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零四章 塞瓦斯托波尔的故事 中
  一秒记住【Www.】,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go-->  渡轮沿着刻赤海峡慢慢向塞瓦斯托波尔始去,闷热的轮机舱内约瑟夫斯大林忍受着高温,和十几个高加索特别行动队员坐在角落里。旁边米尔伊凡如所有少言寡语的鞑靼战士那样静静擦拭手枪,眼角余光却始终盘旋在约瑟夫左右。

  时间过多久了?他恍惚已经忘记了,只知道自己还有个中国名字叫秦剑。秦时明月汉时月,剑指西关人不还......这是父亲从一篇杂记上看到的两句话,于是就有了这个名字。

  可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人呼喊了!从完成北国行动跟随舒米亚茨基回圣彼得堡后,就以鞑靼人米尔伊凡的名字加入穷党,然后被分配到高加索地区活动,并结识了出生格鲁吉亚的约瑟夫斯大林。约瑟夫是高加索地区小有名气活动分子,期间曾被捕送往乌拉尔劳教,但随着前线连连失利又悄悄潜回。

  他的工作主要是在高加索建立分支并筹措资金资助穷党活动。但有一点秦剑非常疑惑,这个人虽然能力不错但至今在穷党内的地位还不如舒米亚茨基,为何他会被列为极度重要目标呢?难道因为他的手法比较黑?但这个好像也说不通,现在这个人命不值钱的年代里,手不黑又怎么能成大事!

  秦剑没有去多想,既然上面把他列为极度重要目标自然有道理,而且他现在还是潜伏期,任何没必要的东西都不需要去想,自己得到的唯一任务是必须努力表现成为他身边最重要的助手!所以......他看了眼身边那些跟随约瑟夫很多年的行动队“同志”,难怪上面要策划此次行动,这些大石头不搬走自己又怎能成为他的亲信出头呢?!

  几年潜伏,秦剑那口生涩的鞑靼口音已经不见,反而带上了刻意锻炼的高加索口音,问道:“约瑟夫同志,我们这次的任务是什么?”他的话也让四周的行动队员纷纷竖起耳朵。因为大家都知道约瑟夫这个人很奇怪。不善言辞甚至平时行动时也很少讲些大道理激励,但认准的事情却格外坚持。而且他总爱独断独行,每次出任务都是到达目的堤炫会告知大家。

  约瑟夫通过狭窄的缝隙看到塞瓦斯托波尔港轮廓后,用干巴巴的声音说道:“圣彼得堡的同志传来消息。比尔诺夫斯基那个沙皇走狗准备倒卖机器去东方,要阻止他!还要……秦剑动动眉角,说心里话他真不知道这个人哪一点像重要目标。说话干涩,嘴角叼着烟、蓬松头发和微微发红的双眼怎么看都像国内的青皮,而且他讲话组织能力极差,颠三倒四还夹杂着大量地方俚语,就像个刚到大城市却从未上过学的农村小子。

  等渡轮靠上码头发出撞击的震动后。大伙才搞明白。原来圣彼得堡探听到消息,中国准备利用沙皇答应搬走两家兵工厂的机会,贿赂塞瓦斯托波尔最高执行官,德米特里大公的侄子比尔诺夫斯基,借混乱之机运走战前从英国购买原本用于建造伊兹梅尔级战列舰的装甲钢热处理炉和一套完整的炼油设备,所以穷党要惩罚他。

  当然,其中还有很重要的政治意义!因为比尔诺夫斯基是德米特里大公的侄子,是俄国皇室成员。所以希望通过杀死他并公布皇室倒卖国家重要资产这件事,来提高穷党的影响力打击沙皇在人民心中的地位,所以就让约瑟夫和米尔伊凡带行动队员们来。而且还动员了不少在塞瓦斯托波尔要塞的同志配合。

  “当地同志会发动工人拒绝搬迁闹事!然后打电话给比尔诺夫斯基要求解释,那样他就会走出躲藏的市政大厅,我们在门口杀死他,然后向刻赤海峡方向跑,有同志会接应我们的。”约瑟夫布置好计划后,渡轮上的旅客早已下完。

  伪装成厨师和海员的他们见到宪兵来盘查,米尔伊凡率先迎过去再手心里塞入一小叠卢布,然后又掏出几瓶烈酒后才向躲在最后面的约瑟夫点点头,后者这才下船跟随大家一起快步向市政大厅走去。

  要塞最高执行官比尔诺夫斯基并不知道已经有人冲他来了,身材硕壮腆着大肚子如同一只棕熊的他正眉开眼笑接待抵达的陆征祥和培德夫人:“大使阁下请放心。我已经让工人们加班加点,最迟这个月底所有设备都会运上火车。”他谄媚的语气让同来接待的黑海舰队司令高尔察克很不满,不明白这个国家到底怎么了?要知道以前只有中国人向俄国献媚,哪有俄国向中国求好的,难道战争和失败让这个国家的灵魂和骨气都丢失了吗?!

