脸色猛的沉重起来,比睿号中弹无疑为此战笼罩上了一层阴影。和他想的一样,距离拉近后对手的炮击准确率明显上升,副炮也加入后上层甲板顿时如狗啃般不断被击中,虽然这些小炮弹无法真正威胁自己,但却能破坏暴露在外的士兵和仪器设备。

  但他不后悔主动放弃优势,因为镇海号的1号炮塔明显受到重创,与它对决的比睿号已经占优,声势还在自己这一边!果然,几分钟后他再次得到一个好消息,甲板汇报金刚号也打中了目标。一枚356mm穿甲弹准确击中了安海号左舷交通艇位置,炮弹不仅打穿了烟囱,爆炸还引爆了该处的瓦斯罐,远远看去安海号舰体中央仿佛盛开了一朵橘黄色鲜花般,人体、碎片和火焰四散而开。

  “干得好!”

  金刚号舰桥内击掌相庆,经历过对马海战的日本军官非常清楚瓦斯罐被击穿爆炸后会出现什么样的场面,大火瞬间就铺满了舯部甲板,远远看去该位置仿佛被咬掉一块般可怕。可以想象此时安海号会出现多么大的混乱,但还没等他们高兴多久,金刚号同样身躯一震!

  浴火的安海号用两枚305mm穿甲弹回敬了敌人。根据桅盘瞭望手报告,其中一枚甚至首度击中金刚舰三四号炮塔中间的水线装甲带!203mm英式装甲带暴露出脆弱一面,完全无法抵挡这枚穿甲弹的持续穿透,如果不是运气欠佳与弹药库擦肩而过,或许就会重现日德兰那一幕。但即使如此,金刚号右舷外侧的海面上还是出现了漩涡,意味着该处装甲已经被完全击穿,海水正疯狂灌入船体。

  数以百计的日本损管水兵涌向受伤位置,因财政不足导致无力进行类似英国在日德兰后对全舰防护进行升级的金刚号出现危机,航速受到影响,右舷出现倾斜!

  安海号舯部燃起大火,金刚号进水此时程璧光和野崎小十郎都没法撤退,因为炮战就是这样,一旦拉开架势谁也不能想跑就跑,必须等待机会。

  17:25分,安海号再被击中!这次它和金刚号一样被两枚356mm炮弹击中水线主装甲带。位于被击中位置不远的张兆洋感觉到了装甲带被撕裂的整个过程,他先是觉得脚下一抖,倾斜布置的233毫米克虏伯渗碳装甲明显挡不住这种级别的进攻,但英国出售给日本的穿甲弹引信还是有问题,而且苦味酸炸药太过敏感是不争事实,所以并没听到后续的连续穿透钢板声,炮弹在穿透主装甲带后就发生了爆炸。

  爆炸将他掀翻在地,左胳膊砸在测距仪支架上发出骨裂声,眉角的血口子再次崩裂流出大量鲜血,火焰开始从各处疯狂窜出。

  “救火!快救火!”

  张兆洋强忍着疼,起身向右看去,只见被击穿出部位的副炮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火焰正在从里面流淌而来,而电话此时也已经中断,只得强仍疼痛向上爬去,希望了解损失情况将消息报告舰桥。步入被击穿的部位后,是一个地狱般的可怕场面,到到处都是爆炸后的碎片,钢管、角铁被扯得稀烂、尸体和呻吟声从各处传出,头顶上的电线断裂后互相交触冒出点点火星。

  透过缝隙,对面的比睿号还在闪烁炮花,他皱皱眉,形势显然并不利于第一舰队,该怎么办呢?

  战友们还在战斗,战斗不停地战斗!

  双方都已经彻底打疯了,即使指挥官开始考虑撤退机会,但将士们却完全红了眼睛!受损的1号炮塔用两根炮管加入了合战,而金刚号却再次击中安海号,不仅将后舰桥咬飞一大块,还穿透舰艉。美国式重点防护理念救了安海号,这枚炮弹最后没遇上任何阻挡,轻松穿过了稀松防御落入海水中。

  身后那对更加激烈,镇海号3号炮塔这回没继续幸运,356mm炮弹虽然没击穿正面装甲,但却打怀了2根炮管,爆炸还导致炮座扭曲卡死,最终炮塔失去作用歪斜着躺在了甲板上。而镇海号同样毫不相让,该舰2号炮塔打出的一枚穿甲弹击中了比睿号主桅杆,将桅杆直接炸断压在了测距仪上,使得比睿号只能依靠炮塔和副测距仪进攻。

  最最激烈的还是副炮,不管战列舰还是战列巡洋舰,都不可能做到完美的重装甲全面防护,所以四艘战舰上层甲板几乎全被对方啃过一遍!

