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五五章 移民土地法
  杨秋启程回南京开始着手最大一次国家社会化改革时,得到英美授意后国防军两个步兵旅同时越过兴凯湖南下,仅用时两天就击溃穷党武装,还趁英美势力未抵达的机会,连夜将大量珍贵资料、艺术品和珠宝、黄金、白银、工厂核心设备等高价值东西转移走,最后还以确保商船安全为由强行接管开走了俄太平洋舰队的9艘潜艇,此事还一度造成英美的外交抗议。虚弱的抗议中,却是成立不足十天的海参崴苏维埃政府倒台,舒米亚茨基和任辅臣等带残余部队转战鄂霍次克,并联络被逼到赤塔以北的蒙古叛军,最终在蒙古独立等诱惑下两军合并为苏维埃远东第一师,试图继续武装斗争下去。

  但舒米亚茨基也很清楚,缺乏弹药和物资的情况下他支持不了多久,于是联络正在伊尔库茨克以西活动的布柳赫尔,希望能尽早会师。可是在远征军主力撤回乌拉尔后,加上陈宦的部队已经有足足7个师沿叶卡捷琳堡至托木斯克铁路线铺开的情况下,布柳赫尔在中国远征军和杜托夫号称10万余白俄军的夹击下,同样只能以游击袭扰。蔡锷也实行以死守铁路沿线确保大动脉安全为基础,同时抽调10个轻步兵团配合白俄军对穷党活动区域进行清剿的打击战术。

  两艘安海级大型巡洋舰会同英美日等国战舰与七天后驶入海参崴后,当地华侨华商激动地纷纷落泪,见证了失去百年后祖国军队再次进入这片昔日国土的日子。最终,在海军程壁光中将和英美代表协商后,国防军留下1个团和英美法白俄军队一起协防海参崴,其余部队撤往伯力和海兰泡,加强对阿穆尔河流域的控制。

  远东穷党全面败退时,欧洲也终于传来布列斯特合约签署的消息,急于确保政权的列宁和穷党在协约各国的围追堵截下,比历史提早三天签署条约。根据条约,俄国不仅答应芬兰、乌克兰独立,还必须交出波兰、立陶宛、库尔兰等地的管主权,需要支付总额高达60亿马克的战争赔款!根据这个合约,俄国将丧失一百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和5千万人口(一战俄国总计1.4亿人口),还将丢失全国90%的煤炭开采量,75%的铁矿石、33%的铁路、50%的重工业能力!在失去叶卡捷琳堡,黑海造船业又被邓尼金部占据后,俄国仅存的圣彼得堡和莫斯科等工业地区也因为原材料不足纷纷停产,全国工业彻底瘫痪。

  丧权辱国的合约顿时激起全俄上下一片指责,协约更是恨之入骨。于是在合约签署后第三天,英法美中日等协约国全面断绝与俄国的外交关系,召回大使并开始撤回侨民。英法也立刻策动捷克军团叛变,并开始向控制察里津、克里米亚半岛和高加索地区的邓尼金部提供资金支援,同时被俄国临时政府送去美国休养的高尔察克也在英美支持下启程回海参崴,至于平行世界中和他唱对台戏,导致内耗的谢苗耶夫和白毛将军等人则第一时间被杨秋处决,两人价值数千万美元资产也全被没收用于西北三座要塞和铁路修建。

  俄国内战全面拉开的同时,西线风云骤变!终于从东线腾出手的兴登堡立刻将80个师总计150万军队调回西线,与此同时奥匈帝国也加强了对意大利的进攻,并攻入意大利国境。

  意大利请求支援……

  西线再次大战不可避免时,远东却陡然传出不谐之声,4万日军和1万余朝鲜劳工在20余艘军舰的保护下突然越过库页岛分界线进入北库页岛、鄂霍茨克、马加丹和堪察加,以防止穷党为借口接管以上地区。由于美国之前就在波尔多会议上表示不该将堪察加和鄂霍茨克海列入分配,所以对日本这个突然行动极为恼火,威尔逊总统甚至首次直指《英日同盟协定》,表示这个同盟已经过时。但在共同敌人还未彻底倒下前,美国也无力干涉日军的行动,只能眼睁睁看着日本北进。

  回到南京的杨秋对这些都没太关注,战争已经快要到尾声,反而是危险的西班牙流感让他提高了警惕,并以支援为名向西线派出大批医疗人员以防万一。

  南京国会大楼内人头攒动,议员们对战争的关注因为国社突然抛出的《移民土地法》草案被吸引回国内,欧战爆发以来国社在内政上一直很安静,并以“集全中华之力”为口号积极供应军队,所以当这份法案毫无征兆摆在大家面前时,很多人才意识到杨秋在收拾完四周后,要整顿国内了。

  共和党主席张季直和汤觉顿嘀嘀咕咕刚步入国会大厅,就被民党章士钊拦住了:“季直先生,觉顿兄,好久不见了。”

  国社专心外战两年来,民党和共和党压力都小了很多,也利用机会吸收不少好苗子,但随《移民土地法》草案陡然出现,两党立刻感觉到了压力,。与人才济济的国社相比,两党最大问题就是人才上的断层,除了廖仲恺几位外绝大部分都是老面孔,年轻一辈又没成长起来,所以双方都有接触的想法。此刻见到民党党魁章士钊也难得从上海赶来,张季直顿时双目一亮:“行严老弟都来了,呵呵……听说李烈钧当上师长了?可喜可贺啊!”