  他深吸口气:“执行官阁下,我忽然想到一件事。请允许我暂时离开。”

  “去吧......千万别耽误军务,那些该死的奥斯曼杂种真该下地狱。”比尔诺夫斯基严肃的挥挥手,可这种严肃在此刻看起来却如此可笑!陆征祥夫妇都听说过高尔察克,知道这是位严肃且认真的爱国将领,但可惜由于黑海舰队实力大受损失,尤其是欧洲爆发无所作为后海军在俄国早已没有话语权,要不然这件事根本办不成。

  培德夫人使了个眼色也借口不习惯烟味离开房间去追他。两人相继离开反而让房间内气氛轻松不少,陆征祥忽然微笑着将包放在膝盖上,慢慢解开束带。这个动作让比尔诺夫斯基不由自主的咽咽口水,当三叠厚厚的美元、一张支票和一份地契被拿出后,甚至能听到口水落腹的咕嘟声。

  “执行官阁下,这里是3万美元现金、50万美国国民银行支票和芝加哥一栋别墅的地契......。”陆征祥隔着桌子将东西推到他面前后,比尔诺夫斯基迫不及待检查起来,等确认后拍着胸脯保证道:“大使阁下请放心,既然伟大的沙皇陛下已经有了决定,那么我请您相信我!塞瓦斯托波尔有您需要的一切设备!还有您需要的2000操作机器的熟练工人!”

  塞瓦斯托波尔之所以能成为要塞,可不仅仅充满了炮台碉堡和海军,这里有大量战前从德法两国购买的机器和设备,大型装甲热处理炉仅仅是其中之一,而国内急需的石油冶炼设备这里也很多。价值岂止五十万美元能涵盖的。要不是有这种**透顶的沙皇官员,靠向英法购买的话且不说能不能买到,就算能买到也至少需要数百万美元!

  当然,陆征祥也需要做出些小小的保证:“谢谢阁下的帮助。我有个好消息想告诉您,最迟月底前我国第一批士兵就将抵达乌拉尔,11月初将进入乌克兰!”

  “太好了!为打败邪恶的同盟干杯。”

  比尔诺夫斯基和陆征祥同时举杯时,培德夫人也追上了准备离开的高尔察克:“亚历山大将军......我可以这样称呼您吗?”她笑着伸出带有白色手套的右手。

  “非常荣幸。”高尔察克绅士般捧起右手轻吻指尖后,脸色却继续严肃:“公使夫人拦住我,是想让海军配合出售军事物资吗?如果是这样我只能说非常抱歉。”培德夫人早有准备,笑道:“亚历山大将军。沙皇陛下的决定谁能改变呢?我知道您是位非常高尚的将军,但我们为何不换个话题呢?”

  不等回答,培德夫人就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虽然她的年纪不小但五官却依然精致,这个小小的动作将身上那种欧洲贵族的独特贵妇气质完全表达出来。语气平淡仿佛与高尔察克认识很多年是最好的朋友般问道:“听说,您的舰队正在建造两艘强大战舰,却因为从德国订购的主炮8英寸塔圈座大型滚珠轴承没有交货而无法继续施工,是真的吗?那太可惜了!”

  高尔察克皱皱眉。心底里暗暗对这个周旋于贵族甚至对皇室都有一定影响力的女人上了心。但有一点她没说错,海军和他期盼的伊兹梅尔级战列巡洋舰的确因为轴承问题拖延至今,这也成为俄国海军人心中最大的伤痛。只能看着戈本号横行黑海!但这种轴承只有德英美三国能制造,通往英美的航道已经中断,而且他们本国都来不及建造哪还有多余出售给无所作为的俄国。

  其实这件事并非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但这个女人忽然提它干吗?难道他那位中国外交官丈夫能拿出这种复杂精密对材料工艺要求极为严格地炮座轴承?要是中国有这种技术,早就是世界第一流强国了!或许比利时突破了该项技术?可比利时已经被德国占领,思来想去这还是玩笑。

