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九七章 国家的角逐 七
  咯吱咯吱的钢铁摩擦声惊动了伊尔库茨克火车检查哨,铁轨旁的两座岗楼内硕大的12.7毫米毒牙重机枪从射击孔探出,还有几门低垂炮口的37毫米老式速射炮也对准了驶来的列车。信号兵舞动的红旗中,如同老牛般拖拽着20节车斗的大马力蒸汽火车缓缓停了下来,十几个士兵立刻举枪冲去开始例行检查。

  “先生。”列车车头内,伪装成列车工作人员的信田织长有些紧张,扭头看向一副标准师爷打扮的南造次郎。后者拍拍他示意大家不用慌张,然后从兜里掏出高价买来的通关文件,主动跳下车迎向走来的国防军少尉。

  少尉是浙江绍兴人,讲话时带着浓浓的地方乡音,敬礼后问道:“拉的什么货?”

  “都是送往奉天的铜矿石。”由于在上海生活十几年,南造次郎一下就听出少尉的口音,递上通关证后还故意掏出烟,用绍兴口音套近乎:“长官也是绍兴的?”

  “绍兴的,13年当的兵。”身处万里之遥的北国,陡然听到乡音少尉也很开心,接过烟点上后看到后面足足挂了二十节车斗,笑道:“买卖不错,这一车回去能赚不少吧?”

  “那里我也是混口饭吃,替东家跑买卖。哎,这年头我们这些当师爷也要自己跑腿喽。”

  “呵呵新社会了嘛。师爷当不成,跑跑买卖也不错。”

  “是啊,还是我们民国好,这些毛子占这么好的地方也不知道利用起来。瞧瞧这一车都是筛选好的精铜矿。”南造次郎大大方方介绍自己的货物,这反而让少尉放松了警惕。因为这一代产铜,所以从去年起军方就接管了大大小小几十家矿场,承包给商人开采,为节省成本矿工都是从各处抓来的穷党士兵和各式各样的俘虏,哪个月不要往回运几十万吨矿石。

  但车头内的信田织长还是很紧张,要知道这二十节列车里只有表面一层是处理过的精细铜矿石,下面全都是成品铬和钨。这可都是海军建造军舰的急需材料!是以支援穷党远东方面军的代价从乌法地区穷党地下组织手中换来的,并花了足足两个月用蚂蚁搬家的方式运抵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装上火车。且不说出事后价值连城的成品材料都会被没收,他们也被会立刻杀死,光是耽误海军造舰计划就没人能承担罪责。

  好在士兵没拨开表面数吨中的矿石检查下面,所以粗粗看完后少尉就准备把通关文件还给南造次郎。但信田织长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看到岗哨内匆匆跑出来一位士兵,附耳对少尉说着什么。这个意外连南造次郎都紧张起来,热汗瞬间爬满背脊。也不知道士兵说了些什么,少尉皱皱眉又把通关文件打开,掏出笔一边写一边说道:“铁路改造,乌兰乌德往东不能走了,你们走包库线入关转道奉天吧。给,路线和准许停靠站点都在上面。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一路上很多很多车站都还没对外面开放,除加煤外不要随意停留,引起误会就不好了。”少尉把写好通关文件还给了南造次郎后,挥挥手表示可以离开。

  少尉的话既让南造次郎高兴又担忧。高兴地的是自己没被发现,担忧的则是乌兰乌德改造中断。虽然少尉给自己安排了宝库铁路,只要按照通关文件上写的走,至少抵达包头前肯定一路畅通,但问题是宝库铁路是接正太线到河南新乡,然后接京汉线的!本来走海参崴的货物,现在却要走危险重重的民国腹地绕圈,这一路该怎么办?看看黑森森的机枪炮口,南造次郎知道自己没选择,只能咬牙让大家开车。上了车后还特意关照道:“信田君,到了乌兰乌德立刻发电报给国内,请他们想办法安排船只在黄河等我们。”

  信田织长点点头,按下了汽笛。

  呜咽的汽笛声中,这辆装载着数百吨钨、铬成品的列车缓缓向乌兰乌德方向驶去,等它离开后少尉突然扭头问士兵:“乌兰乌德不是上月就改造好了吗?”

  士兵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电话是总调度室打来的,让我们一定要这样安排。”

  伊尔库茨克总调度室管理着从赤塔至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这一段西伯利亚铁路,所以少尉听说是他们打来的,也没多疑,招呼大家回温暖的岗楼哨卡继续等待下趟列车抵达。但他不知道,他们这个哨卡发生的一切都没瞒过远处的蔡司高倍望远镜。

  吴锐向列车调度长点点头示意可以挂上电话后,又感谢了几句才将望远镜递给助手,向楼下走去。他现在已经是安全局东北站站长,负责整个东北地区的情报工作,这段时间趋向活跃的日本势力并没瞒过他的耳目,所以一边走一边问道:“日本交付了多少武器?”