  17:40分。

  安海和镇海号同时报告甲板左倾,程璧光不得不下令向右侧注水保持平衡,而对面的金刚和比睿号也局部进水,导致速度降低1节。

  从命中次数看,日本几乎高于中国一倍,使得第一舰队不仅进水严重甲板上还燃起了大火,但防护优势却让两舰依然顽强地航行在海面上,这让野崎小十郎和日本军官们都非常恼火,于是下令准备再拉近2000米做最后一搏!

  最关键的时刻,指挥技巧几乎完败给他的程璧光收到了两封电报。一封来自追击鞍马号的北风号驱逐舰,一封来自身后镇海号。北风号舰长,参加过日德兰海战的秉文少校和镇海号甲板枪炮副官,海军留美士官张兆洋上尉。

  两位思想、风格、经历都完全不同,却都是海军枪炮系毕业的年轻军官同时向旗舰提出建议。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由于至今都没能直接命中敌人炮塔,所以第一舰队多2门舰炮的优势反而因为损失3门变成了劣势,如果继续按照老办法打下去,那么两舰迟早逃不脱被击沉的命运,所以他们才有了这种建议。

  很简单,放弃某一艘金刚级,集中全部15门火炮猛攻某一艘!这种战术是彻彻底底的赌博,因为在同时刻内,另一艘敌舰将可以心无旁骛的专心炮击,精度会变得极其可怕。

  赌不赌呢?

  程璧光拉着扶手,火光中面目扭曲甚至有些狰狞的向郑祖怡点点头。

  命令发出,安海号和镇海号主炮同时对准了试图继续靠近的金刚号,与此同时所有副炮都瞄准了比睿号。

  爬上甲板的张兆洋放下备用电话,用牙齿撕开衣服将左手固定在钢管上后,先看看转向金刚号的主炮塔,再看对面的比睿号,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这就是办法,最愚蠢也是最简单的办法!即使死,也要拉上一艘垫背的!

  “开火。”

  15门舰炮齐齐怒吼。这一次,第一舰队将所有炮弹都洒向了金刚号!那一刻,张兆洋和所有水兵们的脸都被炮焰映的通红通红,每个人都咬紧牙关神色坚毅!老子炮术是比你差,战术也差,甚至他妈的认字都比你少!但这有什么关系呢?老子有概率!概率懂不懂?数学概率!15000米,15门舰炮!再差也比8门大!

  第一舰队全体上下抱死一拼的同时,野崎小十郎也立刻感觉到不对劲!15门舰炮完全放弃了正常的速度和互相交战原则,以超常的速度向金刚号不停地砸来!短短几分钟内,金刚号四周就布满了水柱森林,可怕地钢铁带着尖啸从天而降。

  “满速(全速),向左轰!”经验丰富的金刚号航海长第一个反应过来,但规避两字还在喉咙里,舰体就一阵猛颤。交战至今都没损失的炮塔终于遇上麻烦了,一枚穿甲弹击中了2号炮塔的炮座,这里的装甲厚度虽然足以保证不被305mm炮弹击穿,但扛不住猛烈地撞击力量,导致内部液压管全部爆裂,炮塔一下子卡主没法转动。

  没等金刚号多还击几轮,第二枚炮弹又撞上了舰桥后面的烟囱,野崎小十郎脸色大变!整个烟囱都被从根部穿透,爆炸直接将烟囱炸塌,还导致甲板下的排烟管道也断裂,使得大量有毒浓烟倒灌,即使强制排风设备都无法清除干净。根据后来的统计,大约有67个日本水兵是被烟雾给活活熏死的!

