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四四章 背叛 七

第四四四章 背叛 七

  圣彼得堡,晨光璀璨。

  太阳还没升起,三辆奥斯丁装甲车就等在了冬宫门口。

  车厢内,秦剑非常认真地擦拭着自己的佩枪。这是一把德国造毛瑟自来得手枪,选这种在俄国非常罕见的枪支仅仅是因为国内汉阳厂也仿造过这种枪。不知不觉他已经在这个国家潜伏了四年,时间让很多记忆都开始模糊,他只知道自己现在的名字叫米尔伊凡,一个流落至黑龙江又无意中加入了穷党的鞑靼人,身份是赤卫队政治委员。

  所以从乌克兰回来后,他就又变成了忠诚的穷党战士,和所有穷党党员一样全心全意投入由他们发起的制宪选举工作。但当一个月的工作终于走到尽头,当全俄国甚至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到今天这个日子时,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对今天也非常的期待。

  他当然不知道,期待这天的还有杨秋。就在昨晚,数万将士已经以第二批援俄东线远征军的伪装快速接管了小半个西伯利亚,再次用“预见性”的目光部署好对付北方的大杀招,就等待今天这个时刻到来。事实上就连电报房都不清楚那里发生了什么。因为前往西伯利亚的铁路只有一条,有线电报线也全沿着铁路线架设,只要掐断两头,中间这片广袤无垠的世界就会成为聋子瞎子,而能够随时随地不受地形影响的无线电却因为沙皇时代的不重视,至今也只有海军和少数部门拥有。在这个电波效率低下的年代,从海参崴发电报被地球背面的圣彼得堡收到的概率比中奖还小。

  将每一粒子弹擦得光可鉴人后,他又用力将它们塞入弹匣中,当十枚7.63子弹紧凑的重叠在一起闭上枪机后,列宁和斯大林等人已经出现在台阶上。眼尖的他发现,几人全都眼睛红红布满血丝,脸色阴沉得几乎能滴出水来。等他们钻入车子后,秦剑向护卫队挥挥手示意出发,然后自己坐入了副驾驶席。

  这是为列宁和斯大林等政治局委员专配的装甲车,拆除了多余部件后面能容纳六个座位。此刻除了斯大林和列宁外,托洛斯基和季诺维也夫也钻进了车厢。这是极不寻常的,要知道按规定他们必须分三辆车!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们连赶路都要集合起来商量呢?

  秦剑立刻竖起耳朵。

  托洛斯基和大家都没注意到副驾驶席上的秦剑,但即使知道,他们也没什么顾忌了,因为现在已经到了穷党的生死时刻!所以他直起腰,看向列宁目光深沉锐利。这位十月革命中的最大功臣很不满意列宁之前的政策,在他看来制宪选举是个完完全全的错误,而各地大选的情况也已经证实他的想法,说道:“加米涅夫同志已经得到确切消息,今天他们会在杜马发难逼迫我们下台,然后和英法达成新的协议!所以我认为,应该立刻采取果断措施,终止公布大选结果!……现在美国已经参战,数百万美军正在赶往西线,英法和德国的实力已经发生变化,我认为我们应该立刻单方面停战,复原军队,不战不和继续拖延。”

  “我赞同托洛斯基同志的话,决不能把权力交给那些帝国主义的走狗!他们会把俄国带向深渊。”季诺维也夫虽然因泄露十月革命计划被列宁批评,但在这个生死存亡时刻还是从乌克兰赶了回来。但他却不赞成托洛斯基不和不战的原则,说道:“但我不赞成维持不战不和的态度,因为我们的对手也将采用这种策略,我们应该保持党的独立性,应该立刻与德国人达成停战协定。人民已经饱受疾苦,现在是时候结束了!只要我们能和德国达成停战合约,就可以立即将军队解散复原,依靠士兵的力量去影响和改变农村地区。”

  “不!不能主动去向德国祈合,那样会让德国人觉得我们有求于他们。”托洛斯基反对道。

  季诺维也夫争锋相对:“但士兵已经没心思继续战斗了,我们也向他们许过诺言,要给他们停战和面包,如果不能立即达成合约,如何能说服他们继续支持我们呢?”

  两人的话语让列宁也很后悔,心底就仿佛钻入了一条可怕的毒蛇。由于他太乐观估计全俄工兵结合后的力量,忽视了占据大多数的农民和地主阶层(托雷平之后,俄国农民被认为是有产阶级),导致想依靠选举名正言顺上台,就此彻底堵住英法等国嘴巴的计划完全破灭!更错误的是,他还在全俄工兵委员会和冬宫前公开宣布将接受“人民的选择”,还当着各国大使和记者的面郑重承诺了选举失败后就退出政府的诺言!眼看无产阶级执政的理想就在眼前,却被自己丢下的大石头捆住了手脚!该怎么办呢?以贿选和投票不公正宣布不承认?开玩笑!这是自己组织的大选,从头到尾社会党都没插手。所以他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游移几圈后,缓缓落在一言不发的斯大林身上。

  “斯大林同志,你的意见呢?”