  助手说道:“舒米亚茨基他们一共拿到1万支步枪、50挺轻重机枪,还有100门各类迫击炮,弹药大概300万左右。对了,还有不少地雷和手榴弹。”

  “哼!日本这回倒是舍得。”

  听他冷哼,助手笑道:“站长放心,日本人这回肯定要折本!现在舒米亚茨基身边都是我们的人,只要你想,我保证几天内把他的人头送来!”

  助手说的没错,当年的北国藏牙行动中至少有数十位情报员以各种身份潜入穷党内部,如今最高级别的几位都已经能接近列宁那些政治委员了!远东本来就是潜伏重点区域,舒米亚茨基他们这股人马怎么能逃得过监视呢。要不是军方主张故意拖着慢慢打,用兵灾人祸清洗西伯利亚地区的俄国人口,早就可以把他们一锅端了。当然,他还是面色冷静,微愠道:“不要自满!做我们这行的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最近军情局抓了好几个俄国契卡的人,说明人家也在想办法渗透,不是没有还手之力。”

  “是!”助手点点头,不敢再得意,问道:“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吴锐说道:“走库伦线肯定出乎他们意料,所以到了乌兰乌德就会发电报联络外面协助,否则一路上都寸步难行!你们的任务就是把关心这趟车的人都找出来,凡是打听的,询问的,就算是帮着检修火车和加煤的!也都要给我全部控制起来,少了一个唯你是问!”助手明白了。这趟车其实就是个鱼饵,从伊尔库茨克至新乡,数千公里不知道要钓出多少人呢。

  见他明白了,吴锐继续问道:“副总统那边结束了吗?”

  “还没呢。”

  “那算了。你去忙吧,我先去见总参谋长。”吴锐上车后和助手分道扬镳,自己向伊尔库茨克机车厂赶去。

  伊尔库茨克机车厂是叶尼塞河以东硕果仅存的几家大型工厂,除本身的设备外还有从鄂木斯克和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等地区搬运来的设备,经过充实后已经成为目前东西伯利亚铁路线上唯一具备建造和维修重型火车的工厂。工厂内有不少俄国工人,这些工人都是从各地逃到这里的,其中不少还是火车方面的行家里手。但他们在得到工作和为家人赚取食物的同时,也要接受军事管制。

  宽敞的封闭式车间内,宋子清正和慕容翰、徐树铮、陈宦几人一起视察三列新装备的装甲列车。列车旁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防止有人破坏这些价值连城的陆军新宠物。

  这些装甲列车可不简单,全都是战后专门为西伯利亚地区作战改装的,不仅使用俄制重型机车可以畅通行驶与伊尔库茨克至乌拉尔的所有轨道,而且火力配备都是目前远东地区绝无仅有的!每列都安装4门重庆仿造的斯柯达1918年式210mm/l30重型榴弹炮(非之前的海军舰炮),这种大炮是斯达克兵工厂与1916年开始研制,1918年初生产。生产后不久总参谋部就通过特殊手段弄到4门量产炮和全部图纸,经由意大利秘密运回国交给重庆仿造,并与18年10月试验成功,国内命名为战锤1919年式210mm重型榴弹炮。

  单根炮管5.8吨,列车型使用液压驱动旋转炮座后全重达到38吨,如果采用牵引炮架则是18吨。使用重庆自己研制的110公斤全铸造高爆榴弹时,最大射程可以达到18300米。但由于目前国内没有大战,也缺乏牵引这种超重型火炮的车辆,所以陆军先采购了8门列车型,和弄回来的4门一起安装到三辆专为西伯利亚准备的重型装甲列车上。每列前后各一辆大马力机车,中间为12节炮兵车厢,装备一个连4门210mm重型榴弹炮,还有4门25mm速射机关炮和8挺重机枪,还有一只观测气球。其中2列车厢为居住车厢,剩余为弹药和仓库车厢,还可以携带钢轨等设备用于修复铁路。

  除了这三辆正在最后检查维修的装甲列车外,旁边还有一列稍短的四节列车,那也是装甲列车,但上面安装的东西却有些特殊,是1917年西线大战时缴获的克虏伯420mm大贝尔塔铁路炮!这门炮当时缴获后陆军相当重视,连夜运回汉阳进行研究,本来陆军是想仿造的。但经研究发现,一来当时国内金属冶炼水平还不足加工这种大炮,二来成本太大,一门炮的价格足以制造3门210mm重炮,所以探究并测绘完后干脆带到北方进行实战测试。

  无论是宋子清还是慕容翰,都不怎么在意这些夸张的巨炮,他们的目光早已超越武器装备本身,反倒是陈宦和徐树铮很激动,得知高尔察克正在和杨秋会谈后问道:“总参谋长,你说高尔察克会不会答应条件呢?”