  为何会如此多?很简单!因为野崎小十郎害怕损失速度,强行下令锅炉继续满功率运转!导致舰内淤积的烟雾越来越多。这是伤害性的!但野崎小十郎真不敢停止部分锅炉,因为一旦停止,速度必然大减,没了速度的战巡就是靶子!长时期无法排除烟雾还强行满功率,不仅导致大量人员被熏死,而且还面临排烟不畅最终爆炸的危险!

  打到这个时候,野崎小十郎有些慌了。

  但他还有希望,那就是没有炮火威胁的比睿号。就在第一舰队集中火力猛轰金刚号时,比睿号上的8门356mm舰炮开始肆虐镇海号,副炮虽然能干扰射击,但却无法阻挡重型炮弹落下!咚咚咚连续几次,整艘镇海号都在爆炸着,后舰桥更是完全被炸飞没了踪迹,最后连2号炮塔也因为卡死失去了作用。

  此时交战已经不是激烈,而惨烈了!

  双方都试图先打沉对方一艘,可看来今天运气真不在第一舰队这边,15门舰炮狂轰滥炸金刚号却依然航行着,而比睿号同样出门没烧香,连连命中后镇海号就是不沉。

  眼看着双方不死不休,已经能嗅到同归于尽的味道时,惹出事情的鞍马号此刻终于出现在不远处,它也是极为狼狈,上层甲板全都是火焰,速度也减到了18节。

  鞍马号的出现让野崎小十郎大松口气,下令转舵向东试图将它保护起来一起撤退。此时,战斗却因为各自的装甲巡洋舰出现达到最高潮!首先就是筑波号舰长,他见到镇海号的惨状,心疼损失下令放弃已经失速的鞍马号,强行插入了镇海和比睿中间。

  “轰轰轰!”

  筑波号帮镇海号挡住了最致命的一轮炮击,但自己却如同抛入油锅的盐快般沸腾起来!作为一艘万吨的老式装甲巡洋舰,它根本无法抵挡356mm舰炮的袭击,爆炸让舰体上的零部件四散飞扬,火焰陡然窜高上百米!最终仅在海面坚持了10分钟就折断沉没,全舰仅有211人逃了出来。

  虽然筑波号舰长有些莽撞,但最终没人批评他,因为要不是他帮助挡住了炮弹,那么镇海号恐怕就永远无法回到旅顺了。

  爆炸和烟团让日本海军士兵狂呼雀跃,有了这个战果他们的努力终于没白费,何况两艘安海级都已经严重受创,即使最终回去能不能修好还难说。就在野崎小十郎庆幸终于在支那北方终于凿出个各大缺口时,失速的鞍马号却也遭到了毁灭性打击。

  利用鞍马号急于汇合主力的机会,秉文率领5艘驱逐舰利用海上烟雾弥漫和天色变黑的优势,以30节的高速利用安海号为掩护冲向敌舰队。这一次他没再犯错,全部15枚獠牙鱼雷一口气全打了出去。

  鱼雷!

  鞍马号瞭望手惊恐的叫喊已经太晚,当一枚獠牙重型鱼雷撞上它的舰艉时,比筑波号更猛烈的一幕出现了!350公斤标准tnt雷头瞬间引爆,海水迅速膨胀,直至冲出海面上百米高,而位于水柱中央的鞍马号艉部更是猛地抬高十几米,然后又狠狠砸落水面沉了下去,带着舰艏也高高翘起!

  这一幕实在是太刺激眼球了!无论是第一舰队还是日本海军将士,全都忘记了手中的工作。野崎小十郎更是将指挥刀拔出一半,但另一半却始终没拔出来。很显然,夜幕下的驱逐舰将变得非常可怕,而且这里是黄海,一旦被拖住天知道会不会遇上对方的潜艇,所以如果此时不走,那么两艘金刚级都会变得非常危险。

  “释放烟雾。”

  野崎小十郎用力压住怒火,闭着眼睛下达了撤退命令。这道命令也让军官们双目赤红的,很多人都死死握着附近的栏杆和固定物极不甘心大喊大叫。机会,机会就在眼前,但却不得不放弃。“下一次,我会杀光你们!”一位日本少佐握拳大喊,他的心声代表了所有日本海军将士的心愿,但谁也没想到,这个下一次竟然足足延迟了二十年。

  张兆洋缓缓从掩体后面站了起来,秉文也从受伤的舰桥内走出,望着夜色中逐渐远去的日本舰队,握紧了拳头。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