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七五章 怒海 二
  

  ……月17日,大雪。

  瓦尔纳明德,罗斯托克市以北30公里外的一座小海港。没有汉堡的繁华,也没有基尔港得天独厚的条件,虽然十三世纪这里就已经通航,但如果不是因为有每周一班越洋轮渡火车,或许连德国人自己都不会关注这里。

  北风裹挟着漫天飞雪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席卷而下,让失败动荡处于内战边缘的德国愈加冰寒。人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到数百公里外的巴黎,那里有无数牙尖利嘴试图从德国身上咬一块肉下来。人们一边忍受着饥饿和严寒,一边默默等待着结果,却浑然没注意这个战争开始后因为轮渡停止,逐渐衰败的小港的变化。

  通往荷兰、丹麦等国的道路已经被协约监管,斯卡格拉克海峡的德国水雷阵帮助不少德国富人轻松越过波罗的海逃亡瑞典和挪威。克虏伯等大公司也开始向外转移资产、著名的飞机设计师安东尼-福克干脆用火车走私带大批设备和飞机回荷兰。英法其实知道这些事,但除了法国和比利时天天抗议外,英美却都睁只眼闭只眼,只为不过分削弱德国,确保所谓的大陆平衡。

  有这样一群人,也在利用这种混乱动荡根本没人管的季节,为心中的理想!为国家未来!挑战严寒和生死极限。

  猛烈地暴风雪提供了最佳掩护,放慢速度的火车没有如往常进站前那样鸣响汽笛,而是缓缓地低速滑入海港唯一一个造船厂码头。码头上,来自中国广西的海军赴德学员,海军准尉陈雨秋顶着风雪挥动两色指挥旗引导火车。自小在热带长大的他原本很不习惯这种天气,刚抵达德国时还因此重病差点送命,最终在战友的帮助下不仅熬过最艰难的第一个冬天,还完成全部学业,最终随德国驱逐舰参加了日德兰海战。那场惊心动魄的海战让他和每位战友都明白一个道理,光有热血和激情是无法改变国家命运的。必须拥有强大的工业能力,必须拥有最好的技术,只有那样才能建造出一艘艘强大战舰打败任何海上入侵者。

  现在......国家急需的技术和机器就在面前,在一列列从德国各地来到这里的列车上。

  “这是清单。”德国列车长很不客气地扔出了运输清单。陈雨秋没生气。两个月来每个德国列车长和大企业代表都对自己咬牙切齿。换做一年前他们绝对会把自己这些人撕成碎片,但现在......他们挡不住花花绿绿的美钞和英镑的诱惑。所以他很干脆拿出几张美元塞给列车长。有了美元,列车长态度一下子好了很多,把机器设备的顺序点了出来。

  “是蔡司送来的镜面抛光设备,精细电镀仪......还有各种650箱设备图纸。”陈雨秋清点完毕后,坐镇这里的陈世英已经走了过来。

  “这些很重要,把机器按套分装在3、4、17号上。图纸搬上破冰船。”陈世英以前是海容舰上的普通炮手,后被选拔赴德国海军学院深造。他被认为是国内海军年青一代中仅次于秉文和赴英留学的沈鸿烈的海军尖子生。沈鸿烈现在在远征军护航舰队实习,而他和秉文负责莱茵兰行动,并将在启程后指挥领航破冰船为船队开路。

  陈雨秋笑笑:“世英兄,好像每次来东西,你都说很重要……是嘛?”陈世英裹紧大衣,用手比划比划胸口:“重要就是好事!说明回去后总司令至少给我们每人挂一块大大的勋章!”两人开了几句玩笑后,陈雨秋招呼大家装船。虽然这些精密设备运来前都已经包装妥当。但为防止擦碰损坏,一千多位陆陆续续从荷兰、挪威等地以各种名义赶来的海军和情报部特训水手都非常小心。塞满图纸资料的防水皮箱是格外需要保护的东西,全部被装入条件最好的封舱内。