  这句话将大家的注意力全都集中从昨晚开始就很少说话的斯大林身上。其实斯大林不是不想说,而是他知道自己论口才不如托洛斯基,论才华不如季诺维也夫,何况他很不喜欢这种兜圈子式的政治方式,所以就一直没有表态。但现在列宁询问他也不得不回答,脑袋里组织一番言词后,才说道:“列宁同志,我觉得我们顾虑太多了!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和那些帝国主义家、地主和资产阶级竞选,托洛斯基同志和季诺维也夫同志都已经说得很清楚,我认为应该立刻用武力改变选票箱!”

  “用武力改变选票箱?!”

  列宁眼眸中微光一闪,追问道:“但我已经……”

  “和那些帝国主义没有必要讲信用!”自从来圣彼得堡后,斯大林就感觉踏入一个沼泽,浑身力气都使不出来,只有此刻才总算找到当年纵横高加索的风采,言语粗暴道:“我们已经有了两万赤卫队员,伏龙芝等同志的部队也很快能赶回来,士兵们现在都站在我们这一边,所以我认为是时候让一些人闭上嘴巴!应该立刻让高加索骑兵师放开防线,让德国牵制中国军队,这样我们就能确保有充分时间武装保卫政权,让那些资本家和地主彻底闭嘴,只要能和德国达成协定,就能寻求他们的帮助,瓦解帝国主义的爪牙。”

  斯大林一口气说完自己的想法后长舒口气,好久没有这么痛快了。但托洛斯基却很快皱起眉头,虽然他也建议采取果断行动不要再纠缠于选举,但却很不同意他想用停战协议换取德国支持的办法。

  但最震惊的还是秦剑,虽然他已经从各种渠道得知穷党选举很可能会失败,可斯大林的话还是让他觉得一股寒意直冲脑门。用武力改变选票箱!还要执行放开防线的计划!还要单方面宣布停战!他们当承诺和政治信用是儿戏吗?这和当年袁世凯有什么区别?8万战友有没有准备好?

  他越想越怕时。身后也传来了斯大林的声音:“米尔同志,你立刻去发动赤卫队,带他们去杜马广场。”秦剑不敢耽搁,点点头推门向赤卫队驻地跑去。

  就在列宁一行赶往杜马时,陆征祥也正在做最后准备。今天这个日子大家已经等了足足一个月,全世界交战双方的目光都在圣彼得堡。所以身为协约并在俄国国境内拥有十万大军做后盾的大使,他很早就起床精心准备,培德夫人也早早为丈夫熨烫礼服,准备出席俄国杜马选举结果公布大会。

  陆征祥正在看昨夜英法大使遣人送来的最新资料,由于中国远征军此刻就在乌克兰和乌拉尔,连带他的地位都高了很多,在这个需要全协约力量配合的时刻,英法能将其掌握的资料共享,就足以说明他们在俄国事情上多么需要中国发出声音。和他自己掌握的资料相比,英法的数据详细很多,甚至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已经渗透进了穷党内部高层。但一想人家在这里经略了数百年,连皇室都是亲戚关系,这也就不奇怪了。

  其实不管是英法资料还是他的调查,其实结果早已不言而喻。列宁领导的穷党显然已经不可能获得临时宪法规定的半数席位,因为他们忽视了广大俄国农民阶层的诉求。从托雷平时代,俄国土地政策便已经悄悄更改,大量无土地者得到了土地。但这个微妙变化显然被穷党忽视了。这不能怪他们,实际上他们和几年前的民党一样完全脱离了国家传统和现实,太理想化认为可以照搬国外或者几十年前的经验。要知道俄国全盛时期也只有300万工人,加上支持他们的士兵最多也只有千万左右,但即使只算白俄罗斯、乌克兰、波罗的海沿岸和富饶的圣彼得堡周边地区,支持左翼社会党的资本家、工矿厂主和地主农民就超过五千万。

  培德夫人也已经看过这份资料。对她来说这一个月简直是煎熬,虽然她已经是中国媳妇,但却很明白如果穷党上台并按照他们的口号立刻退出战争的话,那么自己祖国的人民将需要煎熬更长时间。现在终于尘埃落定了,所以她也非常开心,问道:“子欣,社会党那边答应条件了吗?”

  “答应了!”陆征祥怎会不知道夫人的心思,安慰道:“社会党已经答应对德采取保持威慑的态势,即便他们不想打但只要不解散部队,德国就不能向西线抽调一兵一卒!夫人放心吧,美军已经有200万抵达法国,我们的力量已经超过德国三倍有余,结束就在眼前。”

  培德夫人熨好衣服,想到祖国即将告别敌人的侵略,心花怒放的她如孩子般亲了口丈夫。突然袭击让陆征祥哈哈大笑,还没等开口调笑几句,敲门声却打断了夫妇两人的私语。门打开后,两人微微一愣!只见陈世杰拎着一件厚厚马甲,身后杨秋特意拍来保护两人的猎人小队居然全副武装,一派大敌当前的架势。

  “世杰,你们这是……”

