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六三章 大国之路 七
  “江苏是我们的地方,各省自治是他杨秋提出来的,现在凭什么收回去?我们要抗争到底!”

  汤觉顿迷迷糊糊走到外面时,那个张行书还在大放厥词谈江苏自治。他也赞成各省自治,但问题是自治不是独立,也必须执行中央改革政策。可笑那些人却以为自治就等于独立,谁也不能插手,这不是玩笑嘛!当然,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相比,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突然成为农业部长的震惊。说心里话,到了他这个位置肯定是想往上爬,但国社一家独大的情况下也就剩下农林水利几个部长职位能分配,这还是人家故意手指缝里漏出来的。

  农业部长啊!看对待土地就知道杨秋对农业是认真地,绝非以前那些人能比,可以想象这个位置绝对非常重要,问题是……自己要是接了这个职位,还要不要做人了?还没想完,张行书见到他就喊了起来:“呦,这不是觉顿兄嘛,在下要向您道喜了,农业部长……好!”虽然一个好字,但语气却冷硬的很,四周众人的目光也各色各异,就好像再看一个叛徒般。

  汤觉顿没理他,与这种人争辩只能是越争越黑,所以自顾自下楼准备去见见杨秋。这个农业部长的位置实在是太扎手,即使心里想也是不能干的。但他才走到楼梯口,几个身穿制服的年轻人突然迎面走来。

  “谁是张行书?”

  年轻人穿着笔挺制服,腰骨笔挺一看就绝非警察,反倒像那些严格训练的军人,随着他们上楼一股子肃杀的味道瞬间弥漫而开。汤觉顿更觉得这些年轻人来历不凡,因为他们腰里佩戴的全都是民元式手枪!身为草堂弟子,他和蔡锷等军界的人很熟,所以听过国内武器配属中的不成文规定。就比如东北和西北为对付流寇,个人是可以持有猎枪的,但必须要有持枪证,否则就是违法凡被发现当场击毙。而这个民元式手枪从参加欧战后就被各国公认为一把好枪,英法还购买了专利仿造,所以只配属军方和机要单位,警察哪怕是总警司都只能用国内自产左轮手枪,所以这些人显然不是警察那么简单。

  张行书虽然也是国会议员,但他出身盐商那有什么军界朋友,不仅没看出蹊跷,反而仗着自己是国会议员满脸倨傲嚷嚷道:“我是张行书,几位找我有何贵干……”

  为首的年轻人根本不废话,直接挥挥手:“带走。”

  得到命令后几个年轻人立刻动手抓人,张行书这才明白他们的来意,壮着胆子斥喊道:“你们是谁?谁让你们来的?我是国会议员!你们凭什么抓我?那杨秋难道想造反吗……!”他这么一喊,四周的士绅和官员也纷纷围了上来。梁启超和汪兆铭听到后也跑了出来,喝道:“站住,你们为什么抓国会议员?程诚又不是他杀的!”

  “谁说我们是为了程诚烈士的案件来的?”年轻人斜视梁启超,从兜里掏出证件在张行书面前扬了扬:“看清楚,我们是民国廉政公署的,从现在起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公证!带走。”

  廉政公署?四周恐怕只有汤觉顿对这个机构最清楚了,这是三年前为监督中央政府国内基础建设资金使用情况,防止有人上下其手而设立的。设立三年来权利逐步扩大,并开始介入一些反腐败和贪污案件中。梁启超也听说过这个机构,也知道他们后面是谁,但既然自己在岂能让他们无凭无据抓人!于是站出来厉色道:“不管你们是谁派来的,没有证据就不能随意抓人!”

  年轻人显然认得梁启超和汪兆铭,皱皱眉后突然拔出了手枪:“梁议员、汪议员(两人也是国会议员),司法独立是宪法中规定的,所以我没有权利向你们说明,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法院听审。如果诸位继续干涉,我会以妨碍司法公正罪名逮捕你们!至于我们为何要带走张议员,你们可以问问他自己,两年前淮安县的三千亩水田他是如何买下来的!”

  自觉有梁启超和汪兆铭撑腰的张行书听到这句话顿时如蔫了个公鸡般,当大家看向他时已经是目光闪烁脸色死灰。梁启超更是气得连连跺脚!还用解释吗?看这幅表情就知道田地肯定来路不正!年轻人见到他们再不说话,收起枪后再次挥挥手。“放开我,你们不能抓我,我是国会议员,我是国会议员……”张行书越来越远的呼喊如同一柄重锤击打在众人身上,不少人更是额头冒汗,脚下开溜准备先行离开。

  但他们还是被堵在门口,一大群税警和民事警察开始点名:“严武、沈炳烈、周安坤……带走!”一句句带走,一个个高呼冤枉却脸色惨白目光游移的官员和士绅让四周静若死去。杨秋出手了!而且一出手就是毫不留情!刚才还百十人的商会内竟然一下少了二十几张面孔,这个比例和规模实在是太吓人了!