  陈世英走入船厂。德国船工们正在拆除围绕在破冰船四周用于改装的梯架。这两艘4000吨级远洋极地破冰船就是从霍瓦特船厂买来的,除原有的蒸汽轮机和高压锅炉外,船上又添加了两台man公司的大型柴油机。外形也做了很大修改,原来的四座烟囱被合并为三座,船体上鲜亮的橘黄色条纹被去掉,采用总司令特意关照的浅灰和蓝灰交错的波浪条纹,据说这种条纹可以有效减少被发现的可能。而最关键的就是要为破冰船加装武器,其中包括2门120毫米和2门88毫米速射炮,还有国内提早运来储存在挪威境内的25毫米野蜂防空机关炮和12.7毫米重机枪,最后还必须在船艉加装一套深水炸弹发射装置。采用德国制造的深水炸弹,以应对路上可能遇上的敌对潜艇。

  不仅两艘破冰船都需要按这个要求加装武器,船队中的商船也需要增加一些马克沁机枪架和水上飞机舱。当然,所有武器都必须隐蔽起来,至少要确保从外部无法看出这是武装船。工人们非常努力,虽然无法离开但每天100美元的工资对现在的他们来说非常宝贵。何况每天还能拿到10罐午餐肉,所以短短两月就全部完工。

  陈世英深吸口气向码头边走去。随着脚步,17艘艨艟灰影静静地躺在瓦尔诺河和波罗的海交汇的水域上,全部都是德国战前制造的新式远洋轮,最小的排水量也超过1.5万吨!最大的两艘油轮更达到2.8万吨。当然,现在的油舱里除了设备和机器外,只有一包包以防万一的燃煤包,至于计划中的重油,因为德国无法提供只得作罢。

  原计划中最理想是带25至30艘回去,但骄傲的德国人也并非什么都愿意卖。不过这已经非常不错了!最起码点名的克虏伯装甲冶金配方,去年初才研究出的火炮身管自紧技术,穿甲弹技术。莱茵金属公司的超硬铝合金、马尔本公司一度研究过却又放弃的液体火箭图纸,梅赛德斯的发动机实物和图纸,还有包括大型模压机、水压机、油压机、两台原本为马肯森巡洋舰准备的超大型船舶柴油机在内总计270台成套精密机床和设备。加上刚刚抵达蔡司光学,全都是国内最需要的高端制造设备,更别提2771种使用了1.1万只皮箱装载的各类工业设备制造图纸了!虽然这些图纸回国后还需要翻译,而且德国提供的全都是备份品。但价值却是真实的!这些无论哪一样拿出去,都是连英法美都会心动好东西。

  外人看来这些大公司一定很傻,将这样重要的技术和设备卖掉,但实际上他们却非常聪明。对德国这种早已进入工业化的国家来说。机器设备都不是问题,只要拥有充沛资金、有技术工人,就能静待战后最残酷的几年过去重新发展起来。而且这些技术大部分都是他们已经研究过的,毫无秘密可言,所以可以很放心将备用图纸出售赚取利润,再把原件运往瑞士等国秘密储存起来。可惜的是,最让大家眼红的。利润最大也是德国最强的化工资料他们拿出的不多,除了制碱、合成氨、化肥、合成橡胶等十几种国内已经摸到门槛或已经生产的东西外,其它的宁愿烂在肚子里也不愿卖掉。这种一货两主即赚到钱又保存实力的做法不免让人心酸德国的衰败,又让人感慨他们试图东山再起的不屈决心。至于达成协议以高薪聘请的数千余技术专家、图纸翻译和高级技工,却不会冒险一起出海,他们将在巴黎和会后陆续出发,直到教会中国学生和技术工人看懂这些图纸,制造出成品并熟练操作这些机器后才会回国。

  陈世英静静地看着。嘴角慢慢勾了起来,连脚步声都没注意。

  “看什么呢?”