  “大人,夫人。事到如今也不瞒你们,世杰四年前就加入了国家安全局。”陈世杰道出自己的底牌后,陆征祥夫妇却并未太惊讶,因为他们早发现这个昔日差点死在俄国街头的华裔孤儿有些不同,但对此刻这种大敌当前的架势却非常不解。等穿好夹着钢板很不舒服的背心后,追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陈世杰替他穿好防弹衣背心后,又仔仔细细检查一遍后才回答道:“大人,夫人。我们已经得到确切情报,穷党已经将忠于他们的部队从前线抽调回来。所以……这是为了您的安全着想。”

  “什么!他们把前线部队抽调回来了?”陆征祥脸色一下子极为难看,目光转向培德夫人时她也同样吃惊的捂住了嘴巴,迷人的眼睛内一下子笼罩了层阴霾。怎么能这样?他们怎么能这样!为了权力,他们居然准备公开背叛自己的承诺!背叛向整个世界做出的承诺!

  如同培德夫人迷人的眼睛,圣彼得堡短暂地晴空再次被厚厚的积雪云笼罩,但这并未打消人们的热情,数以万计的市民和复员军人涌向杜马广场,他们希望能亲眼见证选举结果揭晓的时刻。杜马大厦内同样热闹非凡,那些社会党的议员们甚至已经互相击掌庆祝胜利。而那些前几天还趾高气昂一副老子是执政党架势的穷党议员纷纷垂头丧气,至于其它小党派也开始坐下来选择新的合作者。

  卡罗尔勋爵等人也早早赶到会场,但他们也显然得到了穷党开始往回抽调部队的消息,每个人脸上都写着担忧,纷纷开始盘算一会该如何阻止失败的穷党狗急跳墙。

  列宁和托洛斯基等人的到达让会场顿时安静下来,但他们苏丧妣考般的表情却让很多人暗暗发笑。身为社会党的老议长显然还想火上浇油,用力敲了敲木锤:“我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俄罗斯人民已经做出了选择!现在……让我们聆听计票结果。”

  随着他的声音,工作人员开始宣读统计结果,当穷党175个席位对上社会党超半数的410个席位的数字出现后,整个杜马大厦都鼓起了掌。掌声也影响到了外面,广场上的社会党支持者们全都欢呼了起来,12年的艰苦抗争后,他们终于看到了真正地立宪时代。甚至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还让陆征祥和卡罗尔勋爵等大使稍稍松口气,以为对方会有所顾忌。

  但就在此时,一个身影突然向讲台走去!

  列宁!

  他想干什么?

  是宣布接受失败结果吗,还是想违背自己的诺言?众人的呼吸一下紧张起来。

  列宁步伐缓慢,双腿就像灌满了铅一样,但他知道此刻已经没有退路。绝不能失败!他认为无产阶级已经站了起来就绝不能再坐下,所以他很快调整呼吸,坚定地站到了讲台后面:“很遗憾,我认为此次选举是根据前临时政府的法律进行的,而这个法律现在已经过时,所以全俄工兵委员会认为此次选举结果是无效的!”

  “什么!”

  “什么!”

  “什么!”

  几乎每张嘴巴里都爆发出这样的声音,连早已预想到穷党可能会狗急跳墙的陆征祥等人都惊呼出来!法律无效?那为何之前不说,偏偏等不利结果出来后才说无效?!这不是玩人吗!怒火,瞬间就被这个荒诞的借口激发出来,刚才还幻想一切权利属于杜马,幻想左翼社会党组阁执政的议员们爆发出巨大的嘘声,很多人甚至已经站起来试图冲上讲台抓住列宁理论个清楚。但无情的铁蹄打破了所有幻想,大批大批的赤卫队武装分子出现在大厦内,冰冷的枪口让所有人都如同被掐住脖子的鸭子般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广场上的欢呼同样被尖叫和咒骂取代,雅各布手持步枪和伙伴一起对准了那些手无寸铁的社会党支持者。他的手在抖,因为里面很多人都是他以前工厂的同事和伙伴。但当一块石头向他飞来后,他还是扣动了扳机,从此刻起密密麻麻的枪声不仅没从渴望和平的俄国消失,反而一直响了很多年。

  1917年12月25日,全俄大选统计结果出来当天,穷党以法律过期的荒谬借口宣布大选无效!

  同时宣布暂停杜马工作!

  宣布取缔一切集会!

  宣布圣彼得堡进入宵禁!

  宣布单方面停火100天并与德国展开停战谈判!!

  1905年1月9日,沙皇和特列波夫枪杀要求召开立宪会议的工人。经过12年的艰苦斗争,当立宪会议真正由人民选举产生后,圣彼得堡的工人却又一次因为立宪会议而遭到自称是工人阶级代表的人的枪杀!从此公民表达意见的权利被剥夺,旗帜被撕毁,来复枪驱散了近百年来俄国最优秀分子为之奋斗的梦想。

  那一天,俄罗斯甚至全世界都遭遇了一次刻骨铭心的背叛!在场的美国记者约翰里德记录下了整个经过,也记录下了卡罗尔勋爵代表协约各国丢下的最后一句话。

  “我们不会容忍背叛!任何背叛者都将被送上绞首架!”

  最新全本:、、、、、、、、、、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