  几乎是同一时刻,苏北和皖北人人瞪大眼睛,一位又一位官员和地主士绅被各种罪名拒捕,在这样的天罗地网下那几个早已被安全局盯住的凶手也纷纷落网。霎时两地到处都是哭喊和拍手称快的叫好声,数以百计的官员和士绅在警察的押送下被送往南京,一串串的嫌疑犯场面甚至让人想起了八旗入关后做的事情!这一幕让梁启超实在坐不住了,拉着汤觉顿一起去见杨秋。两人不管怎么说都是国会议员,所以邝煦堃客客气气将两人带进办公室。

  进屋时杨秋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南京,看到两人就仿佛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事情般,笑呵呵迎了上来:“卓如先生!久闻其名却一直无缘得见,让您屈驾来拜访我,实在是惭愧,惭愧!伯和,还不快去泡茶。”梁启超见杨秋还在演戏,气得狠狠坐在他面前,冷冷道:“副总统的茶梁某可喝不起呢!”他这句本来就在气头上,说完后自己也后悔了,毕竟杨秋这些年所作所为有目共睹,所以后面也不知如何开口,只得先闭上嘴巴。

  杨秋却不在意,笑呵呵坐在了他面前。汤觉顿见到两人互相较劲都不开口,干脆硬着头皮先拉开话头:“副总统要务繁忙,觉顿也不妨直说吧。农业部长一职汤某实在不敢窃取,还望副总统……”他还没说完,杨秋脸色冷了下来,故意看一眼梁启超低声道:“觉顿兄可是有什么苦衷?农业乃是我国根本,四万万张嘴巴嗷嗷待哺,只有农业强了国家才能兴旺。这是个了不得的大事,总理选你出任不仅仅是他个人的意思,也是看中觉顿兄的才华!……再说,杨某也是无权决定部长任命的。”

  梁启超深吸口气,强忍下心中怒火,尽量使自己保持心平气和道:“季直兄在任几年矜矜业业,万事小心不敢怠慢,说免就免岂不是寒了人心?副总统为何不再斟酌下呢?”

  杨秋装出很心痛的模样看看梁启超:“卓如先生说的不错,张部长受命危难,为我国农业建设的确做了很大成绩,这点是任何人都不能否定的,所以我已经向国会提出建议向他授勋以示国家表彰。但如今国家已经初步安定,我们这些人也该多考虑未来了。以目前的国家情况,农民们是没办法自己去掌握先进的耕种方式,也不可能去主动去移民拓土创收粮食,更别提开渠建水库了。所以我们这代人就应该主动站出来,想办法去鼓励移民,去开荒拓土!去发展农耕水利,去学习国外的先进耕种法,然后推广到田间地头。这些东西……万事小心是办不好的。”

  这番话让汤觉顿身体有些发烫,自己就读草堂,革新为国东奔西走不就是为这些东西嘛,可是他看到梁启超的脸色,喉咙里“我想干”三个字却又生生憋了回去。梁启超脸色愈发阴沉,说道:“改革是好,但不能一味走强权的路子!各省自治是中央政府定下,为何今日副总统却大肆干涉江苏的事情?那些士绅官员或许有错,但如此这般大肆抓捕与清廷有何区别?如今国弱民贫,正是应该休养生息的时候,之前副总统你参加欧战已属冒险,幸好苍天有幸化险为夷。既已达成目的就该见好收手,这般大动干戈实非百姓之幸,更非国家之幸!国内有识之士如今无不为忧心忡忡!所以还望副总统阁下即刻发表声明,化干戈为玉帛。”

  他这番话已经是明着指责了,连汤觉顿都觉刺耳,但杨秋却不紧不慢继续抱着茶杯,吹去上面的白雾后眼眉一挑:“梁先生的意思是程诚同志做错了?四万万同胞应该继续被人用奴契禁锢自由?土地应该全交给那些士绅?地方官员可以不听中央政令自行其是?我倒想问问,梁先生你这到底是想自治,还是想闹独立!搞割据!”

  汤觉顿见他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狠狠将茶杯往桌上一跺,目光也变得极寒,知道要糟但已经拉不住了。梁启超被激怒了,想他一向以宪政自居,庚子年更是抛头颅洒热血试图振兴国家,到头来却得了一句闹割据,如何还受得了!站了起来手指哆嗦回敬道:“杨秋!你你你你……这是破坏共和!是把国家往绝路上带,别以为军权在你手里就能胡作非为,我一定要弹劾你!弹劾你!”

  “国会议员有弹劾政府官员的权利,梁先生尽可去做就是。不送!”杨秋说完,反倒把目光投向汤觉顿:“汤部长,万事多想想,我们这代人是该为国家留下点什么,还是去阻挠四万万国民走向幸福!”

  梁启超已经完全气傻了,见到汤觉顿居然在苦思杨秋的话,指着鼻子厉声骂道:“好啊,好啊!觉顿你也要当叛徒了!好……天理昭昭,天理昭昭!我就不信,这个天底下没有说理的地方了!”

  他气急后推门而出,差点将要进来的杨度撞到,汤觉顿苦笑一声向杨秋点点头后也追了出去。随着两人离开,这场大戏算是进入了最高潮,尤其是越来越多的江苏官员和士绅被捕后,全国上下更是胆寒心惊,纷纷在想这场风波到底会何时收场,会不会波及他们头上。

  杨秋缓缓坐下悄悄吁了口气,向杨度挥挥手:“《土地改革法案》也该出来了,今夜你和我一起回去南京吧。”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