  “我知道将军不相信,但恰好我国有几套该型号备用品。”我国?高尔察克脱口而出:“我没听说比利时战前有制造战列舰计划。”

  “不不......。将军,我的丈夫是个中国人,在哪里有句话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所以我已经加入了中国国籍。”培德夫人笑了起来,那双令人印象深刻的蓝色眼球中波光流动。她猜到高尔察克不会相信,从随身小包里取出几张不同角度拍摄的照片,照片上中国工人和标志非常明显,而他们旁边正是让俄国海军望眼欲穿的大型炮座轴承,而且居然有很多!

  “中国为什么会买这个?”高尔察克有些疑惑。据他所知中国并没有战列舰计划,难道是为安海级配套的?但作为海军军官,他一看款式就知道那是德国莱茵公司制造的,而不是美国货。

  “不瞒将军,我国三年前就考虑建造自己的战列舰,所以向德国采购了10套这种炮座轴承。”培德夫人的话让高尔察克眼皮直抽,这东西价值比一门12英寸炮都贵,居然一口气买了10套!只能说东方果然是个出疯子的神奇国度。

  培德夫人没撒谎,这种轴承的确是杨秋1912年末向德国莱茵公司订购的,当时他准备在江南改建完毕后联合德国建造一级战列舰,怕出现伊兹梅尔这种惨状就先买了轴承和不少必要设备,但因为迟迟没法解决主轴所需的大型机床只能先放着。随着自己组装的2艘安海级开工,这批轴承都将用于两舰。当然,民国采购的轴承无法用于伊兹梅尔级使用的14英寸三联装炮座。但高尔察克却很清楚,俄国制造的14英寸舰炮其实还远达不到要求,而且日德兰证实12英寸舰炮完全可以对付14英寸的战列巡洋舰,完全可以修改伊兹梅尔的炮座先装甘古特使用的12寸舰炮,以后等国家财政好转再更换。

  高尔察克心都在跳,让2艘伊兹梅尔完工!这是多么大的梦想啊!但他清楚这个世界没有白吃的午餐,所以将照片交还后问道:“需要付出什么?难道要搬空这里吗?”

  “咯咯......。”培德夫人看到他脸色冰冷的模样忽然笑了起来,心底里是又敬仰又哀叹。一个真正地将军却生在已经腐朽老去的俄国,要是在比利时他会成为统领将士们抵抗侵略者的国家英雄。说道:“将您仓库中两套英国制造的坡伦式弹道解算器给我们,而且俄国自己研制的艾克森解算器的图纸和实物我们也要一份。我保证首批两个炮座轴承将会随第一批士兵一起抵达,剩余将在明年6月前全部交付。”

  高尔察克咽咽口水,本来已经做好被大肆讹诈准备的他怎么都没想到,居然只要三套战舰使用的火控系统就能得到10个最急需的炮座轴承!当然他不知道,他手中的坡伦式弹道解算器是英国唯一对外出售的两套,在日德兰后见到自己火刻祛的英国已经全面禁止该技术出售。虽然杨秋资料机里有图纸甚至更高级的货色,但没实物参考这种东西让民国费十年都未必能自己弄出来,至于俄国艾克森式火控解算器也非常有特色,所以得知消息后就将弄到实物列为第一目标。

  对此时的俄国海军来说,自己设计的艾克森火控解算器和坡伦式弹道解算器差距并不明显,相反后者因为是全自动反而操作复杂,所以完全可以用来换取最急需的轴承。

  “我会递交报告的,但第一批两个轴承必须在11月底前抵达。”

  “亚历山大将军,您会看到它们的。”培德夫人伸出手和他再次握握后,走廊里就响起了比尔诺夫斯基讨厌的声音:“亚历山大将军您在太好了!我刚刚接到电话那些工人违背沙皇命令拒接继续搬迁,还要让我们去解释......所以我希望您带上士兵和我一起去看看。该死!我们对盟友必须信守承诺!”

  高尔察克英俊的脸上再次露出了厌恶神色,但为了急需的轴承最终还是点点头。见到他和比尔诺夫斯基一起向外走去,培德夫人如孩子般向陆征祥邀功做了个搞定的手势后也紧跟了上去。

  但四人才刚走到门口,一声暴喝陡然如惊雷般炸开。

  “夫人小心……(未完待续)<!--over-->

看过《辛亥大英雄》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