  “你们知道高尔察克最大的问题在那里吗?”宋子清笑着拍拍大贝尔塔炮身,说道:“心软!他回国就拼命收拢那些俄国资本家和自由人士,所以得到俄国很多高知识分子的支持,但问题是他们已经成为部队安心打仗的最大麻烦!情报部的数据,目前已经有大约100万反对穷党的俄国人跟着部队一起行动。你们想想,光是养活他们就已经非常麻烦,还怎么可能打胜仗呢?偏偏他又舍不得驱逐这些人。以人格说,他的确是不可多得的爱国将领,但却不是合格的将领!他现在最急迫就是给这些人找一条出路,否则不用打也吃光了!帮他安置100甚至200万张嘴巴,你们说他能无动于衷吗?”

  “但要是他不答应呢?”

  陈宦刚问完,慕容翰却先笑了起来:“二庵兄,这不是他答不答应的事情。既然我们开除了条件,那么如果他拒绝,这个消息传出去他的名声就全毁了!光是拖着大家一起死,不让同胞躲避战火的谣言就足以摧毁他的军队了!”

  陈宦到底不是玩政治的人,反倒是徐树铮点头道:“说得不错。但要是真有百万甚至200万人,安置到国内会不会出问题?”

  慕容翰摇摇头:“现在不是我们安不安置的问题,而是不得不安置!因为一旦高尔察克失败,这些人还是会进入我国境内,被动接受反而会给北方带来隐患,所以副总统就决定干脆主动收纳这些人。至于北方是不可能的,肯定是疏散到中原腹地或者西南内陆,建立多个甚至几十个专门收纳的地区。虽然人数看似不少,但以我国的人口总量,这点人翻不起浪花来!民政部也针对他们建立专门的外籍人员居住管理制度,每年都需要向当地或者附近的警察申报情况,发放的暂住证明,并且派人专门教他们汉语让他们能自谋生路。实际上我认为,和隐患相比得到的其实还多些,撇开司令的条件不说,这批人中大多数都受过高等教育,很多还都是大学教授和高级人才,等两三年后过了语言关,完全可以成为很好的老师,技术专家,连女人都可以成为美术和音乐老师。”两人听完后都觉得他想法不错,正要继续询问安置的具体办法时,吴锐的车子停在了外面。几人都是东北地区的核心军官,都认得这位安全局要员,知道肯定有事,所以避开几步去查看列车,为宋子清和他留出空间。

  吴锐隔着老远和几人点点头后,把刚才的事情说了遍,说道:“我预计,这批货很有可能走郑州黄河上船,然后从渤海回日本,我们想请示看看在哪里动手比较好。”

  宋子清知道最近安全局和军情局都在追踪这件事,说道:“总司令还在和高尔察克会谈,这件事我一会转告他,你们的任务就是要利用好这次机会,争取多钓些大鱼出来。”

  “那东北呢?舒米亚茨基那帮人现在自称穷党红军远东方面军,又和日本勾勾搭搭,要不要。”吴锐做了个双手合什的动作:“收网呢?”

  宋子清想想说道:“不用全打死,西伯利亚的人口比例还需要降低些!等会你去找徐树铮商量一下,再联系一下张作霖,让他们趁天还没彻底冷下来前狠狠打几下,最好是能把他们逼到日占区。”

  逼到日占区?吴锐扬了扬眉毛,有些明白了。刚要离开就看到杨秋的贴身卫队长雷猛跑了进来。雷猛满头大汗,脸色涨红兴奋无比,见到宋子清几人大喊道:“报告总参谋长,总司令的命令!铁道大队和第16步兵师49旅即刻启程前往车里雅宾斯克,务必要协助高尔察克部守住城市!命令徐树铮上校挑选军官,带领收拢在满洲里的五万俄国志愿兵一起回国参战!命令第123混成师70、71骑兵旅立即启程赴东哈萨克,协助李烈钧124混成师向西哈萨克斯坦进攻奥伦堡!”

  即使是宋子清,听到这些命令也狠狠一握拳!这说明高尔察克的黄金已经顺利到手了!最后的事情就是尽可能拖住穷党,所以连之前投降并一直在满洲里封闭训练的五万俄国志愿兵都用上了,只是调走徐树铮却让他有些棘手,因为刚才他还想要让徐树铮和张作霖携手打一下舒米亚茨基呢,看来要另选人了。扭头看向已经兴奋起来的徐树铮,重重关照道:“记得多带棉衣和御寒装备,不求战果只要尽量拖住,拖得越久越好!”

  “注意!一旦高尔察克有溃败迹象你们要做的唯一事情,就是挖断铁路路基,炸断全部桥梁,然后安全撤到叶尼塞河东岸!”宋子清最后关照道。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