  声音打断了他的畅想,扭头看去秉文和刘明诏穿着厚厚风衣不知何时走到了身后。而让人惊奇的是哈坎舰长居然也来了。陈世英连忙敬礼:“少将。”

  “我已经辞职了。”哈坎面无表情地摆摆手,越过他们望着雾气中的船队,脸颊严肃线条冷硬。陈世英悄悄撞了下秉文:“老大,他.......怎么也来了?”

  出国留学的士官生都爱抱团,每一届都有自己的“老大”,刘明诏是赴德陆军中的老大,秉文是海军年轻人口中的大哥大。这个玩笑似的称呼被大伙保存了下来,所以秉文没在意这种称呼,望着哈坎的背影也有些猜不透他,说道:“他自己要随我们去。而且昨天还辞去了所有军职。”

  陈世英挠挠头,这个德国佬什么意思?难道不舍得这些东西?他正在奇怪,哈坎已经转过身:“如果你们想活着回去,现在......必须出发!”

  “现在?可是……陈世英更加疑惑,但秉文却身躯微微一震。哈坎虽然不是德国海军中最好的舰长,但从塞德利茨号两次逃生的经历可以看出。他绝对是海航方面的专家!性子腼腆的刘明诏虽然不懂航海,却也看出哈坎是要借用大雪突破海峡。

  “破冰船改装好了吗?还需要多久?”一旦决定,秉文立刻变了个人。干练果断,话语清晰,连哈坎都暗暗点头。陈世英能从数万海军将士和学员中脱颖而出,同样是极优秀的军官,立刻回答:“已经改好随时可以离开,船队补给昨天就全部完成,现在正在装蔡司的货,预计两小时后可以出航。”

  “通知大家,两小时后出发。”

  秉文站直身体,扑面而来的风雪不仅没让他感觉寒冷,反而激发起了无限斗志!北冰洋航线又如何?风暴和冰山又如何?既然有人走过,那么中国新一代年轻海军人同样敢闯进去!无论如何,都必须把这些船带回去!和庞大地德国工业总量相比这些东西并不起眼,但它们却是最精华的一部分!

  这是......祖国迈入强国之林的基石!

  得到启程命令后,来自海军、情报部、当地华侨和从波罗的海沿岸国家高价招募中挑选的两千多位水手迅速行动起来。他们中有些人是为了国家,有些是为了监视,有些是寻找刺激,也有为丰厚甚至暴富的赏金,只有哈坎.......谁也不明白他的目的。随着这位离开基尔港后就没笑过的海军舰长钻入改装一新的01号远洋破冰船,桅杆顶部的红色信号灯打出一串符号。

  “龙抬头……席卷欧洲的暴风雪让巴黎陷入寂静,只有回到这里的各国使馆内还热闹非凡。

  得益于国内财政好转和西线远征军的表现。中国大使馆已经迁出当年狭窄拥挤的公寓楼,搬入一栋占地数百平方的三层**别墅,这个坐落于塞纳河畔距爱丽舍宫只有10分钟车程的别墅已经被直接买下,还第一次学习欧洲架设起了属于自己的无线电。虽然南京和重庆都开始生产无线电。但产量低而且技术上也不及较发达的欧美,所以使馆特意购买了两台马可尼公司产的大功率无线电报机。

  从巴黎和会开始,两台电报机就几乎没休息过。来往于国内和英美等地的电报源源不绝,政治、意见、部署、清单等等,一切需要的东西在经过加密后全汇总到这里,然后被译电员翻译出来摆放到代表团小桌上供讨论和参考。一楼左侧的小会客厅是最近使用最频繁的场所,保护使馆的海军陆战队士兵和工作人员早早将壁炉塞满。跳动的火焰驱散了严寒,也让从世界各地赶来的民国代表们能轻松惬意地讨论情况,为国家争取利益。