  李烈钧当师长可以说是民党被国社压住后的最大突破,所以章士钊也有些得意,寒暄几句转向了新法案,忧心道:“此次土地法草案,不知季直兄有何看法?”

  张季直不仅是共和党党魁,还是农业部长,更是苏浙皖等地地主士绅阶层的代表。此次土地法虽然表面看是针对东北和西北移民,但有识之士都清楚,这部法案要是通过,中原和苏浙皖等地无土地者恐怕都要被这部法案吸引去移民了,所以他心里也很着急,说道:“不瞒行严老弟,我也在为此事犯愁呢。要说移民两地是好事,增加我汉民数量可保百世基业,可卖地……委实有些不妥。”

  张季直是真着急,东北移民主要就是从山东、江苏和河北三地吸纳。山东自从中日大战后国社地位不可动摇,掉脑袋的土匪恶霸比青岛大战中死掉的日本兵只多不少。河北有坐镇津京直隶的阎锡山,这根墙头草早就想进中央了,所以推行新法肯定是不遗余力,唯有江苏受害最大。江苏是苏浙皖三地中士绅最多的地区,全省田产九成在士绅手中,当年慕容翰在河南大搞土改时,就差点没把江苏士绅吓死,幸好杨秋没推广才算稳定下来。但这才几年?土地法就架到脖子上了!别看土地法只针对移民,问题是江苏有太多没田产的农民,这要是推广开来还不一窝蜂走人啊!没了他们难道要士绅自己去耕种不成?10民元20亩地,种满五年就是自己的了,钱不够还能去贷款!这和白送有啥区别?要知道苏北最差的地也要百元一亩呢。

  章士钊故作忧心道:“季直老哥说的不错,想来必定是有了应对之策?”

  应对个屁!要是有办法也不会来开会了。就算有应对又能如何?国社一家独大,杨秋拿出草案无非是走个过场,要真想实行谁能挡住?所以张季直连连摆手道:“哪有什么应对之道,此次来是希望副总统对江苏网开一面,给士绅们留条路。”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都被汤觉顿收在眼里。他可以算共和党中最具能力的议员了,作为当年草堂弟子中硕果仅存的龙凤之辈,在蔡锷等人纷纷投效国社后,他和少部分草堂弟子随梁启超加入共和党。当年梁还想把他推荐给袁世凯,借此拉拢与北洋关系寻求立宪,但北洋倒台和中日战争后立宪这条路彻底绝了。也正是因为立宪成为泡影,所以共和党更想保住苏浙皖的地主和士绅阶层。他看了眼章士钊,越听越不是滋味。这个章士钊明显是想合并两党抗衡国社,因为随汪兆铭加入民党,这一年来鼓吹民共两党联合的声音强了不少。但问题是共和党与民党不同,民党根基在广东福建吃的是老底、共和党在苏浙皖后面是地主士绅,国社靠的是工农士兵结合,走工商先行反哺农林的路子,又独揽军权,所以思想上就有很大冲突。尤其对民党戒备极强,两党若是贸贸然合并恐怕会引来国社的不满。

  仅仅那么一会就动了几个心思,也亏得他是草堂龙凤,笑道:“此次移民土地法针对的是东北和西北,又是全国铺开一概执行,虽说苏浙皖会有些人动心,但那里毕竟是苦寒之地,汤某觉得不用太担心。”

  他这么一说张季直不好表态了。章士钊也微微一顿,看向汤觉顿的眼神有些复杂,说道:“话不是这么说,既然已开共和国会,万事就必须讨论个清楚明白,要考虑全国百姓的利益,苏浙皖如是,福建广东同样。”

  是啊……张季直点点头,满心忧虑向位子走去。其实大家都明白,就算他和章士钊联手都挡不住新法实行,也知道杨秋的一贯做法就是拿新法搞试点推行国社,所以他最关心还是这次会拿哪里开刀?是不是就此他的目光要冲回国内?而且《移民土地法》后会不会又有其它土地法出台呢?

  汤觉顿悄悄吸口气。其实他已经隐隐猜到,从英法和俄国身上捞足好处,俄日都无法威胁民国后,杨秋恐怕是要对国内动大手术了!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