  来自缅甸的圆形楠木茶几四周围满了人,除了国内赶来的陆征祥和徐秀钧等人外,从美国赶来的顾维钧、驻英大使施肇基,驻比利时荷兰大使魏宸组,驻法王正廷,军方代表陆军张孝准和海军叶祖圭。还有曾琦等赴欧留学生代表。宋子清无疑是这些人中较为特殊的一位,身为国防军总参谋长,这是低调务实的他第一次出国参与国家级别的会议。虽然很少发言,但他背后却是一个无法忽视的强大团体,所以连陆征祥都隐隐以他为首。

  而另一位特殊的人,恐怕就是抱着比英国大字典还厚的工业资料和清单的郑廷襄了。这位参与设计了布鲁克林大桥,还被美国西屋公司聘用的工业部长作风踏实,不仅将杨秋的贝雷桥技术推广到全国造桥业上,还在去年带头领导科研组解决了国产电弧炉、热轧机、冲动式蒸汽轮机转子震动等国产装备制造业上遇到的技术问题。在他带领下,六年来国内工业从仿造逐步走向自产,工业所需设备的自产化率也从1912年的不足5%,发展到如今35%。

  但现在这位学者型部长却让人大跌眼镜。眼镜后面闪烁着贪婪的目光:“这个精细磨粉机要搞几台。欧洲虽不稀奇,但我们自己还造不出来......还有这个制氧机,就是大了点,和副总统要的不符,没事......回去组织研究下小型化。对,这个一定要!铝板冷压模机。不管代价多大都要拿下!毛瑟厂的挤压机不错......要不也拿几台?”

  众人终于忍不住,宋子清更是呵呵直笑:“郑部长,您昨天不是说这种型号挤压机我们可以自产没必要了吗?”

  陆征祥也端起咖啡,望着徐秀钧打趣道:“是啊,您要是再挑下去......我们不被德国恨死,徐行长也要去爬埃菲尔铁塔往下跳了。”

  众人哄然大笑,郑廷襄也意识到看花眼了。可手上这些东西都舍不得放弃,要是能做主他肯定非常愿意直接把鲁尔工业区打包搬回去的。说道:“行行行,这个就不要了。可其它几样你们得给我争取来。”

  “东西是好,可盯着的人也多。”王正廷严肃起来说道:“我听法国朋友说,日本代表团已经联络英国,不仅希望分享包括穿甲弹和克虏伯钢在内的德国海军技术,还希望拿2艘战列舰!”

  “这些东洋倭寇!”叶祖圭这位老北洋立刻跳了起来,别人能忘他们这代人绝不会忘记甲午之耻,冷哼道:“日本现在明知陆军暂时比不过我们,就想用海军压住阵脚!哼,定要阻止他们拿到。”

  宋子清比较冷静,明白只要英日同盟一天不解散,就挡不住他们分享部分德国技术。所以关键不在日本拿到,而是自己也要拿到这些技术。咬咬牙说道:“既然他们报价了,那我们不妨也给英法透个底,日本要的我们也要一份!至于战列舰......要是日本拿我们也拿!”

  魏宸组一直在旁听大家讨论,问道:“出钱的话,法国这边是有可能复制一套给我们的,他们受伤太深还巴不得从哪弄些钱来补补。但战列舰恐怕.......难,这些天我们也旁敲侧击多次,都没得到回音。此外,我觉得不妨动动比利时的脑筋,他们......可就在德国家门口呢。”

  “比利时?”大家对这个提议颇为心动,目光陡然集中到陆征祥身上,谁让他是比利时女婿呢。陆征祥呵呵一笑:“陆某的夫人昨日已经启程回国看望家人。”

  “部长和夫人为国之心实在让人钦佩。”王正廷拱手表达敬佩时,负责联络的张孝准步履匆匆冲到宋子清耳旁:“刚收到电报,龙抬头了。”

  “这么早?!”宋子清霍然而起,看看窗外迷眼的雪花,似乎找到为何提前的原因。众人都不知道莱茵兰计划,对他突然起身有些愕然,正想问问秘书却再次跑了进来,高兴地喊道:“副总统已经抵达了马赛港……未完待续)!~!

  {飘天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